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毒瘤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八百四十六章 毒瘤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自从有朔方节度使一职之后,灵州都督府也就兼有朔方节度使府的职能。偌大一座灵州都督府,都督府的属官在东边办事,而节度使的幕府官则在西边,两边不相统属,但往来自然就少不了,比如来圣严和吴博之间便素来相交莫逆。节度使则是据有节堂到灵武堂之间的中路所有建筑。至于整个后院,往往就是节度使主理。故而,当一个时辰前杜士仪回来,虎牙带队的一行牙兵把人从后门押进了灵州都督府时,并没有引起多少涟漪。

    刚刚还在人前张牙舞爪嚣张跋扈的那几个刺头,已经耷拉了脑袋惊惶万分。他们万万没想到杜士仪会来得这么快,而且让郭子仪隔绝内外,彻底断绝了他们的其他手段当被人押解进了一间空荡荡的廊房时,终于有人禁不住这巨大的压力,使劲挣脱了出来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时迟那时快,起头还当此人想要行刺的虎牙已经抽刀在手,稳稳当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大帅,大帅,都是因为有人挑唆,我才昏头做下这种事的,真的并非存心和大帅作对”

    那陡然之间大声求饶的不是别人,正是一手挑起今天这场事变的那个军士。这会儿被一把钢刀架在了脖子上,他更是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偏生还要在回过头来的杜士仪面前装出可怜讨好的样子。当发现杜士仪的脸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厌恶时,他登时一颗心猛地一沉,于是,眼看杜士仪就这么转过头径直离去,他突然一咬牙高声叫道:“大帅如若能够饶过我这一遭,我一定会结草衔环以报大帅,别看我只是一介小卒,却还有大用场”

    杜士仪不禁停步片刻。按照他的本心,自然不想理会这等卑劣无耻之徒,可是,脑海中的另一种声音却告诉他,节堂聚将的时间未到,他不妨听一听这家伙都会说些什么。正在他沉吟之际,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其他几个人的声

    “秦大疤,你别发疯”

    “了不起挨一顿军法,咱们认了就是”

    “你可别害了咱们”

    听到平日这几个狐朋狗友这会儿全都大声喝止自己,秦大疤只觉得脑门上一阵汗津津的。可这会儿他已经骑虎难下,他只能使劲咬了一下舌头保持脑袋清醒,这才开口问道:“如果我没猜错,大帅本打算杀了我们立威是不是”

    本来还在拼命阻止秦大疤的其他几个军士登时一下子全都变成了哑巴。他们惊惶地彼此对视了一眼,见不远处原本背对着他们的杜士仪缓缓转过身来,面色依旧冷峻得可怕,不觉都生出了深深的惧意。下一刻,他们就听到了一句让他们如坠冰窖的话。

    “领饷米时,故意将霉变的米掺杂入饷米之中,而后聚众闹事,陷朝廷命官,险些造成军中哗变,就凭这样的罪名,你们还想活命?”

    直到这时刻,其他军士方才明白,秦大疤缘何竟会一嗓子叫出自己有大用场这样的话来。如果说先头他们还担心暴露那张犹如双刃剑似的底牌,那现在面对生死危机,他们全都豁出去了。一时间,一个个人全都嚷嚷着自己能够戴罪立功,而且必有大用的话来。

    倘若说单单一个秦大疤,杜士仪还要权衡权衡,那么其他五个人也全都这么说,他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不是孟尝君,不需要什么鸡鸣狗盗之辈,但如今他既然是朔方节度使,那么有些事就一定要问个清楚。于是,他当机立断地说道:“虎牙,先将此人押来东面廊房,我要亲自问他。”

    杜士仪此次又是单身上任,后院依旧是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大多数屋子都是空的,这正寝前头的东西廊房亦然。此时此刻,当秦大疤踉踉跄跄被押进来的时候,他还特意快速扫了一眼四周,见桌椅陈设虽然都一尘不染,显见有人打扫,可根本没有什么陈设,他就知道,这位新任朔方节度使的夫人尚未抵达灵州,而且身边也并无嬖宠的传闻是真的。尽管这让他少了某种保命的手段,可也让他看到了另一种希望。

    这世上洁身自好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真的清高古板,比如宋憬那种孤臣;一种是为了求名,为了仕途更加顺达。杜士仪这么年轻,怎么也不可能达到宋憬那般境界,那肯定是后者,其飞黄腾达的仕途之路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拐弯抹角,说吧”

