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被俘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十九章 被俘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歌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后脖颈处,被缓缓的喷上了一口冰凉的气息。

    似乎是有人在背后喘息,吟唱。

    呼!一个yin士修士猛然转身,背后却空空如也,那歌声也立刻消失了。待他再回过头去,歌声再次出现。

    如此一来,弄的所有人都有点jing神紧张。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参北斗哇!!!”

    一声嘹亮高亢并富有激情的歌声直冲九霄,这一嗓子,被韩林用上了气劲儿,体内的气旋跟随一起震动吼出来的。声音大的惊人!

    一嗓子下去,那歌声也停了,众人都是吓了一大跳。

    “韩副会长!你干什么!”修玛会长大怒。刚才的气氛一直很诡异,歌声的声音很低,很空灵。众人也正是在绷紧了神经的情况下时刻倾听着周围的任何响动。

    韩林这一声大吼,可见会造成什么后果了。

    “没什么,我见大家都太紧张了。缓和一下尴尬而紧张的气氛。”韩林耸耸肩,表示自己是善意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觉韩林这小子很莫名其妙。

    “啊哈哈哈哈!爽!你小子果然很特别。”齐撒哈哈大笑。

    很多时候人的情绪就是这样,当过分压抑的时候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宣泄的突破口才行。

    例如夜深人静的晚上,一阵阵女子哭泣的声音传来,让你感到万分惊恐。这时候有些人会因为极度的恐惧演化成极度的愤怒,一嗓子骂出去:“呜呜你大爷啊!王八蛋!滚出来老子弄死你!”

    那种恐惧的气氛会立刻消失掉。

    而事实也果然如此,经过韩林搞出的闹剧,大家愤怒归愤怒,但情绪显然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把她引出来。”齐撒沉思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韩林又是翻了翻白眼,心说你这白痴帅哥可真够神经大条的。到现在还想跟人家对着干呢?

    其他人看上去对齐撒十分的言听计从,根本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要不然,咱们还是继续前进。”齐撒见众人不语,立刻做出决定。

    “这就是你的好主意?果然妙极!”韩林感到万般无奈,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继续前进,歌声再一次响起,而这一次歌声的音量增加了不少,并且对众人的影响力更大了。

    一种头昏脑胀的感觉充斥了每一个人的感官,好像行走在水中,动作和感官都变得滞涩。

    “要发动进攻了。”韩林冷冷的提醒了一声,那歌声这次附带的敌意明显强烈了不少。

    话音刚落,便感到左肩被人轻轻的搭上了。触感冰凉。

    再看其他人,都以一种惊恐的眼神看向自己背后。

    韩林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该死!我不是走在最后吗?身后应该没人的。那是谁在搭我肩膀?

    齐撒吞了口唾沫,指着韩林背后:“你你你……你后面……”

    韩林大恼,这群混蛋,你们倒是动手啊!可想到这里时已经知道来不及了。

    当下,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比惊讶的动作。

    只见韩林迅速回头,把嘴巴瞬间探了出去,与被后人诡异的吻在了一起。触感冰凉湿润。

    这时终于近距离看清了,那是一张白如雪的脸颊,一双眼睛呈银灰sè,在眼眶周围有一片血管的纹路,呈黑sè。一对耳朵有些毛绒绒的。根本就不是人类。

    被韩林吻住的家伙也愣了一下,趁着这个机会韩林立刻蹲下身子,同时那怪物也已经扑了过来,正好扑空,朝齐撒一行人过去了。

    “不好!yin修级别的妖兽!出击!”

