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金蝉脱壳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百二十九章 金蝉脱壳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朔方灵州灵武城,灵州都督府内,连日以来气氛总有些说不出的凝重。

    五六天前,朔方节度使杜士仪突然感染了风寒,随即将留后事委署给了朔方节度副使李俭。连日以来,虽经大夫调治,杜士仪却一直没有出来视事。而因为夫人王容以及长子杜广元都已经回了长安探亲,还不到六岁的杜幼麟竟是亲自在病榻前侍疾照料,时不时还代父亲传话给李俭和其他幕府官,懂事得让所有人都夸赞不已。

    这一天,前往塞外诏谕各部的张兴风尘仆仆地回到了灵州。得知杜士仪竟是感染风寒病倒了,他不禁大吃一惊,慌忙前往探看。他从代州开始,先后事杜士仪为巡官,掌书记,节度判官,可说得上是如今这批人中与其最亲近的人。可是,到了灵武堂门口,他还是被龙泉给拦了下来。

    “张判官,大帅这些天日夜咳嗽,说话都不利落,您还是先回去洗去一身风尘,再来看大帅不迟。”

    张兴知道龙泉随侍杜士仪时间还不长,可却深得信赖,这番话听着倒也有理有据,可他就是本能地觉着不对劲。他微微皱眉,正吃不准应该是离开,还是执意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却只见房门咿呀一声,紧跟着,满脸疲惫的杜幼麟出现在他面前。对于杜士仪这两个儿子,他自不会陌生,此刻脸上迎上前去。

    “小郎君,大帅情形如何?”

    “啊?是张判官。”杜幼麟赶紧像模像样地对张兴深深一揖行礼,直起腰后方才有板有眼地说道,“阿爷说没什么大碍,就是从前很少生病,这一次病势汹汹,精神不太好。不过,有我天天在他身前伺候,阿爷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张判官就放心好了”

    杜士仪二子,杜广元年长而好武豪爽,杜幼麟幼小却好学不倦,如来圣严便一直都极其羡慕,张兴亦然。宇文沫刚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可他公事上能于,教育儿女上却一窍不通,此时竟是一下子忘了初衷,只想着怎么能有杜幼麟这么一个年不到六岁便知道日夜侍疾的儿子就好了。

    等到他告辞离去,杜幼麟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回到龙泉身边就吐着舌头小声说道:“真是吓死我了我从来就没说过这么多谎话,每次都是硬着头皮,真怕张判官刚刚万一不相信我怎么办。”

    这么多天,来探病的又何止一个张兴,被唬住在门口就停步的不少,而因为杜幼麟在旁边打岔帮腔,在帐子前止步的则是李俭和王昌龄。总而言之,每次龙泉都是战战兢兢生怕捅了篓子。所以,此刻算算时间,杜士仪也应该快回来了,龙泉不禁轻松地笑了笑。

    “那都是因为小郎君年幼却孝顺,这份纯孝之心打动了别人,以至于没人真正动疑心。”

    “可我真担心阿爷呢。”杜幼麟一屁股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低声说道,“阿爷对我说过,无旨意擅出治所潜入京畿,一个不好就是大罪。龙泉,阿娘责罚我的时候,打过我手心,阿爷要是被发现了,会怎么处罚?”

    龙泉被杜幼麟说得打了个寒噤。他正想岔开话题时,就只见不远处有几个人往这里走来。当看到那是李俭和来圣严王昌龄岑参时,他登时低声提醒道:“小郎君,别说这些了,李老将军和来判官王书记一块来了,千万小心些。没想到张判官刚从塞外回来,来判官竟然也从中受降城回来了。这会儿一句话说错,可就全都完了”

    也难怪龙泉紧张无比,之前李俭因为日理万机,并不常来,王昌龄则被杜幼麟假传上命去筛选可堪为义学师长的士人,从来都没有一拨人撞在一起同来的时候,所以杜幼麟勉强还能应付下来。这会儿看到这四个人一起来,杜幼麟那张脸也变得苦巴巴的,可这会儿想要躲入房中也来不及了,只能于脆迎上前。

    “李老将军,来判官,王书记。”

    见杜幼麟一口一个叫得分毫不差,李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家中的小孙儿,忍不住弯下腰轻轻摸了摸杜幼麟的头,这才和颜悦色地说道:“你阿爷的病怎么样了?”

    杜幼麟歪着脑袋想了想,最终迸出了四个字:“稍有起色。”

    这一本正经的回答听得来圣严忍俊不禁,但突厥那边的军情刚刚传来,他不由得又露出了几分凝重之色。这时候,王昌龄便开口说道:“来判官刚从中受降城回来,军情紧急,虽说大帅正病着,可也不得不先报知大帅知晓。小郎君进去通报一声可好?”

