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四章 ‘旧识’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三百五十四章 ‘旧识’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陶露露听到青年的话眼睛一亮,惊喜的猜测道:“你读大学了,读的是语言学?”

    “不,我念地是生物学撒。”张黎生回答道。

    “生物学,嗯,现在生物医学倒是很热门,对了山虫子,你读的什么大学?”

    “斯坦福。”

    “啥。”一直翘着舌头讲普通话的女孩惊讶的一下子露了乡音。

    “斯坦福。”

    “你在斯坦福大学念书,”陶露露张大了嘴巴,“那不是世界名校吗,你,你怎么考进去的,对了,米国的大学好像是申请,哎呀,总之你是怎么进去的?”

    “怎么进去地,”张黎生挠挠头,“就,就是在高中遇到个好老师,后来合著了一篇论文,就被斯坦福录取咧。

    你呢‘土丫’,现在是上学还是工作咧?”

    “我也上大学了,学校没有你的好,不过也不错,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我现在的名字就是陶露露,你可以叫我陶露露,露露或者陶家阿妹也行,就是不要再喊‘土丫’。”

    “是,陶家阿妹,”张黎生在华国时总日被阿爹逼着以精血喂养毒虫,生不如死,哪有闲心管哪个大学更好,到了米国后对国内大学的排名更是漠不关心,当然不会知道‘北京师范大学’的好坏,只是一味点头称赞,“北京师范大学,不错,不错哩,也不比‘斯坦福’差撒。”

    “安慰我是吧,上世界名校了不起啊,还不知道真假呢。”女孩眼睛一瞪说。

    看到陶露露在月光气恼的面庞,青年恍惚间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凄苦的夜晚,当时正是在古宅门口,女孩送来的一罐鸡汤。温暖了他几乎冻结的身心。

    沉默一会摇摇头,张黎生苦笑着说道:“哪能哩,在你面前,我就算霸占个‘世界’也不能觉得了不起撒。”

    “霸占个‘世界’,你这是什么怪比喻,”陶露露楞了一下,看了看青年真诚的面容,心里莫名其妙一甜,“别耍贫嘴了。快去屋里把上午我阿爹送来的盘子碗筷拿来,我赶紧送回家去,等着用呢。

    “咿,我咋忘了这茬,你等等。我马上就去屋里收好。”张黎生说着匆匆转身跑进堂屋,把木桌上的碗筷收拾装进竹篓,回到门前把竹篓递向陶露露。

    女孩却不接过竹篓,撇撇嘴说:“这么沉,你就不能帮我送回家。”

    “能,可,可我是‘老汉’。登你家地门,怕是,怕是不吉利。”

    陶露露瞪着眼睛看了张黎生一会,叹了口气说:“张黎生。你真是在‘斯坦福’上学吗,还‘老汉’,你这个脑子,哎。怎么就这么迷信!”

    “牛顿都相信这个宇宙是由上帝创造,现在还有那么多‘异世界’出现。难道都是迷信?”张黎生低声辩驳了一句,却提着竹篓走出了宅子,转身把木门掩上。

    “宗教和迷信不是一回事好不好,而且地球上出现‘异世界’和迷信有什么关系,你这是狡辩。

    算了,你觉得进我家的门不好,那就送我到门口,我自己把竹篓提进去。”女孩说着带青年向自己家走去。

    路上,陶露露犹豫了一下,突然又说道:“山虫子,我有几个同学和朋友来咱们佢县旅游,一会去参加篝火晚会,还有烧烤什么的,你也一起去吧。”

    “阿妹,你,你不是给我送了吃食咧,我就不去了吧。”

    “我送的东西你不能当成宵夜吃吗,”女孩不满的说道:“山虫子,怎么去了米国几年你性格还是那么内向,多认识几个朋友不好吗?”

    “挺好,挺好,我去,我去。”张黎生看到陶露露发火,耸耸肩说。

    女孩点点头没在说话,带着青年走到家门口,接过竹篓进门后,不一会就带着四男五女九个年轻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露露,都说你能歌善舞,明天咱们打定主意歇一整天,今晚你总能跳个苗圩舞,唱支山歌给…”九人中一个长的其貌不扬,却显得很精神的青年男人边走出门,边笑嘻嘻的说道,猛然看到月下悄然站立的张黎生,一下哽住,打了个激灵。

    一旁的陶露露连忙说道:“别怕李晟,他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老乡张黎生,也是放暑假刚回家,和我们一起参加篝火晚会的。

    黎生,这是李晟,北师大英文系大二学生;

    他是鲁潇我同班同学;

    这是胡晓冉我一个宿舍的闺蜜…”

