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府试,废后!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二十六章 府试,废后!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日之内观裴果雄奇剑舞,赏吴道子精绝画技,再瞻张旭泼墨狂草,如此非同一般的视觉体验,让杜士仪足足好几日都免不了时时回忆品味。一时间,公务也好,私事也罢,全都得让居次席。

    尽管他深知自己就是再练剑也不可能练出裴果那般的超绝身手,吴道子和张旭的画技和狂草也断然难以企及,可这并不妨碍他所受到的震撼。更不用说,他亲自擂响当年的秦王战鼓,那种糅合了历史沧桑和战场激荡的鼓声亦不时响彻耳边,提醒他眼下正是盛唐

    至于裴果提醒他关于楚沉的话,他自然对崔俭玄提点了一句。可后者更懊恼的,却也是没能目睹那一场盛会,这几乎成了东都洛阳上下无数人的心声。

    正因为如此,当门下省上下官员得知,天子亲自令左拾遗杜士仪就当日天宫寺中题记一篇,以纪念当时胜景,羡慕的固然不少,但遗憾的则更多。唐人骨子里便有一股喜好浪漫爱好雄奇的习性,就连左拾遗中最年长最资深,对于杜士仪这个新进同僚一直若即若离的窦先,事后也不禁对这个资浅的小字辈委婉表达了一层意思。

    “君礼贤弟,我等既都在门下省,日后当同进同退才是。”

    这同进同退说的是朝中大事,还是那等看热闹凑热闹的小事,那就只有当事双方彼此去体味了。

    不过,杜士仪当了几个月的左拾遗,和同僚之间虽然不像最初那般受人排挤,可因为年纪的关系,却也谈不上如何融洽。借着窦先这一说,他也就顺势搭了个梯子。

    如裴果张旭吴道子这种后世可以封圣的超绝人物,要再凑热闹固然需得机缘,然则他如今也已经不再是六年前初至嵩山求学的才尽神童,各种文会诗社漫谈之类的交往,也就少不得多了起来,间或用各种各样新制出来的好砚好墨……甚至于用新制成的好纸笺勾搭了张旭,偶尔流出一幅吴道子的手迹,这却也是不时有的,一来二去,门下省从窦先到其他左补阙和主事之类的官员,有什么活动也会叫上他。

    至于那自从进入正赛之后,陡然之间激烈程度和名声又暴增许多的马球赛,也成为了公卿王侯消遣时的一大去处。尽管正赛一改预选赛时可免费观赏,而是开始卖票,最初有些不那么顺当,可那每个档次收费完全不同的票价,以及在洛阳南城仿佛是突然之间就平整出来的宽阔场地和四周看台,却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

    尤其是私密性和陈设都极其不错的包厢看台,尽管票价昂贵,而且也不是一场一场地买,而是一个月一个月地包,可在几个花费不菲包下包厢,继而又宣扬这象征地位等等言辞的推动下,有人下场参赛的各家也好,单纯不在乎银钱的也好,大多数都包了或大或小的包厢。

    而窦先这等家中不富裕的,也和其他同僚一起跟着杜士仪来瞧过好几次马球赛。天子好马球,民间马球也颇为流行,满朝文武之中有对这个不以为然的,可也有不置可否的,更有热衷的,眼看这几个年轻世家子弟捣鼓出来的马球赛竟然有声有色,想要掺和的不在少数,一时崔俭玄竟是成了个大忙人。眼看八月河南府试明经科在即,他方才不得不忍痛挤出了三天时间临时抱佛脚,把经史看了个昏天黑地,累得杜十三娘不得不向杜士仪表达了心中忧虑。

    “阿兄,河南府试在即,十一郎君之前却一心一意都在忙着马球赛的事,如今方才紧赶着备考,会不会被人说他是玩物丧志?”

    “你不用担心,玩物丧志是因为本就心志不坚,可崔十一固然有时候爱抱怨,喜欢使小性子,可认准的东西却是很难拉回头,他知道分寸,否则也不至于最后几天赶回来备考。”说到这里,杜士仪便语重心长地说道,“每年明经及第之人,足足有上百,然而守选七年方能授官的期限,却足以⊥众多人等白了头都未必能做上官,即便官宦子弟也需要机缘。崔十一的经史既然在圣人面前都能过关,只要他不是发挥失常,试官就算再犯嘀咕,也不会将其轻易黜落,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什么一万个心……我哪有担心他,我是怕五娘子和九娘子心里担心”杜十三娘强自反驳了一句,见杜士仪似笑非笑,她面上微微一红,反身一阵风似的就快步出了书斋。直到站在院子里,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几分迷茫。

    除了崔俭玄在家守制那三年,她与其常常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他可以说是极其熟悉了。平心而论,他不像阿兄智计百出,不像阿兄经史文句信手拈来,不像阿兄交友众多,更不像阿兄那样总让人觉得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坚定不移稳重可靠……可是,他却也有一种独特不同的东西。而且,他固然不像阿兄那般遭受过家门焚毁才尽重病这样的苦痛,却也曾连丧祖母和父亲,险些一蹶不振,而且,从最初的相识一直到现在,他始终是一颗稚子之心。

