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名将喜相逢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七百九十六章 名将喜相逢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杜士仪喜得贵子,鄯州都督府上下的官吏自然少不得道喜祝贺,至于贺礼,杜士仪吩咐一切从简,只要心意到就好,众人都知道他这上官并不喜虚言,大多都是按照自己的能力,甚至也有小吏们三五凑了分子合送的。杜士仪一面收,一面回赠早已备好的回礼,一时皆大欢喜。等到三日后洗三宴的时候,湟水城中文武几乎都派了夫人前来襄助,场面热闹喜庆,其中盛况就连城中百姓也是津津乐道。

    而仿佛是这样一个喜讯带了头,洛阳那边又有喜讯传来。去岁年底以陇右解送回京赴尚书省礼部试的杜甫,终于如愿以偿得了进士及第——和当初李白孟浩然王之涣在制举博学鸿词科一举高中一样,如今是张九龄和裴耀卿这样出了名的文坛领袖为相,拔擢才俊自然不遗余力。故而与杜甫同科登第的,有兰陵萧颖士、东川李颀、赵郡李华、天水赵晔等众多辞藻华彩的名士,一时人人皆以为科场得人。

    闻讯的杜士仪不由感慨,不趁着现如今张九龄在位贺知章知贡举的时候求进士,那些文名卓著者日后就知道,什么叫做撞破南墙无出路了

    尽管就算是中了进士,日后前程如何却也说不好,可对于一力想要振兴家门的杜甫来说,进士及第总是一个好开头,杜士仪自然也相当高兴。而让他更欣喜的,是固安公主让人千里迢迢给他送来的急报,道是自己平安抵达洛阳,业已见过公孙大娘,转达了岳五娘的所托。公孙大娘在犹豫再三后,终于松口答应试一试,如今正在等待时机,一旦找准机会,便会死遁离开京城。

    公孙大娘和岳五娘名为师徒,情同母女,当初公孙大娘因为天子之命而不得不入梨园,从此阔别游历天下精修剑舞的日子,却仍是再三为徒弟请命,这才让岳五娘得以脱身,足可见师徒情谊。如今岳五娘人在突厥腹地,自然不希望万一消息走漏后,师尊身在京师会被人拿来做文章。既然公孙大娘答允,又有固安公主巧妙安排,他日这桩事情便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成功。

    时光还真是瞬息飞逝,一晃距离他初遇公孙大娘的开元四年,竟是快要二十年了有了如今那样的契机,公孙大娘大可换个地方试一试她的无双剑术了

    不数日,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终于抵达了鄯州湟水城外。镇守一方将近八年,当年南霁云那少年青涩的影子早已全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坚毅,而他的身材也比当年整整高了一个头还多。和大多数云州将士一样,他的婚事也是固安公主帮忙张罗的,娶的是蔚州罗氏女,如今膝下也已经儿女双全了。此次调任来鄯州,他把家眷全都留在了云州,只身一人前来赴任。从河东入关再到陇右,一路风情截然不同,第一次见识这西北风情的他自然大感收获。

    因地处邻近吐蕃的边陲之地,湟水城的防戍异常严格,前头查过所公验的士卒不时还要探问一两句,但使发现口音面色不对的,便往往要请到边上空屋中额外进行盘查。等到了南霁云的时候,他刚刚把手中过所递过去,就只听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还没来得及验看他过所的那个小卒就嚷嚷了一声。

    “是王将军”

    郭建还在时,一直都防贼似的防着王忠嗣,生怕他在军中拉帮结派抢了自己的位子,可说一千道一万,王忠嗣无论勇武军略全都是上上之选,而昔日又在河陇频频建功,陇右军民无不知道他的威名,因此杜士仪一面安抚郭建,一面又暗中让人为王忠嗣扬名,以至于如今王忠嗣正位临洮军正将,军民无不庆幸得人,就连城门小卒窥见他风采时,亦不觉大为振奋。于是,面对这一幕,南霁云惊异的同时,却也不觉生出了一丝感慨。

    不愧是当年教他军略兵阵的王忠嗣

    他正要开口提醒那小卒验看自己的过所,将入城门的王忠嗣却突然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惊咦了一声,一下子就勒住了马。见对方盯着自己许久,南霁云就知道自己是被认出来了,笑了笑后就恭敬地拱手行礼道:“多年不见,王将军风采更胜往昔了”

    王忠嗣闻声突然跳下马朝南霁云大步走来,到了面前打量了人好一会儿,这才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南霁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真是仪表堂堂的好汉子早就听说你要调来,我就一直在等着,这下子可好了”

    这一幕让四周围的军民无不议论纷纷,而手中还攥着南霁云那过所的小卒突然回过神,往上头一看,见其中赫然有尚书省兵部的大印,他登时心有所悟。等到王忠嗣看过来时,他赶紧毕恭毕敬上前双手交还了过所,却是满脸敬仰地问道:“这位南将军可是到鄯州临洮军中上任的?”

