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劫持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十四章 劫持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确实,没有符文师能够拒绝这样的东西。绝了种的三品草药,价值大的惊人。

    即便很多名贵的草药是生长在特定环境下,绝无法人工种植的,可也不会丝毫影响到它们的价值。

    四个会长双眼都闪烁出强烈的jing芒,从韩林打开锦盒之后,视线便再也没有片刻离开过了。

    没人去询问韩林从哪里弄到的这些草药,对于符文师而言,这是一个禁忌。除非是符文师自己愿意告诉你。

    否则你便真是问了,也是白问。更何况绝种草药。

    “你给我们每人二十株失传的草药,只是为了让我们不去炼制中级符文咒?”李兰尖声尖气的问,她怀里的肥猫似乎也嗅到了难得的草药美味,猛然朝那些锦盒扑了过去。

    呼!啪!

    李兰果断一掌将肥猫横着劈飞出去,撞在石墙上并摔落,在地上不住的颤抖。半天都没站起来。

    而对于这只一直都非常宠爱的肥猫,李兰甚至没有去多看上半眼。像是一个吸食了毒品的人,眼神狂热的看着草药,嘴皮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是。”韩林抱着双肩淡淡的说。将李兰的动作看在眼里,心中不免会失望之极。

    你若是一直宠爱这只该死的肥猫到最后,或许还会赢得我一丝尊重。最起码护犊也是人之常情。可李兰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在是让人感到可笑。

    韩林没兴趣去管别人怎样,人xing本来如此。

    “好!我答应你。十株草药,我拿走了。”李兰第一个动手,抓起锦盒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别忘了带走你的猫。”

    转而,韩林又将眼神看向其余三人。

    那三人互相看了看,微微点头,也都默默的抓起了锦盒不再言语。

    “呵呵呵呵,好,好的很啊。诸位果然聪明。”韩铭笑着鼓掌。这声音在四个会长耳朵里听起来是如此的刺耳。

    好像每一下都打在他们的脸上。可他们真的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失传的草药,价值早已经不单单是其本身蕴含的药xing那么简单了。其最大价值反而在与失传这两个字本身。

    曾经流传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有这么一对非常珍贵的花瓶。世界上仅存两只。

    一个富豪花费极大的财力将两只花瓶全部买下,并当场将一个花瓶打碎。众人不解。

    其曰:“如此一来,世界上便仅剩这最后一只花瓶。其价值,和收藏意义会更高。”

    “你是否还有其他要求?”熊飞会长迟疑了一阵,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二十株失传草药,只为了换取四个人不去勉强炼制中级符文咒?这种代价或许有点大了吧。如果是墨廉这样做,四人还可以理解,可是韩林……就很难说了。

    以为谁都知道,韩林的身份是怎么来的。他也不过只是一个一级符文师罢了。

    三级符文师,确实有极小的可能炼制出中级符文咒来。大家都是三级符文师的话,一张中级符文咒足够定胜负了。

    可韩林这个一级符文师能做到什么?我哪怕只炼出一张低级符文咒,也完全可以打败你了。

    那么如此一来,韩林的做法就值得揣测了。至少在场的四人是完全想不通的。

    “明天的比赛照旧。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各位不要勉强炼制中级符文咒。其他的,自便。我不会多加干扰。

    低级符文咒,中品,上品,甚至极品,各位自凭喜好。我不加干涉。若是我输了,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韩林说出这番话之后,四人都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同时心中嘲笑韩林的狂妄自大。

    待四人得到满意的答案离开后,韩林淡淡的笑了。

    那阳士青年说他偷jiān耍滑,那韩林便给他偷jiān耍滑一个看看!

