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二十一章 深夜杀戮(三)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六百二十一章 深夜杀戮(三)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时间如同手中攥紧的细沙般缓缓流逝,不自不觉已是深夜时分,辽阔、富饶的中埃尼特平原经过白昼的战争洗礼后,终于回归了漆黑的宁静,只剩下呜咽的风息刮过黑褐色的土地,卷起阵阵烟尘。

    尘埃弥漫中,塔特都、沃多夫联军营地,接近正中央位置的一座宽敞的,灯火熄灭的帐篷中,睡在一张铺着柔软、厚实的长毫兽皮毯子的巨大木床上,脸上露出像是沉浸在美梦中的恬淡表情的张黎生,突然耳廓一动,睁开了眼睛。

    “果然开始了吗,那位沃多夫子爵还真是个标准的‘冒险主义者’…”躺在床上侧耳倾听一会,他古怪的一笑,跳下木床,顿时身躯周围的空气自然凝现出一股股浓重水汽,浸透入了脚下夯实的泥土中。

    之后随着张黎生向前迈动的步伐,一件墨色长袍竟从湿土中无中生有的诞生出来,沿着小腿攀沿而上,将他全身罩住。

    悄然无声的走到营帐的出口,将帘门掀开,抬头看了看藏进乌云中的皎月,张黎生耸耸肩,再次自言自语道:“不过今晚真是个偷袭的好天气…”,话音刚落,守在帐篷外,监视作用远远多过保护的四名精锐罗曼武士中的首领,已嗡声问道:“爵士,您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倒是没有武士,”仰起脑袋看了看面如生铁的战士首领,张黎生笑笑答道:“我本来已经睡着了,但刚才突然被帐篷外面的杂声吵醒,所以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您的耳力倒是很好,爵爷,”武士首领脸色缓和了一些,骄傲的解释道:“您听到的声音是因为全军集结。

    该死的西洛里亚人这些天不断的主动挑战沃多夫、塔特都两领联军的尊严。子爵大人,打算今晚率领全军亲征西洛里亚主营,给他们一个教训。”

    抬头看着面前强悍罗曼战士首领傲慢的样子。张黎生漫不经心的一边小声嘟囔着,“越是想议和就越是要倾尽全力的出其不意打一场大胜仗。好在求和时多一点砝码吗,和我猜的一模一样啊,罗曼人的确是英勇绝伦,但论起战场上的智慧来,也就是这种水准了…”;

    一边将垂在腰间的右手突然攥紧。

    随着他做出握拳的动作,值守在其帐篷左右的罗曼武士就觉得周身血脉一紧,动脉里流淌的血液猛然逆流,挣破血管化为一只大手将心脏瞬间捏碎。连一秒钟都不到,这些精锐战士就已变成了死尸,之后全身体液凝固,像是雕塑一样竟不倒下。

    “四个…”嘴巴里不带丝毫感情的淡淡吐出了两个字,张黎生全身隐藏在黑袍之中,挥手召唤来一缕旋风缓缓升上天空,脚下悄然飞奔出军营,跳上骑兽整装列阵,只待出击的数万联军战士竟没有一人发现异常。

    塔特都、沃多夫两领军营里只有负责上传下达的成百上千骑长那低沉命令声,“将军大人传令。给坐骑衔上骨棒,一会出营之后放开速度右路奔袭…”;

    “将军大人的命令,坐骑都衔上骨棒。我们突袭西洛里亚人营地左路…”;

    “空骑全军待命,等到陆地战开始后再冲锋…”

    不过两三百次呼吸的时间,战斗素养极高的联军战士便已经全体列阵完毕。

    昏暗的月光下,一望无际骑乘着凶猛怪兽,身披战甲,手持利斧、长矛的武士露出决死一战神情,自然而然的散发出的那种凛冽气息令人一见胆寒。

    战阵最前端一只硕大无朋的犀角巨虎背上,沃多夫子爵披着浮雕有家族狼吻獠牙纹章的黑色重甲;

    手中亲自撑着一面描绘有,象征着沃多夫、塔特都两领荣耀武勋的灰背巨狼和鳄头灰熊图案的旗帜。双眼似乎喷出火来的目视着前方左右展开几达十余里,将整个营地牢牢遮住的帘布。深深呼吸了几口,不自觉的握紧了旗杆。

    “大人。全军集聚已毕,请您吩咐。”一直侍候在沃多夫领主右手边的副官,看到他的动作,知道火候已至,声音异常庄重的禀告道。

    “我下令,全军前进!

