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危机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十九章 危机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张黎生在府前路转了两圈,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只能先找个好心人问清县汽车站在什么地方。

    然后再到汽车站找辆到大木镇的汽车,昂求一下,看能不能先把自己捎到大木镇上,车钱转天再给。

    打定主意后,张黎生恰好看到迎面走来一位胖墩墩,面容和善的中年妇女,急忙拦住问道:“阿婶,请问县汽车站怎么个走法?”

    “汽车站刚搬到挎庄,可老远了。

    这样娃你去街对面坐五路公交车,六站地到;或者截个摩的,四块钱就到。”

    “阿婶,我,我想问到车站是怎么个走法?”

    中年妇女一愣,看了看面前少年黑里透红的脸,问道:“咋了,就剩下车钱了?”

    张黎生低着头点了点。

    “你娃不是个小骗子吧?”

    “当,当然不是。

    阿婶,那啥,你不知道地方我再问别人就是,再问别人就是。”张黎生脸se涨得通红,匆匆就要走开。

    “莫走,”中年妇女一把拉住张黎生,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来,“阿婶看你娃像是个厚道孩子,不像糊弄人的瞎娃子。

    这十块钱拿上,买两个肉饼吃了,坐车去吧。”

    张黎生急忙推脱说:“不,阿婶,我哪能拿你的钱呢,我是问路咧…”

    “莫多说,快回家哩,莫让阿爹、阿姆惦记,快回家。”中年妇女将十块钱硬是塞进了张黎生的口袋,快步走开了。

    “阿婶,你住哪啊,明天,明天我就把钱给你送回去。”张黎生摸摸口袋里的十块钞票,感激的在胖墩墩的妇女身后大声喊道。

    妇女却理也不理的走远了。

    有了这十块钱,张黎生的困境便迎刃而解,估算着由县城到大木镇最多也就是五、六块钱,他打算按那位好心的阿婶交代的,截辆摩的到车站,然后坐车回家。

    没想到的是张黎生站在马路牙上,刚要伸手拦车,突然看到一辆jing车疾驰着,停到了他的面前。

    jing车驾驶座的车窗缓缓落下,开车的竟是看起来筋疲力尽的杨正奇。

    他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和张黎生对视了片刻,低沉的吐出几个字:“上车,我送你回家。”

    看到杨正奇那一刻起,张黎生的神态也由青涩变得冷静,他想了想,便平静的绕过jing车,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jing车启动,驶向鸹窝村。

    在县城以里的街道上,jing车中的两人一直无话,直到jing车驶入城外盘山公路后,杨正奇突然说道:“昨天和你耗了整整一天,我刚才才知道你杀死的那四个人的身份。”

    张黎生仍是无语。

    杨正奇继续说:“死在你大门口的那个人名叫宋厉声,粤东省羊城人,是个文物走私贩子,兼顾做点盗墓的买卖,被抓过几次,但都因为证据不足释放了。

    说起来他倒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提起他大哥,二哥…”

    “杨大队,你到底想说个啥?”

    “你杀的四个人里,三个都不是临时起意的犯罪者,而是职业罪犯,其中一个还是特种兵侦查连连长退役,这让我不得不把你的危险xing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最后剩下的那个死者禾青苗是你老乡,根据其他村民的询问笔录看,一周前就是他在你父亲出事后,拉你去的县医院…”

    “你们连这种事情都问?”张黎生莫名其妙的笑笑说。

    “这也是破案线索,当然要问。

    禾青苗死亡原因是剧毒发作,但身体内外伤势也很严重,法医说,如果不是毒发,他死前会受到很多不必要的折磨。

    而且他是主动跪着死的,他在求饶对吗?”

    张黎生实在不习惯这样绕着圈子讲话,就又问了一遍:“杨大队,你到底想说个啥?”

    “我想说,无论你行凶的起因是什么,案件现场都证明了,你是一个非常凶残、可怕的罪犯,同时还惹到了粤东省最知名的两个人大代表。

    而你的国籍是米国,所以我觉的为了你自己的小命,为了佢县这座新兴小城的社会安全,为一个老jing察的脸面,你都应该回去自己的国家比较好。”

    “你说地啥子?”张黎生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

    “你出生在米国纽约州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圣乔治医院,是米国国籍。”

    “啥?”张黎生呆呆的重复着问道。

    “我说了两遍了,你是米国人。”

    看杨正奇不像开玩笑,而且他也不可能和自己开玩笑,张黎生沉默一会,突然激动起来,“你胡咧咧啥咧,我是华夏人,祖祖辈辈地根都扎在川西苗地…”

    看到张黎生气恼异常的样子,杨正奇心里产生了一种yin霾的快意,他笑笑说:“别激动,从血统上讲,你的确和我一样都是华国人,但从法律上讲,你是个米国人。

    没听过美籍华人这个词吗?”

