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一日看尽长安花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九十三章一日看尽长安花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今日芙蓉园赐宴,李隆基只携了柳婕妤,朝堂官员无一作陪,尽管如此,曲江之外仍然是仕女云集观者如潮,当芙蓉园中传出令今科新进士满城探访名花,天子更是钦点了杜士仪和苗含液为探花使,一时外间骚动更甚。那一骑骑白衫人从芙蓉园西门疾驰而出,路旁围观呐喊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更有得到消息之后反应最快的大家千金小家碧玉,全都去了大慈恩寺。

    谁不知道大慈恩寺的牡丹冠绝长安!

    而别人从西门出,杜士仪从紫云楼上辞了退下之后,却是直接点了先前那个小宦官,又含笑问说,可否替自己找来从者,不走西门,而是从其余诸门出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那小宦官虽有些纳闷,但还是恭谨地答应了。等到杜士仪出北门和赤毕田陌会合,后者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而前者则是嘿然笑道:“杜郎君还真是与众不同,西门那边也不知道有多少看热闹的人,其中更有不少长安贵女听说新郎君们奉命探花,一时都躲到大慈恩寺去了,你倒好,偏走这冷冷清清的北门,这下真是一丝声息都没有!”

    “正因为别人都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一窝蜂都跑去大慈恩寺,咱们再到那里去,那哪里是探花,分明是看人!走吧,上马说话!”

    赤毕不过是说笑而已,上马之后看田陌也跟了上来,他方才说道:“不过,牡丹也确实不是大慈恩寺一枝独秀,至少延康坊西明寺的牡丹也不错,据说还有好几株难得的名品。杜郎君既然是奉旨探花,想必总得好好看看!此外就是荐福寺、崇敬寺、永寿寺等等,这些牡丹全都冠甲一时!”

    杜士仪笑吟吟地说道:“此时探花,多半不是牡丹就是杏花,未免大没意思!今日既是圣人钦点探花使,又命内官随行,若不能趁此机会探遍长安城中各处名园,何谈探花?这位内给使意下如何?”

    那小宦官虽则年轻无品,却机灵得很,竖起耳朵听着杜士仪和赤毕的交谈,待听得杜士仪问自己,他立时笑着答应道:“自然听杜郎君的。奴婢李静忠,杜郎君还请直呼奴婢名字即可。”

    杜士仪当即点了点头,于是,四人上马驰出,先径直往靖安坊崇敬寺和永乐坊万寿寺,果然,这两处以牡丹著称的佛寺之中,牡丹恰是开得正好,可问题是观赏的人更多,那种万人空巷的模样,甚至让杜士仪想到了后世那些人流如织的花展。然而,他是最不喜欢凑热闹的,远观片刻后,终究没有借着探花使的名头,挤到前头去凑热闹。两处佛寺如此,那靠近曲江的大慈恩寺,今日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待他这一行人又去了几处公卿贵第的名园,尽管内中花开得正好,但此时节固然有芍药、琼华、玉兰、海棠等等,可风头全都被牡丹一时盖尽,纵使有人称及第花的杏花,可是和富丽堂皇的牡丹一比,就显得很不起眼了。

    “郎君还要去大荐福寺一观牡丹否?”

    “不去了。”出了平康坊万安观的杏园,杜士仪对于赤毕的提议,却是摇了摇头,“牡丹虽好,然则趋之若鹜的人太多,未免就显得俗艳了。对了,可知道这长安内外,何处梅花最好?”

    此话一出,不但赤毕吃了一惊,就连那李静忠亦是连忙开口说道:“杜郎君,如此时节,纵使开得最晚的红梅也不可能留存下来!”

    “即便此刻花已谢去,看看花树也好!”

    赤毕知道杜士仪的性子有多执拗,此刻见其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他若有所思地思忖许久,这才开口说道:“胜业坊有宁王山池院,据说其中有红梅冬日绽放最艳。此外,便是城南大安坊野地上,有梅树一株,数遭雷击而不死每年开花一茬,或十数朵,或数十朵,几十年无人照看而不败。不知道杜郎君是打算去宁王山池院,还是去大安坊那野地?

    “宁王山池院何时何地都能去,被你这一说大安坊的野梅,我倒是非得去看一看了!事不宜迟,走吧!”

