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狂风欲来(二)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九十四章 狂风欲来(二)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跟障目战斗,你需要注意几个地方。”

    韩林一行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透过那巨大的落地窗户望向外面,宽敞的街道路面上竟有一个个小小的怪物在奔跑戏耍。这是此餐厅的特色服务,叫做童话之窗。从里面透过窗户望出去,视力会被窗户上奇特的能量薄膜加工,故而投射出类似于动画片样的景象。当然,在这里用餐开销不菲,六个人只租用餐位一个小时,却要付出近一百命魂币的高额开支。

    凌风为韩林讲解与障目交战的注意事项,韩林却望着那窗户有些出神。

    “我曾经见过障目战斗,他会抛出一小块黑布将你蒙蔽起来。在这样的状态下与他战斗,你会失去所有感官。因此,你将处于绝对的劣势。提前说明一下,那块黑布是无法躲避的。只要他丢出来了,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无处藏身。”

    凌风的话在断断续续的说着,时而加入一些刚刚想到的细节。

    韩林却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而是望着那窗子有些发呆。

    一直以来,他都将自己当做是一个孩子。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他的仇恨,愤怒,动力,全都是从这方面展开的。可现在,他突然有种很奇异的想法,他韩林,如果也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呢?如果他也有了儿子或者女儿,那该是何等幸福的模样。他那并不完整的童年,一定要从自己的孩子上得到满足。他要带着自己的孩子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天天晚上睡觉前给他们讲故事,哄他们睡觉。

    不知不觉,韩林竟想到了古月仙子,想到了那个“美丽的谎言”。

    “宇文先生,老三,墨浓,西门前辈。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将来你们打算要自己的孩子了,该怎么办?”

    猛然间,韩林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凌风愣住了,不再喋喋不休的开口说话。被问及的几人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敢要孩子么?”韩林又问:“在这样的世界,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是否敢要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有,又是否放心?”

    几人陷入了沉思当中。

    韩林继续自说自话:“我们的身份是修士,也许今天活蹦乱跳,或者明天就要死。若我们孩子的命运也是这样呢?他们是否会半路夭折,在这遍地是罪恶的大环境下,能不能安心的等待他们长大成人?”

    凌风的眼圈红了,对韩林的话,他深有所感。韩林说的一点没错,想他凌风也是一个神观境界的高手,并且拥有堪称最强逃生优势的意境。可即便如此,他却也一样无法保护自己唯一的女儿。

    “我想,我们是否该缔造一片真正的乐土。不求多么美轮美奂,只求能够平淡安稳,让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如果说最初踏上修行之路的我们,是为了变强。那么时至如今,我们最初的梦想是否应该发生一些改变?利用我们最擅长的能力,去为后代着想?为他们铺下一条平坦的道路?”

    韩林像是在问别人,也像是在问自己。来到欢乐城后,他见到那些孩子们的笑容,看到在这样危险的热砂之地依然如此快乐的人们。追求幸福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他肩上突然感到了一种新的责任。自己的能力是用来做什么的?

    凌风拍了拍韩林肩膀,看得出来,他被韩林的话触动了。只有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之后,才能发现自己的能力原来一直都用错地方了。他们毕生追求并为之奋斗的,所得到的,和期望得到的。这一切的一切,却只换来了一场场惨剧,一个个孤独终老的背影。

    “他来了。”宇文崇压低了声音,指了指窗外。

    凌风此时却笑了,紧紧的握住了韩林的手,嗓音略带嘶哑:“如果你能活下来,我愿意跟你一起完成这个梦想。”

    “任何收获都要付出代价,和平与幸福在乱世中,需要用鲜血和生命来铺就。”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迈步离开。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半小时。欢乐城,不夜城。

    街上依然有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些人,只有在此时才能抽出时间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游玩,或许天亮之后又要急急忙忙离开,继续去厮杀,拼搏。能够来一次欢乐城,是许多孩子心中最大的梦想。

