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匆忙竟离家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二十七章 匆忙竟离家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张黎生十六年来,对父母亲人的认知,都是建立在张道巫的苛责、毒打。以及强逼被毒虫吞噬血肉上,他被丽莉抱在怀里,脸se先是露出一种非常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紧接着,没有预想中的愤愤不平或生冷倔强,张黎生用一种在冰雪、寒风交杂的荒野中蹒跚一夜,突然走进一处有着温暖壁炉的木屋的语调,呆呆说道:“阿姆,阿姆她一直想着我,我也有阿姆哩,我也有阿姆哩…”

    “对不起,对不起babyhoney(宝贝),妈妈来接你了,来接你了。

    现在我就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回纽约去,在地球的另一端,华国的撒旦信徒就对我们母子无能为力了。

    陈先生,mr.thompson(汤姆逊先生)不需要再经任何人的允许,我随时都可以带着我的孩子离开这里,直飞纽约对吗?”

    旁边的佢县民政局办公室主任陈建中,点点头说:“是的丽莉女士,按照我国法律,作为未成年人张黎生同学的母亲,你当然有权带他离开,去你的居住地抚养。”

    “mrs.lili(丽莉女士)您的孩子出生在米国,作为他现在的唯一法定监护人,你当然有权带他回家。”米国驻蓉城领事馆一等秘书汤姆逊抹去一抹感动的泪水,同样点点头说。

    丽莉有些神经质的挥了挥手,大声说:“那就太好了,既然这样,我们马上就走。”

    说着她竟然就用力拉起张黎生,向村外走去。

    “啥…”张黎生茫然的左右四顾,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陶猎林急忙挡住丽莉,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最后憋出了一句:“那啥阿嫂,刚来你就要走,也不歇歇气撒?”

    “我不需要休息,现在只想带我儿子离开。”面对鸹窝村的山民,丽莉像母鸡护住小鸡一样,挡在张黎生前面,显得非常戒备的摇摇头说。

    “那啥,行李,山虫子地行礼还没带哩?”

    “我带他去买新的,从头到脚都买新的。”

    “那,那,那门总要关上是吧。”陶猎林苦笑着说。

    丽莉一愣,转身看看张黎生,目光变得非常温柔的说道:“宝贝,去把门锁上吧,你永远也用不到这座yin森的房子了。”

    被突然相认的阿姆用‘宝贝’这样的称呼不断叫着,已经十六岁的张黎生不免浑身的不自在。

    可是面对丽莉满是母爱的目光,他却不知该怎么抗议,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可,可这是我地祖屋。

    再说,再说就算真要走,我,我也得和乡亲们,乡亲们告别一下,我,我…”

    “宝贝,我们必须现在就走,越早越好,听妈妈的话,好吗?”丽莉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张黎生说道。

    张黎生愣了一会,低下头喃喃说:“那,那我也要拿些,出,出远门,总要准备些行礼。”

    “好吧,好吧,妈妈听你的。

    妈妈陪你进去准备行李,我们动作快些,动作快些…”说着仿佛无法拒绝张黎生要求的丽莉,一脸惊恐至极的表情,像是要迈进岩浆一样,护着张黎生,显得极为神经质的慢慢向张家老宅挪动着脚步。

    “不,不用你陪,我很快就好。”张黎生这时却绕过丽莉,快步跑进老宅。

    他先到堂屋,捡起地上的山蟾丢进了竹篓,想了想,为了不让自己的巫虫在竹篓中显得太突兀,又手脚麻利的把堂屋墙壁上的石头面具,和供桌上的两尊石刻神像也放进了竹篓,最后找了几件旧衣服,胡乱盖在了上面。

    做完这一切,张黎生松了口气,正想要理顺一下头脑中混乱的思路,突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丽莉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宝贝,你怎么自己跑进去了宝贝,妈妈在这,快来妈妈身边…”

    张黎生急忙背起竹篓,大步跑出古宅。

    看到他平安出来,丽莉脸上露出如释重担的表情。

    实在无法理解丽莉对古宅所表现出的恐惧由何而来,张黎生走出院子,锁上木门后,看着丽莉喃喃说道:“我,我在这座宅子里住了十几年,这又不是阎罗殿…”

    “这不是阎罗殿,也是撒旦祭堂之一,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宝贝。”丽莉却一把抓住张黎生,用力拉着他沿着山村小道,向村口跑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外交官汤姆逊愣了一会,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也许我该建议纽约社会福利局审核一下这位丽莉女士的jing神状态,她看起来可不像是能正常履行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公民。”