    和长安城邻近太极宫和大明宫的那些里坊相比,长安城南的十几个坊却是住户稀少,便好比大安坊,从北门进去便少见屋宅,而阡陌相连的农田却比比皆是,在这种都人赏牡丹,曲江常宴游的时节,这里却到处是挥锄劳作的农人。引马走在其间十字街上,杜士仪这一行人显得十分扎眼,可农人们大多投来奇怪的一睹,便继续自顾自地干着活。面对这种情景,田陌便显得来了精神,东张张西望望,嘴里念念有词,显然在那分辨各处田地里正种植的作物。

    而赤毕也只是听人说过大安坊的野梅,转了一圈之后,还是叫了坊中武侯带路。等到好不容易寻到了西南角的那块隙地时,却只见那一株光秃秃的梅树旁,却是停着一辆车,梅树前站着一个红衫女郎,三五仆婢正侍立一旁,见到他这一行时,那几个仆婢顿时都大为意外超级优盘空间最新章节。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红衫女郎立时转身好奇地看了过来。

    此等时节并不是赏梅的好时候,更不要说这还是大安坊的无主野地里。两厢一打照面,杜士仪见那女郎十五六光景,红罗衫子白绫裙,虽则马车上还装饰着一扇琉璃窗,显见家境非富即贵,可她头上身上可相比长安贵女们的珠玉辉耀,却格外素净,面上花钿面靥全都没有,如云秀发只挽了个清清爽爽的螺髻,可就是这等素面朝天的匀净,却流露出一股不一样的明媚娇艳来,分明是自己在上元夜有过一面之缘的那红衫女郎。

    在他怔忡的那一刹那间,那女郎便主动笑着打招呼道:“想不到又见郎君。郎君到这里来,莫非也是为了大安坊这株野梅历劫不败,年年长新?”

    李静忠看着那光秃秃一朵花都找不到的梅树,暗想身为状头,杜士仪就是想到太极宫中一探牡丹,说不定天子一高兴之下也会嘉许,可此刻天色不早,杜士仪却还在这里浪费时间,今次探花恐怕不比就输了。他也不看这不会打扮的女子,终于忍不住说道:“杜郎君,你可是圣人钦点的探花使,这梅树如此光景,总不成折一枯枝回去交差吧?不如眼下回大慈恩寺,无论是元果院还是太真院,随便挑一枝牡丹回去,也比这秃梅来得好!”

    探花使?杜郎君?他便是今科状头杜士仪不成?

    红衫女郎挑了挑眉,一时大讶,见杜士仪身旁那说话的人声音尖细,身上服饰好似宫中宦者,一时更加信之不疑,当即便笑着说道:“原来是今日芙蓉园天子大宴上,奉旨一探长安名花的杜郎君。如今两京牡丹开得正好,如慈恩寺荐福寺等地,更是万人空巷看牡丹,杜郎君既是奉旨探花,却不观牡丹赏秃梅,这雅趣可是与众不同。”

    杜士仪却并不回答,他看着那一株光秃秃的梅树,突然翻身下马径直走了过去。等到了红衫女郎身侧,他仰头看着那歪歪扭扭的枝条,突然侧头问道:“敢问娘子,此株老梅所开梅花是何等颜色?”

    “北地少有的白色。”见杜士仪沉吟片刻,竟是又走上前几步,伸手扳住枝头,小心翼翼地从最尾端处折下一支来,红衫女郎不禁目露异彩,突然开口问道,“杜郎君莫非真的要以这一支秃梅返回芙蓉园中复命?要知道,都人皆爱牡丹,于梅花却只是平平。休说如今正是牡丹竞相绽放之际,而梅花却早已凋零,就是两花同放,恐也不会有人觉得这白梅能胜过牡丹。”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杜士仪随口吟了一句,这才笑着说道,“不过,牡丹是富贵花,纵使花费千万钱买了回去,一着不慎仍有可能枯败而死论生命力,便比不上这数遭雷击而常开不败的白梅。难道娘子不是因为如此,方才在这三月时节来此观梅?”

    “我可不像杜郎君今科状头,于品花上头也能延伸出大道理来。”红衫女郎扑哧一笑,嘴角露出了单个儿的小酒窝,越发显得俏丽动人,“我来这儿,是因为据说有人看中了城南这片地,想买回去造宅子,若是如此,恐怕不会留下这株看似粗黑的老梅,再不看就见不着了。不过眼下被你这状元郎折了一支回去复命面圣,就算探花上头输给了别人,这株野梅也必定名声远扬,所以我在想,不如索性把这块地买下来,将来不管用作什么,想来是不会亏的。”

    杜士仪顿时被她这话逗得哈哈大笑,但笑过之后,他就觉察到了其中一个要紧的意思。长安大,居不易,纵使城南多数都是农田,这一片地也决计不是轻易能够得手的,于是,他便拱了拱手道:“娘子既然知我是谁,我却不知娘子名姓,可否赐告?”

    红衫女郎退后两步,这才裣衽还礼道,“妾身王容,长安王元宝,便是家父。”竟然是王元宝的女儿!直到临别告辞,杜士仪仍有些心神不属。可上马之后渐行渐远,想到王元宝那直爽的性情,再对比刚刚这红衫女郎,尽管父女容貌丝毫不相像,但他还是生出有其父必有其女的感慨。

    而王容目送杜士仪一行人离去,良久才喃喃自语道:“当初的宋相国,仿佛便是因一首《梅花赋》而名动天听,今天杜十九郎又探花折梅归,他是有意,还是无心?”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