    听到杜士仪这句冷淡的话,秦大疤吞了一口唾沫,整理了一下头绪后,便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帅,我是灵州本地人,父祖三代都在军中,我从军也已经二十年了。虽说我弓马寻常,武艺稀松,但因为性子活络,上上下下人面很广,所以一来二去,常常被某些军官,甚至于更上一层的将军们差遣了去做一些不方便的事情,比如今天这样的事。所以,这朔方军中的阴私,我着实知道不少。”

    杜士仪事先想过秦大疤为了保命,说不定会攀咬出什么来,可着实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说辞深感震惊的他面上丝毫不露,右手却不自觉地抓住了凭几,好一会儿方才似乎漫不经心地问道:“哦,所谓的阴私,你不妨随便说两桩出来?”

    “比如说,经略军副将谢智,引以为豪的一次大胜,其实是冒功。他那次说是斩首二百余,其实是边民凑数,他根本就是欺君罔上”

    即便平日里他看到谢智连气都不敢吭一声,可这时候秦大疤为了活命,早就顾不上诋毁对方的后果了。果然,他看到杜士仪眉头一挑,很感兴趣。于是,他又讨好地说了曹相东等几员朔方经略军中大将的阴私,照旧是真真假假。他还生怕不够数,接下来便开始分说那些小军官的种种阴私,这一次就详尽多了,甚至连哪个偏裨和人通奸,哪家媳妇偷人都说得清清楚楚。末了,他方才小心翼翼地添了一句话。

    “有些事情时日长久,我都记不得了,但我都记录了下来。大帅倘若能够饶我一条命,我愿意将这二十年来积攒的秘密全都献上,助大帅将这朔方经略军上下掌握得严严实实”

    看着这个满脸都是扭曲讨好笑容的家伙,杜士仪只觉得厌憎至极。然而,他只是眯了眯眼睛,吩咐虎牙将其押下去,再换了其他人来。可是,等到第二个人押上来之后,说出了几乎和秦大疤同样的话,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叫了别人将此人押走,他勾手示意虎牙近前来,在其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话。

    “大帅”虎牙闻言吃了一惊,见杜士仪脸色坚决,他方才躬身应道,“我知道了”

    “记住,务必快、准、狠。而且,如果找不到,不论是威吓,利诱还是其他,总之不拘什么手段,一定要在节堂聚将之前给我结束。”

    “是,我这就去见仆固怀恩”

    剩下来的四个人,杜士仪问归问,心思却早已不在他们身上。听着那如出一辙的阿谀奉承,听着那些拍胸脯打包票的承诺,早已不耐烦的他暗想本以为只是刺头,却没料到是如此的毒瘤尽管他们信誓旦旦地说出了曹相东谢智等人的罪过,可他如果凭着这等卑鄙无耻之徒的出首清洗朔方经略军,岂不是很有可能沦为一个大笑话?

    “大帅,这次支使我们的是经略军裨将吴恩就是他的从者亲自来找我们的”

    杜士仪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先是一阵错愕,随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见那地上跪着的军士满脸惊惧,却又不敢问自己这是在笑什么,他便摆了摆手吩咐将人带下去,随即才站起身来。

    小人物就是小人物,也许真的握有某些足以⊥人投鼠忌器的阴私,可终究太过自以为是了些他敢担保,如果真的去追究那裨将吴恩,方才是遂了人心愿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节堂之前第一通聚将鼓响起的时候,杜士仪不禁眉头紧皱。如果能够趁着今日众将济济一堂的时候把这件事情解决,那么自然是最理想不过。否则越是迟一刻,就越是容易造成难以对付的麻烦。可这时候多想无益,他当即大步出了廊房,命人给他取来戎装换上,随即便往节堂赶去。当第二通鼓咚咚咚地响起之际,他终于看到虎牙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

    “大帅,外间仆固怀恩不负重任但刚刚得到消息,说是谢智已经给曹相东送信,道是骨颉利大军已然进发。”

    “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杜士仪先是大吃一惊,想起此时此刻的情势,他终于下了决心,“这样,你接手东西后,如此这般……”

    见虎牙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长舒一口气,欣然笑道:“再有就是,将那六个害群之马绑了,听我传令押进来”

    “是”虎牙连忙答应了一声,转身匆匆而去。

    得知万事就绪,只欠东风,杜士仪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衣着仪容,在几个牙兵的随侍下来到了节堂前。

    这一刻,就只见节堂中众将屹立,放眼看去,一片雄肃。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