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五章 焦虑与畏惧_巨虫尸巫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六百零五章 焦虑与畏惧

作者:竹上猪猪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当描绘着无数魔法符号的火红、水蓝兽皮以图宁法杖顶端宝石映照的法阵为桥梁相互贯通之时,大魔导士表情无比凝重的开始全神贯注念起术法咒文。

    随着他声音高低起伏的不断变化,克劳尔和二十余名身穿红、蓝两色法袍,胸前绣着至少七颗银星的大魔法师也巧妙抓住节奏,加入到了吟诵当中。

    在这越来越急促的吟唱声中,高顿丘陵坚实的地面上水、火元素疾速累积起来,无数杂草与一丛丛矮小的灌木虽没被焚烧、淹没,但其扎根的土壤却显现出赤红色的熔岩与蔚蓝色的波浪并流的奇幻虚影。

    更诡异的是,空气中也慢慢充满着火山地带特有的硫磺臭味,和海滨独有的湿咸气息。

    藏身在地底深处的张黎生自然嗅不到地面古怪的气味,但始终在监控地表战局的青年从水幕中看到整个战场在极短的时间内由丘陵山地,变成了烈焰与碧流的海洋,不禁错愕的长大了嘴巴。

    “图安,这是什么鬼东西?”指着面前一片片红、蓝激流,青年向麾下最博闻强记的大祭司长问道。

    “祢下,这样的施法奇景一定是禁咒无疑,”年迈的祭司望着水幕表情凝重的分析道:“水元素与火元素复合激发的禁咒寥寥无几,术法显现在地表的更是只有一个,火海渊泽。

    传说中这术法先以火海吞噬一切,之后瞬间用冰河覆盖熔岩,形成地崩之势,瞬间就可以将高山化为平地,平原变成湖泊…”

    “那就是‘地貌武器’了,还真是个巨大的‘惊喜’。”张黎生皱皱眉头打断了图安的话。

    沉吟片刻,他伸出右手朝着水幕做出一个抚摸的动作。感觉纵横战场的红、蓝激流稍稍停滞了一下,脸上转忧为喜的绽放出浅浅笑容,“火焰我无法控制。但对水与土我却有着绝对的操控能力。

    不过现在让这些狂妄的异端自食其果,与他们交战的巫黎战士恐怕也会全部殉葬。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祢下,咒文自远古时代便被称为唯一可以伤害神灵的施法力量,”图安沉思良久,滔滔不绝的回答道:“直接施展的话,只有达到传奇位阶的魔法师才能做到,而代价就是至少两年之内失去一切法术力量,体质变得比普通人还要不堪。

    从突袭我们的异端部队旗帜看。应该是亚森独角兽禁卫军,以传奇法师的高傲,即便为亚森王廷效力也只会呆在尊严王身边,绝不可能加入禁军法师团。

    所以这个禁咒一定是以某位火系或者水系的大魔导士为主导。联合数名魔导士或是几十名大魔法师,借助极端珍贵的‘法阵图’施展出来的。

    既然是以只能使用一次的‘法阵图’施展,又迟迟没有激发,意图就很耐人寻味了…”

    “那么说这禁咒只是个威胁了,”张黎生在地球上虽然不谙世事。却也听过核威胁、核讹诈之类的新闻,马上反应了过来,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必这么快就暴露我的能力了,不过也不能让那些异端小瞧。

    阿鲁达达。传我的命令,地面所有巫黎战士停止进攻,出动‘天兽’驱赶异端军队,让他们至少远离防御工事三千步。”

    所谓‘天兽’也就是巫黎的生化战舰,这种火狱远古神灵所掌握的最强兵器,此时已经能由巫黎祭司合力量产,但产量却低的可怜,每月不过几十艘,体积也普遍偏小,首尾长度在千米以下,宽度更是不足百米,不过用来进行常规战争却已经足够。

    “遵命,伟大的神灵。”一旁高壮的土著传令官带着巫黎神灵的吩咐悄然退下。

    十几秒钟之后,在战场上根本不顾脚下奔流的火焰、波涛虚影,只顾拼死战斗的数以十万巫黎武士,在听到一阵苍凉的号角声后突兀开始撤退。

    冷峻的面庞已经因为法力枯竭变得惨白的图宁远远望见蛮族部队潮水般的退去,终于放下了心中巨石,缓缓停住了咒文的吟诵。

    而他一住口,周围的法师也全都如释重负的停住吟唱,紧接着便有人不顾仪态的瘫坐在了地上,急促呼吸着久久无法动弹。

    “这些蛮族战士的意志力真是强的可怕,竟在禁咒显现后还保持着强盛的战斗力…”矮胖的水系魔导士虽然也是筋疲力尽,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小心的亲自将地上的兽皮法阵图折叠起来,并故意感叹的说道。