    韩林心态无比的平和,缓步穿越街道,与那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擦肩而过。他想要尽量靠近这些人,去悄悄的沾染他们身上的幸福和欢乐。

    障目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硕男人,身高达到了罕见的六米之巨。外面朴素简约的服饰让他看起来,去了一些狂暴的戾气,多了一些慈祥的光环。可见路上有孩子们高兴的跟他打招呼,他便从准备好的乾坤袋内取出各色小盒子抛出去,里面是他为孩子们准备的礼物。

    在欢笑声中,这个杀人不眨眼,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恶魔,便笼罩在这样的光环下享受属于他自己的独特人生。

    韩林知道,这是障目的伪装。他不需要凌风来过分解读障目的一生,他韩林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到。

    杀戮之道带给韩林的,是对生与死的感悟。他的双目能够看到障目身边一直跟随的孤独的杀念。每当你杀死一人,他的亡魂便会跟随你一段时间,最终,亡魂消散,却在你身上留下抹不去的印记。这些印记,是亡者的愤怒与不甘所化。化作杀念,陪伴终生。

    障目,是韩林所见到的人里面,身边杀念最重的一个。数量算不上太过凸出,可他却还没见过那杀念竟然具体到如此明确的程度。正常杀念只是影子,可障目身边的杀念,竟像活生生的人。这个人,罪不可恕。

    杀一个人很容易,聚集杀念也不难。难的是,让死去亡魂拥有如此难以割舍的执着。如同凌风的丧女之痛,这比亲手杀了凌风更加残忍。

    障目很自负,他名下产业链条中的一家最普通的餐厅,却拥有独立安全的贵宾包间。然而身为幕后大老板的他,却如常人一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享受街道上随时经过,随时与他亲切打招呼的行人。

    韩林无法想象,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为什么竟会享受这种被当做善人的感觉。最后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扭曲。

    “这里并不安全。”韩林前后脚进门,当看到障目所在桌子对面摆放的茶具后,心里微微一突。原来他在等人。

    “没什么地方是安全的。”障目微微抬头,只是扫了韩林一眼而已。

    “可以坐下吗。”韩林并没有等待障目的许可,擅自拉开椅子落座。并在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壮硕男人。

    他举止很优雅,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好感。甚至连他喝茶的动作,都那样的亲切可人。

    “我知道你。”韩林说。

    障目淡笑着喝去一口茶水后,将双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叉。饶有兴致的看着韩林:“是要钱,还是要赞助。你开口,我都给你。”

    “你应该没有这么好说话。”韩林点了点头。在障目看来,这个少年是在暗中评估自己。

    “分人。”障目说。

    “例如呢?”韩林反问。

    障目笑道:“例如你,第一眼看到你,我对你有好感。所以你要,我都给。”

    韩林笑了:“我要的,怕你给不了。”

    障目也还在笑:“我都肯给,只怕你拿不走。”

    “你很自负。”韩林说。

    “这不是自负,是自信。”障目回答,说着,眼睛似有意无意的瞥向对面的餐厅:“那边,都是你的人吧。”

    对于障目发现老三等人,韩林并不感到过分惊讶。如果障目连这种警惕性都没有,他绝活不到今天。

    “嗯。”

    障目又看了一眼:“看不清楚究竟是谁,但我想,他们跟你一样想要我的命。”

    “你现在的座位上,曾经来过许多人。他们都跟你一样抱着同样的目的,可最终还是放弃了。”障目笑着。

    “我的势力,是你无法想象到的。外面不敢说,在欢乐城,这里,我说了算。”

    韩林兴趣越发浓厚:“可我就是这么一个很擅长挑战权威的,不知死活的家伙。”

    “我在等人。”

    “他多久过来?”

