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另类的做法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十七章 另类的做法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裁判大人,您看怎么办?还要不要等韩副会长了?”

    擂台前站着十人,是这次比赛要做出比赛判决的十个裁判。同时,也是除了五镇联合之外的,其他镇子的十个最有名望的会长。

    原本裁判是另有人选的,只是没想到这比赛吸引来的看客空前的多,刚好这十人又主动表示愿意担任裁判职务,墨凡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下了。

    又最富经验的符文师来做裁判,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韩林,这十个裁判了解的并不算多。只是听说那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心中不免好奇的厉害。

    在整个历史的长河当中,还从未有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担任镇级富翁公会的副会长。

    相比对于另外四个副会长,他们心中反而更愿意见到韩林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大的本事。

    墨廉他们是认识的,相信以墨廉的个xing,绝不会这么武断。哪怕韩林的副会长真是骗来的,可现在将大局交给韩林,可就很有门道了。不是绝对信任,绝不会这样做。

    十个裁判围在一起低声商量了一阵,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等待裁判的宣告。

    “比赛,正式进行。同时不取消落锤镇符文公会副会长韩林的比赛资格。

    从钟声三响之后,立刻开始比赛,期限为两个小时。

    胜负标准为,以制作出的符文咒等级最高者胜出,若符文咒等级相同,则以优先完成者胜出。

    这场比赛最终胜出者,将担任五镇联合符文公会的总会长,同时落锤镇,诺林镇,红叶镇胜出,则担任副总会长。

    各位看客请离开赛场,立刻开始布置符文结界。”

    听到这席话,墨凡和墨加两人面sè稍稍缓和了一些。总算是十个裁判给足了落锤镇的面子,并未立刻取消韩林的比赛资格。但同样的,比赛结束之后韩林还没有到来,自然是失败者了。

    落锤,红叶,诺林三个镇子的代表都是副会长,墨廉不在,修玛和岳翎已经死了。是以代表这三个镇子的人都是副会长。

    也就是说,如果韩林真的最后胜出了,总会长依然会是墨廉,而韩林只是副总会长。

    墨加墨凡等等一行坐在擂台上的看客,集体撤退下来。由大量符文师前往擂台布置符文结界。

    所使用的东西,是一种完全透明的布料,这种布料耐高温,无法燃烧,且写满了符文。总共是起到两个作用。

    第一,若是哪个符文师在制作符文咒过程中失败了,不幸导致符文咒自燃,也可以充分保证普通观看的百姓的安全问题。

    第二,这场比赛将会异常的惨烈,想来过度释放心魔力量的事情必然会有发生的。例如将结印速度加快,心魔会因为过度释放力量变得沸腾起来,其中所扩散出来的心魔力量,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谁都不希望一场比赛完结后,所有看客都变成了疯子。

    那擂台旁边的八个高台,便当做了八个支撑的柱子,透明的布料围绕着八个高台缠绕起来,将整个擂台彻底封死,同时透明的材质又可以保证外人能够清楚的看清楚整个比赛的过程。

    铛!!

    一名裁判员敲响了第一声钟声。

    这时擂台已经布置完毕,所有符文师也都撤退下来,换做了那四个参加比赛的会长登上擂台。将入口封死。

    铛!!

    第二声钟响,四个会长分别将准备好的应用材料摆放在面前的石桌上,穿上了那代表会长身份的符文长袍。

    台下的老六手里捧着修改过尺寸的符文长袍,咬着下嘴唇默不作声。他坚信韩林绝不是临阵逃脱的胆小鼠辈。

    他曾亲眼见过韩林对那些前来参加符文师资质考核的年轻人,所说过的很有鼓励xing的话语。也见过韩林紧紧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便收服了第一条试炼级心魔。

    更因为韩林对待他们这些见习符文师,如同朋友一般。在宴宾楼吃饭的时候也愿意平起平坐。

    试问这样有见识,有胸襟的人,怎么可能连应战都不敢呢?

