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人之将死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百六十二章 人之将死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相比开元之初的宰相,诸如姚崇宋憬这样的名臣,张说张九龄这样的文坛领袖,牛仙客尽管出身小吏,但在相位的时间却只仅次于源乾曜和李林甫,已经有六年之久。尽管大多数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什么都是依规矩办事,不肯多出一言,可人一旦因病不能理事,非但李林甫觉得身上担子一下子重了,就连中书门下五科小吏也都觉得有些不习惯。直到这一刻,方才有人认识到了那位左相的价值。

    而最措手不及的人,非李林甫莫属。尽管他早就知道牛仙客的身体似乎每况愈下,故而方才适时散布流言,可谁曾想杜士仪还没离开长安,这牛仙客就突然一病不起了。杜士仪在天子面前故意说出的那番借口固然气人,可现在他只希望李隆基能够信以为真,否则,这要是杜士仪真的留下来顶牛仙客的位子,那凭借其多年资历功勋,以及在内侍中的影响力,甚至于宫中那位如今天子待其分外不同的太真娘子,他就得陷入一番苦斗了

    不但李林甫这么想,因为牛仙客一病而生出这种念头的人,竟不在少数。倘若再早几年,杜士仪还是三字头的年纪,嫉妒他年轻而登高位的人还能拿着他的年纪说事,可如今杜士仪好歹已经四十了,较之当年太平公主用之为宰相的崔缇,总还要大两岁。更何况算一算其为官二十三年的辉煌履历,还有谁能说其资历不足?这其中,和李林甫一样出自宗室,而且还是太宗朝废太子李承乾之孙的刑部尚书李适之,正是最心烦意乱的一个。

    李适之这一年也还不到五十,能够升官如此之快,一来他是宗室中少有的才俊,二来也是武周之后,大唐朝廷对于宗室特别优抚的关系。他当年才三十出头便已经官居一州刺史,而后一路官运亨通,声名斐然,即便乍一看去似乎没有杜士仪那些出类拔萃的政绩,可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输给杜士仪。当然,之所以能擢升如此迅速,也和他广交朋友,对宫中的内侍也出手慷慨的缘故,故而杜士仪在天子面前表明心迹的话,他也毫无意外地得知了。

    虽说有些荒谬,可这会儿他不得不认为,倘若杜士仪真的不想不愿不肯和李林甫共事,那他登上宰相之位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了

    “郎主,牛相国家中大郎君求见。”

    得知是牛家来人,李适之虽有些意外,但还是立刻吩咐请人进来。可是,等到牛仙客长子说明来意,而且奉上了那篇姚闳手书的遗表时,他立刻眼睛一亮。然而,李适之终究也是宦海沉浮多年之人,并没有贸然答应陈情,而是谨慎地问道:“牛相国精忠体国,陛下素来敬重,任凭是谁得知此事,定然都会代为转达,未知缘何将此表送来给我?

    “是我阿娘的意思。阿娘说,李尚书历任御史大夫,刑部尚书,为人刚正不阿,这等令人愤懑之事定然不会坐视。她一介女流,我和阿弟们则官职低微,纵想鸣不平也不得其门。而李相国日理万机,她虽使人送了信到府上,可李相国未必能够立刻看到……”

    听到牛仙客的夫人确是也同样去求过李林甫,李适之再无犹疑。他只知道,要是错过这次的机会,让李林甫抢先,那么,他的拜相之路就会徒增一堆变数。于是,他几乎用最快的速度答应了自己定然会代奏此事,等到一把牛仙客长子送走,他就立刻连声吩咐外头备马,自己则是提笔一蹴而就拟了一封表书,匆匆更衣赶往兴庆宫。凭借他在内侍中素来人缘不错,他很快打通所有关节,最终把牛仙客的所谓遗表和自己的表书一块送了进去。

    等了小半个时辰,他就只见一个相熟的内侍笑吟吟走了出来:“李尚书,陛下宣你进去。”

    李适之在天子面前说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可次日的早朝,百官便经受了一股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洗礼。姚闳替牛仙客草拟的遗表上,举荐的其叔父姚奕以及卢奂全都被外放太守,而竟敢威逼牛仙客签署遗表的姚闳则是被李隆基一怒之下勒令赐死。

    谁都知道,开元以来天子虽说宰相换得勤,但除了宇文融,大多数宰相都有个善终。即便张说这样险些下狱待死的宰相,如今一个儿子为侍郎,一个儿子尚主,恰是满门荣宠,姚宋子弟亦然。骤然间如此惩处姚家子弟,足以令无数人股栗。

    姚闳做梦都没想到,从来没露出过强势一面的王夫人竟然会把事情捅得这么大,朝会的时候,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被人架出去,那一杯鸩酒送到眼前,他才恐慌得连连往后躲,可随即就被人扭住了左右胳膊。