    事实上,韩林确实担心这四个家伙真的去挑战中级符文咒。这并非不可能。炼制中级符文咒,只需要有四品草药便足够了。四个人代表了四个镇子,并且得到了全力支持。

    韩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四人当中绝对是有人拿着四品草药而来的。即便韩林真的有办法炼制出低级极品符文咒,可对方拿出一张中级次品符文咒也能完败韩林。对此韩林没有丝毫的办法。

    炼制中级符文咒的失败率高到离谱,相信那四人心中也是惴惴不安,生怕对其他人也有这个念头。那到底是炼还是不炼?成功了或许最好,但这几率太低太低。失败了,就彻底完了。可你不炼,万一别人炼了怎么办?

    韩林这种做法,刚好将四个人并不一致的想法统一,他们自然开心的接受了。

    同时韩林也悄悄留了一手,他所赠与四个会长的失传三品草药,可是经过jing挑细选的。都是那种药xing并不duli的品种。也就是说,这样的失传草药必须要与其他失传草药共同融合,才可以发挥出完整的药xing。

    所以,四人也没办法用这试穿草药去炼制低级极品符文咒。不过他们并不担心,他们不能炼,也绝对不会相信韩林能炼。

    这一整夜,落锤镇都没有消停过。到处都是吆喝叫卖声。

    许多原本对符文师比赛并不感兴趣的人,也纷纷走上街头享受这难得的热闹。

    而这一晚,也注定是不眠夜,墨凡,墨加,心里非常担忧。韩林失败了,落锤镇就完了。

    第二天一大早,人们直接在大街上用过了早餐,便集体前往镇中心去了。围观的人比预计的还要多的多。

    不但有五个镇子的居民,连更远一些地方的人也都跑来观看。

    毕竟,其他镇子也同样要举办五镇联合的比赛,这次来到落锤镇是为了吸取经验的。如此一来,落锤镇几乎吸纳了足足有十几个镇子的围观者,和另外七八个镇子符文公会的人员。

    人数实在是太多,主办方落锤镇不得已,只能临时将镇中心区域的房屋建筑拆掉,扩大空地面积。同时又添加了十几个巨大的高台,高台呈阶梯状,一层一层向上,提供围观者站立观看。

    这一忙活,原本定在早上的比赛,只能再次延缓拖后。

    站在符文公会的钟楼上,韩林刚好可以看到如此繁荣的一幕。心中也不禁感慨。符文总会这一招用的真是极妙啊。

    给死气沉沉的世界丢了一个石子进去,荡起一圈圈的波澜。将宁静彻底打破了。整个逐ri帝国的符文公会都在举办这样的活动,使得它的意义绝不仅仅再那么简单。

    而人们对于符文公会和符文师的关注度,毫无疑问的又提高了几个层次。

    镇子之外,又有大批的马车匆匆赶来,这些马车装饰华丽,所使用的骏马皆为良驹。

    又有富豪来了。韩林微微笑了笑,有比赛才有竞争,才有动力!在这样的状态下,符文师必然会超常发挥,做出更好的符文咒来。而这样一个契机,便是富豪们的机会了。

    他们会专程赶来,准备大量的金钱。目的就是在比赛结束后,直接当场买下获胜的符文咒来作为收藏。没错,他们不会使用,而是要收藏。若干年后,如果这符文师有了大的成就。

    他们可以拍着胸脯说,瞧见没,就是这张符文咒!他走向成功,获得胜利,靠的就是这一张!

    据老六说,这里还光明正大的开设了一个赌局。堵住五个符文公会谁会胜出。当然,最不被看好的当然是韩林了。

    “虽然我没有多少钱,可我还是相信您的。我把钱押注在您的身上。”老六说。

    韩林笑了笑,拍了拍老六肩膀,心里有些感动。看来还是自己人最可靠一些。

    像老六这样在修士道路上已经走到了尽头,在符文师行列中还在苦苦挣扎的人,确实没有太大的前景可言。他们所得到的薪水酬劳也并不太多。而且,他们也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做一名雇佣兵。

    那么这样一来,大体都是比较拮据的。当然,比普通人还是富有的多。

    韩林没有向老六做什么保证,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老六,告诉落锤镇符文公会,和百姓。选择韩林是没错的。

    据说韩林与其他四位会长的赔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一比二十。

    这次,恐怕会有许多人哭着离开了。韩林心中发笑。

    “您要不要提前准备一下?我把墨廉会长的符文长袍拿来了。毕竟比赛有风险。保住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老六递给韩林一个长条形木盒,打开后,里面是一个折叠工整的符文长袍,比韩林的质量和防御力要强不少。

    “谢谢。”韩林笑着接过长袍,直接穿在身上。

    “有点大,我拿去给你改改。”老六尴尬的挠了挠头,又将符文长袍接回来小跑着去修改了。

    这小子还会针线活儿?韩林愣了一下。

    “你是韩林?”