    “老六啊,要不然,你再去符文公会看一眼。也许韩林已经回来了呢?”墨凡镇长小声低语。心中却也没有抱着多大希望。

    老六摇摇头道:“不用,老李一直就在公会等着,如果韩林副会长回来了一定会立刻赶来。我已经为他备好了快马。”

    “唉,希望他真的能回来吧。”

    “一定会的。”老六坚定的回答。

    “呵呵。”墨凡镇长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铛!!

    第三声钟响。

    “比赛,正式开始!!”随着裁判的宣布。另一名裁判端着一个小小的沙漏走上前,竖立在擂台边缘上的一个高脚桌上。当沙子完全颠倒过来之时,便是比赛结束的时候了。

    “开始了!!”

    数十万的观众全都安静了下来,人山人海中,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时刻盯着比赛的进程。

    四个会长纷纷立刻开始制作符文咒,四声拍击桌面的声音响起,四张符文纸飞上半空。

    同时四个会长也同一时间召唤出了自己的心魔。无一例外的,这些心魔也全都是游魂级别的。

    一杆杆符文笔沾染了符文魔水,开始在符文纸上稳健的书写起来。

    前来参观的其他镇子的符文师纷纷点头,交头接耳低声交谈。

    “这里面,当属止戈镇的熊飞会长功底最是深厚。虽然年纪尚轻,但论资历,却仅次于墨廉和修玛两人了。现在墨廉修玛已经不再,想来比赛结果会很容易判断。”

    一个年迈的符文师抚着胡须,发表自己的意见。

    “依我看倒也未必,咱们这符文界向来都是最看重天赋。其次才是经验。若说谁胜谁负,倒还真不好判断。

    你瞧那李兰,虽然平时为人刻薄,牙尖嘴利不饶人。可到了关键时刻,不骄不躁,天赋也是极佳的。”

    前者闻言,微微点头。

    这时又有一人淡笑道:“说这些天赋和经验都没有多大实际的意义。主要还是看他们的野心吧。作为一名符文师应当保持野心,但更重要的还是一颗从容不迫的心态。天赋再好,经验再高,那若是野心勃勃,执意要做自己无法承担的中级符文咒,最后还不是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这句话声音刚落,所有在场的符文师均是摇头叹息。

    这种抉择,是所有符文师都必须面对的,而且到今天也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到底是求险,还是求稳。谁都拿捏不定这个度。突破极限固然是好的,可危险系数太大了。几乎所有被烧死的符文师都是因为追求自己无法完成的目标,最后才惨死的。

    求稳倒是安全了,可相对于符文师等级和经验的提升,益处不大。那么多白发苍苍的符文会长,至今仍旧是三级,求稳是导致这种结果的很大的一个原因。

    制作符文咒这种事就是这样,迈出一步了,就是前进了一步。当你冒险制作了一张自己很难掌控的高等级符文咒,那么对于你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步到底跨,还是不跨?这是个问题。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几天前韩林已经跟那四个会长意见达成了一致,那就是这一步,不跨出去。

    “看!我说什么来着,熊飞会长果然是略胜一筹吧。”一名符文师兴奋的叫道。

    台上四个人,目前进度最快的当属熊飞,他的符文咒已经制作了三分之一左右。

    同时看台上立刻传来了一阵阵高声喝彩的欢呼声。这些人大多是来自止戈镇的,当然会为自己镇子上的人加油。

    “瞧!李兰会长也迎头赶上了!!”