    丽莉拉着张黎生一路狂奔,一路上在昏暗月光下看起来懵懂的竹楼和远处的山林,在她眼中仿佛就像是妖魔一样让人恐惧。

    来到村口一辆挂着黑se外事牌照的休旅车前,她猛地打开车后门,把张黎生用力推进了车里,然后自己也爬进后座,把车门牢牢锁死。

    驾驶休旅车的司机是蓉城米国领事馆在华国本土雇佣的雇员,名叫宋西林,已经年过半百,看到丽莉带着一个穿着乡土,背着竹篓的少年走进后座,他笑着说:“丽莉小姐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位就是令公子吧,啧啧,这下就要由小山村一步登天坐飞机去纽约过好ri子了。

    唉,人的命呀,真是难说的很,我孙子也是十多岁,可成绩不好,就连蓉城的好高中都上不上,愁得我们一家人呀…”

    “开车,拜托,请快开车。”丽莉神情恍惚,气喘吁吁的说。

    “嗳,你说什么,开车,丽莉小姐别逗了,约翰逊先生可还没过来呢,我们要是先走了,难道你让他从川申高速跑回蓉城。”

    听宋西林这么说,丽莉坐在后座,将张黎生像珍宝一样的紧紧抱住,不再讲话。

    对于母亲的怀抱,张黎生觉得既别扭又温暖,他吃力的将自己背上的竹篓解下来,放到一边,低声问道:“阿,阿姆,你在怕些啥?”

    “没什么孩子,我没怕什么,妈妈只是想要带你快点回家。”呆在车里久了,丽莉显得冷静了一些,掩饰的说道。

    恰在这时,约翰逊打车副驾驶一侧的车门,钻进了休旅车。

    他回头望着丽莉严肃的说道:“丽莉女士,我觉得应该和您好好谈谈。”

    “约翰逊先生,要谈什么我们可以在路上再说,”丽莉拍着驾驶位座椅的后背大声说道:“宋先生,约翰逊先生到了,麻烦你赶快开车。

    拜托赶快开车。”

    司机宋西林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雇主。

    看到丽莉无理智的紧张情绪,约翰逊无奈暂时让步道:“ok,宋先生,作为绅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好按女士说的做。”

    “好嘞。”宋西林吆呼一声,启动了车子。

    不像华国zheng fu部门加班办公后,会有一餐惯例的好吃喝,早已习惯米国人务实做派的宋西林开车沿着山间公路行驶了一会后,说道:“约翰逊先生,车上的保温箱里还有热包子,你要不要来上两个?”

    “嗷,宋,我正饿的独自咕咕叫,这真是那好了。

    你真应该去竞聘我们领事馆的内务官,我敢说一定比迈伦老头称职的多。”

    “几个热包子有啥好说的,要想吃好的,你只要和那位佢县民政局的陈主任闲扯几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约翰逊从休旅车前排的保温箱里拿出一个装着牛肉大包的纸袋,满足的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宋,你说手到什么?”

    “手到擒来,算是,说了你们米国人也不懂。”

    约翰逊耸耸肩,把纸袋递到后排问道:“ms.lili,needsomeancientchinesefolksnacks?(丽莉女士,需要用些古老的华国民间点心吗)”

    丽莉无声的摇了摇头。

    “你呢小伙子?”

    “idon‘tneed,thankyou.(我不需要,谢谢)

    inadditionyoueatthesteamedstuffedbun,isoneofthestaplefood,insteadofsnacks.(另外您吃的是包子,算是主食之一,而不是点心)”张黎生摆摆手说。

    约翰逊一愣,吃惊的用英文说道:“年轻人你英语讲的很不错吗!”

    “我有点语言天赋,也有一位很称职的老师。”

    “恭喜你,看来你在米国生活的最大障碍,早已经克服了。”

    “山里的娃子外语说的‘突突’的溜,看来真是该是哪国人,就是哪国人。”宋西林也在一旁啧啧称奇的说。

    听到这样的话,张黎生低下头,沉声说道:“我是华国人,英语说地再好也是。”

    ~~~

    新书榜进入倒计时了,希望大大们在努力多给猪猪投几票推荐,保持住第六的位置。

    清明节呆在家里多码了几章,五更的许诺就在下周一兑现,这几天请大大们给力些啊!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