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谁更夸张?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三十六章 谁更夸张?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惨嚎声不绝于耳,隆娜却并没有打算停手的意思。也没有打算给那探子道出实情的机会。

    众人都是看的冷汗直冒,心说这女人哪里是什么审讯大师了,她就是一个疯子。那表情,那享受的样子,这刑讯逼供的手段,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得到她想知道的情报。而是为了享受这个过程。

    韩林无奈的摇了摇头,立刻打断隆娜的行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动用有点特殊手段是在所难免的,韩林没有妇人之仁,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既然对方已经打算开口了,继续逼问下去那就太没道理了。更何况,这探子不过是夹在中间做人,怎么说他也是没有罪的。犯不上要把人往死里折磨。

    “隆娜,差不多可以了。”韩林摆了摆手。

    隆娜满脸的不情愿,很贪婪的又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探子,这才收手。

    此时,那探子哀嚎声停止,便没了动静。韩林几步走上前去,用手指翻开探子的眼皮去观察其眼球。而后再摸其脉门,叹息着摇了摇头:“精神崩溃了。”

    精神崩溃。崩溃这个词不是随随便便,轻易可以使用的。真正的崩溃究竟是什么,是原本构成完整体系的组织,因为某种外力或本身原因,造成这体系的瓦解与失效。精神崩溃,并非常人所言的那样,疯了,傻了。真正的精神崩溃,是精神死了。

    一个人的肉身可以在保持不死的情况下,让精神先死。这种精神死去的人,若不及时治疗,便于真正的死人没有多大区别了。

    不用韩林多言,古月仙子很聪明的主动上去为那探子治疗。她在**创伤的治疗领域中是比不上逍遥仙的,可对于一些神神怪怪的领域,例如精神领域,却是非常在行。她甚至可以将一个死人的尸身cao控起来,赋予其特定的,接近于精神类的能量,让其重新获得行动能力。

    古月仙子查看探子的方式,便于韩林截然不同了。韩林这种外行人,最多只是懂得翻翻人的眼皮,而古月仙子却并未去看瞳孔,而是伸出两根手指,抵在那探子的眉心处。一股柔和的力量进入其颅腔之内,去探查大脑的精神波动情况。

    “还行,只是因为无法接受太过巨大的创伤,精神暂时进入假死状态来逃避残酷的现实。再晚一会儿就真死了,现在倒是还能治愈。”

    听到古月仙子这样说,韩林才算放心。

    这边,古月仙子为探子治疗精神创伤,另一边,小樱却十分感兴趣的在询问隆娜,一些有关于折磨方面的小知识。

    两个人相谈甚欢,在这段时间里,韩林也好奇的凑过去听听这女人的见解。

    “折磨人的方法有很多,一般对其认识比较粗浅的人,会着重将手段放在目标的**上。以看似残忍的手段去摧残其肉身,造成让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感受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行家里手则更注重于精神折磨。”隆娜说。

    “什么是精神折磨?”小樱急忙追问。

    隆娜溺爱的摸了摸小樱的脑袋,她对这个小女孩儿是越发喜爱了,也许是因为两人勉强算是志趣相投,便很容易能走到一起。

    “小樱你以前使用的手段便是**折磨。所谓精神折磨,可以举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例如,我要杀你,可以一刀砍死你。这个过程是比较迅速也比较快的,对方心里大多只能立刻形成慌乱或者是紧张这两种情绪。死,往往是一瞬间的事儿。也许一咬牙一跺脚,也就拼着强忍过去了。有句话说的好,叫做脑袋落地,碗大的疤。这种快速死亡的过程,很难给出足够的时间让人产生心理恐惧。可我若是现在不杀你,而是告诉你,一个小时后,我会砍掉你的脑袋。在这一个小时内,你会格外难熬。心里会开始琢磨自己的死法,甚至回想曾经美好的记忆,想到活着是多么的幸福,死了是多么的可惜。这个过程,是后悔,恐惧,绝望,不舍,不甘,等等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心情掺杂在内,因此,精神折磨要比**折磨更高明一些。”