    “我不是什么美籍华人。”张黎生斩钉截铁的说,作为初巫他可以说是华夏神祗的血脉后裔,又怎么可能以外国人自居。

    “我说过了,你在血缘上是华国人,在国籍上是米国人,事实就是如此,并不矛盾。

    你已满十六、未满十八,正在经受九年制义务制教育,可以说没有劳动能力,按照法律规定,我已经联系了米国驻蓉城的领事馆,委托他们寻找你远在米国的母亲。

    一旦联系到她,她就将自然成为你的法定监护人,应该会带你离开华国。”

    “阿,阿姆,我阿姆,米国领事馆在找,找我阿姆…”张黎生一时心烦意乱,低下头说:“找到阿姆,我也不去米国,我祖祖辈辈都在…”

    “你必须要去米国,一定要去米国。

    告诉你,虽然我不能把你定罪,但把你这个未满十八周岁,拥有米国国籍的祸根赶出辖区,还是100%能做到的。”杨正奇紧绷着脸,看了看张黎生,冷冷说道。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黎生很难想象这个审讯了自己整整一天,严肃、深沉的刑jing大队大队长,竟然也有这样意气用事的时候。

    他目瞪口呆的张张嘴巴,却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就算已经成巫,但权利却仍是这个不经世事的少年,没法对付的东西。

    何况虽然嘴硬,但在他内心深处,其实隐隐对见到自己的亲生阿姆,充满了渴望。

    此后两人一路沉默,直到jing车停在了鸹窝村村口,张黎生突然问道:“还有那惹到粤东人大代表是啥意思?”

    “宋厉海,粤东岳海集团董事长;宋厉涛,粤东岳海集团总裁,他们就是你杀死的宋厉声的大哥、二哥,也是粤东省连任三届的人大代表。

    岳海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听说过,它们不是有个篮球队撒!

    可,这个宋厉声有这样地阿哥,怎么会去我家宅子抢劫,这不是怀揣着金砖砖闯茅屋吗?”

    “我在奢侈品卖场遇到过包里的金卡可以刷下一座大厦,却还偷条花围巾的主,不过就是变态的追求刺激而已,这种事现在多了。

    不过你遇到,就算倒了大霉,岳海集团的‘二宋’可不仅仅是人大代表、慈善商人那么简单。”杨正奇语气中缠满隐晦jing告的说道。

    张黎生却不懂这种话术技巧,傻傻的问道:“有啥不简单?”

    杨正奇却闭嘴,做出一个让张黎生下车的手势,再也不答话了。

    前天晚上发生那起血腥味十足的凶案的yin霾,此时正在山村中持续发酵。

    大部分华国本土游客,都已经离开了山村,但于此同时,又有一些国外的年轻游客,从川西的其他旅游景点,兴高采烈的辗转涌进了鸹窝村。

    他们的观光圣地,就是那座仿佛还能嗅到血腥味的张家老宅。

    这样的结果其实并不奇怪,也和勇气无关,单纯只是文明的差异而已。

    华国人的传统文明中,对待鬼神的态度就是敬而远之;

    而信奉圣父、圣子、生灵三为一体的西方人。则喜欢对灵异事件探个究竟。

    张黎生走下jing车,便遇到了一些乡亲和外国旅行者的注目,不同的是,鸹窝村村民的目光中饱含着畏惧,而外国游客的表情则显得非常好奇。

    张黎生下车的同时,杨正奇也特意也从jing车上走了下来,目送着张黎生沿着山村石板小路,慢慢走向古宅。

    有看到这一幕的村民不由低声议论说:“那人不是公安里的那啥大队长么,咋是他亲自送山,呸,亲自送黎生‘老汉’回村?”

    “大队长咋地了,见了‘神通’那也是凡人一个,不过这种事情现在可不好多说,小心被虫吃了舌头。”

    “你个蔫娃说地话咋这渗人。

    行了不多说了,我就再寻你问一个事,二木这个丧,你说咱们…”

    “你是真不要命咧,还提这事。

    二木闯了张家地宅门,最末了跪着,心肝肺叶淌了一地,你又不是没见着,怕是他家人都不敢给他办这个丧事,咱们当然装苶咧。”

    ~~~

    大大们,猪猪加更要请假在家码字,实在不能随随便便进行,又不想潦草的写降低品质。

    所以真的喜欢这本书的话,就给猪猪一个请假的理由可以吗,投出你的推荐,本书冲上新书榜前十,并维持到新书结束,猪猪哪怕逃班都会拿出两天码出5章,酬谢大家。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您的投票是猪猪码字最大的动力,谢谢。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