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结亲还是结仇?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六百七十章 结亲还是结仇?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杜望之?打算迎娶蓟州刺史卢涛之女?而且赵含章还曾经亲自出面,向卢涛去提?”

    此时此刻,杜士仪一时情急直呼卢涛之名也就罢了,甚至连赵含章都不用尊称,面上甚至隐隐之中露出了铁青之色,张兴就知道,杜士仪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极其糟糕的。观母见子,既然杜士仪那位叔母韦氏是如此自以为是的人,那么其子杜望之必然也不是什么性子好的,否则,杜士仪就算不是乐见其成,也不会这般气急败坏了。果然,他只不过默立了一会儿,又听到砰地一声,抬头一看,却发现是杜士仪在书案上用力击了一掌。

    “简直荒谬”

    杜士仪已经顾不上这属于家事的范畴了,心中又气又恼。倘若是勤学上进的杜黯之也就罢了,可杜望之是什么人?从小不喜欢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尽管杜孚在赋闲的那几年间曾经严厉督促过了这个嫡子,可在调任幽州之后,又因为公事繁忙,而且要下死力为赵含章出谋划策,免不了再次疏忽了这个儿子。据他所知,杜望之现如今已经十七八岁了,可经史几乎只是装个样子也就算了,拉不得弓骑不得马,其余一无所长,可以说就是个窝囊废

    就这样的一个儿子,还要奢求蓟州刺史之女?不说卢涛是他恩师卢鸿的从祖弟,就算没关联,范阳卢氏总是幽州大族,谁乐意嫁女儿才有鬼了偏偏赵含章还去恃强力压,这简直是一个不自量力,一个昏庸自负,这一对主从怎么就偏偏全都自以为是?

    “我记得,蓟州卢使君今天回到幽州来?”

    “是。”张兴连忙应了一声,又点了点头,“卢使君此次并不在从赵大帅出征之列,但渔阳屯田,乃是整个河北道的重中之重,所以,在转运的粮食之外,蓟州所供粮秣也很不少。”

    “那好,等到卢使君来时,第一时间通知我。”

    卢涛这一天下午方才抵达,他先去见了裴耀卿,一出来之后便已经有人候着,说是代州杜使君有请。原本就算只因为杜士仪乃是他的从祖兄卢鸿门下,他也应该客气一些,可一想到从去岁年底以来,自己最喜爱的幼女便被杜孚惦记上了,求亲被他婉辞不果后,竟又说动赵含章出面。他强耐压力一再推拒,结果果然恼了赵含章,此次出征他举荐的人一个都没用,甚至还流露出一丝威胁,一时间,他连带着连杜士仪也一并痛恨上了。

    谁让他是杜孚的侄儿?

    所以,当卢涛踏进杜士仪如今占据的那偌大一间直房的时候,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尽管蓟州是前两年刚刚以渔阳县为州治刚刚新设的,固然比从前复置的云州要好那么一星半点,但他这个蓟州刺史不受赵含章待见,职权又被杜孚这个静塞军司马摄渔阳令给分去了大半,但此刻身为范阳卢氏子弟的傲气以及他心里的那团怒火占据了上风,以至于他进屋之后,连互相见礼都等不及就生硬地吐出了一句话。

    “不知杜使君有何见教?”

    卢涛的态度一目了然,杜士仪哪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对留在屋子里的张兴使了个眼色,见其知机地退到外头掩上了门,他便苦笑着上前一步向卢涛深深一揖。然而,卢涛却立时疾步闪开,眉头更紧皱了起来。

    “莫非杜使君也要逼迫我嫁女儿不成?范阳卢氏女虽并不娇贵,但也决不能所托非人”

    听到所托非人这四个直截了当的字都出来了,杜士仪叹了口气,直起腰后便诚恳地说道:“卢使君,不瞒你说,我也是今日叔母携子到幽州都督府求见,继而严词责我替二十四郎求亲的时候,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婚姻乃两姓之好,门当户对只是其一,最重要的却是两人性情相合。二十四郎自幼顽劣,不喜读书,如今快要及冠却依旧一事无成,远不如他那庶兄。倘若早些知道此事,平心而论,我是绝不会赞成的”

    卢涛没想到杜士仪竟是如此鲜明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一怔之后,脸上神情便缓和了许多。他盯着杜士仪看了片刻,随即肃手一揖道:“刚刚是我不该妄自揣测,更失了礼数,还请杜使君见谅。自从去岁年末,杜司马提出此事以来,我是夜夜辗转反侧,连觉都睡不好。我两子两女都是拙荆所出,儿子也好,女儿也好,全都是习经史,通礼训丨如今只剩下了幼女未嫁。我不求将其许给公卿子弟,也不求将其许给闻达显贵,只希望她能够嫁给一个踏踏实实的人