    手持鸩酒的内侍嘿然一笑,阴恻恻地说道:“姚侍御,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牛相国,哪有你的今天?你有何德何能,竟能身居侍御史之位?主司病重,你不想他快些好转也就算了,竟然还算计着人家的遗表,你真是猪狗不如

    “你胡说八道我是一片公心……”

    “一片公心会架着人家一个病重的宰相签署遗表?牛相国的夫人说,倘若你只是草拟了遗表也就算了,却还要硬架着那会儿刚刚苏醒过来的牛相国签名,而后还哄人说什么,你已经在家中设了祭坛请鬼神祈福,这遗表就和冲喜的新娘似的,能有起死回生之功……就凭这一番鬼话,她就没办法忍气吞声下去啧啧,你不用这一招,说不定你那叔父异日还有拜相之分,可你既然恬不知耻地用了,那这苦果你不吞,谁吞?来人,还不服侍姚侍御?”

    姚闳被这犀利入骨的痛斥给骂得脸色发青,可是,他更加害怕的是那杯凑到唇边的鸩酒。可无论他如何挣扎,还是被人撬开了嘴。随着那一杯鸩酒最终下肚,他只觉得这一生做过的无数事情走马灯似的从眼前闪过,一时说不清是悔恨还是绝望。

    就在这时候,之前那内侍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归根结底,是你挡了人家的路你家叔父虽说有些能耐,可怎么能和刑部尚书李适之比?周子谅当初想挑唆李适之和牛相国斗,结果被李适之反手卖了。这次你的事情也是一样,牛相国的夫人直接捅到了李适之那儿,他比李相国还动作快,立刻转呈了陛下。这下子,他的相位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怎么是李适之?不应该是杜士仪吗?

    姚闳只觉又惊又怒,可这时候,鸩酒之毒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五脏六腑,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立时让他再没有功夫思量背后的真相。

    真相对于死人来说,从来就不重要

    而对于替王夫人出了这么一个主意的杜士仪来说,姚闳的生死他并不关心。此刻他被心急火燎的牛仙客长子再次请到了牛家,一进寝室,王夫人就快步迎了上来,随即低声说道:“相国已经醒了,听我提及前事后,一定要见君礼

    杜士仪点了点头,来不及说什么就快步上前。见长榻上的牛仙客已经醒了,但眼神浑浊无神,脸色则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他便在榻边坐下,轻声说道:“相国若是担心家人,就不必说了。只要我在一天,就定然会好好照拂他们。”

    牛仙客微微摇了摇头,见杜士仪为之一愣,随即把耳朵凑了上来,他方才竭尽全力说道:“小心……太子。”

    杜士仪本以为牛仙客见自己,不是为了托付家人,就是为了让自己小心李林甫之类的话,可没想到牛仙客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竟然让他小心太子记得现任皇太子册封不久后就改名李亨,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甚至连册封仪式都小心翼翼辞谢了很多招眼的服饰。至于太子的妻兄韦坚曾经跟踪张兴,窥伺终南山玉华观,事后又栽赃李林甫的事,外人就很难得知了。这样一个旁人很难注意到的角色,怎会让牛仙客说出小心的话来?

    “太子派人,接触过我。”牛仙客见杜士仪陡然之间抬起了身子,目光之中流露出了深深的不可思议,他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无奈,继而压低了声音道,“家有孽子,徒呼奈何。”

    尽管牛仙客没有明说,但牛家子弟中有人不肖被太子抓住了把柄,杜士仪还是听明白了。就连牛仙客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规行矩步,尚且逃脱不了被人要挟,更何况别人?想到这里,他对于留在长安安享荣华富贵这种事,自然而然更加敬谢不敏。

    “相国放心,我明白了,多谢提醒。”

    “你不明白。”牛仙客一把拉住了杜士仪的袖子,一时气息极其紊乱,“太子殿下嘱我之事并非别的,他欲以长郡主妻你长子”

    此话一出,杜士仪登时眉头倒竖。他伸出手去扶着牛仙客的双肩,让其躺倒下来,又给他掖上了薄薄的纱被,这才低声说道:“相国重病尚记得提醒我此事,这天大的恩情我铭记在心,将来但使夫人和牛家子弟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旁的王夫人已经听得呆了,见杜士仪扭头向自己颔首,她连忙急促地说道:“此事我一定会三缄其口,绝不对人言”

    见杜士仪如此说,王夫人又如此允诺,牛仙客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他是多年疲累积劳成疾,可倘若不是这样一件事郁结在心,他也不至于精神压力太大,一下子支撑不住。如今这些终于说了出去,他就算死也能安心了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