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涌动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二十一章 涌动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罪恶大陆,上层,罪恶之城。

    城外,一阵阵凄厉的寒风呼啸,那锐利的尖啸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这里,是罪恶之城城外的禁行区。是正常人无法通过的死亡地带。常年被加持过强大玄念的罡风覆盖,一旦有人进入,顷刻间化为乌有。

    连接罪恶之城与热砂之地的,只有一条通道。而那通道被冥道十二宫把守着,没有通关令牌无法进入。

    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前往禁行区。可今天,就有这么一个人看似鲁莽的闯了进来。

    无论是那几乎整个断掉的右腿,还是身上随处可见的,触目惊心的伤口。都让此人看上去十分的凄惨。

    那足以将九成以上大修士撕到支离破碎的罡风,在此人身上竟显得多少有些乏力。

    他面色冷峻,双眼中饱含仇恨与怒火。为一条白色绷带加持玄念后,为自己进行了简简单单的包扎。绷带缠绕在将近断裂的右腿上,血水立刻将其浸透。

    嘴里咬着绷带一头,狠狠的将其抽紧。回头遥望远方,眼神里有些开始有些担忧。他的右手,始终护着前胸,那里有一团隆起,里面似乎藏着什么。看他对这东西的紧张程度,显然那东西绝对意义重大。

    “该死的!这些叛徒一定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嘴里骂了两句,立刻向着禁行区深处跑去。在这强烈的罡风弥漫之下,飞行是没有意义的。双脚若无法紧密的贴住地面,哪怕可以承受罡风的撕扯,可身体也一定要被吹到莫名的地方。

    前方,有一大片看上去像是被遗弃的城池。这城池的城墙只建造了一半,里面隐约可见破败不堪的建筑雏形。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竟有建筑能够维持不破,实属罕见。

    “洛卡缪斯,我劝你还是不要做徒劳无功的动作了。乖乖出来受死,你一个人,无法改变现状。”

    一道飘飘渺渺的声音,在这禁行区内缓缓的响起。音量并不太大,却能够传遍整个区域。听上去,像是从四面八方扩散而来,无法判断到准确的方位。显然,这荒芜一人的进行区内,唯一可以被称作洛卡缪斯的人,便是那狼狈不堪的家伙了。

    “啐!你们这些叛徒!休想得逞!我纵然是死,也要把情报送出去!”那被称作洛卡缪斯的人冲入荒废的城池内,靠在一根巨大的黑色柱子内。左手,则探入怀中。有一团淡淡的玄念光芒在闪烁着。

    稍后,声音再次响起:“你已经没有了心脏,活不了多久了。若现在肯主动投降,或许能让捡回一条命。”

    闻言,那洛卡缪斯眯了眯眼,表情冷如寒霜。掀开前襟,在心脏部位,有一个小小的血洞。这血洞刚好通向心脏,可里面本该活跃跳动的心脏却已经没了。只有鲜血凝固其中,其释放的悬念光芒,便一直源源不断的填充进去。

    此人丢失了心脏,竟依靠强大的玄念继续维持生命。这种事本身,在大多数修士看来都是荒谬绝伦的。是无法被理解的。

    “有本事你们就找到我。”洛卡缪斯喘息了一阵子,那释放出去的玄念光芒将身体稍稍修复了一些,又立刻启程赶路。

    “这重伤让你无法维持多久,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出来投降,心脏还能还给你。否则,即便你改变主意也已经晚了。洛卡缪斯,何苦如此执着呢。那人不值得你卖命。”

    “废话少说!!”洛卡缪斯大手一挥,有一道流光将自己身躯包裹。彻底切断了与那人之间的联系。

    “唉……”进行区外,有二人并肩站立。身上穿着的服饰有些陌生,可但凡只要是罪恶之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却都认得这种特殊的服饰。那代表着地位崇高的冥道十二宫。

    “进去吧,找到他。”一人说。

    另一人皱眉道:“真要杀了洛卡缪斯?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是他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我们给过他机会了。走吧。”

    另一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二人并肩跨入禁行区内。瞬间,猛烈的罡风袭来,要将二人撕碎成片。可在两个高手的玄念保护下,罡风却无法造成实质影响。

