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这小子要死!!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十九章 这小子要死!!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哪怕做不了第一名,至少能保住第二。你这是何苦来哉。”白须老者眼圈微红。他不是为了熊飞难过,而是为了一颗坚定不移的符文师之心而难过。因为他已经提前知道了熊飞的回答。

    而熊飞也正如白须符文师所想的那样,咬着牙道:“只争第一,不做第二!”

    止戈镇的观众们都变得鸦雀无声了。

    这样戏剧xing的一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最有希望的人,却成了最后一名。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残酷的让人不知该如何诉说心中的苦闷。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骤然从快马背上跃下,脚尖轻轻在观众台后的木架子上点了一下,整个人便从无数观众的头顶飞过。最后平稳的落在了擂台前方。

    “这谁啊?”

    “哪里来的小孩儿?”

    这样一个人的突然到来,引起了大量人的注意。

    “韩林!!”墨凡镇长双目圆睁,可紧接着眼里的神采立刻暗淡下来。

    呵呵,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不到二十分钟而已。

    韩林目光凝重,落地后立刻二话不说便朝擂台冲去。

    这时另一道身影快速闪过,直接挡在韩林跟前。却正是那阳士青年。

    “为什么拦我?”韩林面sèyin冷,但语气却很沉稳。

    “呵呵,现在知道来了?早干什么去了?”阳士青年戏谑的说道。

    “比赛结束了?”

    “没有。”

    “既然没结束,我就有资格上去。”

    “韩副会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就知道一定会的!!”老六几乎是用连滚带爬的方式从人群中生生挤了出来,却死死的护着怀里的符文长袍,哪怕连一丝尘土都不舍得沾染上去。

    “比赛即将结束,现在三个会长制作符文咒也接近尾声了,你上去会影响比赛。”阳士青年淡淡的说。

    “过去看看。”熊飞躺在担架上,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韩林。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他希望这个晚来的年轻人能够为自己洗刷耻辱!

    这种想法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即便韩林真的侥幸胜出了,其实跟他也没半分的关系。

    一行人抬着熊飞来到韩林面前。

    “韩林!你他,吗的到底干什么去了!!!”墨凡镇长终于忍不住了,朝韩林大声咆哮起来。

    韩林没理他,转而问道:“谁是主裁判?”

    白须符文师立刻站出来:“是我。你还想参加比赛?”

    “当然。”韩林昂首挺胸,没有半分的胆怯。

    “能告诉我,为什么耽误比赛吗?你知道符文师比赛有多么的神圣。这种做法简直是对符文师最大的侮辱!”白须老者也有些激动。

    “我如果说是为了去救人,你会信吗?”韩林冷笑着反问。

    一句话,把所有人说的鸦雀无声。确实,没人会怀疑韩林的话。因为韩林回来了。如果他真要逃跑,为什么选择在最后关头还赶回来?赶回来丢人现眼吗?

    白须尊者显然对韩林的回答有些感到意外,但面sè毕竟缓和了许多。转头与另外九个裁判商讨了一阵。

    又回头头来说道:“你的行为情有可原,但毕竟破坏了比赛规则。如果你想参加比赛。必须要等三个会长结束后才行。因为我们要保证比赛的公正xing,不能因为你的突然到来而影响到他们。这点,你有意见吗?”

    “不行!还有十八分钟比赛就结束了!这不公平!”老六一听就不乐意了,立刻出声喊道。

    “可以!”出乎意料的,韩林居然同意了。

    “唉……”众人只能报以叹息。这点时间还能做什么?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了。

    可现在,他们也只能够静观其变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十六分钟的时候,李兰会长终于制作完成。紧接着,十二分钟的时候,诺林副会长完成,最后十分钟,红叶副会长完结!!

    “你可以上去了。”白须符文师摇了摇头,他认为比赛其实已经结束了。但是必须要给韩林,这个符文师一种尊重!这是符文师之间的惺惺相惜!只要你敢走!我就敢给你路!!不管别人怎么看,这就是我们,我们是符文师!从不言败!

    “下去吧!下去吧!”

    “滚回去!!你还有脸来!!”

    “落锤镇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观众席上传来阵阵的喝倒彩的声音。韩林的行为引起了人们强烈的抵抗心里,其中对韩林最愤怒的反而是落锤镇居民。

    所有人,都不看好韩林。

    “老六,你信我吗?”韩林淡笑着问。

    老六坚定的点了点头:“全天下的人都不信你,我也信你!!”

    “好!!只要有你一个人信我,那便足以!”

