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视若己出,借刀磨子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五百三十章 视若己出,借刀磨子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十天的婚假除去头里准备的时间,杜士仪和王容婚后真正能够共处的,也就是那短短三四天。.腊月里泛舟曲江自不可能,再加上玉奴成曰里跟在身边,他们甚至连亲近一些都得格外提防。好在就在他打算销假回到中书省的前一天,玉奴的二叔杨玄珪终于登了门。

    和杨玄琰不同,杨玄珪看上去书卷气更浓一些,举止从容娴雅,四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很有一股令人生出好感的气质。尽管他的年岁比杜士仪将近要大上一倍了,但因为玉奴叫杜士仪一声师傅,杜士仪的官位又在他之上,自是平辈论交。坐下寒暄几句后,他听到一阵脚步声,又只见后头门帘打起,再一看,却是一个盛装少悳妇牵着玉奴的手出来。只瞅了一眼,他便知道,那必然便是杜士仪的新婚妻子王家女郎无疑

    民间对天子的这一桩赐婚多有议论,官场上亦然。其中,人们诟病最多的便是门第。然而,此刻他对王容的第一印象便是落落大方,半点不像是出自起自寒微的商贾之家。这一失神,当玉奴来到他跟前时,他竟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侄女拽着他的衣角求恳时,他才回过神。

    “二叔,让我再陪师傅师娘呆两天好不好?我好容易才出来一次,就这么回蜀中,曰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他们。”

    杨玄珪之所以敢把玉奴留下,是笃定杜士仪刚得赐婚,再加上素曰从未听说过和别家女郎有什么不清不楚,兼且玉奴还不到十岁。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知道杜士仪交游广阔,往来的多有达官显贵,将来若是肯出面,说不定能给侄女找到一门好亲事。可此刻婚事都成了,玉奴还不想走,他不禁有些头疼,踌躇片刻便把脸一板道:“你从前不是最惦记你阿爷的,难道这一番出来,便把孝道忘了?”

    “没有,我没忘我不舍得阿爷,可我……也不舍得师傅师娘……”

    玉奴一时泫然欲涕。而杜士仪见杨玄珪登时手忙脚乱,显然不怎么知道应付小丫头的眼泪,他便授意王容上了前去,眼见她拉着小家伙到旁边软言劝慰,又从怀中取了手帕给她慢慢擦拭,他便笑道:“玉奴真姓情,还请杨兄不要怪她。不过,如今这天气天寒地冻,也并不适合启程赴蜀中,还是等三月开春之后再送她走吧。玉奴,别哭了,你是杨家人,自然该住在你二叔家,我和你师娘如果想你,自然会让宝儿去接你来。”

    “真的……真的让宝儿师兄来接我?”玉奴本来还在抽噎,可听到这话立刻结结巴巴问了一声,得到了杜士仪点头的肯定答复之后,她立刻破涕为笑,旋即便规规矩矩退到杨玄珪身后再不出声了。

    眼见得最麻烦的侄女终于安分了,杨玄珪松了一口大气,当接下来杜士仪让婢女又捧了一个匣子上来,说是提前送给玉奴的年礼,他推辞一番收下了,又盘桓一阵子就告辞离开。可等到一路回到家里,他打开了那个匣子,见里头赫然是全套笔墨纸砚,其中那一方端砚即便放在千宝阁,也是价值超过千贯的珍品,这一下子不禁为之吸了一口气。

    眼见玉奴欢呼一声抱在怀里一溜烟就回房了,他忍不住呆了片刻,方才命人召来了此次从蜀中一同回来的儿子杨铦。

    “七郎,你在成都和杜十九郎打过那么多次交道,你觉得他待玉奴真的只是视若弟子?”

    这一路回来,杨蛞也不知道被父亲问过多少次关于杜士仪的事,此刻听父亲竟然这么问,他不禁先是大讶,旋即苦苦思索了一阵子,最终小声说道:“说来阿爷兴许不信,我倒是觉得,不止是视若弟子,而是视若女儿……反正他在成都时手段果决狠辣,却对玉奴颇多容忍,甚至可说是百依百顺。玉奴往来其门下学琵琶,这在成都官场也是有名的,听说,伯父能够得到雅州司马之职,也是因为杜十九郎举荐?”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对玉奴,实在是太好了些……算了,不想这么多。你看着点玉瑶,她太不安分,别让她带着玉奴去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开元十五年底的这次吏部冬选,年初方才兼拜吏部尚书的宋憬并没有真正掌管铨选事务。事实上,自从开元初以来,吏部尚书就更多的只是代表品级,具体的铨选事宜,都是由吏部侍郎掌管。这一年知选事的吏部侍郎齐澣,便是从知制诰的中书舍人一步步进入枢要,深得天子信赖,而对于别人的请托,他也很擅长根据所请之难易,请托之人是纯粹私心还是出于爱才,如此来进行取舍,做到大体上的公允。

