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八十四章 “天性蛮横’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三百八十四章 “天性蛮横’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巫虫可以慢慢的挑选,当务之急我要先找件衣服穿上。”听到张黎生的话,已经靠吞吃巨猿血肉恢复的好似壁虎成精摸样的怪物说了一句,转身在附近转了几圈,翻看了几具被虫群覆盖的尸体,选中了一件还算完整的衣服剥了下来。

    之后那怪物解除化身之力,变回了闽兰的样貌,把手里的满是血污的军装套在了身上,走回了青年身边。

    “经过这场大劫难,阿姐心境倒是进步了不少,也算因祸得福哩。”看看站在虫海之中穿着血衣神色不变的闽兰,张黎生点点头,称赞了一句。

    之后他嘴巴里便“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念起古老咒文,将多余情绪斩断,用心望着‘肉山’上惨烈争斗的毒虫,粗略盘算着强弱,一只接一只的不停炼化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缓缓流逝,当一千七百七十七只巫虫全部补齐,最后一只长着鼠头螳螂身体的毒虫钻进青年手臂上翻开的皮肉中时,天色已经大亮。

    “终于大功告成了,”张黎生回过神来长长松了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笑意,手搭凉棚看了看高悬在头顶的炙热恒星,鼻子一喷把昨晚那只长着蒲扇一样浑圆蝉翼的五彩巫虫喷了出来,以灵咒将其化为了巨大飞虫,“时间还不太晚。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傍晚前就能走出‘绿洲世界’,等我处理完一件小事后,咱们就马上出发。”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闽兰突然神色极为复杂的感叹说道:“黎生。你这一夜总共用‘默咒之法’施展出了超过六千次‘炼’字巫诀。

    现在竟然还能说走就走,难道你血肉中的巫力真的是无穷无尽的吗?”

    “阿姐,你要是陆巫之后一直都化生有神通之力地上古奇虫,也能和我一样血肉中巫力充沛。”张黎生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望着从北方满脸堆笑,向自己跑来,似乎正要说些什么的裴友亮。突然一个踏步飞身,挥出一拳,竟将其整个头颅击个粉碎。

    紧接着他又驱使着那只看上去绚丽可人的五彩飞虫扇动翅膀轻盈一跃,跳到无头的裴友亮身旁,将细长的口器插进了他喷泉一样涌出鲜血的脖颈,吐出酸液后用力吮吸,竟将裴友亮连皮带肉整个化为浓汁,吸进了巫虫肚子。

    “干净利落,事情处理完哩。咱们出发吧。”尸骨无存的杀死裴友亮后。青年在围在腰间的树皮上擦了擦手背。若无其事的跳到了巫虫头顶,朝四个女子说道。

    “黎生,你。你为,为什么要杀他?”目睹青年无缘无故施展的残暴手段。震骇中郭采颖像是听不到他的话,结结巴巴的问道。

    站在巨虫头顶,张黎生想了想,露出‘巫’之强蛮本色,淡淡一笑回答说。“学姐,我并非嗜杀之人,但也绝不是‘活菩萨’地性格。

    这次华国之行我收获巨大,可以说是明了了以后地‘巫’道前行之路,而我之所以会回华国,无论起因还是成行都离不开你,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意,可以说我都受你恩惠颇大,再加上认识你之后你一直都热心待我,我们算是很有交情,所有这次劫难救你是理所当然地事情。

    至于许博士和艾学姐,因为你拼命请求,再加上她们又一个是你血亲,一个和我也挺熟悉,因此在危险不大地情况下救下来,也无所谓。

    闽师姐呢,和我算是旧识,自我进入‘巫门’后虽然不是全力帮我,但还是对我颇有善意,救她也算是有些因由。

    可裴友亮这个人,第一次和我独处时就不怀好意,后来被我以神通压制,才变得毕恭毕敬,说起来他和我有怨无恩。

    昨晚我救他一命让他多活了半晚,他替咱们站了一夜地岗哨,算是两不相欠,现在我怕他回到地球胡乱说话把他杀了,又有什么值得奇怪呢?”

