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以下凌上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六百五十一章 以下凌上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如果说,日本战国是以下克上的年代,那么,在遭遇安史之乱后,盛极一时的大唐在衰败后,也曾经遭遇过一个以下凌上的时代。藩镇割据的同时,节度使被下头的偏裨造了反,最终被狼狈赶走的不在少数,而那些偏裨又被下头的军卒哗变造了反,或死或被逐的例子,也同样不在少数。然而,杜士仪的这番话,对于张兴和段广真来说,却描述得实在是太远了,远得让后者有些难以置信,前者也只能通过多年来读过的书,苦苦设想是否真有可能。

    杜士仪嘴里这么说,心中却并不觉得,如今的大唐军中真的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状况。

    然而,当他这风尘仆仆的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岢岚军所在的岚谷县时,他却面对的是一场就在大清早刚刚发生的兵变

    整整一座岚谷县城,此时此刻已经四门紧闭禁绝人员进出。由于事出突然,部分本来出城办事的百姓来不及回城,就这么堵在了城外。而有一小部分见事机不妙而匆匆逃出县城的人,这会儿也四散在官道四周,也唯有这些人根据所见所闻,提供了不少消息。

    尽管岚州刺史因为杜士仪之请并未随行,但兵曹参军陈嘉却是奉命作为向导的。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兵变,他自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可眼看着杜士仪吩咐随从将逃出来的人一个个带过来询问的时候,自始至终一直面色镇定,而他听说城中哗变的并不是所有士卒,他又渐渐生出了一丝侥幸。

    万幸的是岢岚军总共只有兵马一千人,不至于出大问题最好能先把杜士仪请回岚州坐镇,继而再群策群力把这桩事情好好解决

    把所有的情况汇总到一处后,杜士仪便把包括岚州兵曹参军陈嘉在内的一应随员召集了起来。

    摊开一张寥寥几笔绘制的岚谷县地图之后,他便在县廨上头画了一个圈道:“这是岚谷县廨,现在,从岚谷县令到县丞主簿县尉在内的所有属官,应该全都被软禁在这里。哗变的士卒大概占到整个岢岚军的一半,其中为首的是岢岚军中一个以武艺著称的先锋使乌罗艺。他出身客户,从前在故乡争强斗狠犯了事方才背井离乡,后来在岚州应募投军,打过两次入境的马贼,为上一任岢岚军使赏识,命为先锋使。”

    见众人都听得聚精会神,杜士仪停顿了一下斟酌语句,这才继续说道:“而此人和现任岢岚军刘大使不对付,自恃在军中根基雄厚,因而时常抗命,刘大使忍无可忍,就要罢免他,不料他却号召士卒,以军粮掺杂陈米和糠为由,先杀了刘大使,而后又扣押了岚谷县廨的一应属官。”

    听到这次哗变竟然还杀了岢岚军使,刚刚分神过一会儿的陈嘉只觉得眼前一黑,欲哭无泪。如果没闹出人命,这次的哗变兴许还能够好好解决,可现如今既然杀了岢岚军使,而杜士仪所说的那乌罗艺又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一不做二不休,很有可能真的会破釜沉舟,而下头的军卒知道很可能会遭到严刑峻法处置,说不定就脑袋一热跟着破罐子破摔了。

    于是,他立时把心一横,急急忙忙说道:“杜使君,事出紧急,还是先回岚州商议吧倘若这些叛军知道杜使君就在城外,发兵来击,到那时候再走可就来不及了……”

    此话一出,仿佛是一语成谶,就只听一阵鼓声,众人慌忙起身看去,就只见远处刚刚紧闭的城门一时洞开,紧跟着却是一支军马涌了出来。面对这一幕,陈嘉登时仿佛被雷劈了似的,旋即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这一行人打着河东节度副使的旗号,城头上的守军登高望远,恐怕早就通报进去了,这会儿军马出城决计不是善意。

    若要陈情或是求和乞降,派一人即可,那看上去至少二三百的军伍除了威吓以及别有用心,还有何用?

    而同一时刻,杜士仪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当机立断地看向段广真道:“段广真,这是真刀真枪的较量,你可有胆量结阵迎敌”

    段广真闻言不禁微微一愣。杜士仪点了他随行,又让他在镇守西陉关的所有军卒之中挑选了二十余人,余下的尚有来自云州的精锐护卫四五十人,代州都督府的护军三十余人,再加上岚州刺史为了以防万一添的护卫,总计好歹也有一百三四十人。然而,即便岢岚军的兵马不过一千,若真的全部冲杀出来,这一百三四十人便显得微不足道了。更何况,他如何担保其他人一定就会听自己的?眯了眯眼睛的他一下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犹豫之中时,杜士仪又冷冷撂下了一句话。

    “狭路相逢,勇者胜若你有胆量迎敌,自我以下,全都听你分派”