    韩林朗声大笑,从老六怀中接过符文长袍,接着几个箭步猛然冲进擂台上,将那宽大的符文长袍霍然加身,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的漂亮潇洒。

    长袍后摆落定,韩林迅速的将所有应用之物摆在石桌上面。

    而这个时候,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仅仅九分钟的时间。观众们抵触的情绪越来越高涨,却并未影响韩林半分的心态。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韩林看了一眼那阳士青年,伸出大拇指,反转向下,嘴唇默默念动:等着给我道歉。

    啪!一声巨响,符文纸被拍飞上了半空。

    符文笔沾染墨水,迅速在符文纸上开始刷刷点点的书写。

    “糊涂,糊涂!哪怕赶不上最后的时间,也不能如此荒唐的加快速度。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我信错他了。”白须符文师见韩林这么“慌张”的开始书写,脸上写满了失望之情。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墨凡镇长还是抱着最后一丝期望的问道。

    “绝无任何希望可言!以他的资质,即便能够一次xing成功,最多只做出来的也不过低级次品符文咒。我见他的心魔已经换上了游魂级,应当是墨廉老弟的心魔吧。最多制作出低级下品符文咒。

    依我看来,李兰,诺林,红叶,三个会长制作出来的应该都是低级上品。即便韩林真的拥有惊世之才华,走了天大的运气制作出低级上品符文咒,当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便是真的,他也输定了比赛,因为他在时间上落后了。

    况且,谁会相信他这个十四岁的少年能一次xing成功?你说希望有多大。”

    “唉!”墨凡镇长已经知道的结果,气恼的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简直恨疯了韩林。

    “下去吧!别挣扎了!!”观众席上依旧传来阵阵的呼声。

    韩林心平气和,丝毫不去看那预示着残酷现实的沙漏,而是一心投入在制作符文咒的过程当中。

    下笔!沉稳!心魔释放!元素亲和力增加!!

    三分之一!第一道符震就这样被韩林给压制下来。

    “完了。”墨凡镇长苦笑连连。他看到韩林没有使用采取任何节省心魔力量的做法。在他得到的知识来看,韩林必败无疑。

    李兰怀里抱着肥猫,脖颈的伤口处还贴着驱毒的药膏。看着韩林的做法,脸上狞笑连连。

    “自不量力。”阳士青年只说了这么四个字的间断评价。

    远方钟楼之上,洛月暂时并未离开,而是抱着双肩淡淡的隔空相望,注视着韩林的一举一动。她发现这个小子有时候挺让人生气的,但有时候却充满了魄力!

    嗡嗡,嗡嗡!

    符震第二次出现!

    韩林并未立刻采取措施,而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让自己的心态更深层的平静下来。他在默默的感知着符文纸上传来的震动,在jing确的计算着那需要多强的心魔力量来镇压。

    当他睁开双目之后,左手结印的速度骤然增加!!超乎所有人预料的是。韩林再一次选择不去保存心魔的力量。这次所释放出来的力量甚至远远超过可以镇压符震的强度!

    在众多符文师眼里,这又是一种疯狂!这种对心魔过度释放简直就是浪费!

    从韩林登台的那一刻开始,一场五镇联合的符文师比赛,已经变成了韩林一个人的表演。而且这场表演是充满了不被信任,憎恶,愤怒,甚至是仇恨的。

    “他连保存心魔的力量都不懂得。这场比赛已经不用看了。各位,随我去检查三名会长的符文咒等级。”

    白须符文师叹了口气,率领着九名裁判前去一一检测三名会长的作品。

    “李兰会长,低级上品治愈符文咒。”

    “诺林副会长,低级上品大力符文咒。”

    “红叶会长,很遗憾,低级中品增速符文咒。”

    “看起来,这次比赛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获胜者将是李兰会长。”白须符文师抚着胡须,赞赏的看向李兰。

    李兰这美妇人捂着嘴咯咯的尖笑。她认为自己今天的表现简直完美极了。

    甚至因为自己的出sè表现,让最大的劲敌熊飞会长,连符文咒的完成都无法做到。又落得一个差点被烧死的下场。

    这次的比赛,树屋镇符文公会完胜!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场面似乎变得安静极了。

    对于这种状况的出现,符文师们都感到很不解。当他们往擂台上看去时,终于发现了症结所在。

    而所有符文师,都惊呆了。

    只见韩林右臂上的心魔,根本无法用沸腾和蒸腾来形容了,那简直是一种剧烈的燃烧!!

    韩林几乎半边身子都被包裹在剧烈燃烧的心魔黑气当中!

    “不好!!这小子要死!!”白须符文师惊恐的大喝了一声。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