六百一十章 残酷抉择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六百一十章 残酷抉择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见四周骑兵列出侦查战阵,端坐土台之上张黎生环顾左右,声音低沉的说出了“出发。”二字。

    瞬息之间,整支斥候部队护卫着四个宛如魔怪的泥土造物好似一只首尾连绵千米的巨兽一般,在夜色笼罩下,朝着高地疾驰而去。

    顽石高原,在张黎生从‘海虾二号世界’地球驻军将军手中得到的卫星地图上显示的最高海拔为四千八百米,但由于其四面地平,渐次攀升,中央高高隆起的奇特地貌,平均海拔却只有三千二百米左右。

    不过即便如此,高原特有的恶劣气候和自然环境,也足以令一般生物无法生存。

    巫黎斥候们簇拥着他们的神灵在坡地奔驰整晚,周围的植被已是渐渐稀疏,整片挺拔的绿色早就完全不见,无尽的荒漠上只剩下一丛丛低矮的树木和地衣植物点缀其上。

    破晓时分,高原特有的硕大星斗在天空缓缓退去,一轮红日在极目远处荒芜的地平线上隐隐露出红彤彤的轮廓,就在这初升的阳光中,一片破弃的蛮族部落营地闯进了张黎生的眼帘。

    此时距离斥候突袭蛮族部落还不到一天,支架被砍倒后,一片狼藉的散落在地上的兽皮帐篷仍然冒着阴燃的缕缕青烟,可遍地残尸间就已经聚集了一群大快朵颐的饿狼。

    而不远处还有许多獾狗、野豺之类的贪婪小兽围着营地着急的四处乱窜,等着品尝狼群饱食后的残羹剩饭。

    “这就是俘虏那些蛮人的营地吗?”张黎生在土台上站起身。指着前方开口问道。

    晨曦的大风吹拂在青年身躯之上,将泥土制成的长袍刮的猎猎作响,身后太阳缓缓高升,发散出无限光华,映照在他的身上,透出一种无法描述的威仪,不等巫黎斥候纵队接近废营,数百只饿狼便已‘呜呜…’低吼着狂奔而逃。

    “就是这里,伟大的神灵。”本来已亮出投枪打算击杀群狼的斥候首领,见这群号称顽石高原最贪婪、残忍的群居猎手。莫名其妙的仓皇逃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嘴巴却恭敬的回答道。

    说话间,斥候部落已经护卫的土台冲进了蛮人废营,看着地上粗糙的粗陶碗盆;

    被烧灼的一半已经变成黑炭的干硬肉块;

    硬生生用石头磨制的巨斧、大锤。张黎生禁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真是恶劣的生存环境…”。纵身跳下了土台。

    毫无顾忌的踩着残骸瓦砾在营地内转了一圈,他来到树立在营地正中的一具三米多高,浑身缠满细细兽皮布条的古旧塑像前。伸手摩挲了一下这具和地球木乃伊相差无几的偶人,又屈指弹了弹它坚硬的外壳,开口问:“这就是号称北疆蛮人神像的‘先祖偶像’吗?”

    先祖偶像,北疆蛮族部落祖先崇拜存续的象征之物,出现条件非常苛刻,只有当部族最强悍的战士首领,在关系部落存亡的大战中英勇牺牲战胜强敌,并且尸骸保持完整,才具备成为‘偶像’的基本要求。

    大战之后,部落长者们会亲自将英雄的尸体浸泡在追随其战死的蛮族战士血液中,等到自然阴干后,再用战死者皮甲裁开的兽皮条一层层将其包裹起来,树立在部落中央供族人膜拜。

    由于并非进行任何的防腐处理,风吹日晒下,大部分的尸骸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为枯骨,倒是兽皮布条自然就会松落下来,剩下的尸骨按照顽石人朴素的自然循环思想,便会被奉献予自然,也就是起出部落后用清水洗净后,丢在野地任由兽啃虫爬。

    而英雄尸骸如果能经年不朽,并在族人们的膜拜之下渐渐变得如同顽石般坚硬,那么就算是成功化为了‘先祖偶像’,其灵魂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复苏,渐渐拥有神灵般赋予部族长者施法之能的莫测力量。

    看着不远处那尊心中莫名敬畏三分,因此没有推倒的诡异人像,斥候首领翻身跳下骑兽,几步来到青年身后,低头恭敬的回答道:“祢下,这正是格骨打部落的先祖偶像。”

