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请君镇胡户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56章 请君镇胡户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么多年来,王容陪着杜士仪辗转云州都督府、代州都督府、鄯州都督府,如今又来到了灵州都督府,她不禁忆起当初云英未嫁时不顾礼教,跟着杜士仪入蜀的情景,如今想想,竟仿佛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从她踏入灵州都督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注意到行礼的人无不悄悄窥视,目光中大多带着几分好奇,而更多的是凛然敬意。当来到内仪门时,看到杜士仪匆匆出来,尽管分别不过数月,可她仍是感觉心底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思念。

    “幼娘!”

    王容见他快步上前,也不管有多少人在场,笑着轻轻握着自己的柔荑,随即就在孩子们那一口一个阿爷声中,毫不费力地将杜仙蕙一手抱了起来,继而又摸了摸杜广元的头,得知杜幼麟尚在呼呼大睡,这才对段秀实等人一一颔首招呼,她只觉得心中满是柔情蜜意。

    等到杜士仪放了孩子下来,却又去和她身后的康庭兰说话了,她连忙叫来此次执意定要随行的秋娘,嘱她带着孩子们入内,然后整理行李,自己瞧了丈夫一眼后,悄然去安置随行的段秀实等人。

    杜士仪知道妻子是把地方留给了自己谈正事,即便他是顾家好男人,可大老远地好容易才把康庭兰调了过来,他总不能让对方感觉不受重视。更何况,康庭兰和他的相识在许多年之前,两次交集都是在城门口,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多少联系,他自然需要对其交待清楚。因此,在几句寒暄之后,他便欣然笑道:“虽说你远道而来辛苦,应该让你先安顿下来再说,但事不宜迟,有些事我得立刻嘱咐你。”

    康庭兰最希望知道的便是自己此任朔方究竟肩负什么责任,因此当即爽快地笑道:“正想请大帅为我指点迷津。”

    当随着杜士仪来到灵武堂时,他就发现这里并非空空,而是早就等着一些自己不认得的人。随着杜士仪一一指着为他介绍,他便发现,从朔方节度副使李佺、左厢兵马使郭子仪、先锋使仆固怀恩,再到来圣严张兴二位节度判官,掌书记王昌龄和支度高适,以及推官来瑱,竟是济济一堂全都是朔方的高层人士。于是,之前虽有中郎将之名,真正能够调度的禁军却少得可怜的康庭兰不禁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几乎是杜士仪麾下文武全数到场了,自己何德何能,一到便能参与什么大事?

    “康将军请坐此处。”

    见一个从者领他到了自己的位置,康庭兰再一看,上首是李佺和郭子仪,下首是仆固怀恩,不禁镇定了一下心神方才安坐了下来。待见杜士仪在主位上坐定,一时文武尽皆凛然,他也不禁提起精神预备聆听机宜。可谁曾想,杜士仪的第一个话题就是自己。

    “之前我让子严对拙荆说,盼星星,盼月亮,这才算是把人给盼来了,其实此言对康将军来说,也是同样的。我连月以来上书已非第一次,奈何朝中宰辅最初都不肯通融,陛下亦有疑虑,若非此次狼山大捷,恐怕还未必能把你调来。”杜士仪见康庭兰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便直言不讳地说道,“康将军应该知道,你离京之前,陛下已经下诏赦免了昔日兰池州等六胡州中,随同康待宾等人起兵叛乱的胡户。”

    尽管是同姓,但实则康国出来的人,十有**都会以国为姓,按照大唐的习俗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但不同的是,各国王族,都会在原有的名字上再加上昭武二字。此昭武乃是突厥语音译,若是用大食语来说,便是温。代表的既是此人享有首领的尊号,也是王族的姓氏。所谓的昭武九姓,也因此而来。康庭兰很清楚,自己和远在西域的康国并没有什么关系,他的祖上曾经附庸过突厥人,在默啜年间降唐,而他已经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唐人了。

    于是,他便点头应道:“我是听说此事。陛下宽宏大量,又有杜大帅上书请求赦免,兼且胡户不服水土,河洛江淮虽则富庶,可地少人多,他们身为外人,在其间与本地人相处不好,时常有些纷争,如若长居内地,未必不会生乱。”

    “你此虑正是,所以我明知道这些胡户常常会脑生反骨,但朔方抵御北狄,却也离不开他们。”杜士仪冲着康庭兰微微颔首,随即说道,“而此次我名为响应诸胡酋所请,上疏请赦免这些人,但那些提请此事的族酋未必就是怀有善意。而康将军既是出自昭武九国之首的康国,如今又在朝为高官,此次出为朔方大将,对于这些人来说,可谓是天然的亲和。我知道,你从骨子里来说已经是和我等唐人无异,也正因为这一点,我才一再力请调你来。”

    他一无赫赫之功,二无出众背景,在众多十六卫军官之中素来默默无闻,原来是因为这个方才被调到朔方来的!

