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戮力同心_盛唐风月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五百八十七章 戮力同心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送走了王缙这位钦使和王忠嗣,当初来自北门禁军的百名禁卒却留下了。杜士仪依照之前的打算,下令八月十五这一天,云州城内大酯一日。中秋这个说法固然从周礼便有,但一直到唐朝才成为相对固定的节日,但别说和上元节相比,就是和端午重阳这样的节日都无法相提并论。

    因而,杜士仪借着中秋,却也把这年头还完全没有问世的月饼给一并推出了。满城上下男女老少每人一个,馅料从枣泥豆沙芝麻绿豆莲子各色不等,自是在酒肉之外让小孩子们格外高兴了一回。

    这一日,让他高兴的还有另外一件事,便是岳五娘的平安回来。当听说这位艺高人胆大的公孙大娘高足,果然跑到突厥牙帐,去冒充了一回突厥王女阿史那莫儿,还真的说动了毗伽可汗和阙特勤,将三部的贸然来袭归为不遵王令咎由自取,他固然惊叹她的胆大,但也同时明白,突厥已经不复往日锋锐了。

    而这对于新生的云州来说,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大喜事

    在这样的全城喜庆过后,八月十六日,杜士仪便在云州都督府正式升堂,以云州长史兼云州宣抚使的名义,召见了自己的所有下属。

    和之前初到云州时的简略相比,如今他放眼左右,却也是文武济济一堂。左手边王翰这位云州司马以下,郭荃为录事参军,七曹参军已经有王泠然、崔颢、王芳烈三人,余下四曹虽然是他们各自兼着,但吏缺已经都补齐了,都督府内的属官吏员和卫士加在一块,已经超过了上百人。至于右手边,尽管没了王忠嗣,但罗盈卸下兵曹参军为云中守捉副将,品级相同,但论资历都还不及他的侯希逸和南霁云也是腰杆挺得笔直,身上也多了一分上过战场的人独有的锐气。

    “如今,咱们云州才算是真正上了正轨。”

    杜士仪用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场白,随即笑眯眯地说道:“突厥那边已经不用再担心了,至于奚人,我大唐问罪,处和部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此消彼长,李鲁苏已经不足为惧趁着这一仗奠定的基础,我已经请王夏卿替我带去了奏疏,奏请在云州和突厥正式互市。同时,大力招揽流民和逃户屯田。”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复又看着郭荃说道:“从当初宇文户部主持括田括户之后,五年的给复已经到了,登籍的逃户只怕又会进入一个逃亡的高潮。郭参军,你先不要急,我并无指斥宇文户部和你的意思,但是,宇文户部如今虽则复户部侍郎,但更多的心思还是不得不放在疏通河道以及救灾上,除非他立时回户部主持,否则这乱象是不可避免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如今既然主持云州,便当先以云州为重。”

    这是其他人都赞同的。郭荃虽痛心于从前的心血就要毁于一旦,可也知道宇文融自己都没有动作,他如今是云州录事参军,而不再是宇文融的属官,再去管登籍的逃户会不会因为优惠措施期满而又再次逃亡,那就是越权了。所以,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最终起身肃容拱手道:“长史放心,我当以云州为重。

    杜士仪欣然点头,随即又看向了王芳烈。后者立时站起身道:“和突厥三部以及奚人处和部兵马这一战,俘虏将近千人,已经打散了分成十人一队,在云州城外从事垦荒、修堤岸、造水渠等等重活。因为生怕他们彼此串联,对云州城不利,所以在城外设置统一安居点,并晓谕他们,只要每日完成一定的量,那么五年之后便可脱籍为平民。当然,我知道他们对农田水利大多生疏得很,所以在白登山以西设置了牧场,表现良好者,让他们负责养马以及牛羊,供给云州肉食。”

    让游牧民族去种田,并不是人人都愿意,但让他们去放牧牛羊马匹,这就是老本行了。

    所以,王芳烈所呈报的这一措置让杜士仪很满意。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如今云州设云中守捉,兵员可达两千五百人,可军多民少,供给就吃力,而且倚靠外部输入,对于云州发展不利。这些俘虏固然是奴隶,但也不要一味苛待,须知把人凌虐致死,远不如让他们在云州繁衍生息所能带来的利益大。但是,逃亡也不能一味姑息,逃亡一次,捕拿之后鞭二十,十人连坐。逃亡两次,捕拿之后逃亡者即刻处死,其他连坐者降一等,十年不得脱籍。”

    考虑到一次逃亡就杀显得太过于严苛,也容易被人弹劾为草菅人命,因此杜士仪定下了两次逃亡便处死的严令后,王泠然出于士大夫向来的宽仁之心,皱了皱眉后便说道:“也不可有罚无赏。不如和官员考功似的,这些人也每月考评功绩,如若杰出,可以恩赦,奖赏从迁入城中居,到奖励土地牛羊之类的都可以。”