    韩林在一旁听的暗自点头,隆娜说的没错。有时候告诉你死亡的具体时间,比直接一道杀了你更痛苦。这就是精神折磨。

    “可你刚才使用的,算精神折磨吗?”小樱好奇的问。

    隆娜笑道:“算,一部分算。首先探子应该知道他会长时间承受我的折磨。心里会恐惧,其次,让他自己吃掉自己,这种事本身也比较难以接受。同样是一种精神折磨。但我所使用的方法更复杂一些。精神折磨固然强,可**折磨也一样能够发挥出让人无法想象的强大效果。”

    “你不是说,普通人才用**折磨吗?”

    “没错。”隆娜点头:“但你需要明白一点。说**折磨不够高明,是因为一个人承受痛苦的度是有限的。人体是一个很奇特的组织结构。它本身便拥有许多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自保方式。承受痛苦便是其中之一,当一个人所承受的**痛苦到达一定限度的时候,这种痛苦会被麻痹感所代替。更强一些的,就干脆昏厥过去来逃避痛苦。这是一个正常人类无法主动控制的,而是身体自己做出的判断和选择。因此,这个承受痛苦的限度,往往是许多刑讯专家难以跨越的一道坎。”

    隆娜撩拨了一下她那一头血红色的性感长发,有些痴迷的说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拿一些人做**实验。致力于去研究突破人体承受痛苦极限的方式。我发现,切断人类体内的一些神经传感组织,可以保证让人无法陷入昏迷,时刻享受痛苦。但这种痛苦依然是有极限的,疼痛感到达顶峰状态之后,人类体内会分泌一种比较独特的物质,将这种痛苦变成彻底的麻痹。这个时候,你会耳鸣,头昏,抽搐,痉挛,身体陷入极端‘亢奋’的状态。使疼痛感大幅度降低。”

    “怎样克服呢?”小樱忙问。

    隆娜笑答:“治愈,或者干脆就是增强。在折磨一个人的时候,去努力治愈并大幅度增强他的感知能力,修复他的神经。让他能够在保持最完美最巅峰的状态下,去感受这种痛苦。如果我将这种手段使用在目标的鼻子上,他将会拥有超过犬类的嗅觉,若用在双目上,他会拥有超过鹰眼的视觉。如果我用在他全身,他将会品尝到无以伦比的痛苦。其次,我还需要去增强他的大脑,让他的大脑能够辨别,并接受这种超出范围的痛苦。”

    隆娜的一席话,听的韩林一行人是感慨不已。正所谓行行出状元,任何事情都有门道。摸清楚门道了,便成为行家里手。成为大师。韩林很清楚,隆娜说的这些,还只是一个非常简要的阐述而已。这里面所包含的知识,涉及到的领域也是非常广袤和惊人的。

    说隆娜是疯子,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去增强自己,去更好更快的杀人。却鲜有人愿意耗费精力研究如何折磨别人。可她愿意,并一直致力于此。她当然是不正常的。

    “我还有很多种这样折磨人的小手段,有些是成功的,有些尚在研究当中。其中有一种始终没能成功的方法,是将一个人种在地上,按照植物的方式去生长。并真正的将**植物化,变成一棵人树。”隆娜兴奋的说,一旦涉及到她感兴趣的领域,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

    “那好像也没什么嘛。”老三尝试性的想要去反驳一下隆娜,他知道这种做法是自不量力。却迫切的想知道,让人变cheng ren树这种手段妙在哪里。

    隆娜呵呵一笑:“听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但实际应用起来,效果却强的出乎意料。这将会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重要的在于它不是进行一种对目标的**摧残,而是精神摧残。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和心理变化太多,至今连我自己也没能弄明白。如果你感兴趣并愿意当做志愿者的话,我可以让你尝试一下。我正好缺少一个强大的修士来作为志愿者。”

