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三方博弈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三方博弈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所谓阎洪达井,和突厥很多古迹,例如特勤寺,莫贺城一样,都是地名取自于官名。阎洪达乃是从前突厥评议国政的官名,但现在已经渐渐弃之不用,但这个地方却是长长久久保留了下来。这是突厥南部一口极其有名的井,虽则四面水源丰沛,可这里的种种神异,仍然吸引了无数突厥民众来此朝拜。

    如今,这里却陈列了来自朔方的数万大军,以至于常常在此放牧的牧民们避而远之,就连飞鸟也不敢落下。当黄昏即将到来的时候,之前接杜士仪军令从西受降城赶来,领军左翼的郭子仪便策马来到杜士仪身边,低声问道:“大帅,他们会否望风而逃?”

    “他们两军对峙,如一军奔逃,另一军即便忌惮我等,说不定也会衔尾追杀,所以,他们谁都不会冒这样的风险。”杜士仪答了一句后,便往东边看了一眼,“再说,王忠嗣挟大胜之威陈兵碛口,他们即便能够怀着侥幸之心,认为我朔方兵马盖不过他们两军,可若再加上河东兵马,那种威吓就不同了。”

    郭子仪镇守西受降城,主持互市已经有整整五年了。从一军裨将到一城主将,独当一面,他只觉得视野眼界大为开阔,领军主政更有劲头。五年时光过去,他非但不显苍老,反而平添了三分精气神。他想着此次数万朔方兵马开到阎洪达井,看似大战一夕将起,其实却是利用了两边人马的争斗,很可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果,他便笑着说道:“大帅一直都是老样子,能不用兵就不用兵。”

    “何止是我,河东节度使王忠嗣当年何等智勇,可镇守河东之后,却是持重安边,从来不轻启边衅,爱惜军力民力。我没有他的万夫不当之勇,谋略也不过平平,当然不能轻易用兵。须知当初声震西陲如盖嘉运,论功行赏迁河西陇右二镇节度使后,自以为勇不可挡,结果却疏于边防,竟是把到手多年的石堡城给丢了,倘若信安王还在世,简直要给他气死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真是至理名言”

    郭子仪闻言,不禁心有赞同。杜士仪镇守朔方六年,确实只有狼山一役是真正实打实的一仗,其他时候则是花费在安抚胡户,招揽逃户开垦荒田,以及重登户籍,开办义学上。可这些看似琐碎的事务,却让如今的朔方人口重新检括出来三万之多,新开垦良田数万亩,而诸州县之内,识字的孩子骤增,而定居朔方的工匠也比往日大有增加,从农具到马镫蹄铁以及各式用具,全都比从前精良得多。

    正如同如今再入朔方,杜士仪奏为朔方节度使府户曹参军的杜甫赋诗所言,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如今的朔方变化,正是应了这两句诗

    “大帅,来了”

    一旁来稹的一句话打断了杜士仪和郭子仪的交谈。两人极目远眺,果然就只见天边出现了一队人影,看样子大约有千余人之众。见此情景,杜士仪便冲着来稹说道:“看旗号,是拔悉密监国吐屯阿史那施和回纥葛逻禄酋长一行,子真,你代我去迎一迎。”

    来稹为其父来曜三年守制期满后,立时履行诺言回到朔方,因立志弃文从武,杜士仪便奏其为中受降城先锋使,此次出兵又跟随了来。见来稹应命而去,而乙李啜拔等人却迟迟不至,即便他对郭子仪说得信心十足,此刻也不禁生出了微微心焦。册封阿史那施为突厥可汗,这对李隆基来说并没有什么两样,可如果乙李啜拔和阿布思所支持的乌苏特勤没有可汗之名,那么很容易落在下风。

    阿史那施算不得什么明白人,更不要说雄主,他倒无所谓给其可汗之名,可三部之中,回纥俟斤骨力裴罗绝非易与之辈当初势力还远非最强大的时候就敢亲自乔装打扮到西受降城见张兴,这几年趁着突厥内乱之际吞并弱小,比从前壮大一倍都不止

    “来了……咦,这乌苏特勤的大旗,着实有些意思”

    郭子仪诧异地惊咦一声,而当杜士仪看清楚那远处招展的大旗上,赫然是一个金色的狼头时,他也有些讶异,随即就意识到这一行来者是早有准备。突厥以狼为图腾,然则金狼却素来是可汗专用的大旗纹样。若在突厥全盛的时候,哪个部族僭越用金狼头作为旗帜,一定会遭到灭族,时值突厥内乱四分五裂之际,因为战乱马匹吃紧,突厥各部的互市也都是时断时续的,从中原输入的布匹减少,也没人顾得上去绣制一面新的金狼旗,昔日那面金狼旗已经随着登利的死而消失很久了。