    想着想着,杜十三娘忍不住双掌合十对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喃喃自语祷祝道:“求天君赐福保佑,十一郎君今科一帆风顺。”

    话音刚落,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轻轻咳嗽,一转头见是满脸笑意盈盈的秋娘,她猛然间想到自己和秋娘一向亲近,也曾经告诉过这位大媪,倘若崔俭玄得了河南府明经科解送,那两家就会定下婚约,那时候秋娘高兴得什么似的。这一刻,她的脸上刷的涨得通红。

    “大媪……”

    “娘子一贯乐善好施,待人以诚,如今这小小的心愿,神佛一定会成全的”

    大约是因为之前崔俭玄回家却反被崔泰之好一通训丨诫,之后闹得不欢而散,河南府试在即,赵国夫人反而没有让人来请崔俭玄回家住,只是吩咐崔五娘把亲手缝制的一件下试场所用的素色白袍给崔俭玄送了过来。

    而看到崔俭玄堂而皇之地占据了杜士仪那满满当当全都是斋,又见弟弟捧着母亲亲手做的衣裳满脸复杂,崔五娘便收摄精神语重心长地提醒道:“阿弟这些年的课业,就连嵩山卢公亦是赞不绝口,下场之时只需谨记,不要妄自菲薄,其余的事都无需挂怀。”

    “阿姊放心,我记住了。”崔俭玄深知母亲身体不好,崔家六房合居,家务事又不容易打理,因而几乎不曾为他们这些子女亲手做过衣裳鞋袜,如今这一件袍子,那千针万线之间,也不知道寄托了母亲的多少期望和嘱托,因而,他紧紧抱了包袱,最终又抬起头道,“阿姊也放心,我不会让人有机会指摘我玩物丧志,堕了崔家的名声”

    因为要早起赶着上朝的缘故,崔俭玄去应河南府试这一天,杜士仪只能与其一路同行到观德坊西门为止。看着坊门左近那些和自己立场相同的常参官,又听着晨曦之中渐渐响起的那一声声晨鼓,他突然笑呵呵地对其竖起了食指和中指:“第二关,也是最关键的一关。”

    “这都是节骨眼上了,连我家阿姊都在给我减压,你却还拼命给我加压”崔俭玄使劲磨了磨牙表示不满,最终却看着徐徐拉开的坊门,咧嘴笑道:“不和你啰嗦了,我上我的战场,你去你的官场,等结果出来,我再给你报喜”

    对于崔俭玄自诩去上战场,杜士仪压根没往心里去,他根本没有考虑到这家伙会马失前蹄的可能性。因而上朝之后回到门下省左拾遗直房,当他就着一摞中书省拟定的诰敕文书,一路按照规章书判到了将近末尾的一份,他突然为之眼神一凝,顿时想到了日前曾经引起了好大一番争论的案子。

    武强令裴景仙坐赃五千匹,事发后逃亡,李隆基大怒,令人追捕得之后将其斩首示众,却为大理寺卿李朝隐奏其乃是乞取,且坐赃罪不至死,其祖裴寂有功于国,今裴景仙为硕果仅存的嫡脉,宜宽宥死罪,处以流刑,李隆基览奏之后却又命杖杀,却再次遭李朝隐上书,以律法有轻重,乞取之赃和枉法取赃律法治罪不同加以抗辩,最终以坐赃罪,杖刑一百,流岭南作为了结。

    他对于李朝隐此人本不甚了解,经此一事却对其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待其后打探得知其刚直清正非一日,而是从中宗睿宗年间直到眼下都是如此,他不禁大生敬服。没想到此事尘埃落定至今不过短短十数日,就在今天,另一道委任官员的敕书便出现在了他的案头。

    大理寺卿李朝隐转任岐州刺史

    岐州虽是京畿道中最重要的州之一,可终究还是外官须知李朝隐从明法科出身,乃是当今鼎鼎有名的法吏,当初还曾经官拜吏部侍郎,起起落落这已经不是第一遭了对比同样曾经几度起落的宋憬,杜士仪提笔书判的同时,心中却萦绕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就在这时候,自他官迁左拾遗以来就调拨在身边的令史肖钰突然快步进来,到他身边之后便躬下身来,低声说道:“杜拾遗,源相国召见。”

    尽管侍中源乾曜和黄门侍郎裴璀都是杜士仪的老熟人了,但除了他最初进门下省时见过几次,此后单独召见却少得很。当杜士仪满心疑惑地来到了源乾曜的直房时,这位侍中屏退了所有闲杂人等,也不拐弯抹角,径直沉声说道:“嗣滕王上书,言说楚国公姜皎在外言说,圣人有废后之意。我听说你和姜四郎颇有些往来,可曾听说过这风声?”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