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高家的不速之客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百八十四章 高家的不速之客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高家大宅之中,高力士亲自执手请杜士仪入内,其余能够登堂入室的高官顿时个个为之侧目。大唐开国以来,内侍当到高力士这份上,简直是异数的异数,等闲官员在到任之后除却谢恩天子,还要前来拜谒这一位,算是拜门头,人家见与不见却还是个问题。纵使李林甫李适之这样的相国,到高力士家中也未必能够得此优待,杜士仪又凭什么这样得高力士青眼相加?

    命从者先行款待京兆尹萧炅和礼部尚书席建侯等人,高力士却笑眯眯地拉着杜士仪继续往里去了。其他人有的羡慕嫉妒恨,有的则是心中沉吟思量,至于和李林甫相交甚深的萧炅,则是想起了李林甫曾经对他评价杜士仪的话,道其大正实邪,与其打交道一定要严防死守,稍不留意就会被算计。

    而杜士仪见高力士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待自己如此热络,怎不知道对方这是借此向别人宣扬这一关系。时至今日,他也不怎么重视所谓的名声了,到了高力士那雅致的书斋后,他便似笑非笑地问道:“大将军今天故意借我表演一番给人看,可别忘了我的报酬。”

    “君礼亲自登门,难道不是想让别人知道,你是我这里的座上嘉宾?”高力士知道杜士仪是戏谑,因此也调侃了一句。玉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如今玉真公主虽然也有偶尔入宫,可整个人的憔悴看得出来,故而他自不会在杜士仪面前不识趣地提起后宫中事,话锋一转便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咱们相识相交也不是一两天了,君礼,我今天问你一句实话,你总不成就一心一意窝在朔方那一亩三分地不回来吧?以你如今的资历人望,拜相可是足够了”

    换成五六年前,杜士仪还可以慷慨激昂地说自己是甘愿守边御戎狄,可如今他已经四十出头,那些年轻人的口号就不能再拿出来糊弄人了。他虽回京不久,可也听说过,高力士虽然深得圣心,可在对战李林甫的战役中却并不顺利,交好的大臣左迁的左迁,闲置的闲置,若非李林甫不得不顾虑真正正面交锋事败的后果,不少外官仍要靠高力士在御前美言,恐怕这座高宅不会这样欣欣向荣。所以,高力士方才分外希望有个帮手顶住李林甫。

    这样的格局,他当初在玉华观的那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是直接的诱因,否则高李之间纵有纷争,也不会激烈爆发。可现如今两人的暗斗就差没变成明争了,高力士力不从心也在所难免。于是,他并没有明着表态,而是压低了声音道:“倘若我真能拜相,大将军真能全力支持我?”

    高力士听到杜士仪第一次松了口,登时眉头一挑,瞬间打起了精神:“那是自然”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风光,我自然不是没想过,可时机却是最重要的,前提是没人坏事……”杜士仪突然拖了个长音,见高力士果然眼中精芒毕露,他就顿了一顿。正当此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将军,江淮租庸使韦公来拜。”

    正说到最关键的时候被人打断,高力士登时恼火之极。可是,韦坚这些年来给他送的好处绝非小数字,更何况那也是御前的红人之一,太子妃的嫡亲兄长。故而,他只能不悦地皱了皱眉,随即看向了杜士仪。

    “大将军,前头等候的人也不少了,何妨先去会会客?我这几日东奔西走,也正好借你的地方小憩片刻。”

    高力士知道总不能让那些拜会自己的高官感觉冷落,故而杜士仪既然开了口,他也就在一番假意犹豫后顺势答应了。等到他开口叫了从者进来,服侍杜士仪就在自己这书斋小憩,那从者面上恭敬答应,心里简直是不可思议极了。

    从来高力士都是能见人就不错了,哪里还会留人在自己最要紧的书斋休息?

    高力士起头亲手拉了杜士仪入内去密谈,如今却一个人出来会客,萧炅也好,席建侯也好,其余高官也好,无不心中嘀咕。就连初来乍到的韦坚,也已经消息灵通地知道杜士仪来过,是否走了却还未必可知。

    今日前来的众人之中,萧炅刚刚从河南尹任上调来当京兆尹,见高力士自然是为了拜谢,毕竟,他虽附李林甫,却也厚贿了高力士一大笔。而席建侯是刚从河北道采访处置使任上回来,升任礼部尚书,目的和萧炅仿佛。至于刚刚从洛阳回京的韦坚,则是来意不单纯了。于是,见众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趋附于高力士,他在一旁冷眼旁观,见高力士始终有些漫不经心,心中就更有计较了。

    杜士仪这是和高力士在商量什么,以至于高力士出来见客还这样倦怠,难不成……是扳倒李林甫?