    “为什么还没来。我快坚持不住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洛卡缪斯出现在荒废城池内的一座巨大高塔顶端。

    这高塔通体成纯黑色,上下总共一百零三层。在高塔顶端的之上的空气中,在罡风呼啸的包裹之内,有一个小小的扭曲漩涡。这漩涡拖着长长的尾巴,看不到尽头。

    洛卡缪斯双目深邃,望向尾巴的尽头,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他的身体越发虚弱了,两条腿已经开始冰冷坚硬。嘴唇也苍白的吓人,更严重的是,他那胸口缺失了心脏的伤口,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一个人没有了心脏,纵然能够维持肉体不灭,可死往却如影随形。最多,只能够拖延死亡来临的步伐而已。

    他的情况十分糟糕,右手却仍旧死死的护着胸前隐藏在披风内的事物。表情看上去,有几分焦急。

    ……

    洪荒大陆。

    遥远的大陆边缘地带,有一人浮空而立。她神色恬静,双手交叉叠放于身后。头部微微抬起,饶有兴致的看着天空中璀璨的星辰。

    “符文术,果然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或者,它甚至能够被称之为艺术。若不知真相,谁能明白这些星辰都是虚假之物。”她开始微微笑了起来,回想到许多许多年前遇到的那个老头子。是他一手开创了伟大的符文术,让这门本不该在本界出现的强大领域,发光闪耀。足以影响了一整个文明。

    她的出现,在洪荒大陆上引起了不小的躁动。有许多顶级高手都察觉到了,可她却并不在乎这些,只是静静的浮着。

    远方,一阵龙啸传来,紧随其后是那妖帝庞大的身躯骤然停顿在她面前。速度快的惊人,让人无法判断他从何处而来。

    “是要来杀我么?”妖帝朗笑一声,声如洪钟,悠远飘荡。

    她将头部放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为什么要杀你?”

    妖帝大笑:“为什么?你身上有太多的为什么。可有几人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她笑:“我不是来杀你的,而是来做客。怎么,不邀请你的客人喝一杯么?”

    妖帝渐渐收去了笑容,沉声道:“圣道的丫头,这世界难道还不够乱么?你还要再添一把火。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哦?说说看。”她道,可表情里看不出丝毫期待。

    妖帝深深的吸了口气:“你不想我离开洪荒大陆,可你的计划是无法实现的。”

    “为什么?”她笑着反问。

    “因为你低估了很多人。”妖帝道。

    “好了,请我去坐坐吧,我们也许多年没见了。我什么时候离开,你什么时候恢复自由。”

    ……

    “这种能力很不简单。”在一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所在,有两个巨大的恶魔凭空而立。这两只恶魔抬头遥望苍穹,试图找到一些端倪所在。可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地方是没有破绽的!

    “早听闻下界有强者做那彩虹货郎,拥有开创一片天地的本事。以前我并不相信,可如今亲眼见到。确实叹为观止。”一头恶魔开口,双手向天,有漫天的黑气弥漫而出。

    紧接着,那巨大的恶魔爪子虚空抓出,向两侧拉扯。空间在他大力撕扯下有些不太稳定,几乎要出现空间裂缝。

    “你坚持不了多久的!这独立开辟的世界,毕竟不如正常世界那样坚固。”恶魔吼道。

    视野拉远。那山水树木与天空大地开始变得渺小,视野继续放远,天空中的星辰历历在目。继续放远,可在星辰的尽头,却出现了一片黑色的虚无地带。再拉远,这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镜子。

    镜子,在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中捏着。此人面色苍白而衰老,一双浑浊的双目望向镜子里面的世界,有流光顺着视线不断的融汇如镜子内部。

    老人身旁有小小的女童。头上竖着两个马尾,她天痕无邪,伸出舌头舔着一个大大的糖果。

    “爷爷,你怎么把他们放进去了。那里不是让我玩耍的地方么?”女童歪着头,好奇的问。表情有些不太情愿。

    老人溺爱的抚摸女童黑发:“放心,等爷爷把他们炼化了。里面,还让你进去。”

