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动人的哭声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动人的哭声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人们都傻了。レ♠レ那种心情很复杂,他们渴望获救,渴望韩林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当韩林真的杀了克里奥,他们却又不愿意,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那可是克里奥,是冥道十二宫的一位货真价实的宫主!无论他们这些几千年前的修士何其强大,可在那个时期,也不过是臣服于十二宫之下的高手罢了。十二宫,对他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然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他们震惊了。

    “竟然……真的杀了……”一名修士嘴唇发紫。

    “这可是……继罪恶之王后,唯一一个打败十二宫宫主的人……”另一名修士惊的脸皮直哆嗦。

    “他竟然,这么强……”

    有人开始后怕了,为障目报仇的心思,也随着韩林贯穿克里奥的那一瞬间而土崩瓦解。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这少年体内究竟蕴藏着多少力量。简直无法估量。然而这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依靠复制,而与韩林抗衡的人,也死了。谁,还能抵挡那强大的钻石身躯。

    “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你既然让我看到了如此强大的一面。我也便没有放你离开的理由了。”

    正在所有人都处于深深震撼当中的时候,竟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众人纷纷回头,却惊见那人是绿影。

    “绿影!你想干什么!”老三狂喜,他知道自己跟对人了!可这狂喜尚未平静下来,便又随着绿影那冷冰冰的话语而被终结。

    如果韩林能够依靠强大的体魄制衡克里奥,去无视欢乐城主的净化力量的话。那么绿影便是惧怕净化力量,却又可以无视韩林强悍肉躯的存在。

    这样两个巅峰级强者,单个分开来放在哪里,都是绝对的顶级高手。是值得让人仰望的,可一旦他们两个人动起手来,那绿影的意境,对韩林的强大体魄却有着先天的克制性。因为绿影的意境,是无视对方强大与否的。她要切掉韩林的脑袋,和切掉一只鹅头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三哥,我不能放他走。你不必劝我。”绿影步步逼近韩林,双目中有了浓重的杀意。

    “这是干什么,大家好不容易摆脱了危险,何必自相残杀。”逍遥仙强笑了两声,急忙上前去打圆场。心里却火急火燎。

    搞什么?好不容易结交了恐怖的绿影,又攀上了韩林这个继罪恶之王后,唯一一个打败冥道十二宫宫主的强者。那是何等光荣何等的威风,可这两个人却要厮杀了,逍遥仙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见到的。

    “绿影!你敢,你若想杀韩林,便先杀我!”老三展开双臂急忙挡在韩林身前。阻止绿影继续前进。

    “三哥,对不起了。”绿影抬手,指间有绿色的丝线缠绕。

    老三知道绿影绝不是一个婆婆妈妈之人,事实上绿影根本是不受感情支配的一个布偶。她之所以对自己好,是因为自己对她更好。可一旦她决定动手,任何人都是可杀之人。因为她不懂感情,也不知道什么叫痛苦。

    “老三,让开。”韩林一巴掌将老三拍飞。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从我接下双额一等任务开始,就注定要做一个了断。”

    “不行!我不能让你杀了他!”老三怒吼着扑了上去,将那绿影扑倒在地。在她身上胡乱的厮打着。

    绿影面无表情,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老三的双眸。她看到,那双眸内有泪光闪烁。

    “三哥,你哭了。我第一次见到你哭。”绿影说。

    “混蛋!我没有!我不能让你杀了他!!”老三继续厮打,拳脚纷纷落在绿影身上。

    一道丝线缠绕着老三的脖子,将其提上了半空。恐怖丝线缠绕下,老三面红耳赤,一条条粗大的血管爬上了脖颈。在丝线缓缓的收缩下,老三却没有任何恐惧的神情。

    “要杀,就杀了我。你放他走。”老三艰难的说。

    “为什么?”绿影反问。

    “因为他,是第一个让我想好好活下去的人,让我想活的像一个人。如果死,也让我像人类一样死去……”老三说,脸上竟有笑容绽放。

    远方,西门白,墨浓,甚至是生人,植那一行人都沉默了。

    一只手,从后面抓住老三的衣领,并大力将其向后甩飞出去。老三从地上爬起来,望见的是韩林的笑容。

    “我没让你死,你不许死。你是我的手下,我的命令你得听。”韩林说。

    “啐!婆婆妈妈,你俩干脆结婚算了。搞的这么肉麻,太恶心了。不就是死么,有什么好怕的。我跟你一起死!”远处,墨浓,西门白,抬着那只能傻躺着却无法扭头的宇文崇走来。这声音便来自于墨浓。

    “墨浓你找死!”老三破口大骂。

    “也许这是我今生做的最值得后悔的一个决定,可我却很庆幸追杀过你。韩林,要死也带着一起死。”时面色惨白,身上尚有大量血迹,在植与生人的搀扶下,竟也远远的来到了韩林身边。

    “别说话,别让我后悔做这个决定。”时摆了摆手,打断韩林即将脱口而出的疑问。

    可紧接着,韩林竟又看到那曼乔典狱长,与隆娜典狱长也并肩而来,默不作声的与自己站到了一起。

    曼乔面色冰冷:“你为欢乐城带来了灾难,但你却又为我们报了仇。我欠你一条命,陪你一起死。”

    说着,曼乔扭头撇了韩林一眼,冷冰冰的说道:“顺带一提,刚才你打的很漂亮!”