    康庭兰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却反而舒了一口气。至少是因为有用而被调来,年纪已经很不小的他自然没有任何不高兴。他当即站起身来,长揖行礼道:“大帅如有吩咐,请即刻示下,康庭兰无不遵从。”

    来圣严在接到杜士仪的手势示意之后,立刻从旁边拿起了好几卷东西,上前亲自送到了康庭兰面前:“康将军,这是从前朔方六胡州所居胡户的资料,请你先过目一下。另外,还有大帅从江淮和河洛调来的各种案卷。后头这些东西,若不是大帅神通广大,只怕是根本难以入手。至于如今这些当年未曾附逆故而留居故地的胡酋,这些天子仪和怀恩都没少打交道,来瑱也可以帮你。从河洛江淮来迁的胡户,应该会在数月之内陆续迁来一部分,但全数迁来,至少要晚上半年甚至一年了。幸好跨度长,你也能多有些预备……”

    等到来圣严详详细细解释了好一番话,张兴则是接口说道:“康将军,你此次前来,就任右厢兵马使,所领兵马便先以蕃兵为主。子仪和怀恩会从如今操练的胡兵所部之中,抽调相应兵马充入你麾下,此外则是从经略军中调人,但后者不会很多……”

    一个个文武均从自己负责的方面给康庭兰解说接下来的种种事宜,康庭兰聚精会神倾听,不时还多问上一两句。等到高适笑吟吟地将一卷东西递了过来的时候,他数了数面前已经堆积了十几卷各式各样的卷宗,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怪不得我初来乍到,大帅就说事不宜迟。这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你也别被这些东西给吓着,都是浅白直言,没那么文绉绉,为此我还特意提醒过他们,拣要紧的写,别卖弄文笔。”李佺之前任金吾将军,虽然和康庭兰并不熟稔,可同样出自十六卫系统,康庭兰又比他小几岁,自然而然便有几分亲近,“总之,你不用背什么包袱,有难处就直说。”

    自从当年康待宾何黑奴等昭武九姓族民叛乱以来,王晙率兵平乱,对外公布的数字是大破叛军时,杀三万五千骑。其中纵使有夸大,但那时候河曲昭武胡户几乎经历了一次血洗却是事实。而后,如康植等从军有功的胡人,也多数论功行赏后被调入两京。可以说,朔方军将之中,再没有出自九姓之人,所以,杜士仪大老远把康庭兰调过来,自然是安抚河曲之地的昭武九姓。

    当灵武堂中这场会议暂告一段落之后,他方才匆匆赶回了后院正寝,才到门口就听到王容仿佛是在嘱咐孩子。

    “广元,你阿爷幼年失却双亲,和你姑姑相依为命,于是方才有如今的成就。你阿娘我也同样是幼年困窘,衣食无着。可你落地就是养尊处优,虽是读书习武,可终究没吃过多少大苦头。我打算对你阿爷说,把你送去民家一段时日,让你体会体会何谓民间疾苦。”

    “阿娘……”杜广元小脸上满是惊愕,好一会儿方才挠挠头道,“那我能回来见见弟弟妹妹吗?”

    “先去两个月。”王容伸出一根手指头,不容置疑地说道,“我可不想养出一个大荒之年还问出可食肉糜否的儿子来!至于蕙娘和幼麟,只不过分别一时,回头自然还能见的!”

    “阿娘……”杜广元从前在陇右精英堂时,也曾经跟着其他将校子弟出去过,亲眼看到过民间不少百姓的衣着饮食,一想到自己要去过那种日子,他禁不住头皮发麻,忍不住上前拽着母亲的衣角,眼巴巴地哀求道,“阿娘,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这么罚我……”

    杜士仪在外头终于听不下去了,轻咳一声入内,见长子立刻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看向自己,而王容则是根本不容杜广元开口恳求,疾言厉色地把人赶回了房,他不禁好奇地看着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出门的背影,随即才若有所思地向妻子问道:“怎么突然又当了严母?非得把他送出去吃苦头?”

    “他一直都瞧不起杜明瑱杜明瑜他们兄弟故作高傲,这次倒好,路上看到他们神神秘秘拿着一张纸说什么,竟是把东西悄悄拿了出来问我。你知道是什么?是他们爷娘在柜坊取钱的票据,恰是抵押了一处田产。如今老叔公不在了,他们的父母担心你虽是收留他们,其实却并不上心,所以特意给他们备办了重礼,卖了整整一百亩地,买了一方于阗羊脂玉璧送你。所以我疾言厉色训斥了广元一顿,他虽是聪明伶俐,但有时候未免太不体恤人了。”

    听到妻子的这番言辞,杜士仪不禁沉默了。见过贫苦终究不如亲身经历贫苦,杜广元含着金汤匙出生,确实太过一帆风顺,于是不能体谅别人的难处。他沉吟片刻便点了点头道:“既如此,这件事我会托付子严。既是磨练孩子,也得挑一户合适的人家。至于杜氏兄弟爷娘的贺礼,不收恐怕他们更难心安,等回头我备一份相当的回礼相赠吧。”

    王容见杜士仪同意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杜家一直都是严母慈父,她就怕杜士仪舍不得孩子。然而,此刻除了另叙离别之情,她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要告诉杜士仪。她拔下发簪,打开了枕边一个小巧的红木匣子,将其送到了杜士仪面前。

    “杜郎,这是司马宗主托我转送给你的遗物。”

    尽管司马承祯过世已经有一阵子了,但杜士仪还是刚刚得知此事。这几年连续遭遇亲朋师长过世,他已经有些麻木了,接过东西之后只觉得声音哽咽。良久,他才低低地问道:“那时候是怎样的情景?”

    听到王容说司马承祯彼时仿佛早已预知大限,竟是在分派好所有事情之后方才含笑而逝,他只觉得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而当明白这瓷瓶中是怎样的东西时,他对这位当年第一个对自己伸出援手的老者就更加感激了。

    只希望他将来用不上这样的东西!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