    齐撒第一个大喊出声,七个yin士立刻出手。

    真的是妖兽?韩林吓了一跳,慌忙后退数步。那妖兽扑出去之后立刻化为一道幻影,速度快的惊人。

    一瞬间已经将两名yin士的脖子撕裂,鲜血喷涌而出。

    嗡嗡嗡嗡嗡嗡!!连续数声轰响,剩下的无名yin士和齐撒都被贴上了一张初级防御符文咒。

    修玛和岳翎这两个三级符文师反应也算迅速了,同时贴给六个人防御符文咒,以他们的速度算是非常不错了。

    可显然,他们漏掉了韩林。不知是来不及,也不知是故意而为之。

    韩林心中暗骂,这两个老混蛋!却没时间去开口喝骂,尽量找地方先躲闪一下比较好。毕竟他现在实力根本就不足以插手。上去就是被秒杀的结果。

    那妖兽再次出现是在一名yin士背后,一对锋利的爪子快速划过yin士的脖子,这一次竟然出现了火花四溅的情景,并伴随着金属被撕裂的刺耳声音。

    低级防御符文咒的作用果然出现了,可yin修妖兽的实力太强,几乎以压倒xing的优势将yin士的脖子撕碎。

    接着又朝修玛和岳翎跳去。

    “不好!”齐撒怒吼一声冲到两个会长面前,手中一柄长剑即使挡在身前。

    那妖兽一爪子下去刚好抓在齐撒胸前,又是一阵火花四溅和金属摩擦声响,但这次却没有撕碎齐撒的胸口,只是留下了五道伤痕,有鲜血益处。

    妖兽低吼,再一次发动进攻。

    “大胆!不可!”修玛和岳翎齐声惊呼,竟然闪身将齐撒推开,同时往齐撒身上每人拍了一张符文咒。一张大力符文咒,一张增速符文咒。

    噗噗两声闷响,两名会长同时被撕碎。

    “修玛,岳翎!!该死,我和你拼了!!”齐撒大怒,手持大剑朝妖兽疯狂劈砍过去,经过三张符文咒的加持,yin修级别的齐撒和yin修级别的妖兽居然可以堪堪打个平手了。

    但显然的,那妖兽应该属于yin修四段,而齐撒只不过yin修一段左右。再加上妖兽本身比人类体质要强大的多,经过三张符文咒加持也很难占据上风。

    这时的妖兽又做了一个意外的举动,她放弃进攻齐撒,转而在四周游走去对付剩下的几个yin士。

    她懂得符文咒的作用,这是在消耗齐撒身上符文咒的作用时间。这下不妙了。韩林微微皱眉。

    齐撒自然不肯放弃,一味的追杀妖兽,可妖兽的作战经验明显比齐撒高出太多了,每当齐撒勇猛的劈砍过来,妖兽便抓起一名yin士去格挡,齐撒无奈只能强行收回攻击。

    若是两人对战倒也还好,坏就坏在那几名yin士不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成了齐撒的累赘。

    一来二去,齐撒体内的符文咒作用时间已过。如此,那妖兽很聪明的将yin士各个斩杀,最终在场活下来的只剩下了韩林和齐撒二人而已。

    “妈的!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该死的妖兽出现!”齐撒气的哇哇大叫。显然妖兽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

    妖兽世界和人类世界相隔着整个中心区域,一般情况下妖兽要过来必须穿越中心区域。犯不上啊!难道这妖兽就是为了猎杀几个人类而已?

    齐撒长长的叹了口气,惨笑道:“韩兄弟,跑吧。”说着,将大剑举起来,做出了一副要与妖兽拼命的姿态。

    韩林心中一惊,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个富家子弟,实力又这么高,可以说今后前途无限。可在这最危急的关头,他竟然选择要牺牲他自己,给我争取逃跑的时间?

    不得不说,这齐撒很傻,属于傻仗义那种人。不用猜也知道了,这齐撒必定是怀着满腔的热血,渴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仗剑走天涯要做一名大英雄的人物。

    这种人对自己一身荣华富贵并不看重,反而更加看重义气和情谊。确实傻的可爱。

    “白痴。”韩林笑着摇了摇头。

    “王八蛋,我是为了救你。”齐撒怒骂,可接着突然双目圆睁。

    韩林居然从背后悄无声息的靠近,猛的扑在那妖兽的后背上。

    妖兽原本对韩林根本就是持着无视的态度,压根没把韩林当成一回事儿,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废物敢向自己出手。

    左臂勒紧了妖兽的脖子,其中少量益处的虚空心魔力量,让那妖兽顿时心慌意乱,险些摔倒在地。

    “齐撒,跑!你前途比我好,你身份比我高。你将来会有更多作为。我随心怀大志,虽也遗憾,但我不后悔。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和情谊。”韩林朝齐撒笑了笑。他知道,那妖兽马上就能够从虚空心魔的影响中回过神儿来。