    崔颢却似笑非笑的加了一句:“对,不如这样,每十人为一队,可以在这十人中设一队正,奖励告发,重罚逃亡,这样就成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整个外族俘虏管理办法很快新鲜出台,仍然担任记室的陈宝儿在一旁奋笔疾书,心里自然叹为观止。而等到从俘虏、秋粮入库、过冬准备、互市时间、缉私署和云中守捉军队之间彼此分开,一直商量了将近一个时辰。最终,杜士仪方才说出了先前王缙透露的另一个消息。

    “现如今,罗盈改为云中守捉副将。小崔是云州户曹参军,仲清为云州功曹参军,王芳烈为云州法曹参军,剩下的还有兵曹、仓曹、田曹、士曹各一人,录事两人,参军事三人,文学一人,医学博士一人。朝中已经有定论,既然云州已经稳住了,这些属官自然是一个也不能少。而我既然如今尚兼云州宣抚使,各位之中多学富五车之辈,应当知道,这宣抚使自贞观年间开始,大多便是高官兼任,只管云州一地的宣抚使,实在是太过蹊跷,而像我这样的资历兼宣抚使,从前也是没有的。只怕朝中很有些人没想到云州能够轻易便达到如今的规模,朝议之后,会给我添一个副使也未必可知。”

    见众人无不露出了惊诧和凛然的表情,杜士仪便站起身道:“云州不到半年便能有如今的收获,靠的是上上下下戮力同心。我只希望,无论来人是谁,大家只要如同从前一般即可。天底下,没有越不过去的坎我们既然能够屡败强敌,还用得着惧怕其他?接下来我已经决定了,除却屯田和互市之外,全力疏通御河,保御河水季能开航运。一旦御河疏通,每年水季便可由桑于河直达幽州,再由运河到江南”

    此话一出,众人登时齐齐露出了振奋的表情。要知道,云州从前作为下都督府却始终只是边陲贫瘠之地,就是因为孤零零地顶在河东道的最北面,倘若能够如同杜士仪设想这般,南可至北都太原府,东可至幽州,然后可到江南,可以说,云州的地位将立时水涨船高

    彼此关系亲厚归关系亲厚,但在杜士仪表态之后,所有人全都齐齐站起身来,深深弯腰行礼道:“我等必与长史同心协力”

    等到人各自散去,杜士仪方才疲惫地舒了一口气,却是招手让陈宝儿过来,接了他手中的记录。和从前完全靠记性相比,如今的陈宝儿在速记和归纳方面已经大有长进,他一目十行看了记录之后,便欣然点了点头,又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宝儿:“宝儿,云州上下两次论功行赏,人人各安其职,你却因为只是我的记室,以至于文不成武不就。如今我再问你一句,若打算下科场,我当于明年云州州试时,取你拔解,上京应试。”

    陈宝儿没想到恩师骤然又提到了此节,一时愣住了。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坚定地摇了摇脑袋道:“弟子能有今天,全都是杜师提携栽培,否则此生不过是一个乡野小子而已。科场虽好,但我一无出身,二无名声,而才艺也是平平,和人同场较技,不过是自取其辱。弟子不在乎功名利禄,只要能为杜师分忧就行了。哪怕此生都为杜师记室,我也心甘情愿。”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哪怕杜士仪从前就深深明白自己这弟子是什么性情的人,这会儿也唯有嗟叹。然而,他不得不承认,哪怕是他的弟子,陈宝儿应明经科兴许还有七八成把握,进士科却一成都没有,除非陈宝儿肯花十年功夫游学两京扬名。至于题名之后的吏部选官,只要看看如王泠然崔颢这些素来有才名的,仕途都走得磕磕绊绊,就知道这官途有多难。

    可是,他固然习惯了有这样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在身边拾遗补缺,却也不愿意真的这么一直耽误首徒的前程,这些天更考虑了不少,便示意小家伙坐下来说话。

    “既如此,就索性不耽误你了。你可以如同王芳烈那样,由处士直接出仕。我如今既为云州宣抚使,虽然将来到底会不会派个副使来还是个未知数,但辟署一个判官却并无问题。这不同于你之前的记室之职,也算是入仕的第一步。但从处士辟署为官,而且提拔你的又是我这个当师长的,你将来的仕途恐会有些坎坷。”

    听到这里,陈宝儿不假思索地说:“一切单凭恩师做主”

    面对这样一个首徒,杜士仪不禁笑了起来:“既如此,那你就当是我这个云州宣抚使辟署的第一个判官吧”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