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一十五章 危局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三百一十五章 危局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PS:今天老婆加班,陪老妈做理疗,一直忙到四点,不过不能再继续欠账了,要不真的还不完了。

    今天必定二更,努力三更,争取把欠账缩小为一章,随便求下月票,不多多了码字了猪猪。

    欠账不好受啊,饭都没吃,有月票的大大鼓励一下呗,反正过了今天就最作废了,嘿嘿

    蒂娜表现出的那种西方女孩特有的直接的挑逗,令成就捌巫的张黎生都不免心情躁动起来,他不置可否的笑着说了一句:“蒂娜,‘脱胎换骨,而至婴儿’的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却任由女孩在桌上丢下一张百元大钞,然后十指交扣的拉着走出了咖啡馆  。

    因为圣诞寒假的关系,斯坦福大学的校园巴士已经停止运行了一大半,可同样的中心校区禁止停车的禁令也变得名存实亡。

    两人手牵手走了一会,来到距离咖啡馆不远处的一栋教学楼前空荡荡空地上,坐进了一辆蓝色甲壳虫小车。

    女孩启动汽车温柔的望着女友说道:“宝贝,你的室友应该回家了吧,我们去你宿舍还是去…”

    “去卡马特一号吧,我在硅谷附近有栋很棒的房子。”

    “噢,这点倒是可以想象。

    不过你不觉得去你宿舍会更刺激吗,或者我们干脆就在这里‘放松一下’,还记得吗,我们的第一次就是在车里…”蒂娜突然突发奇想的说了一句,手还从张黎生的腰带处轻柔的伸了进去。

    “可这只是一辆甲壳虫…

    噢。见鬼,蒂娜再继续的话,我一会可能就会把这辆车变成一堆废铁了。”

    “根据谢莉娅的jīngyàn,两排座的小车只要懂得合理运用空间,一样能玩出很多‘花式’,放松宝贝,把一切都交给我了吧…”听到张黎生的抱怨,女孩放倒了副驾驶的座位,不一会,蓝色甲壳虫小车便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轻轻摇晃起来。

    此后接连三天都是这种爱意盈盈的日子。青年暂时把一切都放在一边。专心陪着女友在硅谷东游西逛寻找乐子,间或做些‘爱做的事’,直到蒂娜预订返航的那天,两人一起乘飞机回到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作为连同控股公司在内。总共有三架客机在肯尼迪机场半永久性停驻、维护。每年贡献上千万米元的贵宾。机场方面自然有专属礼车接送。

    傍晚,坐在这辆行驶在灯光灿烂的纽约街头的凯迪拉克房车后座,蒂娜把头倚在张黎生单薄的肩膀上。喃喃说道:“宝贝,我可真不想离开你。”

    “那还不简单,你现在给杜比第先生打个电话,说你要去‘海虾B1号岛’上的土人部落里和我一起过圣诞节不就可以了。”青年开玩笑的回答道。

    “那我爸爸会气到脑溢血的。”女孩楞了一笑,叹了口气笑着说。

    “别伤感了蒂娜,新学期开学后我会抽时间去波士顿看你,很快我们就能再见面了。”

    “真的吗宝贝?”男友的话令蒂娜满脸惊喜。

    “当然是真的,不过时间不能固定,”张黎生主动吻了吻女友的面颊,将目光转向车窗外纽约上西区朦胧的夜色,“因为我不知道这次要在‘海虾B1号岛’要呆上多久,才能处理完‘事情’。”

    他的话音落地,房车平缓的靠近路边慢慢停下,身穿制服的司机殷勤的快步下车为两位贵宾打开了车门。

    “谢谢你的服务司机先生,你可以回去了。”下车后张黎生朝司机笑笑,上前几步,帮女友按响了铁栅门的门铃,不一会,树木森森的幽幽庭院中便悠悠驶出一辆高尔夫球车。

    电能车在大门前缓缓停下,车上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花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举手投足间充满绅士气质的老人走下车,打开铁栅门静静等着一对年轻情侣拥吻结束,才朝张黎生彬彬有礼的问候道:“晚上好,黎生先生。”

    “晚上好,雷洛先生,你看起来气色不错。”青年朝这位为‘道格林亚家’服务几十年的老管家亲切的笑笑。

    “谢谢,您的脸色看起来却不是太好,可能该注意一下饮食和休息了。”

    “噢,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时间不早了,再见雷洛先生,再见蒂娜。”目送女友走进铁栅门,坐着高尔夫球车恋恋不舍的回望着,渐渐消失在夜幕中,张黎生呼吸着寒冷的空气,沿着华灯初上的街道闲逛了一会,拐进了路旁一道深深的暗巷。

    上西区虽然是纽约最精华的区块,但因为开发时间最早,又极少翻新,所有大部分建筑物都已经有了几十上百年的历史,巷弄反而比普通社区更加阴森潮湿,罕无人迹。

    脚步轻快的走到小巷中间,青年谨慎的前后打量了一下,看到空无一人,便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拿在手中。