    “王书记,阿爷都说过好多次了,各位可以直呼我的名字,不要一口一个小郎君。”杜幼麟反驳了一句,本待以此拖延时间,可见每个人都连连点头,却也不和他争,他登时傻了眼,竟不知道该通报好,还是该另找借口好。可这几天他已经用尽了父亲当初给自己预备好的各式各样借口,这会儿不得不无奈地挪动步子往房门口走去。

    而龙泉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步一停地往前走,军情这两个字非同小可,纵使节帅在病中也不能耽搁。偏偏就在杜幼麟伸手按在房门上的那当口,里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紧跟着,一旁还传来了砰的一声,仿佛是因此推倒了什么东西。这时候,龙泉忍不住一愣神,却只见杜幼麟不管不顾就这么推门冲进去了

    尽管刚刚都说还要等候通报,可仿佛是里头的声响着实有些骇人,又似乎因为杜幼麟的慌张,别人看了心中紧张,李俭和来圣严对视一眼,竟是追在了年幼的孩子身后进了门。他们俩都如此,王昌龄就更不假思索了。而龙泉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一拥而入,心中随即暗自叫苦。

    这可怎么办,要穿帮了吗?

    担心归担心,龙泉还不得不快步追了进去。可是,当看清楚里头那一幕之后,他立时瞠目结舌,随即好一阵狂喜。就只见幔帐已经被拉开了,杜幼麟正紧紧抱着一个人不断抽泣,而那个轻拍孩子背脊以示安慰的人,不是朔方节度使杜士仪还有谁?谢天谢地,他终于在这当口回来了

    本来只是借口风寒金蝉脱壳千里走京畿,可在邻近腊月的时日日夜兼程如此赶了一趟路,杜士仪再好的筋骨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一时脸色又青又白,看上去就仿佛是真的病得不轻。以至于来圣严不禁担忧地问道:“大帅一身承朔方之重,还请一定要保重身体才是。”

    “没事,都是自作孽,再吃几帖药就好了。”杜士仪笑着答了一句,这才打起精神道,“你们四个联袂而来,必有要事,还是先说来听听吧。”

    杜士仪既如此说,原本已经有点打退堂鼓的李俭沉思片刻,便决定还是依着他。当下,来圣严便将已经将中受降城被杀的那些胡人首级传首于突厥牙帐,可使节却并未燃起表示平安的狼烟这一情形如实告知。而李俭则是补充道:“看这样子,突厥牙帐定然已经生变。”

    “应是如此了,传令三受降城,整兵秣马,立时做好一切应变措施。倘若使者回不来,那这一场仗就不得不打了

    按照事先约定,使者出突厥牙帐后,便会燃起第一次狼烟,而脱离其腹地之后,便会燃起第二道狼烟。这先后两次的区别,就是为了区分是在牙帐遇袭,还是在腹地遭袭,由此大致判断出下手之人。所以,李俭和来圣严当即领命而去,王昌龄则是接着禀报了筛选士人的经过。

    尽管如今的士人们大多自视极高,但李林甫秉政以来,才子俊杰的晋升之路就受到了重挫,能够因此游历河朔的,无不是对于曲线救国抱着一线期望的。再加上王昌龄和岑参按照杜士仪的意思反复强调教化之功,因而短短一段时间,已经数十人应征,十几个人通过了筛选。

    “多亏有你尽心竭力,文教之功,不逊于攻城略地,接下来此事还是你负责,等岑仲高回来,则是你俩一起。”

    好容易把人都见完了,杜士仪不禁往后一倒,眼皮子都快粘连在一起了。可是,他看到杜幼麟欢欢喜喜地看着自己,他便勉强坐直身,抱了抱杜幼麟后欣慰地说道:“我家幼麟长大了,这次阿爷能平安回来,全都是因为有你在此照料”

    “阿爷……”杜幼麟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随即才软磨硬泡地说道,“我也困了,我随阿爷一块睡好不好?”

    难得见小家伙如此撒娇,杜士仪想起这一趟京畿之行,当即笑了起来:“好,咱们父子就一块睡个好觉龙泉,你在门前替我挡一挡人,除非是军情大事,否则让我先睡饱了再说”

    龙泉连忙答应,等看到这父子两人丝毫不顾忌睡相,就这么齐齐倒了下来,甚至不多时就发出了鼾声,他不禁笑了起来,上前帮忙重新盖了被子,这才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总算是完成了这个最大的任务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