    “克劳尔,他们会这样并不是因为意志力强大,而是无知所以无畏,”微微一愣便意识到了老友鼓励人心的意图,图宁环顾一眼四周表情惊骇的法师,心中暗暗叹息的大声回答说:“那些蛮人根本不懂禁咒的可怕之处,所以才会无所畏惧。”

    独角兽大法师长话音刚落,远处蛮族防御工事中突然升起一片黑压压的阴影,随后数以百计宫堡大小的巨大悬空皮舟便闯进了图宁的眼帘。

    “那是什么鬼东西…”再也顾不得和老友一唱一和,克劳尔望着空中长满狰狞口器的黑黝黝皮革飞舟,目瞪口呆的喃喃说道,话刚出口便看见无数赤红、污绿粗大射线伴随着刺眼的白炙电浆从皮舟口器中喷射出来,轻而易举的将亚森最精锐的战士化为一具具血肉模糊的残骸。

    几分钟后,在巫黎生化战舰出其不意的袭击下损失惨重的独角兽禁卫军,在法师团竭力撑起的法术屏障的掩护下开始缓缓撤退,最终被迫后退数千米才终于摆脱了蛮族的追击。

    如果不是无论激光、强酸还是雷霆电力全都逃不脱土、气、水、火四元素的演化范畴,全能被法术护罩阻隔,只怕仅仅凭着一百余艘航空生物兵器的自由攻击,亚森两大禁卫军团便会只剩其一。

    蛮族军队的强大令心高气傲的杜宾再不敢轻举妄动,在辅兵军团抵达高顿丘陵与‘独角兽’会和后,这位禁卫军统领的所有命令都围绕着护卫辅兵设立营地,再也没节外生枝的举动。

    而巫黎大军也没有主动进攻,竟眼睁睁看着陆地人的军营在眼前诞生出来,渐渐漫及整个丘陵。

    战后第四日,大陆联军主部终于赶到,之后几天的时间,绿叶大陆‘文明世界’大约五成预备兵,六成半的职业军士陆续将高顿丘陵的新建军营塞满,一场注定会永远铭记史册的大战一触即发…

    数以千万计算的军队集结,辎重的消耗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巫黎一方因为地下、地面驻守的战士九成九是火狱蛮族,自幼便习惯在朝不保夕的严苛环境中生活,现在又有着虔诚信仰作为支撑,几千名低级祭司昼夜不停以神术快速催生出了肥腻蛋白肉佐以海盐,便足够他们维生,保持全盛的战斗力。

    而陆地联军一方却是贵族云集,施法者数以十万计算,再加上千万以上的预备兵,数百万职业战士,就算大陆诸国共同承担补给,其负担也沉重到万民困顿,国力维艰的地步。

    所以大军刚刚齐至前线,作为联军统帅的尊严王便马上召见了作为前锋的独角兽军团统领杜宾和顾问长古奇拉,显然有意于速战速决。

    夕阳西下,金灿灿太阳最后的余晖中,难掩疲倦神情的年轻将军再不见几日前的从容,骑着独角兽跟在两名身穿丝绸华服,带着可笑的宫廷方帽的侍从身后,穿过犹如大陆名城般庞大的营地,向一处树立着高耸入云的金色王冠鹰旗的巨大八角帐篷疾驰而去。

    军营正中纵横交错的宽敞、平坦的夯实土路上,不时有穿着光鲜,手持图案各异燕尾旗四散奔驰的传令骑兵与他交错而过。

    傍晚已至,道路两边略显喧闹的营地中,穿着破旧麻布上衣的士兵们已经一堆堆席地而坐,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等着伙夫把装满热气腾腾菜汤和干粮的晚饭送来。

    远处,随军匠人们叮叮当当的修补着因为长途行军意外破损的军械,按照道理来说百万人以上的营地,又是由不同国家的军队联合,能有这样的纪律和备战场面,就算是最苛刻的将军也应该满意,并惊叹于尊严王那无弗远近的威望。

    可最近几天一直用自己的单筒望远镜察看火狱蛮族驻防大军动向的杜宾,却觉得满心焦躁,禁不住向紧紧跟在身旁的顾问长试探着问道:“古奇拉阁下,您觉得这样的军队去和火狱人交战,结果会是什么?”

    “散兵作战,一对一那是送死,一对五平手,一对七惨胜。

    至于结阵作战,虽然我没有看过火狱蛮族军队的战阵素养,但从他们的纪律性来看绝不会太差,所以情况只会更糟。”古奇拉语气凝重,毫不遮掩的回答说,这真实到近乎刻薄的答案使的杜宾一下哽住,一时间无法可讲。

    沉默许久,‘独角兽’的统领声音干涩的说道:“我的想法和您相差无几,那您觉得我们的胜机又在哪呢?”
其他书友在看:三国听风录 霸蜀 远东之虎 奉系江山 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被男主追杀的作者伤不起(女配) 绝色凶器 赤色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