    说到这里,他竟是疾言厉色地说道:“可那杜望之轻浮小儿,只因在路上看见小女容貌便生出了觊觎之心,而后杜司马求亲,赵大帅威逼,一而再再而三,几乎要迫得我无路可走杜使君既然并不愿意威逼于我,那我也不妨撂一句明白话在此,杜望之要想娶我的女儿,今生今世休想就算我死了,长兄如父,他的兄长也绝不会答应”

    这么斩钉截铁到甚至带着几分赌咒发誓似的话,从一州之主的口中吐出来,其意义不言而喻。见卢涛显然是完全不同意这桩婚事,杜士仪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我会设法去劝一劝叔父和叔母,然则我毕竟是晚辈,这又是他们嫡亲儿子的婚事,恐怕未必会听我劝告。不过,我会设法去请裴户部提醒赵大帅一声,这样恃强力逼的风言风语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听,他们应该会有所取舍。

    得知杜士仪竟然愿意去说动裴耀卿出面,卢涛登时露出了一丝喜色,但紧跟着,他就黯然摇了摇头:“赵使君上任这几年,他的为人秉性我算是看透了,刚愎自用,不听人言。即便是裴户部,他也未必会听,至于杜司马,裴户部回京之后奈何他不得,他就更加不会善罢甘休了。杜使君的心意我领了,只是事到如今,不是人死,就是我死,既然已经把我逼到那份上,我也不会束手待毙”

    说到这里,他没有去看杜士仪那一时惊愕莫名的脸色,垂下眼睑拱了拱手,涩声说道:“倘若杜使君没有别的事,容我先行告辞了”

    卢涛一出门,张兴就立时闪了进来。在门外的他就算不想听,那一番对话他也听得清清楚楚,暗自咂舌之余,他更听出了杜士仪也许没有听出来的弦外之音。因此,快步走到杜士仪身边之后,他就轻声说道:“使君,我听卢使君的意思仿佛是说,倘若赵大帅和杜司马执意逼迫,他打算……鱼死网破”

    杜士仪正在恼火这么一桩突如其来的事,听张兴这一提醒,他立时醒悟了过来。赵含章先夺卢涛的职权,然后又强逼其嫁女给杜望之,不从之后就硬生生将其撇在一边,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卢涛会怎么选择也就不奇怪了。他想了想之后,便看着张兴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依你之见,我可应该去请裴户部出面?”

    知道杜士仪实在是焦头烂额了,张兴顿时苦笑道:“使君既然知道是家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少一个人知道的好。再者,卢使君也已经明说了,赵大帅为人刚愎,恐怕不是听人言的,到时候杜司马反而会对你怀恨在心。事到如今,还不如看看卢使君究竟有什么杀手锏。就算杜司马是使君叔父,可又不是同地为官,他有什么事情,也不至于牵连到使君身上。”

    平日里隔岸观火,杜士仪没什么不乐意的,可事情出在自己的极品亲戚上,他着实就没有那样的好兴致了。犹豫再三之后,他只得轻轻点了点头。

    “就依你此言。”

    卢涛的后手如何尚未揭晓,来自前方的战报在数日后便再次传来。裴耀卿的话仿佛一语成谶一般,竟是应验了。赵含章因为虏寇望风而逃,一时带兵紧追不舍,结果中了埋伏,若非平卢裨将乌承毗率军突击,又有一支奚人偏师突然臂扎红巾直击敌后,而后李炜的主力也堪堪杀到,只怕原本以为的十拿九稳进兵,就要变成了另一个结果。据说李炜事后一度对赵含章的轻敌冒进大发雷霆,一反此前在幽州时对赵含章尚存有的几分客气。

    “此战因赵含章之故险些败北,只怕他是不能继续留在幽州了。”

    裴耀卿对赵含章的印象不过平平,此刻屈指弹了弹那份战报就站起身道:“不过,可突于已经北逃,信安王的意思是,穷寇莫追,再者东北多崇山密林,万一中伏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会尽快回师。我们就预备接应王师凯旋吧”

    想起昨日又来磨叽的叔母韦氏,再想想刚刚的战报,杜士仪不禁哂然一笑。不知道一心以为杜孚此去必会建下功勋,回来之后能够风风光光为儿子办婚事的叔母韦氏,在面对这样一份出人意料的战报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在恶意地揣测之后,他就把此事丢在了脑后,而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尽管只是战报上寥寥一笔提起,但那支恰到好处赶到的奚人偏师,想来应该是出自白狼了。臂扎红巾这样的敌我识别方式,还是他特意提醒那家伙的,否则万一被不分敌我的唐军一刀砍了,那才冤枉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