    “算了,我可没兴趣。”老三恶寒的摇了摇头。一想到自己会变成一棵有意识却无法行动,甚至连了断自己生命都不能够的树木,就觉得难受。

    那边,古月仙子终于完工了,探子在恍恍惚惚间,正逐渐清醒过来。

    “我现在还是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为好,否则他看到我,会直接吓死过去。”隆娜很有自知之明,主动将审问的权利交还给韩林,自己则迈步出了房间。

    看上去,探子的精神状态还不太稳定,双目来回的四处观望,有些疑神疑鬼的。显然,他在找隆娜的身影。

    韩林尽量去分散他的注意力,上来开门见山便问那神秘的组织究竟是谁。

    探子现在若还敢说谎,若还敢不答,那就真是愚蠢到家了。

    当他嘴里吐出“蝎尾”这两个字的时候,老三明显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韩林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却并未打断探子的话,也没去理会老三,继续询问有关蝎尾的一些情况。

    探子对蝎尾了解不算太深,却无数次听说过这个神秘的组织。在罪恶之城内,除了那些明面上的帮派之后,还有一些人是专门接纳高级任务的强者。事实上,连十三杀神在前期也属于这种任务组织。只是到了后来多次为官方效力,便开始转而去经营帮派,发展自己的势力去了。

    这些神秘的任务组织说起来也并不复杂,全都是一些从四山之地开始,去接纳赏金任务并不断增加悬赏金,后来一步步爬上罪恶之城的家伙。说他们身经百战那绝对是委屈他们了。

    “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在各个领域内都有属于自己的建树。而且,比明面上的帮派要恐怖许多倍。蝎尾是其中的佼佼者,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几个组织之一。我不敢得罪他们,否则死的,将不会是我一个人。”探子说。

    韩林继续打听,便知道了一些内幕。原来在几天之前,蝎尾组织专门找到这些探子,并下了警告。十三杀神的行踪由蝎尾接手了,除了他们之外,任何人不许追查有关十三杀神的任何信息。若有触犯,后果自负。

    探子们终究是小人物,帮派需要他们,可那些任务组织却并不需要他们。因为这些高级任务组织拥有自己的侦查成员,比探子强了不知多少倍。所以要杀探子,也绝不会留情。

    “七情,给我点钱。”

    韩林从七情那里要了一万命魂币,塞进探子怀里。那探子是死活都不肯要,看到韩林给钱,好像比杀了他更可怕。

    韩林笑道:“不用多想,这是交易。我从你这里获得了情报,便一定会给你报酬。至于你受伤受折磨,就不赔偿了。算是让你长长见识,开开眼。毕竟不是谁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探子忙不迭的抱着钱跑了,看上去脚步还有些踉跄。

    韩林回过头来,望向老三。

    老三点头,解释道:“蝎尾是个比较难缠的组织。跟探子说的一样,他们是任务组织当中站在顶端的高手。十三杀神是我们做任务组织时的名称,十三帮是改为帮派后的名称。早在我们未能成立帮派之前,便于这蝎尾组织有过交锋。”

    “结果呢?”韩林追问。

    老三摇了摇头:“这么跟你说,十三杀神的队伍是一直保持十三个名额的。死一个,便重新寻找新成员加入。早期的十三杀神跟蝎尾交过手,阵亡七人,只剩下老大老二为首的六人。我,和小樱,就是因为十三杀神缺少成员才填补进来的。那次交手损失惨重,听老大说,打的很激烈,也很绝望。但最后,我们付出七人死亡的代价,对方却只死了一个。而且,他们只有五个人。”

    “这么厉害!”韩林很惊讶,说完却看到老三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问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他发现不但是老三,连其他几个人也是这样的目光看向自己。

    老三苦笑道:“你好像没资格说这种话?他们是五个打我们十三个,你可是一个人打我们十三个,外加另外十四个高手。相较之下,还是你更夸张一些。”

    韩林笑了笑,不置可否。

    “说起这些组织,来历很是不小。”宇文崇接话。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