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独角铜羊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三十一章 独角铜羊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红衣女子教训师妹时,不知道自己鸿运当头,又侥幸逃过一劫的张黎生,早已背在自己的巫虫爬上漫长的台阶,混在人流里,和阿姆一起在青羊宫中四处闲逛。

    供奉着太清道德天尊的混元殿占地广阔,内有石柱二十六根,上雕山鹿、凤凰、龟蛇等等灵物,无不栩栩如生。

    八卦厅重台高耸,整体全由斗榫衔接,无一楔一栓,厅顶有琉璃葫芦宝鼎屹立其上,造型jing妙绝伦。

    此外还有供奉神像最多的三清殿,塑像最像女相佛陀的斗姥殿,规整巨大的后苑三台,这些前所未见的人文景观,令见识浅薄的山村少年,看的如痴如醉。

    可是等到迈步踏进青羊宫最后一重院落时,张黎生却猛然觉得心中一纠,全身皮肤都生出一种刺痛感觉。

    jing觉异样,他不顾身后拥挤的人流,急急站定。

    四处打量,最终透过人chao缝隙,张黎生突然看到院落尽头,高书‘道法自然’匾额的玉皇殿钱,一只镇守殿门的独角铜羊,正散发出满满恶意的注视着自己。

    目光确实落到铜羊身上,恍惚中,张黎生只觉得那只长着鼠耳、牛鼻、虎爪、兔背、龙角、蛇尾、马嘴、羊须、猴颈、鸡眼、狗腹、猪臀的铜羊渐渐越变越大。

    最后竟长到和它身后的玉皇殿一般大小,呲牙咧嘴,似乎想要将自己一口吞掉。

    在独角铜羊逼迫之下,张黎生不自不觉眉头紧缩,咬紧牙关,血肉中的巫力开始自然涌动,背包里的山蟾也在未得巫咒驱使的情况下,第一次抖动身躯,微微发出吐纳气息的声响。

    “宝贝,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儿子毫无征兆的停住脚步,随后开始无缘无故的咬牙切齿,全身发抖,一旁的丽莉惊慌的高声问道。

    高分贝的女声就算是在极其嘈杂的环境下也显得十分刺耳,何况叫嚷的还是个外国人。

    院落里的游人一愣,纷纷朝声音传出的地方望去,其中几名西方游客更是已经大步凑上前去,关切的问道:“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我儿子,他,他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突然就变成这,这样子了,”丽莉惊慌的继续喊道:“医生,有没有谁是医生。

    上帝啊,仁慈的上帝啊,求您赐福音给我,这里有没有谁是医生…

    第一时间围上来帮忙的外国游客面面相觑,遗憾而焦虑的纷纷摇头。

    这时人群中跑出一个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子的华国小伙子,用流利的华语,和磕磕巴巴的英语,分别对四周的游客和丽莉喊道:“请大家尽量让开。

    这个孩子应该是癫痫发作了,必须给他留出足够的空间呼吸。

    女士,我不是医生,但是在,正在川医,川西医学院读临床护理学硕士。

    你的孩,儿子有癫痫、哮喘或者其它神经类疾病的既往发病史吗?

    如果,我是说有的话,你们带着此类病症的应急药物吗?”

    虽然临床护理学培养的是护士,不是医生,但这个面相像劫匪超过知识分子的年轻人毕竟是医学院的硕士,很快在他的号召下,游客们让出了一大片空地。

    而对于络腮胡小伙子提出的问题,空地中间的丽莉惊慌而又羞愧的支吾着说:“我,我,我不,我,我…”。

    络腮胡小伙子自然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无比关切儿子的女人,其实才刚和孩子相认不足二十四小时,只认为她已经紧张的头脑无法活动。

    “不要紧张女士,呼吸,不,是深呼吸。

    你的孩子没有问题,我先帮他解下背包、松开领子,改善呼吸状况…”眼看从病患母亲口中得不到有用信息,络腮胡小伙子便一边安慰着丽莉,一边伸手去摸张黎生的背包。

    “快住手。”远处传来一声断喝,随后围在空地周围的游人就觉得眼前一闪,突然看到空地中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剑眉朗目,穿着运动装的年轻女孩,挡住了络腮胡小伙子的手臂。

    只觉的自己出现幻视的医学院硕士生,愣了一下,呆呆的说:“小,小姑娘,你从,从哪来的,我,我在救人,不,不要…”

    年轻女孩正是那位在青羊宫山门前起意诛杀张黎生的剑眉少女,听到络腮胡小伙子不识好歹的话,她冷冷一笑,寒声低语道:“救人,哼,还是先救你自己的小命吧。

    要不是怕这千年道宫蒙污,我就看着你这个好心的傻瓜被妖jing吃掉。”

    在剑眉少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住时,她的师姐,那位红衣女子已经施施然的来到了镇守玉皇殿的独角铜羊前。

    默默祷念一声:“事急从权,万勿见怪。”,红衣女子扬手抖出两张漆黑符箓,贴在铜羊双眼之上,随后凌空以篆文画出‘神物自晦’四个大字。

    篆文虚空闪现,贴在铜羊眼上的符箓自燃化为飞灰,飘散不见,于此同时,张黎生只觉的眼前一黑,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茫然的看了看周围的人群,他摇了摇脑袋向丽莉问道:“妈妈,怎么了?”