    “南将军便是临洮军新任副将。八年前他还不过十六岁的时候,就曾经凭着血气方刚,浴血云州南墙,力退奚族叛军,保城池不失因此战后论功行赏时,策勋八转,为云州守捉副将。”

    王忠嗣一点都不介意为自己新副手打点名气出去,四周围顿时一片哗然。众人大多是因为南霁云那过分年轻的年龄而有些嘀咕,得知这是当年力保云州不失的功臣,他们方才发出了一片惊叹声。他们现在还觉得南霁云为副将太年轻了,却没想到早在八年前,此人就已经官居云州守捉副将了

    因而,等到王忠嗣邀了南霁云上马,两人并肩而行入城,四周围那各式各样的议论声自是更加多了。也不知道是谁提到转任河州镇西军正将的郭建,说了一句:“杜大帅什么都好,便是对郭家太过不公了些。郭将军这一走,新人就调过来了,郭家更是大不如前。”

    这话音刚落,那说话的人就被人顶了回去:“郭家才刚有三人被超迁拔擢为裨将,而洮州安使君麾下,才刚刚用了郭家十五郎为积石军副将,正月里,杜大帅甚至还亲自去祭祀过已故郭大帅,这要是还不公,你还得怎么公?要是换成我,前头险些被郭大帅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郭英又,还有郭大帅的弟弟郭知礼给算计了陷在赤岭,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容人雅量”

    当初杜士仪之所以没有像第一次郭英又算计长安禁卒时将事情压下来,而是选择在郭家依旧势力庞大的时候,将郭知礼以及郭英又的密谋给全都公诸于众,就是因为要争取舆论优势,从而获得民心。而后苗延嗣审理,朝廷通缉在逃的郭英又,再加上他在鄯州一力推行的安民政令,使得如今但凡有人揪着这一点说他不是,必然有人反唇相讥。果然,那说话的人听到四周围全都是七嘴八舌数落自己的声音,顿时落荒而逃。

    这点小插曲,王忠嗣和南霁云自然就不知道了。等到了鄯州都督府前下马,王忠嗣将随从都留在了外头,自己带着南霁云径直入内。一面走,他便一面问道:“你好歹镇守云州八年,又不是当年那会儿了,怎么竟然孤身到鄯州赴任,连个随从都不带?”

    “家中妻儿都熟悉了云州的日子,所以我就暂且把从者都留在了那儿。”南霁云才解释了一句,就只见王忠嗣停下步子扭头看着他。

    “云州如今可是天下边陲之中有数的富庶之地,传言中在那为官,不论文武都是腰缠万贯,你何至于困窘到从者有限,分身乏术?”

    被王忠嗣这么问,南霁云自然唯有苦笑叹气:“传言大多以讹传讹,王使君驭下很严,不许擅取商贾之利,而军中武官大多出自固安公主,同样严禁盘剥商贾。故而上上下下每岁虽有额外之利,可腰缠万贯就着实过了。而且,我本贫户出身,拙荆也贤惠,宦囊所得,多数都拿回了家中贴补亲族,所以真没什么余钱。”

    在云州这种富庶的地方当官当到这光景,王忠嗣着实唯有不可思议了。他固然战功彪炳,驭下有方,可在生活上却从来都不委屈自己。军功的赏赐也好,战阵掠获也好,他都会按照规矩给自己留下充足的一份。而且妻子杨氏也是善于经营产业的人,他在河西陇右均有数千亩良田,日子素来优裕。

    所以,快到镇羌斋门前时,他就责备道:“不论如何,从者是不能少的,否则下头军将以此轻视你,便得不偿失了。你既没有,我回头借你十人”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镇羌斋的门打开,三个人前后迎了出来。头前是杜士仪,后面两位面露好奇之色的,则是如今留在陇右节度使府的王昌龄和高适。

    “正明总算是到了”

    久别重逢,见杜士仪虽一身便装,却看上去风采更胜当年,南霁云顿时心情激荡。他大步上前,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在地:“霁云今又能在大帅麾下效力,云州诸将都不知道有多羡慕能从大帅镇守一方,于愿足矣”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