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尘封往事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四十三章 尘封往事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桌子上摆了三个椭圆形的盘子,上印青花。

    一个盘子里一条鱼,没一条鱼都用一整片呈淡黄sè的荷叶包裹着,有淡淡清香传来。

    “三位慢用。”老板笑呵呵的转身离开,忙自己的去了。

    “哎老六,这怎么没要酒啊?”韩林问。

    “呵呵,韩副会长,一会儿您还要去参加庆功宴,少不了要喝酒。这里咱就不喝了。”

    “那怎么行!我瞧啊,雨下的这么大,这庆功宴八成要取消。老板,来一坛好酒!”

    稍后,老板抱着一个坛子过来:“好酒是没有,自家酿的,凑合着喝吧。”

    轰隆隆,天边飘来一片乌云,顿时雷鸣交加。可奇怪的是,韩林见到那闪电之中竟然有一道是呈深紫sè的。

    电芒距离此地甚远,但隐约可以见到天边的高空都被映的满是紫光。

    这紫光稍纵即逝,接下来的闪电又恢复了正常。

    “你们看到了吗?”韩林诧异的问。

    老六和老李的位置,是在韩林对面。听闻韩林问话都是迷茫的看着韩林:“看到什么?”

    “刚才,那里有一道紫sè闪电降落。把天空都映满了。”

    说到这里,连韩林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想必是自己劳累过度有点头昏眼花了吧。

    “韩副会长您开玩笑了,闪电怎么会有紫sè的。”

    老六和老李相视一笑,并未放在心里。

    “也许吧。”韩林笑着摇了摇头。这一天忙活的厉害,确实身心疲惫了。

    拿起筷子,将荷叶挑开,顿时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其中掺杂着荷叶的清香,要多美味有多美味。

    尤其是那烤鱼身子两侧都被化了四刀,经过加工烘烤,鱼身高高的向两侧弓起来老高,表皮呈金黄sè。

    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竟有清脆的咔吧声响,外焦里嫩,脆而不干。

    “嗯……好吃。好吃。”韩林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笑容。

    “还有妙的。您且稍等。”

    老李拉开椅子离开,不一会儿从后厨端来一个小小的瓷碗。

    “这是。辣椒油啊?啊哈哈,我最喜欢了,快来快来!”韩林闻到味道,立刻心情大悦。

    那老李将小瓷碗放下,里面是极浅的淡黄sè的油水,上面飘着几个小小的黑sè辣椒。

    端起碗往韩林面前的烤鱼身上淋去,顿时噼噼啪啪作响。

    再夹起一块来吃,口味更佳浓郁了,同时辛辣的味道更佳让人吃的有劲儿。

    “老六,老李。有一件事儿我想问问你们,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咱哥们儿三个一块聚聚,我也就直言不讳了。”

    韩林一边吃着鱼,一边看着老六老李二人。

    “您说。”两人连连点头。

    “嗯,以后直接说你就好,不用说您。咱们也算不上外人。你们两个一直支持我,我心里记的牢,也不会忘的。

    我的问题可能多少有点破坏这美丽的景sè,但还是要问问。

    你们两个都是yin士级别的修士。这等级说高不高,说底也不算太低。这段时间我偶尔也会观察你们二人。

    说句可能会打击到你们的话。依我看,你们二人的符文师天赋确实不佳。若非是因为实力还不错,恐怕在符文公会某一个见习符文师的位置都难。

    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吗?或者说,你们真的打算一辈子在符文公会看大门儿?”

    韩林直视二人的面sè,表情很凝重。

    老六和老李两人,虽然称呼前面加了一个老字,其实年纪也并不大,最多三十岁出头,恐怕还不到三十五岁。这样的年龄修炼到yin士一段左右。不能算是天赋极佳,可也比大多数普通人要强很多。

    “唉……”两人相视一眼,均是摇头苦笑。

    “我们又何尝不想更近一步。说实话,我们二人都是来自小地方的孩子。从小就在山里张大。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懂得什么人情世故。只知道修炼能够给我们出人头地的机会。

    原本开始的时候,我们修炼的速度也很快,一度让我们以为自己的天赋是极好的。

    只是修炼一途,实在难以强求。天赋,对一个人能够在修士的路上走多远,起到了决定xing的作用。

    其实我们两个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到了yin士一段,可自那时开始,实力便停滞不前了。

    我们也想过各种方法来突破这个瓶颈。但瓶颈就是瓶颈,这两个字本身就表示出它具体的意思了。

    足足十二年,我们两人努力了十二年,依然还是yin士一段。所以也只能放弃了。”

    话语中,二人都是感到万般无奈和沮丧。现实就像是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

    谁都不会相信,天上会有山峰突然落下来,就像每一个人最初都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是优秀的。自己的前景一定会很好!也曾无数次在睡前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

    可那大山从天上落下来的一瞬间,人们才幡然醒悟。原来,心中的美好,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他们只自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并且对此坚信不疑,可当完全出乎意料的现实发生后,却只能无奈的接受。

    没人有力量将这座快速下坠的大山推开,也没人能够躲避掉。

    “一直到现在我也还是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走到这一步。可明明我曾经就是认为自己必定会有一番作为的。但无奈的现实深深打击到了我。以至于这么多年过来了,心里也习惯了。

    或许我们二人本该就做两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吧。这也许是命运,无法逆转。”

    这两个人,像是两支被狂风骤雨压弯了的竹子,不敢承认现实,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只是没人提起,一般不会愿意去想。

    对此,韩林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他是想要好好提拔二人,但两人的实力就摆在这里,光韩林自己一个人努力是没用的。无论他把老六和老李推到了多高的位置上,没有实力最坚实的基础,终究还是会掉下来。