    隆娜柔若无骨的身体贴了过来,那胸前一对隆起用力挤压着韩林的胳膊。朱红妖异的嘴唇在韩林耳边低语:“你的鲜血一定很美味。我想品尝一下,不如就一起死。临死前让我喝一口。”

    弗朗眀多拎着那灯笼仅剩的把柄走来:“一起死。”

    看着这么多人站在自己这一边,韩林有些惊讶。可那惊讶转眼变成了笑容。

    眼看着绿影身前的丝线缠绕,已经编织成在场每一个人的模样。一个个小小的布偶悬浮在半空,预示着这些人的死期。

    韩林叹道:“这次是真会死的。”

    沉默少许,有人开口道:“他娘的,老子开始后悔了!!”

    众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可却并未有人真的离开。连一向冰冷的曼乔,嘴角都掀起了一丝弧度。

    “哈哈哈哈!”韩林哈哈大笑起来,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心里很温暖。

    “你很讨厌,我要杀了你。”绿影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韩林,让她回想到了并不愿意想到的记忆。那记忆让她心中埋藏的痛苦,有生根发芽的趋势。所以她讨厌韩林。

    将身前半空中那代表着韩林的布娃娃,一把塞进嘴里,咕噜一声吞咽。

    这吞咽声响起的瞬间,哄闹的现场瞬间平静下来。所有人都知道,开始了……

    “得到的太多,便表示会失去更多。获得力量,要付出代价。你一定,也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价。”

    很奇妙的是,韩林并没有拉开任何要迎战的架势。反而是心平气和的对着绿影,说出了这番话。

    绿影皱眉,她讨厌韩林的笑容,厌恶韩林的笑容。想让这种笑容消失,所以她要折磨韩林。一直到她看不到那讨厌的,该死的能够让她内心触动的笑容才行!

    所以她撕掉了自己的左手。

    唰,韩林的左手也一样被撕掉了。他额头开始见汗,可笑容却越发灿烂了。

    但更诡异的是,老三竟然发现绿影脸上抽搐了一下,那表情看上去,好像是……很疼!?

    “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我也很同情你。相信我,我能明白你的痛苦。也知道因此你失去了痛苦的权利,失去了感情。”韩林继续说道。

    绿影咬牙,撕掉自己的左肩。韩林的左肩也一样被撕掉。可那绿影的头上竟然沁出了冷汗,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韩林继续微笑:“家族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心死而无法复生。你品尝过的,我都懂。你将自己埋藏起来,是因为害怕么?”

    “你很讨厌,闭嘴!”绿影撕掉身上一大块肉。却诡异的痛哼了一声,眼角竟有泪光。

    “看呐,这种感觉叫疼。是不是很亲切?”韩林笑道:“傻孩子,别把自己的痛苦藏起来。它不是你的仇人,而是你的朋友。我们应该拥有品尝痛苦的权利,它能让我们懂得什么叫珍惜,让我们懂得该怎样去战斗。”

    “闭嘴!闭嘴!!”绿影有些慌乱了,她开始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撕扯着。一条条如碎布般的血肉被撤掉丢在地上。

    韩林冷汗淋漓,痛入骨髓,那钻心的撕裂感让他险些昏迷过去。却依然强撑着,用符文咒将断裂的手臂重新粘合,虽然无法彻底复原,却足够粘连着尝试基本动作。

    他展开了双臂,向绿影走去:“来,我给你一个家。乖……”

    “啊啊啊啊啊!!”绿影发现,对自己的自残开始有了难以名状的感觉。那感觉让她无法承受,也许,这叫疼痛。叫痛苦。

    “滚开!你滚开,别过来!!”绿影对自己的自残越发疯狂。韩林的身体也开始打起了摆子。

    这一幕,让众人看的禁不住龇牙咧嘴,好像那疼痛的感觉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身上一般。眼皮不住的跳。

    绿影崩溃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试过痛苦的滋味了。也很久很久没体验过疼痛的感觉了。她没有感情,也没有感知力。一个正常人应该具有的喜怒哀乐,她都没有。可当这感觉如江河般喷涌而至的时候,她甚至没能做好充分的准备去迎接它。

    绿影哭了,几千年来第一次嚎啕大哭,哭的像个孩子。

    “乖……不哭。你会慢慢喜欢上这种感觉的,别再流浪了。我给你一个家。”韩林不管绿影疯狂的挣扎,硬生生将其抱入怀里。

    “放开我!!”绿影无力反抗,趴在韩林肩上哭个不停。她发现自己有泪水了,心好像也柔软了。

    “睡。”韩林抚摸着绿影的长发。在突如其来拥有了痛觉的前提下,让绿影疼的无法支撑了。许多年来,她就像是一根绷紧的琴弦。她不敢尝试感情,也拒绝尝试感情。所以她整个人都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缘,活着跟死人没有区别。

    可那种人类应该有的感觉一旦来了,她内心中隐藏了许多年的回忆,便再也无法止住,像绝了堤的洪水。所以,她这根弦断了,一旦断裂,比普通人崩溃的更快,也更彻底。

    她昏死在了韩林的怀里。

    贪蛇,可以回来了。韩林点了点头,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再也无法坚持了。

    韩林曾经想过绿影的弱点,可他却无法找到。因为在战斗技巧上,还是意境的特殊性上。绿影都是完美的,是没有缺陷的。可这世界上不该拥有绝对的完美,至少韩林不信。所以他没有放弃,依然在找。

    于是乎,他找到了人性的缺陷。绿影是以自残的方式来杀人的,对方的攻击也一样会如数返还。可这种看似完美而霸道的能力,却建立在绿影自己对痛苦毫无所觉的前提下。

    如果她能够品尝到自己造成的伤害。韩林如是想到。

    那么,唯一一个可以让她体会到痛苦的人,应该是贪蛇。

    那么她的哭声,应该是最美丽,最动人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