    “那他们什么时候能被炼化呢。”女童问道,一口将大糖果塞进嘴巴里,腮帮子鼓鼓的看上去十分可爱。

    “是啊……什么时候能炼化呢?”老人也在询问自己这个问题。

    天际,有流光闪烁而来。在老人身前迅速落定,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前辈!见到你安然无恙,我也放心了。”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清水掌门,徐若水。

    那老人抚着胡须,叹道:“世界乱了。遥想百万年前将邪魔大陆驱逐,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种独特的职业出现,符文师,确实太过不可思议。这里面囚禁的两名沈家人,实力不俗。若要炼化,怕难以办到。”

    徐若水忙道:“青柚是不简单,可若您能够拖住她,也会给我们提供一丝喘息的机会。”

    老人摇头:“符文师这个职业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人类与心魔合二为一,我从未见过。我可以拖住青柚,可尚有其他符文师在霍乱。若找不到一个能够克制他们的人,这场战斗,始终是要败的。”

    闻言,徐若水惊的瞠目结舌:“怎么,连前辈你都这样消极?除了您,可还有另外两个前辈尚未出手。”

    “敌不过。”老人说。

    徐若水沉默许久,说道:“那如何能够抵抗符文师的入侵?”

    老人沉思一阵,摇头道:“与心魔结合的符文师,是极难战胜的。尤其那深藏不漏的沈苍宇,上次只是惊鸿一瞥,已经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断定,我与其他二老联手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打败符文师,修士办不到。”

    “可圣道之主我们不能相信,难道,我们真要坐以待毙?”

    老人闭上了双目,摇头:“除非,能有一名符文师肯帮助我们。而且此人,在符文术的修为上也必须不能弱于沈苍宇。可这种人,世界上有么?”

    徐若水沉默了。

    她有点无法接受修士打不过符文师这种答复,在她看来。符文师不过是制作一些符文咒用来辅助修士的人。最多,算是另类的医师。可沈家,竟恍如洪水猛兽,一夜之间崛起。打了下界一个措手不及。奈何寻找到那些化身为彩虹货郎的顶级前辈,却依然无法取得有效的成果。

    人说,念宗之高强者,可以玄念独立开辟一方天地。这样的能力,在任何修士看来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只能存在与传说当中。本想他们出现,会对符文师造成极大的威胁。

    徐若水心中悲苦,一个人类,竟然能够与强大的心魔合二为一。这种事太过荒唐了,可须知修士修炼的是本心,最惧怕的也恰好就是心魔。那沈家,拥有大量上古级,甚至远古级心魔,对修士威胁大到无法想象。沈苍宇更是独自拥有了两条洪荒级心魔。连三老联手也没有获胜把握。

    难道下界真的要亡了?

    符文师……

    徐若水脑子里在飞快的搜寻,她试图找到一个可以与沈苍宇并驾齐驱的符文师高手,若此人肯相助修士,这下界还能有救。想来想去,都没有合适的人选。但脑子里却不知为什么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他不行的。”徐若水喃喃自语,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想。她脑海中出现的人,便是韩林。可韩林的实力她见过,符文术造诣并不算太强。

    “前辈,您多保重。”

    “去吧。”老人挥了挥手。

    徐若水点头,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划破长空。

    穿云峰脚下,一群妖兽壮士在刻苦的修炼着。其中一道身影移动速度快的惊人!在一小块区域内竟无法跟随他移动的跨度。

    “简直太惊人了。”苏婉小嘴微张,站在云端之上静静的看着卡缪尔。她难以置信,这样一个妖兽,在修炼劲宗高级功法的时候,竟会表现出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此人简直是为了战斗而生的战神!那九级烈阳拳,便是顾庆峰都没能练到极致,可在他这,却用的出神入化。虽然直到第七重,只可施展七拳,可这七拳的力量,竟不比第八拳弱上半分。

    每一个人,学习每一种功法的所得都是不同的。即便是同一个门派的弟子,学习同一种功法,实力也是参差不齐的。相同的招数在不同的人手上,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天差地别。

    “也许,他便是今年前的最强人。”苏婉对卡缪尔下了这样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结论。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