    齐撒双目微红,嘴巴动了动:“我……我不走!我走了还是人吗。”

    “我草你大爷的!我让你走你就走!赶紧滚蛋!我乃是天才,是高手,你别在这里做我的累赘!!我要独自杀了这妖兽!快滚蛋!!你想让我牺牲吗!!快滚!!你还有家人,还有很多在乎你的人!你能让他们伤心吗?这些,我都没有……

    如有他ri成就一番伟业!记得为我报仇……”

    韩林先是愤怒的大骂,后面的语气却变得淡然起来。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没命离开了。

    “王八蛋,韩兄弟我忘不了你……”齐撒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就跑。一路狂奔一路嚎啕大哭,很滑稽,却很让人感到凄凉。

    这时那妖兽已经从最终的惊慌中恢复过来,她意识到那种恐惧并不能对她造成实质xing伤害。

    韩林很想将绷带解开,把虚空心魔放出来与这妖兽同归于尽,可想想放出虚空心魔的后果,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杀了我,把我左臂埋藏。千万别解开绷带,否则天灾降临。”韩林说了一声,那妖兽伸出爪子探向韩林的脖颈。下一刻眼前漆黑,失去了意识。

    “我死了吗?”

    当再次醒来时,韩林发现自己在一个干燥的山洞之内,自己则被一层厚厚的茧子掉在半空中轻轻的晃荡。

    眼角有东西晃动,放眼看去,顿时无语了。

    原来那白痴齐撒也还是被抓回来了,此时跟自己一样被吊着。

    齐撒看向韩林,尴尬的咽了口唾沫:“韩兄弟,对这事儿,你怎么看?”

    “我看你大爷啊。你这废物!你也是yin修,人家也是yin修,为什么你就这么差劲儿!”韩林被这家伙气坏了。太没用了点吧,连逃跑都不会?

    齐撒嘿嘿笑道:“她是妖兽啊。本来级别就比我高三个段位,而且体质又强过我。被抓住也算正常。我本来心里还愧疚,现在好了。能一起死了。”

    “唉……我真是不该跟你来长河之森啊。”韩林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了看洞内情况,只有二人在,妖兽并不在内。身前不远处的洞口方向,有一条小小的溪流穿过,溪流边上则有一株鲜艳的红sè小草,顶端长着一团七八个红sè小圆果实构成的团。

    “朱红果,原来在这里。看来那妖兽是在守着这东西啊。”

    “是啊。撞枪口上了。”齐撒点点头。

    二人对视苦笑。

    沉默了良久,似乎是把生死看开了。韩林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让修玛和岳翎会长甘愿听从你的指挥,甚至为你卖命。”

    齐撒摇了摇头:“不说,说了会吓死你。”

    “你这混蛋。”韩林无力的骂了一句,又问:“按说凭你的身份,弄些高手也不算困难。为什么只找到几个yin士?若非如此我们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啊。”

    齐撒嘿嘿笑道:“因为我是从家里偷偷逃出来的啊。不敢声张。早知道会遇到妖兽,就悄悄带几个家族侍卫出来了。”

    “嗯?逃?那为什么?”韩林对从家族逃出来这种事儿格外的敏感,因为他就是从家族逃出来的。所以很关心。

    心说这家伙莫非命运跟我差不多?

    “额,这个嘛。其实说来比较复杂。因为我杀了两个人。这两人的长辈和我父辈关系也很不错。

    我能不跑吗?”齐撒嘿嘿发笑,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杀了两个人而感到愧疚。

    索xing心在跑也跑不了,只能眼睁睁等死了,韩林便也打算问到底。

    说实话,对齐撒的身份,真的很好奇。

    “能说说吗?反正也都要死了,担惊受怕也没用。聊聊吧。”

    齐撒双眼放光:“好啊!你小子太和我胃口了。男子汉就应该有这种气魄才对。

    你既然想听,我就说来给你听听。事情是这样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