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章 ‘山门’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三百六十章 ‘山门’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想象中或者是飘渺莫测的清幽远山,或者是泥泞可怖的恶水沼泽的‘巫’道山门再也不会出现,像是办理一张平常的洗浴中心会员卡后会会得到一个固定手牌一样,穿着白布褂的小工为张黎生办完手续后,将一个黑铁铸成的手环交到了他的手上。

    青年错愕的看看苏德利,在他得意洋洋的示意下,迎着浴室大厅中许多人的羡慕目光,将黑铁手环带在了手腕上,和闽兰及那个名叫若珍的美艳女子分道扬镳,穿过走廊,走进了男浴池的更衣室中  。

    之后和真的洗浴一模一样,张黎生跟着苏德利和黑衣老人的动作,已经不再想眼前的事情有多荒谬的脱光了衣服,围上小工送来的浴巾,走进了一间水汽弥漫的大澡堂。

    堂子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浴池,除了有门的那面墙壁外,两面装满了莲蓬头,完全就是一间装修朴实的浴池模样。

    “难道真要洗澡…”环顾四周,张黎生张张嘴巴喃喃说道,耳边却突然响起苏德利翘着舌头的声音,“进大池,滚动血脉里的巫力,向前游,向下潜。”

    “啥…”张黎生一愣说道,却看见苏德利没再理他,和陈姓老人模糊的背影已经施施然的走进了不远处的水池中,没入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了想才明白浴池极可能就是‘山门’入口,张黎生也试试量量的踩着拖鞋,围着浴巾进到了水池里。憋着气将全身埋进了不到一米深的热水中,血肉里的巫力涌动着向前一游,向下一潜。

    就觉得脑袋似乎一想撞破了浴池铺着蓝瓷砖的池底,他眼前的水域豁然开朗,身下突然自然涌出一股浮力,把身体托出了水面。

    再看周围的环境,竟然已经进到了一个泡着不少人的荒野小溪中,远岸影影绰绰可以看到一座依山而建,地势高低不同,完全由木房、木楼组成的古代城镇。

    “苏先生。这。这里就是‘巫’道死门的‘山门’,真的是在异,异空间!”心神恍惚了一下,张黎生朝着身旁的苏德利说道。

    “门内弟子张黎生。你既已入得巫门。在‘山门’里就要叫我苏执事。在俗世则需称呼我为苏助理,这次不知者无罪,下次可不要喊错。”听到青年的话。一旁的苏德利脸孔一绷,说道:“我这就去给你找你要的修行秘法。

    闽兰,你和张弟子是旧相识,先带他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

    “是,执事。”刚刚从溪水里冒出头来,围着浴巾的闽兰弓身回答了一句,之后女孩目送带着陈姓老人和美艳女子若珍器宇轩昂朝溪水中敬畏的退让到一旁,闪出一条路来的人群颇有古风的拱拱手,漫步走远,朝张黎生低声说道:“黎生走吧,我去山城给你找个住处。”

    “好哩阿姐,”青年点了点头,从溪水里慢慢走上岸,周围古怪的风物和不时从溪水里站起来的人影,让他忍不住喃喃说道:“事实和想象真是完全不同。

    我还以为‘巫’道山门是隐藏在荒山大泽里,哪想到竟然洗个澡就能到哩。”

    “别耍贫嘴了,外面山峦蔓延,千百年前不就是荒山大泽吗。”闽兰说着头也不回的带着张黎生向远处的古城走去,走着走着,她突然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开口道:“黎生,说你运气不好吧,你竟然能在‘海虾岛’上逃过妖怪‘金丹’自爆的劫数;

    说你运气好吧,你那天要不是被炸的失了踪,跟着欧阳师伯、郑师叔直接回‘山门’,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是精锐弟子了。

    哎,现在时过境迁,再想一步登天,可就千难万难了…”

    闽兰短短几句话,透露出的信息却很多,当时在‘海虾B1号岛’上,欧阳博雄的确曾经亲口说过,张黎生跟他回到‘山门’后得传秘法,甚至直接被赏赐为‘乙等弟子’都是等闲之事。

    而他之所以会画出这样一张大饼,一是因为在‘异世界’海岛猎取‘金丹’的过程中,张黎生起到的作用实在不可或缺;

    二是巫门真想继续谋夺‘海虾二号世界’中的精怪‘金丹’的话,对‘异世界’情况较为了解,又有着米国国籍,恰好还修炼‘巫’道的青年的确值得大力拉拢,给个精锐弟子的地位并不为过。

    而现在闽兰这么说,却无疑就是表示,张黎生的利用价值已经变得微乎其微,延伸了想,也就是‘海虾二号世界’对巫门来说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

    短短时间转了许多念头,张黎生低下头目光一闪,小声说道:“阿姐,巫门不再去‘海虾二号世界’寻‘金丹’咧么?”

