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两个精灵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两个精灵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湖水。

    那是一滩碧绿清澈的湖水,在湖畔,有一把青木的椅子,和一张青木圆桌。桌上摆放一只茶壶,一只茶杯。茶杯内清茶飘向,袅袅水汽蒸腾而上。湖畔四方,鲜花盛开,鸟儿在翠绿的枝头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这是一种意境。是存在于卡缪尔心中的恬淡生活。

    “我根本不敢相信,这种狂暴的家伙。竟然可以修炼到自己的意境,而且,他的意境居然是那样的……”

    穿云峰,七大剑客齐聚,站在云端之上与苏婉并肩而立。

    “太不可思议了,他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有这样的突破。好像那九级烈阳拳天生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一样。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一人问道。

    苏婉微笑:“他的兄弟们,叫他不败战神。我听说过他的事迹,在没有学习任何功法,对罡气尚且一窍不通的时候,便可以以一敌百,击杀大量修士高手了。这种人是为战斗而生,若要死,也是为战斗而死。”

    “几位师兄,有没有兴趣跟他过过手?我想,现在的他已经有这样的资格了。”

    “呵呵,行,我跟你去一趟。我们两个,打他一个。”

    七大剑客之中,自动分离出二人,从天而降。

    卡缪尔那壮硕的身躯每一次冲刺,都发出奔雷般的咆哮声!前一刻尚在眼前,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天边。

    轰!一个巨大的水缸落地,卡缪尔脱去上衣,现出那一身充满爆炸性,极具力量感的完美身体!

    水缸内,有药香残留。

    “这是先生留给我的,虽然已经无法对我产生效果。可进去浸泡时,总会想起先生的音容笑貌。”卡缪尔有些出神的望着水缸,那话,是对身后两个大剑客来说的。

    “我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你如此记挂。”一名大剑客问道。他不止一次听过韩林的名字,从卡缪尔这里,从苏婉那。可对于这个神秘的少年,脑子里的印象却并不充分。无法勾勒出他的具体“形状”。

    “他是唯一一个,可将我黑暗人生点亮的人。”卡缪尔回答:“你们要找我打么?等我泡完了再说。”

    两大剑客无奈的笑了笑,将长剑抱在怀里。静静的等候。

    天空中,有流光闪烁,落在苏婉身旁。

    “徐师叔。”苏婉急忙行礼。她是顾庆峰的徒弟,自然也是徐若水的晚辈。

    “又在思念那小子了。”徐若水呵呵的笑道。

    苏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脸上有红晕。

    “有人喜欢他,是因为他优秀。有人喜欢他,是因为对他感激。我却是因为他这个人。”苏婉对儿女情长之事有着属于女儿家的羞涩,但却从来不会避讳自己的情感。她也从来没掩饰过对韩林的感情。这种感情有些特殊,正如她所言,她记挂韩林,只是因为跟韩林一起经历过许多。那种经历让她忘不掉。

    “爱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原因……”徐如水叹道:“但结果是一样的。”

    “徐师叔,你和师傅……”苏婉话说了半句,便将后半句生生咽下了。

    “我和那老家伙斗了几千年了,若突然走到一起还很不适应。也许这样打下去,才是最好的结果。”徐若水面带笑意。

    轰!!大地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撞击声!紧接着,这撞击声密集如雨,连绵不绝。

    有雷鸣般的咆哮,有剑气划破苍穹的气势!甚至有三道长长的匹练穿越云层,飞上了高空!

    徐若水轻轻弹指,将一道剑气匹练崩飞。她有意望向苏婉,要看看这个天生对剑术有着难以想象领悟能力的女子,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剑气匹练到达苏婉近前,却并不见她有丝毫动手的意思。为此,徐若水微微皱眉,但紧接着,剑气竟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在苏婉身前。

    “婉儿,你这是……”徐若水变色。

    苏婉温柔的笑道:“我也说不上来。心里就是对剑有一种亲和力,总觉得它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我的亲人,甚至就是我自己。”

    “你究竟到了什么境界。”徐若水凝重的问,她发现苏婉的情况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甚至苏婉对剑术的领悟,和发展方向,也偏离了她与顾庆峰的认知。

    苏婉,与卡缪尔的实力提升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徐若水惊为天人!这一男一女两个并不太出名的人,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段位一跃提升到了极为恐怖的高度!卡缪尔在恍似爆炸般的进步中,生生将段位提升到了阳尊一段。这也就算了,苏婉却能将段位拔到圣士一段!这种事,徐若水是闻所未闻的。