    看到儿子恢复了正常,丽莉惊喜的喊道:“你好了宝贝,感谢上帝,你,你现在觉得觉得怎么样,刚才吓坏妈妈了…”

    “应该是吓坏了我们才对,你儿子放虫吃人,又不会伤到他自己,”一旁的剑眉少女,撇撇嘴,伸出手指虚点着张黎生的脑袋,用流利的英文说道:“小鬼佬,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在华国行走,你这种人最好放聪明点,不要四处乱闯。”

    听到少女说出‘放虫吃人’几个单词,丽莉本来惊慌、惊喜交杂的脸上,一下变得毫无血se。

    她脚步蹒跚,看起来身形摇摇yu坠的挡在张黎生身前,怒视着剑眉少女虚张声势的说道:“小姐,你是在对我的孩子进行国籍歧视吗?

    作为米国人,我尊重华国的悠久历史,但同样的,我认为,人无关籍贯,生来平等…”

    “好了,好了,不要再碎碎念了,这位米国妈妈我没有恶意,只不过是善意的提醒你儿子,这里是川西古地,不是新兴的申城、黄海。

    这里一草一木可能都有跟脚,身份特殊还是呆在新城区的好。”说着剑眉少女摆摆手,钻入人群中,三拐两转就不见了踪影。

    意外无疾而终,热闹没的看了,游人们很快便恢复了浓浓游兴,一切都回复了正常。

    只有热心的络腮胡小伙子磕磕巴巴,指手画脚的提醒道:“女士,现在虽然,现在季节是深秋,但其实在,在人员密集,闷热的地方,比如这里,还是有中暑的可能xing。

    尤其你的孩子,看起来,很小,不,是很瘦小…”

    “谢谢先生,你讲中文好了,你是说我的孩子可能是中暑了吗?”丽莉眼睛一亮,大声问道。

    络腮胡小伙子不由一愣,苦笑着说:“女士,你的中文可比我的英文好的多。

    是的,你的孩子看起来有点体质虚弱,刚才像是癫痫发作,但又没有口吐白沫,又无缘无故的自己好了,最大的可能xing就是中暑前兆。

    你最好带他找个通风的地方休息一下,多喝一点水,最好是盐水。”

    “谢谢,真的十分感谢你的帮忙。”丽莉真心感激道。

    “我们华国人有句老话,助人为快乐之本,再见。”

    络腮胡小伙子走开后,丽莉心中充满了坎坷不安,她满脸犹豫、迟疑,像是有什么话想要问张黎生,但最终却只是温和的说道:“宝贝,刚才那位好心帮忙的先生说的对。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能让你无法适应,你应该多休息一下,我们回酒店好吗?”

    张黎生一肚子疑问的点点头,跟着丽莉漫步走出了青羊宫。

    母子两人在街市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驶到了金龙酒店门前。

    回到酒店b4506房间,丽莉让张黎生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跑去卫浴间,用凉水拧了一条毛巾,给儿子擦了脸和胸脯。

    然后又匆匆忙忙的打电话,叫了客房送餐服务,并特意叮嘱服务生多加一海碗的盐水。

    看到阿姆忙前跑后的照顾自己,张黎生心中十分不习惯的说:“妈妈,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没事也要多注意,宝贝,你以前没有得过癫痫或者哮喘病吧?”

    虽然张黎生英文很好,可对epilepsy(癫痫)、asthma(哮喘病)这样生僻的医学专用名词还是无法掌握,不由茫然的“呵?”了一声。

    “就是羊癫疯和哮喘病。”丽莉用华语解释说。

    “没得阿姆,我看起来廋,身体可好地很哩。”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用英文讲话。”丽莉突然脸se一变,过分紧张的说。

    “抱歉妈妈。”

    “听着宝贝,我们只需要在蓉城再呆一天就能飞去纽约了,你需要你向我保证,这最后的一天里,你一句华语都不要说,可以吗?”

    张黎生张了张嘴巴,似乎想问“为什么”,这时门外传来了‘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