    “应该快到了,大约还有一分钟左右。如果我是你,现在会拿上我给的财富离开。”

    韩林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气喝光。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点头道:“一分钟足够了。”

    “呵呵呵,你这样的人我每年都要遇见很多。不可否认,我欣赏你的胆识。只是很遗憾,你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区别,都要死在这里。”

    障目并不起身,随手抛出一块黑色的方布。那黑布在半空中旋转两圈变大后将韩林彻底包裹起来。

    见韩林未有反抗,障目淡笑道:“看来对我做过调查。”

    这是一个黑色的世界,是绝对的黑。比韩林去过的恶魔城,甚至神奇梦境都更黑。正如凌风所言,此时的韩林看不到,听不到,嗅不到,也感觉不到。

    更夸张的是,在韩林“感受”到死亡靠近的威胁时,他已经凭借自己对生死威胁的敏锐嗅觉发现,自己受伤了。夸张就夸张在,他无法凭借肢体明确自己是否真的受伤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障目也许在攻击他,也许没有。但即便是有,哪怕切断了他韩林一条胳膊,他也无从查觉。这是最可怕的,当一个人失去所有感官能力之后,将会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

    当韩林“再次”睁开双目之后,他看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发生了改变。先前是在桌边,现在已经落在墙壁上。显然,障目没有以为对他韩林那样的“欣赏”而改变杀死他的想法。好在,身体仍旧健全。

    神观双目。是杀戮之道所特有的一种对这世界上生命的观察能力。它绝不仅仅是韩林睁开双眼去看那样简单,那是一种感悟。是韩林的神魂睁开双目,去看这世界上的生灵。这里的看,与通常意义上的看是不同的。

    所以韩林很有自信可以击杀障目,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真的能够“看到”障目的话,也许只有他韩林一个人。

    一团浓郁的生命之火在身前晃动着。

    “什么?”障目停下了脚步,惊讶的望向韩林。他发现,自己好像是被一道意识给锁定了。而这意识,便来自于被黑布蒙住的少年人。这种事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哪怕你利用某种方法可以看到我的身体,也一样无济于事。”障目并不惊慌,反而表现出对韩林更大的兴趣。

    韩林听不到障目的话,却能够发现障目能力的真正可怕之处。

    对身体的控制权利,也属于感官的一种。他首先要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然后才能行动自由。被剥夺感官能力之后,他无法产生痛觉,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攻击了。同样也无法发起反击,因为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所在。这种能力的确称得上是可怕,也无怪障目能够逼得凌风走投无路,忍着杀女之仇活到今天。

    可韩林更明白,这种奇特的意境,优势越大,相对而言,劣势也便越大。障目可以完全屏蔽掉一个人的感官,也就是说,这人对感官的敏感程度也是远远超过正常人的。只有对一件事了解到最深,才能充分去利用它。

    韩林想到了太上感应篇,想到了观想之法。只有熟悉,才能掌控。

    因此,他找到了障目最大的弱点所在。

    “虽然知道你听不见,可还是要跟你说一句。后会无期。”障目举起右手,凭借他对感官的强大敏感程度,竟能够自由操控身体发生变化。将一条人类手臂,硬生生变成了一把尖锐的长刀。长刀表面流光闪烁。

    韩林想笑,在他左臂上,一条黑色的爪子无声无息的探了出来。

    在这一瞬间,障目双目翻白,惊恐如同那黑夜中被苍鹰追赶的田鼠,他慌了。他试图离开餐馆,事实上,他的确这样做了。

    在宽敞的街道上,三名穿着朴素的男女正缓步行来。这三人体貌特征有些奇特,女人头上生着一对巨大的耳朵,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有着长长的鼻子,一个有着暴突滚圆的巨大眼球。

    “救我!!”障目见到三人如约而至,脸上突然有了重获生机的喜悦。

    韩林被黑布蒙蔽着,却能够看到障目的生命之火所在。右臂上生出来的爪子准确的捞了过去,将那刚刚奔出餐厅,马上要与三人汇合的障目给抓在了手里。

    黑布没了,韩林解脱了。他信步闲游般的走出门店,悠然说道:“心魔,是这世界上最能够影响一个人感官的东西。如果你的能力是屏蔽感官,那么它将会是你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