    两大天才,或者,叫做两大天子都不为过。那卡缪尔就是战斗的化身,苏婉则是剑的精灵。这两个人修炼与常人不可同日而语。也许那是上天给予的厚爱。

    苏婉温柔的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境界。但在我眼里,功法已经不再是功法。在我看来,这世界万物都是剑,你是剑,我是剑,花是剑,草是剑。连眼神也是剑,空气也是剑。”

    “让我看看。”徐若水道,眼神中有一抹惊艳。在她看来功法就是功法,哪怕是剑术,也是将剑巧妙使用的一种方式而已。向苏婉给的这种说法,还是头一次听说。

    事实上,不但是他,便是顾庆峰这个劲宗掌门人,也一样无法理解苏婉话里的意思。所以徐若水认为,苏婉走上了另一条神奇的道路,是他们不能清楚认知的。这意境不是所谓的劲宗与念宗可以框架起来的意义了。

    苏婉摊开手掌,在掌心上方的空气中,有一道剑气的影子缓缓的旋转变大。

    徐若水瞳孔收缩。她分明察觉到,这剑气根本就不是用罡气凝聚的,甚至不是玄念。它就是剑!只是这一个简简单单的字。是剑本身,是剑的灵魂。或者,是剑的精灵。

    “徐师叔你看,我不必使用功法。也不必刻意去引动自己的修为。因为在我眼里,这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剑。”苏婉说着,手指指向一片空气。那空气,也变成了剑。

    她双目望向云层,白色的云朵也变成剑。她闭上双目,这世界也变了。

    有那么一刻,在徐若水的眼里,整个世界都没了。她们二人,是站在虚无中一把巨大的剑身之上的。那剑身通天彻地,贯穿苍穹宇宙,更看不到尽头何在。恍似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剑。除了剑,别无他物。

    打一个不太准确的比喻。世上有剑,是人类发明出来的一种工具。有人将剑做成各种形状,因为大小不同,材质不同,所发挥出来的特性也不同。但始终,剑都是为人所用的工具。是一种被利用的存在,是人发明出来的。

    可苏婉,就像是一把剑。不是被人发明的剑,是天地初开,世界形成之前就已经有的,真正意义上的剑。她,便是那剑。

    苏婉十指灵动的跳跃,每一个手指的指尖,都有剑。徐若水分辨不出,这剑是脱离苏婉身体的存在,或者直接就是苏婉的手指。在她看来,竟也发现那剑无处不在。

    收手,苏婉向着徐若水温柔的一笑:“因此,剑都是我,我也是剑。师兄们释放的剑气,我可以本能的去操控。我让剑气有,剑气便有。我让剑气无,它便从未出现过。”

    “后生可畏啊。”徐若水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想不想去见见那小子?”

    “韩林么”苏婉惊喜的问道。

    “嗯。”徐若水点头:“他还不知道暮光总会其实就是沈家的化身。也不知道他的老祖先沈苍宇,就是符文领袖。我们后知后觉,却被打的措手不及。”

    “您是让我去劝说韩林,尝试对抗沈家?”苏婉惊讶的问。

    徐若水点点头:“圣道之主曾无意间透露过韩林的身份。他就是沈家人,如若如此,在符文术的造诣上,他也应该拥有得天独厚的天分。我能想到的,有可能愿意帮助我们的,只有他一个了。我希望你能找到他,劝说他帮助我们对抗沈家。”

    “我不敢保证。他对家人的感情是极浓的。”苏婉有些担忧,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战斗的人。更希望天下和平,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同样,也不愿意让韩林牵扯到无休无止的战斗中去。

    “我知道你很为难,考虑一下吧。如果想通了,我送你和卡缪尔离开。”说罢,徐若水转身离去。

    下方。

    “服了!”两大剑客同时收手,那两把雪白色的长剑化作碎片散落在地上。二人身前后背都有几个大大的拳头印记。看上去十分狼狈。

    卡缪尔也没好到哪去,甚至比两人更惨。身上各处都被切开严重的伤口,各处都深入骨骼。

    “还没打完。”卡缪尔舔了舔嘴唇。

    那两大剑客急忙摆手:“不打了不打了,剑都被你打碎了。我真好奇,你这人的意境怎会是一潭湖水。这可与你战斗的风格大相径庭啊。”

    卡缪尔随手在衣服上撕下一小条不料,在伤口上包裹。

    “极静极动。只有真正了解‘静’的人,才能明白何为‘动’。”卡缪尔说。

    “受教了。”两人点头,面带笑容。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