    青年这段话道理是有,但自私残暴,让郭采颖只觉心烦意乱,却又无话可说,这时一旁的许乃佳突然面无表情的问道:“张博士,你杀这人恐怕不仅仅是怕他回地球后会胡乱说话,也是警告我们吧。”

    “许博士你年纪大些,的确比较明白事理,”张黎生毫不掩饰的说道:“我自幼修行‘巫’道,平常那些礼貌、礼仪啥地其实都是后天养成的习惯,天性最是蛮横、孤僻,就讲究个‘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人若爱我敬我,我便待其以‘好’;

    谁要惹我害我,我便残其肢体,取其性命,如果还不解恨,就灭其亲族、苗裔,屠其满门,都只为个心头畅快…”

    青年的语气真挚无比,带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狠毒、狰狞,再联想到他展现出来的种种诡奇强大的力量,本来的意思就是想让张黎生多说几句残暴的话,好让对他有好感的表妹赶快死心的许乃佳,这时却觉得自己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再也说不出话。

    悄悄喘息一会,高挑女还低头拉着郭采颖、艾楚河沉默着爬上了五彩飞虫。

    “黎生,这就是你秉持的上古巫者之道吗?”闽兰紧紧跟在许乃佳身后跳上巫虫,坐下后突然问道。

    “阿姐,我这人逆境时装疯卖傻,顺境时杀伐由心,所求无非就是能活着得到大神通、大自在,但这种事又哪有什么‘道路’可寻,不过结党成派却绝不是‘巫’之正途。”张黎生说着驱使巫虫飞翔起来。

    因为担心飞的太高,到了丛林之外会遭受未知的危险,所以青年只让五彩飞虫在离地六七十米在森林巨木之间穿梭前进。

    A0001宿营地以南早被巫者清理过几遍,又在巨猿的势力范围之内,飞行了好一阵子他都没有发现有猛兽出现。

    觉得路途比自己的预想还通畅,张黎生不知不觉便驱使着巫虫加快了一点速度,这时就听背后传来闽兰怅然声音:“可是修行实在太艰难了,不‘结党成派’连活着都做不到,还谈什么追求大自在、大神通…”

    听到女孩的话,张黎生哑然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目视前方,在曲折蜿蜒的苍茫丛林缝隙中勇往直前。

    寻来找去,盘算着路径,他竟真在太阳西沉之前,望见了甘南尘土飞扬,一片荒芜的土地。

    “到了,终于到了…”远远看到隐藏在沙尘中的七八七五军营地,沉默了一路的许乃佳忍不住松了口气,欣喜的喊道。

    她话音未落,张黎生突然一个后纵,在空中快如闪电的出拳打在了她和郭采颖、艾楚河的脖颈上,三人顿时昏厥了过去。

    之后站在巫虫的尾翼,青年对闽兰说道:“阿姐,一会到了甘南,你化生守宫带着郭学姐、艾学姐、许博士跑回营地,然后什么话都不要说截断通向脑袋地血流昏厥过去,三天不要醒来。

    壁虎天生可以‘截血断肢’,我想这对你不是什么难事。”

    “我昨晚听郭小姐说了一整晚和你的故事,以为你一定会最信她,没想到竟然是我。”闽兰楞了一下诧异的说道。

    “阿姐你想多哩,”张黎生无声一笑,“这世上我能信地人只有两个,却没有你。

    这次选你只是因为你也是巫者,最明白我倘若不死,未来会强悍到何种程度,有了这个概念,再加上我实实在在对你有着救命之恩,恩威并存之下,你是最不可能头脑发昏,受到华国政府蛊惑,招供出我地人。”

    “黎生,你现在讲话倒是非常坦白,”闽兰哽了一下,苦笑着说道:“那三天以后呢,你是打算远走高飞吗?

    “就是这样,三天之后我已经带着女友在纽约三星米其林餐厅享受美酒佳肴哩,那时相信你更不会多说什么。

    阿姐,咱们有缘再见。”说话间巫虫已经飞到‘世界通道’的边缘,张黎生驱使飞虫落地后将其收回血肉中,以蛟龙之力化生身体,在湿润的丛林里聚齐大团雾气,飘飘荡荡的升上了天空。

    居高临下,青年鸟瞰着铅笔大小的闽兰在地上叹了口气,化生成壁虎摸样,将郭采颖三人扛在肩上,身上挂着破破烂烂的军装狂奔出‘绿洲世界’,装模作样的昏倒在了七八七五军营地附近的荒漠上,不一会便被一辆武装装甲车接进了营地。

    “啧啧,没想到闽家阿姐还有这样地好演技…”看到这一幕,云雾之中张黎生啧啧称赞了一句,也腾云驾雾的穿越‘世界之门’回到了甘南荒原。

    百米距离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感到空气中的水分马上变得枯竭了起来,青年拼命把云团拉高,急速向前飘荡,借着朦胧夜色,来到了一条崎岖蔓延的公路上空。

    看着头顶斗大的群星,辨明了方位,他驾云沿着公路朝着渝城市不断飞行,看到高速公路后,知道自己没有走错,不觉松了口气,顺着高速路飞到渝城,又沿国道回到了蓉城郊外。

    一夜之间腾云驾雾翱翔数千里,破晓时分,张黎生终于如愿以偿的到达了目的地。

    (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