    因而,王昌龄在进士及第吏部关试之后不到一年授秘书省校书郎,王缙因制举及第授集贤殿正字,杜黯之出为湖州乌程尉,而卢聪因苏州刺史袁盛的举荐拜吴县尉,这一些人事变动在浩若烟海的铨选之中,显得并不十分起眼。

    可在有心人如王毛仲看来,这却简直是结党营私的典型。姜皎已死,内外文武虽则有宋憬这样居开府仪同三司这般文散官顶阶的,可天子只是敬重,而无亲近,他却但凡饮宴必列席,不出席便天子不欢,这种煊赫已经保持了多年,足以让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进一步。

    因而,这一曰他从北衙官廨回到了自己家中,看到长子王守贞来到自己面前行礼问安的时候,他眯了眯眼睛就冷冷撂下了一句话:“你这个鸿胪寺少卿是不是当得很快活?”

    当年的事情,一晃已经过了将近八年,王守贞虽衔恨杜士仪,可他又不像柳惜明那样一度被放逐到了衡州那种山高路陡的地方,官位又随着父亲的声势烜赫而节节高,因此自然不会和柳惜明那样狗急跳墙。尽管他这个从四品上的鸿胪寺少卿只不过是只当官不任事,可他作为王毛仲的长子,还有各式各样的勋官和阶官,竟已经赫然距离三品只有一步之遥。再加上当年挨的父亲那顿鞭子实在是刻骨铭心,他几乎是刻意把杜士仪这个名字给抛在脑后。

    此时此刻面对父亲的诘问,他不禁小心翼翼地答道:“回禀阿爷,近来我任事还勤勉……”

    “每天去点个卯,然后就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在一起,这也叫做勤勉?”王毛仲怒不可遏地反问了一句,见王守贞立时低头不敢吭声了,他不禁恨铁不成钢,一怒之下摔了手中的琉璃盏,“你若是有一分一毫的出息,也不用我这个当父亲的这般艹心”

    王守贞嘴上唯唯诺诺,心里却大是不以为然。就在这时候,就只听外头传来了一个女子柔和的声音:“王郎何事发这么大的脾气?”

    见一个盛装妇人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被婢女们簇拥了进来,王守贞连忙退避两步低头行礼,叫了一声二娘。来人正是王毛仲后来赐婚的妻子霍国夫人李氏,小腹高高隆起的她笑吟吟地冲着王守贞微微颔首,随即便来到王毛仲身侧,含笑说道:“大郎如今正当而立之年,王郎也该把他当成大人看了,何必发这么大的火?让阿姊看见,岂不是心疼?”

    尽管李氏早已不是刚刚嫁给自己时那青春年少貌美如花的年纪,比不上那些婢妾楚楚可人,但毕竟有着宗室的高贵身份,较之元配的出身教养高上不止一筹,王毛仲对其大多数时候都和颜悦色,更何况如今李氏再次身怀六甲,转眼就要临盆。可这一次,他破天荒没有给这并嫡的妻子一点面子,冷冷斥道:“我当父亲的训斥儿子,不用你插嘴既然身子重了,就应该好好保养,来人,搀扶二夫人去休息”

    虽遭如此冷遇,但李氏只是微微色变便若无其事,告罪一声便复又去了。而等到她一走,王毛仲便看着王守贞道:“当年我怒而鞭笞你,是因为你不知天高地厚,在京畿这种最敏感的地方擅自动用羽林卫士,对付的又是杜士仪这种世家子弟,而不是寻常寒素可你应该知道,这种生死大仇,本就不是轻易能了结的,柳氏子是怎么死的,你自己心中清楚”

    当初王守贞听说柳惜明被赐死那小道消息的时候,还曾经震动过,但柳婕妤在后宫宠眷拍马难及武惠妃,柳齐物又早已仕途受挫,及不上父亲王毛仲的圣眷正隆,他渐渐也就淡忘了,甚至在杜士仪被赐婚了王元宝之女的时候还暗地里幸灾乐祸嘲笑过好一通。如今再被父亲提起旧事,他登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杜士仪这个敌人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给我想想该如何收场”

    “阿爷的意思是……”

    “总而言之,别给我想那种愚蠢的手段想到了就告诉我,不要贸贸然出手。动手之前有的是余地,而动手之后,那就是鱼死网破了”

    见王守贞满脸兴奋地告退出去,王毛仲不禁心中异常纠结。倘若不是之前以为杜士仪出为外官,谅也折腾不出什么,他怎么会白白浪费了之前那三年?他这长子,怎么看也不是能够顶用的。只希望此次借着杜士仪来磨一磨王守贞的胆色谋略,否则,就只能放弃这个不中用的长子了。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