    “你倒是机灵,”石道上闽兰惊奇的点点头,“这事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局势变化,华国新出现的‘异世界’中有一个据说和地球白纪时一样,毒虫、猛兽纵横,那里现在已经是我们‘巫门’最想要竭力捏在手里的目标。

    相隔重洋的米国‘异世界’比起来,就不重要了。”

    听到华国竟发现了一处真正的‘原始世界’张黎生一下睁大了眼睛,“原来是这样。”

    “黎生,其实就算没办法一举成为‘乙等’精锐弟子,你只要用心本来也可以一步步的得到门里的重视,可现在得罪了‘苏大佬’…哎…

    你想要生、祭两门的修行秘法,自己注意慢慢搜集就是了,现在‘巫’道三门关系很融洽,时间长了,只要用心总有机会能找到,何必一定要让苏大佬交易给你,还觉得自己是追求公平,要知道,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一定公平的事…”

    “正因为没有公平,所有我才会让苏,苏执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黎生古怪的一笑,打断了闽兰的话,“对了阿姐,苏执事就是你说地‘苏大佬’吧?

    他看起来年纪很轻,力量也看不出特别强大,为什么在‘死门’中看起来地位很高?”

    “因为他是‘苏老神’的嫡系长孙,未来一定会得到一位‘蜕壳还真’的‘真巫’传承,生来便是‘乙等弟子’,成年就位列‘甲等’,成了手握实权的执事。”青年的不识时务令闽兰眉头深锁,女孩给他详细的解释了苏德利的来历后就不再说话,直到走进古城之中。

    山城依山而建,入口自然就是山下,由溪边直通城里的石道刚入山脚左右两边就建起了两座六层高的木楼,一个门前匾额上写着‘男更衣’,一个写着‘女更衣’。

    “进屋把你的黑铁手环亮给帮工的弟子,先换衣服再进城。”指指左边的木楼,闽兰对张黎生说了一句,不理他‘更衣古文里不是上茅坑地意思嘛,这里该写换衣…’的嘟囔,走进了右边的木楼。

    刻意经营出一种偏执、古怪,识时务却有点短视性格的张黎生则一边喃喃自语,一边随着一群用白浴巾围住赤裸身体的男人,显得极为可笑的一起走进了左面的木楼。

    一进木楼,便有穿着一身黑色布袍的巫门弟子匆匆走到青年面前,看看他亮出的黑铁手环,手脚麻利的塞了一个木牌给他,就要走开。

    张黎生急忙挡住黑袍人说道:“阿哥先别忙着走,我是刚刚入门地弟子,还不知道这里更衣地规矩?”

    “新弟子,”黑袍人上下打量了青年两眼,“换衣服哪有什么规矩,你和我一样都是‘戊等’弟子,去三楼用木牌换件干净的黑袍子换上就行了。”

    “谢谢,你哩阿哥。”张黎生点点头,向楼梯走去。

    ‘更衣楼’的一二层看起来是给还没正式加入巫门的巫者换衣服的楼层,能换的衣服都是粗布的杂色裤褂,青年直上三楼,换上黑布袍走下来时,竟然还惹来了几撇羡慕的眼光。

    眼看着如此多将‘巫’当成一种职业或者力量属性,而不是自身本质的同类,张黎生脸上不觉冷冷一笑。

    走出木楼,他心里暗暗想着,等到修行秘法到手,如果不能尽快混进华夏之地那个类似地球白纪的‘异世界’瞧瞧,就尽快离开这里,省的浪费自己的时间。

    打定主意后,张黎生在山脚下的石道上等了一会,就见闽兰穿着一身金色的收腰长裙,从右边的木楼里漫步走出。

    长裙金光灿灿在青年眼里实在恶俗,不过当女孩带着他爬上几个缓坡,穿过三两条斜街,来到古城一座院落里,对一个穿着青袍的巫门管事弟子,吩咐给他找间房子住下时,那管事弟子毕恭毕敬的样子,终于让张黎生意识到了那庸俗金光的不凡之处。

    巫门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在欧阳博雄这样的‘大巫’,苏德利这样的‘执事’面前看似顺从的精锐弟子,实际在‘山门’中却绝不可能等闲视之。

    可令张黎生觉得可笑的是,应该最信奉‘弱肉强食’法则的巫者们背离‘天性’聚在一起形成门派,划分地位高低的凭据竟然还不完全靠力量的强弱、智慧的高低,而靠父辈、师承,这样又和凡人有什么不同。(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