    已经远远看到来稹带兵马过来的阿史那施也看到了乌苏特勤那一面金狼旗,登时咬碎银牙。一旁的聂赫留也不禁低声嘀咕道:“登利那一面金狼旗已经被烧了,后来虽是毗伽可汗的另外两个儿子先后登上汗位,接着又是骨咄叶护,可打仗都来不及,根本没空去备办这个,没想到阿布思和乙李啜拔竟然早有准备”

    “一面旗子而已,算不得什么。”骨力裴罗却总觉得,这一面突然飘起的金狼旗并不是阿布思和乙李啜拔准备的,可他不想长他人志气,当即岔开话题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三方如何会面。”

    阿史那施只能收回对那面金狼旗的无限向往,恶狠狠地吐出一连串诅咒乌苏特勤的脏话,这才恼羞成怒地说道:“我虽说来了,可这无关胆大胆小,若是没有兵马护持,我是绝不会和他们面对面的。我是阿史那氏之中,和历任可汗血缘最近的王族子弟,不是乌苏特勤那种篡位者的子孙,我不但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支持我的族民以及拔悉密部负责”

    不就是怕死吗?

    骨力裴罗轻蔑地挑了挑眉,却没有说话,而聂赫留的年纪更大几岁,就更懒得去讥嘲自高自大的阿史那施了。不多时,来稹就在几十名兵马的护卫下来到他们面前,直截了当地说道:“杜大帅知道,各位虽然赴会,恐怕仍然会有顾虑,所以今日约谈之所,就设在阎洪达井,三方兵马各在千步之外,至于随行兵马,不得超过百人,如若阿史那吐屯以及二位俟斤敢就此赴会,那就如此,如若不敢,就此请回。”

    他把杜士仪的这番话交待完,就打算拨马离开,可他才刚刚调转马头,就只听身后传来了一个问话声:“这位将军既然说随行兵马不得超过百人,也就是说,如果赴会者有胆量,那么也可以不带一兵一卒作为护卫?”

    “不错。”来稹在马上回头看了一眼,见发话的是骨力裴罗,他就咧嘴一笑道,“杜大帅说了,他将只带张判官,仅此二人在阎洪达井恭候大驾”

    杜士仪竟然只打算带一个张兴在阎洪达井见他们这两边的人

    阿史那施简直不敢相信杜士仪竟然会这般托大,骨力裴罗亦是心下震撼。聂赫留本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可一看到更远处朔方那绵延数里的军旗,立刻就沉默了下来。

    “我也只带从者五人。”骨力裴罗惜字如金地说出了这一句话,见一母同胞的弟弟吐迷突立刻露出了急躁的表情,他冲着其摇了摇头,心中生出了一股豪情。杜士仪在大唐可谓是官高爵显,对方都敢赌,他又有何不敢?

    聂赫留却不准备陪着疯,思前想后便开口说道:“那我便挑精锐勇士三十人吧”

    阿史那施恨不得聂赫留也和骨力裴罗一样只带寥寥几人,如此他就可理直气壮地带上近百名护卫。此刻,他只能强笑道:“无所谓的冒险实在是没必要,既如此,我就带足六十五人,若有万一也能自保”

    夕阳渐渐西下,阎洪达井之前,三方人士终于到齐了。相比一身白衣的杜士仪和一身玄衫的张兴,其余两方无不是带足了事先约定的百名兵卒随行。两边都是死对头,甫一照面,阿史那施就忍不住对打着金狼旗的乌苏特勤冷嘲热讽,可后者虽咬牙切齿,却绝不理会。乙李啜拔下马之后,更是上前拱手见过杜士仪,赞叹连连道:“杜大帅果真胆气非凡,竟只带张判官于此见我等。”

    “不是大胆,而是朔方之中,我这个节度使其实是最无足轻重的。”杜士仪盘膝坐在一张宽大的毡毯上,此刻便不紧不慢地笑道,“朔方之大,武有李老将军及阎宽徐冲等老将,郭子仪仆固怀恩来稹等新锐,文有众多名噪一时的才俊,人各管一摊子,有我没我都是一个样。如若今日我有什么万一,别说陛下早有气吞山河的决心和意志,就是我身后这数万朔方兵马,也正好得以建功立业所以说,有如此后盾,我怎会没有底气?”

    这话既狂且傲,阿史那施简直差点骂出声来。再看周围一张张黑沉沉的脸,他纵使自忖带的人最最精锐,可也绝不敢冒这个风险动手。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乙李啜拔哈哈大笑,就此大步上前,竟是率先在毡毯上找了个位子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有了乙李啜拔带头,阿布思、乌苏特勤、骨力裴罗、聂赫留,一个个人都上前落座,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分外扎眼。可当他把心一横也准备入座时,却发现毡毯上只留下了一个最边上的位子。

    那一刻,阿史那施忍不住狠狠捏紧了拳头。

    这些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