    那李兰会长几乎是与熊飞前后脚,书写符文的进度到达了三分之一。

    树屋镇的看客们也随即发出了欢快的呼声。

    随即另外两个镇子的符文会长进度也紧接着赶上。

    稍微靠前的进度,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接下来符文师还要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关,那便是符震。

    一般情况下,符震总会在三分之一的进程附近出现。天赋,经验,和上好的材料,可以稍微将这种状况延后。但符震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这里,才是制作符文咒的最大一道难关。

    欢呼的浪cháo一浪接着一浪扑面而来,擂台上的四个会长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保持着十分平和的心态。

    只有人数占据将近一半以上的落锤镇的看客们,是最为安静的。因为台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与他们无关。因为这场比赛到目前为止,落锤镇符文公会根本就没有参与进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熊飞会长的身上,他们时刻关注着熊飞的一举一动。因为他的进度最靠前,符震最先出现的概率也是最高的。

    熊飞深深的吸了口气,右手死死的抓着符文笔,在符文纸上稳健的书写着。

    可过了不到一分钟时间,那符文纸终于开始了震动。

    “符震开始了!!”

    “且看他如何应对!”

    原本在高明的符文师眼里,这熊飞必然会加快左手结印的速度,来释放更多的心魔力量。从而得到更多的符文亲和力。这样的做法可以使符震变得平和下来。

    事实上,熊飞也果然如其他符文师所预料的一样,他左手结印的速度立刻提高了一筹,右臂上的心魔开始出现了小幅度震动。符震的振幅也立刻变小了。

    “嗯,熊飞会长果然老辣,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他并未选择过度释放心魔力量,而是将符震掌握在自己可以把握住的一个极限位置上,一次来保存心魔的力量。这种做法无疑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根据他符文纸上传来的绿sè光芒强度,他应该是在挑战低级上品符文咒。”

    白须老者赞赏的点着头,夸夸其谈。其他年轻一些的符文师则有些不太赞同这种做法。

    你们这些老家伙自然是喜欢这种稳健的做法,可到头来,还不是难有大的成就?

    接着,李兰的符文纸也开始出现符震。

    人们又纷纷将视线转移在李兰身上。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

    想来李兰应该要释放心魔的力量,可她却并未这样做。反而是选择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做法。

    从比赛开始到现在,李兰的那只肥猫便一直趴在她的肩膀上。到了这个时候,那肥猫似乎与李兰心有灵犀一样,竟然用锋利的牙齿一口咬中了李兰的脖子。

    “糟糕,不好!!”

    这便是观众们惊呼的原因所在了。这该死的肥猫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然发难。所有符文师都微微摇头,心说李兰这次算是完了。必须要立刻重新开始了。

    可接下来的一幕,又再一次让所有人惊呼出声,大跌眼镜。

    只见李兰被肥猫咬中的脖颈部位,立刻出现了一圈圈的黑sè斑块。这些黑sè斑块不断的扩散向身体各处位置。

    紧接着,李兰的身体居然开始了小幅度的痉挛颤抖。

    “这……怎么回事?”白须老者惊呼出声。

    “莫非是……我的天呐,这李兰也太胆大妄为了!!”

    这一下子,所有围观的符文师全都傻眼了。他们就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来对抗符震的方法。

    但是这种方法显然有点太过另类了,至于好还是不好,没人清楚,因为从来没人敢这样尝试。

    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李兰对抗符震的方式居然是中毒!用一种特制的毒素注满全身,在对毒素的jing准控制下,使身体产生与符震频率一致的震动。

    也就是说,符文纸在震动,李兰的身体也在震动。当两种震动的幅度达成一致时,基本上符震所带来的影响也便消失了。

    这确实是一种特别另类的做法,与符文师传统的控制符文简直南辕北辙。

    一种是将符震压制住,而李兰却是要让自己身体与符震保持相同的频率。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投机取巧,偷jiān耍滑吧。

    也无怪符文师们惊的叫出声来。毕竟这种做法,不但要有一颗奇思妙想的心。同时还要有莫大的魄力。

    谁都不敢保证这种做法是绝对有效的。

    所谓的治标不治本说的就是这个,与符震保持一致固然可以更好的书写符文。可那符震并不单单只会带来这一种感染。

    更深层的,则是符文力量的不均衡。这依靠身体震动是无法弥补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