    女孩指着同学、朋友一个个介绍张黎生认识,青年虽然根本毫不在意,却还是露着满满的笑了,一一问候:“鲁家阿哥,您好咧;

    胡家阿姐,您好咧…”

    他口音奇怪,留着一头略显稀疏,刺猬一样的短发样子古怪,仔细看上去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感,实在引人发笑。

    但碍于陶露露的面子,那些青年男女只能把笑憋在心里,其中那个叫李晟的北师大学生,还在和陶露露同班的鲁潇耳边揶揄的压低声音说道:“潇子,你情敌实力很啊,这口音,这气质,胜你百倍呀…”,却换来死党强忍着笑意的用力一拳。

    直到介绍到一个留着络腮胡,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高壮汉子时,那人突然哈哈大笑,指着张黎生的鼻尖说道:“黎生,你个小子,还记得我吗,熊壮明,亚马逊河上的熊壮明。”

    张黎生一愣,这才仔细打量了眼前的高壮男子几眼,错愕的说道:“熊家阿哥,咋,咋这么巧,竟遇到你哩,你看起来可比以前年轻了不少。”

    “这就叫无巧不成书,我这不是老爹总不让出去,最后还是在国内考了研究生,心里烦,就在网上揪了个团,出来散散心吗。

    倒是你一个米籍华人,这么又和露露一起长大了,噢,我知道了,这里是你家乡,你找到老妈后去的米国?”

    张黎生笑着点点头。

    “怎么样兄弟,在米国这两年过的舒服吗,你后来和那两个超漂亮的辣妹,有没有发生什么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啊,呃,嗯,你说蒂娜和翠茜,”张黎生心中莫名其妙感到有些发慌,结结巴巴的说:“我不少早就说过,我和他们是很好得朋友,现在也是很好得朋友…”

    “大熊,你认识黎生?”熊壮明的话,陶露露皱起了眉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张黎生,朝熊壮明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而且交情还挺不错。

    两年前我跟着老爸在亚马逊运木头,遇到黎生和几个米国小青年在亚马逊河边烧木材求救。

    救上来一问好么,他胆子贼肥,竟然和小伙伴们组团去横渡亚马逊丛林,结果遇到洪灾,土著导游给冲走了,他们倒是大命逃过一劫,可仨同伴又啃了毒果子,成了痴呆,就剩张老弟一个男人独撑大局,带着两个超级大美女硬生生在丛林里过了几天…”

    “熊家阿哥,我那时到亚马逊目的不是旅行,是一次生物学意义上地科学考察,虽然当时我还不算是生物学家,但,但你知道,我到亚马逊是采集‘研究素材’,而不是游山玩水。

    后来就是靠那次亚马逊之行发现地一只软体甲虫,我和老师合著了一篇论文,跳级被‘斯坦福’录取。”张黎生打断了熊壮明的话说道。

    “呦,你上了‘斯坦福’,行啊老弟,比我清华的牌子还要硬的多。

    唉,其实我要留学,也能上名校,就是拿不了全额奖学金,又不想到外国打零工,没我老爸的支持,一切都白费。”熊壮明叹了口气说道。

    看到他惆怅满腹的样子,一旁一个长得较小可爱的女孩,轻轻拍了拍熊壮明的肚子,甜笑着说道:“别感叹了大熊哥哥,有话到篝火晚会上再聊好吗,我可是故意饿着肚子,就等大块烤肉呢。”

    “哎呀,耽误妹子吃饭了,罪过,罪过,走,走,咱们马上去烧烤的干活。”熊壮明呵呵一笑,当先沿着山道大步向村口走去。

    路上当熊壮明还想和张黎生闲聊时,那个长的较小可爱的女孩拉着他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让这个豪爽幽默到有些没心没肺的汉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之后他歉意的看了看张黎生,闭上嘴巴,一路都没再讲一句话。

    打谷场熊熊篝火已经燃起,整只的肥羊、肥猪,褪毛剥皮,洗净露出白肉后剖开,用铁棍刺穿,撒上浓郁的香料,用长长的铁刷抹油在火上烧烤着,那香气让人一闻便难以忘怀。

    天色刚刚傍晚,可火堆四周已经围了许多喧闹的游客,好在还有不少空闲的地方。

    张黎生陪着陶露露等人到了村头,席地坐下,听着乡亲干嚎着山歌,沉默了一会,讪笑着说道:“整只地猪羊哩,以前除了逢节过年,谁会舍得。”

    “现在村里也富了,家家户户每年赚个二三十万都不成问题,杀几只猪羊谁都舍得,何况又不是不收钱。

    当然,无论如何也和你们米国不能比,亚马逊说去就去,还科学考察,那时候你离开鸹窝村才几天啊,真是一出国就有能耐了。”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