    仰面看了看头顶夹在两栋高楼中间,,不见星光的狭隘的一线天幕,他驱使着血肉中的巫力化生力量,顷刻间就变成了耳如鹿角,口鼻似骏马,双目凸出,青鳞披身的蛟龙之身。

    空气中蕴含的一团团水分在视野中一下变得清晰可见,张黎生只有三根利趾的鳞爪轻轻一挥,方圆数百米之内的水汽便带着‘呼呼…’风响,化为浓雾汇聚在了他的身边。

    虽然突破到捌巫,化生蛟龙之后已经几次腾云驾雾遨游苍穹,但被水雾笼罩,喊道身体的重量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被一阵微风吹拂就能直上九霄,张黎生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一种欣喜的滋味。

    “突有一日身化龙,飘飘便上九重天…”‘嘿嘿…’窃笑了一会,他嘴巴里喃喃叨念出一句华国七律古诗腾空而起,裹着云雾升上了纽约夜空之中。

    与骑乘巫虫飞翔截然不同,化身后凭着自己的能力飞行,将身体缩小到极限时,只要一团面积不超过半立方米的云团就能完全掩住张黎生的身形。

    望着脚下灯火通明的大都会仔细辨认着道路,他在千米高空的烈烈飓风中将多余的云雾散去,只余下小小一团,鬼魅般腾云驾雾的急速向纽约新港的方向飞去。

    到达新港之后,又以刚刚建好的巨型灯塔为坐标,很快便跨越两个‘世界’的藩篱,来到了‘海虾B1号岛’上。

    ‘异世界’海岛此时也是夜色深沉,从空中鸟瞰,枣核样的岛上燃起的一团团或大或小的火光在青年眼眸中闪动。

    那每一片驱散黑暗烈火燃烧之地便代表着一个火狱人的部族,张黎生在天空中搜索到信仰自己的那团四溢火光,驾驭着云雾飞翔了下去,还在半空中,便听到地上的部族里传来阵阵悲壮吟唱。

    青年皱眉一皱,突然撕裂烟云加速直接坠落在了地上。

    在激荡的尘埃中恢复正常的体态他四下环顾,便看到数以千计的图德南战士尸首被摆放在部落图腾柱前的空地上,无数土人妇孺正低声歌唱着悲切葬歌,用清水为他们擦拭去身上的血污。

    而这时正为战士举行神圣的送葬仪式的图德南武士看到有人从天而降,马上握紧了手中的铁刀长矛,数百种术法力量也在虚空中急速凝聚了起来。

    但这种戒备很快便被一声平淡、冷静的声音所打破,“图格拉,是岛上的部族联军杀死我那么多的虔诚信徒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正在主持火葬仪式的图德南部落头人匆匆跳下高台,匍匐在尘埃之中回答道:“是的,伟大的攻伐者。”

    随着头人跪倒,惊醒来人身份的图德南人全都跪倒在了地上。

    尘埃散去,张黎生矮小的身影矗立在部族像是擎入天空的图腾柱旁,目光再次缓缓扫过火光中那一具具尸体,“一次就死掉了一千九百多名有‘伙伴’的图德南武士,图格拉,看来我们的敌人已经不是一团散沙了。”

    图德南部落虽然有超过三十万的族人,可‘兵民分离’后,战士却只有四万,死掉一千九百多名也就是减员了整整半成,这样的牺牲已经异常惨重。

    因此听到攻伐者毫无感情的说出这句话,图德南土人心中一揪,想到攻伐者走前自己做下的保证,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是,是的,伟大的攻伐者,他们,他们…”

    “不要紧张图格拉,战士死伤虽然惨重,但部族还经受的起,冷静下来,告诉我我们面对的敌人实力到底有多强大?”

    “敌人的实力和我们相当,伟大的攻伐者,我到现在也没弄qīngchu到底是怎么回事,”见攻伐者没有责怪的意思,图格拉悄然松了口气,陷入深深的回忆中说道:“您离开之后,我马上按照您临行前的吩咐准备了许多食物、铁器、精美器皿贡献给了海岛另一端的卡曼铎部族。

    卡曼铎人欣然接受了我们的礼物,并且回礼了几尊石头雕塑,我本来以为这样一来,‘萨姆鲁’、‘葐伦加’、‘艾鲁亚’这几个隔在我们和卡曼铎之间的大部落一定会被‘卡曼铎’所牵制。

    可没想到,没想到就在今天早上,他们竟会联合在一起倾尽全力对部族发动了袭击,而以前叫嚣着联兵瓜分‘图德南’的那些部落却还是一团散沙。

    如果不是我们早有遭受攻击的准备,‘萨姆鲁’、‘葐伦加’、‘艾鲁亚’的联军又没有抱着死战的决定,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说完之后,图德南的头人将脑袋深深的埋在了泥土之中。(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