    前进,前进,冲进西洛里亚人的营地,杀死能看到一切敌人!”沃多夫子爵最后深深吸了口气,将手中旗帜高高举起,迎风舞动几下,猛然向前一挥,嘶吼道。

    他的声音不高,但手中高耸的战旗却是全军目光集会之处,看到旗帜在战役统帅手中前竖,几万联军战士齐齐勒紧缰绳,驱使着坐骑开始冲锋。

    队伍的前驱刹那间将横跨三分之一个中埃尼特平原的漫长帘布撕得粉碎,像是冲溃堤岸的滚滚洪流一般,朝着‘西洛里亚’的营地席卷而去。

    悬浮在百米高空之上,身形完全融进漆黑的夜色之中,张黎生抛去所有伪装,目光中流露出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悠远、苍冷之色,俯瞰着塔特都、沃多夫两领联军铺天盖地的展开在原野之上,直直的猛烈撞击进了西洛里亚人措不及防的浩荡营地。

    顿时战斧切削人的肢体时发出的毛骨悚然的‘嚓嚓…’细声,和兵刃撞击时产生的‘噹噹…’巨声交错响起,混着西洛里亚人,“敌袭、敌袭…”的哀嚎声,与联军战士,‘呜啊、杀、杀、杀…”呐喊声,翻滚在中埃尼特平原的上空。

    又过了一会,点点摇溢的火光在‘西洛里亚’营地中亮起,渐渐蔓延开来,映照着地上浸泡着残尸的血水如同红色河流般四溢散开。

    大战伊始便可见深夜突袭的塔特都、沃多夫两领联军大占上风,成百上千连坐骑都来不及上,便被砍下脑袋的西洛里亚武士在他们凌厉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三千九百一十七、三千九百…”,悬在空中,嘴巴里念念有词的冷眼旁观许久,见西洛里亚人始终无法阻止起有力的阻击,张黎生冷漠的面庞上显现出一丝惊异的神色,“西洛里亚领,不会就这样败了吧。

    难道那位沃多夫子爵今晚以进为退的军事冒险,能收获到意想不到的惊喜战果不成…”,突然就见瞭望着的战场局面猛的一变。

    上百只昂着高高头颅的巨龙在站在其平滑的背脊上,或手持二、三十米长枪,或紧握能巨大塔盾的驯龙武士驱使下,整齐的迈着震动大地的步伐,从西洛里亚人阵后冲了出来,左右摇晃着脑袋喷射出一股股墨绿色的雾柱。

    那伴随着令人昏厥的酸腐气味的绿雾不分敌我的粘在作战的罗曼武士身上,短短几秒钟便将其盔甲蚀穿,变成消肉融骨的一具具血水、脏器横流的尸体。

    再加上巨龙背上那些精悍的驯龙武士居高临下的准备刺杀,一下便缓住了塔特都、沃多夫两领大军势如破竹的攻势。

    “挡住了,果然西洛里亚人不是那么羸弱的,”俯瞰到这一切,似乎终于对罗曼人展现出的精彩战技,和死战不退的英勇气概稍稍动容,张黎生飘荡在空中,饶有兴趣的自言自语道:“既然要决战就不要想着退却了,全都都死在这里好了。

    四千一百九十二、四千一百…”

    说着他目光闪现出无尽的狰狞之色,鼓动起周身神力,举手平伸,居高临下的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了鼓掌之中。

    此时身在大军战阵后端高地上,居中指挥的沃多夫子爵已经发现了自己率领的军队攻势已‘疲’,交战陷入到了双方都死伤惨重的短兵相交阶段。

    他发动偷袭的本意是以一场辉煌的胜利为资本,证明塔特都、沃多夫两领联军仍然有着雄厚的战力,要挟敌人议和,并不愿意真和西洛里亚人死战,盘算着伤亡数量,心中萌生了退意。

    “埃奎里斯,西洛里亚人已经稳住了阵脚,我们也已经取得了足够的…”目光深邃的瞭望着战场,沃多夫子爵沉思片刻,挥手召唤来了自己的副官,沉声吩咐道。

    但话未说完,远处一根本来即将力竭的长矛,突然被一股飓风重新卷起高飞,竟闪电一样的越过无数战士头顶,划出一道不可思议的抛物线,狠狠的射断了战旗,扎进了他的胸膛,

    “战果,我们该,该,退,退…”长矛穿心而过,沃多夫子爵木然的继续说着自己想说的话,但随着血液泉水般的喷涌而去,只讲了几个字,便在周围塔特都、沃多夫两领参谋官惊骇至极的目光中失去了生命。

    “子爵大人,子,子爵大人…”刚刚贴近到领主身边的副官脸色像是死人一样惨白的呆了许久,第一个回过神来,嘴巴里沙哑的发出梦呓般的细响。

    而与此同时,不知从何处传来的一个悲痛声音响起在了每一个塔特都、沃多夫联军战士的耳边,“今夜沃多夫子爵大人为替再次身受重伤的塔特都子爵复仇决战,被卑鄙的西洛里亚人用阴谋诡计害死了。

    除了一鼓作气战胜西洛里亚人外,我们再没有了其他退路,杀啊,杀啊,巨狼和鳄头熊的子民,为了祖先的荣耀与胜利,今夜,我们不胜则死…”(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