    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哪里传来了这么一句话。

    韩林猛然一惊,举目四望却看不到任何人影。这里可是钟楼啊,是整个落锤镇最高的地方。在这种地方想要隐藏身影可很不容易。

    “谁!?”韩林打了几分小心,毕竟在这关键的时期,如果有人来刺杀自己可就糟了。

    一个白晃晃的影子缓缓的从头顶飘落下来,俏生生的站在韩林面前。

    “你是……”

    眼前是一名少女,确切的说,是一名美的让人炫目的少女。韩林自问,这或许是自己平生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儿了。

    只是这少女身上穿的很严实,头上还裹着一圈白sè的纱巾,更增添了几分冷艳和神秘。

    “这么说,你就是韩林了。落锤镇符文公会副会长。”少女淡淡的说,语气里听不出来是敌是友。

    韩林不动声sè的后退一步,开始尝试寻找逃跑路线。这女孩儿能悄无声息接近自己,绝对有实力将自己击杀。

    “如果我愿意的话,你已经死了十几次了。所以不用做徒劳的抵抗。我这次来找你不是心存恶意的。

    先跟我走吧。”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离开,因为马上就要进行……呃!”

    女孩儿左手微微晃动,在韩林颈部轻轻敲击了一下,韩林立刻双目发黑,一头栽倒下去。

    抱起韩林,女孩儿跃上钟楼顶尖,跟着右脚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冲向了高空。

    当韩林睁开双眼转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干燥空旷的山洞当中。

    身边躺着一个女孩儿,跟前还站着一个女孩儿。不远处则躺着一个古怪的东西。说是古怪,其实是因为韩林不能辨别出这东西到底是属于什么。表面上看来,那是一棵树,可这树却生长着四肢,且树干上有明显的五官的痕迹。

    “你到底是谁?”韩林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自己肯定是逃不掉的。不过幸好,这美的令人发指的女孩儿没有杀掉自己。不过说起来,这女孩儿实力可够强的啊。

    “我叫洛月。”女孩淡淡的说。

    洛月?这个名字让韩林直接联想到了他最不愿想起的地方,罗月国。在那里他有自己沉痛的回忆,而他的爷爷也永远的留在了罗月国。

    名为洛月的女孩儿静静的摘掉了头上的白sè轻纱,一对尖尖的耳朵露了出来。

    妖兽!!

    这女孩儿居然是妖兽!韩林眉头微皱:“你胆子可够大的。竟然敢闯入人类世界劫持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洛月看着韩林,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人类嗅觉不像妖兽那般强大。我们可以嗅到你们,你们却嗅不到我们。只要我伪装起来,没人可以辨认。

    多余的废话不要说了,路过兽牙部落的说后我听说过你。这次,我是让你来帮我救人的。”

    女孩儿的语气有点冷,并不像是在求人,反而像是在对韩林下命令。

    韩林冷笑:“我为什么要帮你?笑话。你先将我打晕,又把我掠来这种地方。还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让我帮你救人?

    呵呵,我想你弄错了。你不该是这种语气。很遗憾,我不会帮你。”

    女孩儿面sè转冷,右手指甲立刻便长,抵住了韩林脖颈,一丝鲜血顺流直下。

    “救人!否则我杀了你。”

    看得出来,名为洛月的女孩儿对人类没有半点好感。显然,死在她手上的人类恐怕也不再少数。

    若不是情非得已,恐怕也不会找到韩林。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