    “只有这一具吗?”张黎生收回双手,平伸在胸前,又问道。

    “祢下,我们袭击‘格骨打’时营地只有不足两百蛮人,这种一场天灾便可能自然灭亡的微小顽石部落,最多只能保有一具先祖偶像。”斥候首领解释道。

    在他讲话时,身前的张黎生脚下合着干涸鲜血的泥土涌动起来,顺着虚空中凝现的娟娟水流化为暗红色的泥土不断攀升,慢慢流进了蛮族先祖偶像那被兽皮条一圈圈缠绕的头颅之中。

    随着饱含神力的红泥不断涌入,‘偶像’周身透出浅浅的黄、蓝两色光芒,那顽石般的脑袋竟干涩、僵硬的晃动起来,窸窣扬起的尘土中,一个含糊不清,却又疯癫、狂暴的声音隐隐响起,“光、光、生命,风,生命…”

    那声音最初微不可闻,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清晰响亮,飘荡在惨尸横溢的荒废蛮族营地中,令最勇敢的巫黎战士都暗自心寒,觉得头顶高升的太阳仿佛一下失去了所有的温度。

    只有张黎生脸上露出欣喜而又紧张的表情,开口应和道:“是的,生命,我可以重新赋予您一具充满生机的身体,只要你能向我献上虔诚的信仰。”

    先是头颅随后是脖颈,紧接着是胸膛最后是四肢,蛮族偶像像是没有听到青年说的话一般,拼命晃动着身体,继续大声嘶吼着,“生命,光,风,生命…”

    “大个子,在我面前这样装疯卖傻可没有好处,”如果是没有跨越最后的藩篱,成为真正的神祗张黎生此时只能停止施法,但现在望着周身关节越来越灵活的‘偶像’他却脸色转为阴沉的低声咆哮道:“神灵赋予你的,亦可褫夺!”

    巫黎神祗一怒,并无喧嚣场景出现,但蛮族偶像身体侵润的黄、蓝光华却缓缓散去,本来变得活化柔软的身躯又再僵硬起来。

    “不,不,不…”顷刻间,‘偶像’缠满灰败布条的脸孔上竟浮现出双眼空洞,面目极度扭曲的五官,拼命的莫名嘶吼着,“漆黑,那漆黑,我绝不,绝不回去…”,竟倾斜着身体挥掌向张黎生打去。

    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张黎生身后猛然凝现出一只水蓝色的巨掌将蛮族偶像挥动的手臂轻轻一撮,化成了灰色肉泥。

    之后青年以讥讽的语气说道:“你靠着信仰之力维系灵魂不散,应该比任何都能看清我的强大,却宁愿选择自寻毁灭,也不想屈服在我脚下或重新变成一具石像。

    可惜我没你想的那么仁慈,所以你必须要从献上虔诚或继续永远化为塑像中选择一个答案,现在告诉我你的回答?”

    蛮族偶像那浮现在灰败布条上的脸孔露出挣扎的神色,他牺牲于千年之前,那时‘格骨打’还是个族人过万的颇大部族,拥有的‘偶像’在五十尊以上,为部族战死后,靠着生前对先辈祖灵的虔诚信奉,‘偶像’顺利避过腐败之劫,得到了残酷的永生。

    之后靠着吸纳族民信仰,他本以消散的灵魂重新凝聚,却失去了许多记忆,意识中只深深烙下了护佑部落的印迹。

    虽然受千百蛮人膜拜,但作为蛮族偶像他就像是被关在没有一丝光亮与声音的漆黑牢笼中的囚犯,更凄惨的是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所有知觉完全丧失。

    只有当部落长者召唤他时,才能听到些微声响,并靠着本能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召唤者。

    这样的日子一过千年,就算是再勇敢无畏,甘于牺牲的战士也会变质,如果不是成为蛮族偶像后失去了很多人类才有的欲望,只怕他早已被折磨的疯狂。

    因此当巫黎神祗以操纵‘土’、‘水’延伸出的生命力量在他那早已僵化为石头的尸骸中焕发出新的生机,使他睽违千年再次获得知觉与行动能力后,虽然意识仍然混沌不清,鼻端嗅到的也是令人作呕的腐臭腥气;

    眼睛睁开后只能感觉到一丝蒙蒙光亮,可以令他发自内心欢喜的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不过当张黎生要求,要他贡献信仰之时,一种冥冥中的禁忌却又令他从灵魂深处滋生出沉重之极的抗拒。

    最终在两难的抉择中,‘偶像’选择向面前融合着黄、红、蓝三色光辉,在其心灵的映照里比太阳还要辉煌的存在挥掌,求得毁灭的救赎。

    但意想不到的是,巫黎神祗并未因他的冒犯将其粉碎,反而残酷的将屈服还是重新堕入无尽的黑暗这两种选择摆到了他的面前。

    于是当身体渐渐重新变得僵硬,眼中的光亮缓缓消失,耳畔的风声又再逝去,一种无以伦比的莫名恐惧竟冲散了蛮族偶像灵魂深处刻印的禁忌。

    “不,不,不,风、光、不,我不,漆黑,漆黑,光亮,不…”他痛苦、绝望至极的伸长残存的手臂含糊呐喊着,跪倒在了张黎生的面前。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