    最初的短短七个字立时激起了段广真的血气。他立时沉声应道:“遵使君命”

    这一路上段广真本就充当护卫首领之责,此刻又是非常时刻,杜士仪于脆利落地连自己一起都交给段广真分派了,其余人等纵使有异议的,也不敢摆在脸上或宣诸于口。因而,当那既有骑兵,也有步卒的数百人军伍渐渐接近的时候,这边厢的护卫们已然迅速结阵。

    除却岚州刺史送来的护卫以及段广真随行的二十步卒之外,余下的骑兵都是从云州拨来的精锐护卫,段广真不过一句话,他们就已编成了突击的锥形阵。这些人都是固安公主精挑细选出来,送给杜士仪大半年的,一个个单刃长刀出鞘,竟是在黄昏的日光下显得格外森然。

    “岢岚军使刘宇意图谋逆,罪在不赦,已经为我等诛杀,闻听杜长史莅临岚谷县,敢请杜长史入城”

    听到那个大嗓门如此叫了一声,杜士仪眉头一皱,继而便看向了身旁的张兴。不用他明言,这位他在代州上任以来征辟的第一个巡官便拍马上前,提起嗓门大声喝道:“既说岢岚军刘大使为叛逆,谁人指认,谁人平叛,自当谁人向杜使君陈情尔等闭门不纳四境百姓,而后又在杜使君莅临之际出兵马佩刀剑相向,是何居心?还不快快下马请罪”

    若只看张兴这张脸,还以为是个虎背熊腰的护卫,但他一张口就是劈头盖脸的反驳和痛斥,顿时让对面那个大嗓门为之噎住了。好半晌,那声音方才再次响起,但却带出了几分仓皇的决绝。

    “我等奋力诛逆贼,杜使君非但不奖赏我等功劳,反而严词质问,这莫非是要逼反了我们?各位军中兄弟……”

    他这话还没说完,张兴便用更大的嗓门吼了回去:“岢岚军上下儿郎们听着,杜长史有命,无论岢岚军刘大使身死是何内情,只诛首恶,余者不问你们投军是为了让一家老少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不是为了被朝廷认作叛臣,跟着欺瞒你们的主官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杜使君仁义天下皆知,立时放下兵器跪地陈情,必然不究前罪若依旧执迷不悟,那便是给你们自己招祸,给妻儿老小招灾”

    仿佛是他这声音太过洪亮,话语句句锋利,杜士仪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二三百人的军伍之中出现了少许的骚乱。也不知道是谁率先丢下了兵器,紧跟着就听到叮叮当当各种丢下兵器的声音,但还有一多半人仍然犹豫着没有放下武器。而就在这时刻,他陡然之间又听到了一声厉喝。

    “以下犯上的杀人大罪,你们以为就凭着他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能赦免?想要后悔,晚了如果还想自己活命,还想着父母家人活命,那就杀了这狗官

    随着这个声音,杜士仪就只见一骑人排众而出,竟提着手中那长枪风驰电掣朝这边冲杀了过来。也许是此人带头的激励作用,军伍之中须臾便有十余骑人呼啸跟上,一个个挥舞着兵器张牙舞爪大叫大嚷,一时颇有威势。而在这些人带领之下,不断有人出列跟上,既有骑兵也有步卒,须臾竟是汇聚了有六七十人。面对这情形,刚刚丢下兵器的不少士卒顿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杜士仪心中一动,正要开口喝令,眼神就瞥见了段广真脸上的表情和手中的动作,立刻住了嘴。

    平举佩刀,倏然前指,几乎就是在段广真刀锋直指那一支急袭而来的军马时,他身后的一队步卒突然就动了。

    由于西陉关地处崇山峻岭之中,上下山骑马不便,因而关城之中少有骑兵,十有八九都是步卒。自从杜士仪补上了西陉关的军械之后,这一队步卒竟是换上了北都军器监精制的陌刀。可即便换装未久,陌刀在手的他们竟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生涩,结阵趋前时步伐队列丝毫未乱,当对上那率先袭来的一骑人时,只见为首的军士陌刀横劈,血光乍现,不过一瞬间,他身前那匹坐骑便断了前腿,一声惨嘶后就将背上的主人直接掀翻了下来。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尽管不过区区二十余人,但随着他们彼此的配合,杀入敌阵竟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刀起刀落,不是马丧便是人亡,一时间,后头无数原本手心捏着一把汗的叛军竟是瞠目结舌。当战场之中仅剩下这一行提着陌刀的步卒傲然挺立时,四周围竟是鸦雀无声,甚至连呼吸声也一时都摒止了。

    直到这一刻,张兴回头看了脸色纹丝不动的段广真一眼,面上闪现出了一丝敬服,随即这才猛然间迸出了又一声大喝:“降”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