    韦坚只觉得一颗心怦怦直跳,想起了自己打探到的各种风声。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把屁股坐稳,即使不多时萧炅和席建侯便告辞离去,余者两三人也多数如此,他却愣是岿然不动。直到其他人全都走了,他方才在高力士那逼视的目光下,笑容可掬欠了欠身。

    “大将军,我今天才刚刚回京,此来一是拜谢大将军之前在圣人面前替我美言之德,二来,也是听说杜大帅正在大将军处。”

    高力士听说韦坚此来不但是见自己,而且还是追着杜士仪来的,他暗地大吃一惊,面上却纹丝不动:“杜君礼又不是立刻就要离开长安,缘何你非得到我这里来见他?”

    “大将军这岂不是明知故问?我虽为陛下宠信,但终究被人视之为外戚。而杜大帅乃边臣主帅,倘若被人弹劾我一个贵戚交接边臣,岂不是无边麻烦?”韦坚诚恳地自己揭出了底牌,这才卑躬屈膝地说道,“右相秉政多年,朝中无人不仰其鼻息,我虽与其算是有亲,可即便战战兢兢,却依旧不得其欢心。如今杜大帅挟灭突厥之功,若能入政事堂拜相,则右相有人相制,我等就都能够日月见新天了”

    这话说得无比赤裸裸,高力士纵然确实这样打算,也想让杜士仪自己先出面去争,而后他再去设法,可话从韦坚口中说出来,代表的不止是韦家的态度,还有韦家背后那位东宫太子的态度,如此他就不得不慎重了。

    想当初立太子的时候,是他在选寿王李瑁,还是在立长的问题上推了天子一把,可那是他揣摩对了天子的心意,而不是说他真的把赌注下在了当时还是忠王的李亨身上这要是太子竟然也打算推出杜士仪去和李林甫斗,那他的选择肯定是立刻缩回去,有多远躲多远

    盯着韦坚那张要多诚恳有多诚恳的脸,高力士正踌躇该怎么敷衍过去,突然,外间一个从者慌慌张张直闯了进来。他今天谈话屡屡被人于扰,顿时为之怒急,可那从者一溜小跑上前之后,竟丝毫无惧他的怒气,紧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陛下和右相一块来了”

    他这才从禁中回到家里不到半个时辰,李隆基就突然来了,而且还是李林甫陪着一块来的,倘若还不知道其中就是李林甫捣鬼,高力士也白活了这么多年。等到他气定神闲说出了这个消息,见韦坚登时面色一白,显然是李林甫积威所致,再加上天子驾临的恐慌,他便轻蔑地笑了一声:“慌什么陛下驾临这是天大的荣幸,我这里又不曾男盗女娼”

    话虽是说得气势十足,可高力士心中却是惴惴然。他跟了李隆基快四十年,一直认为天底下绝对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这位大唐天子,可没想到李林甫作为后起之秀,揣摩心意竟然不逊于他继上一次突然出现在终南山玉华观,险些撞破他和杜士仪的密会之后,这次竟于脆发狠把天子撺掇到了他家中来。即便是他,也不能确定天子看到他这私宅门庭若市的情形会作如何感想,发现韦坚和杜士仪全都在自己家里时会作何感想

    所以,当他真的匆匆来到微服进入了自己私宅的天子面前时,不但恭恭敬敬,还赔足了小心,根本就没工夫去瞥上李林甫一眼。果然,李隆基对于外间盛况只字不提,目光直接落在了他身后的韦坚身上。

    “子金,朕倒不知道,你已经回长安了。”

    韦坚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跟弥漫全身,可他终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当即毕恭毕敬地说道:“陛下,臣今日才回京,已经向尚书省送了奏疏。正因为不知道何日可以面见陛下,所以臣便瞅准了大将军回私宅的空子,想着探探口风。毕竟年底正是征收江淮租庸的最后关头,臣不能在长安停留太久。”

    李林甫在旁边含笑不语,并未借机煽风点火。他很清楚,天子的疑忌之心有多重。果然,李隆基对此不置可否,微微一颔首后便又向高力士问道:“自从朕敕令工部为你营造这座私宅之后,一直都不曾仔细游览过,你今日既是回来了,便给朕当一回向导吧。”

    天子虽然来得突然,但高力士把韦坚和杜士仪全都悄悄送出去,这是完全能够做得到的,可无数双眼睛看到过他们进门来,他若是如此做,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此时此刻天子的这个要求,他虽是心中把李林甫骂了个半死,但没有任何犹豫便一口答应了下来。于是,当他领着李隆基和李林甫,还有个走又走不得的韦坚来到书斋外头时,就只见门前的那个从者畏畏缩缩上来行礼。

    直到这时候,李林甫方才终于开了口:“怎么,里头有人?”

    那从者不安地瞥了高力士一眼,这才低声回禀道:“是杜大帅在书斋中小憩。”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