    并且这次掉下来,会摔的很惨。

    “如果你们是山里长大的。又是从什么地方接触到的信息,得以能够快速修炼成长起来?”韩林问出了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这很奇怪,天赋这种东西说不明白。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两个天赋很好的人,可以在二十岁之前迅速提升到yin士境界,那么接下来必然不会立刻遇到瓶颈。应该是还有一段缓慢的提升期,到最后实力彻底停滞不前。最少应该有一个过度吧。

    老六老李二人又是对望了一眼,面sè稍有为难。

    “哦,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如果不想说也很正常的。来,喝酒。”

    见二人如此表情,韩林也不便再多问了。

    “其实……唉,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也没什么好隐瞒了。老李,我看就说了吧。”

    老李笑了笑:“说吧。”

    “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两个人的古怪模样,反而一下子引起了韩林的好奇心。不自觉的正了正姿势。

    “是这样,那大约是发生在二十五年前的事了。我和老李的家乡是在咱们逐ri帝国的北方,麦卡拉山脉。

    其中有一半的面积是被积雪覆盖的,常年严寒无比。正常情况下是没人会愿意去到那个偏僻的地方。

    一来那里确实没什么丰富的矿藏,二来也不适合大多数种类的草药生长,说是荒芜之地并不为过。

    就就在我们二人七岁那年,山里突然来了一大群人。事到如今都让我印象十分深刻。

    我们从未见过那样华丽的服饰,他们来了,也带来了我们从未吃到过的美味的食物。

    一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些人,都是符文师。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和老李在修士境界停滞不前后,为什么会愿意来到符文公会的原因了。”

    韩林闻言,猛的打了一个激灵。

    符文师?大量的符文师前往北方麦卡拉山脉?目的是什么?符文师如果成批出现就只有两个原因。

    要么是因为发现了心魔,要么是发现了大批珍贵的草药。

    “然后呢?”韩林赶忙追问。他不得不对这件事儿上心。因为刚好,韩林自己丢失了,或者可以说是把自己的游魂级心魔给活活的耗死了。现在的他是体内没有任何心魔存在的。再想要炼制符文咒完全不可能。

    而草药,虽然已经于兽牙部落建立了很好的互相信任的关系,但那终归只是妖兽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边角。在兽牙部落附近的地下世界里也只不过采集到了一些二三品的草药,就算归为失传草药,也终归无法制作中级符文咒。

    老六深深的吸了口气:“他们来到我们家乡后,先是做了短暂的停顿,接着便往更北方的深山开进。大本营则刚好设立在我们家乡的寨子里。

    过了大约有那么两个多月的时间吧,我记得当时好像进入北方深山的符文师数量少说也有百十来人。

    但回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了三十个不到。”

    “三十二个。”老李接过话茬,更正了老六的错误:“当时我明确数过的。因为年纪小,对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鲜。

    后来就发生了一件事,这些符文师给我们钱,雇佣了寨子里几乎所有的青壮年再次赶往北方的深山。

    临走的时候把所有的挖掘工具都带上了。这次一去,就是足足五年有余!

    再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人。便是所有符文师的那个头领吧。一个年迈的符文师。

    他告诉我们,所有人全都死了。这件事当时对我们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深山?挖掘?莫非真的是在寻找珍奇草药?

    “那符文师回来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我曾记得他说过,对我们心中有愧。而他自己也无法存活多久了。

    所以给我们两个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孩子贴了两张符文咒。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只觉得贴上去,身体疼痛无比,连着三天都没回过神儿来。

    当我们两个醒来,那老符文师已经死了。更让我们惊恐的是,他把我们全寨子的人都杀了一个干净。

    只留下一本小小的书籍,那书籍就是一本比较初级的修士功法。也是依靠这本功法,我和老李二人才正式踏上了修行之路。

    最后,还有一件事让我们二人百思不得其解,就是那本功法无论如何,我们都始终没办法把它带出来。”

    这又是让韩林感到万分奇怪:“不能带出来是什么意思?”

    老六挠了挠头:“说实话现在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总之就是,只要我拿着那本书籍,就无法走出寨子方圆十里的范围。老李拿着,也同样无法走出去,可若是不拿着书籍,便能安然出来。

    当时毕竟还小,也没有多想。就把那书籍给埋了。”

    “这么多年,你们是否有回去过?”韩林问。

    二人均是摇头:“没有。那里已经没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了。更何况,那书籍到后来才知道,不过是市面上最常见的初级炼体功法,叫金刚诀。确实太普通了。

    心里总是在琢磨如何突破瓶颈,对这件事也就没怎么去想过。

    原本这对我们二人来说是一个放在心里的秘密,不太想提起。因为太悲伤了。但既然您问了,索xing也就告诉您。”

    “两位节哀顺变。”韩林遗憾的说。

    “谢谢。”两人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可能是为了寨子里亲人朋友的命运,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原因。

    而韩铭则低头不语,心中暗自盘算了起来。

    这件事有点古怪啊。

    那一大群符文师在麦卡拉山脉深处到底在寻找什么。那老符文师给老六和老李身上贴的是什么符文咒?

    这两张符文咒很值得推敲,先前已经说过,老六和老李的天赋很诡异。突然遇到瓶颈,这说不通。

    接着,两人依靠一个最廉价最普通的金刚诀就一路实力飙升?恐怕没这么简单。

    那么也就是说,老六和老李两人,很有可能天赋平平,压根就不适合修炼。归根究底,原因就在那两张符文咒上面!

    老符文师说过,对寨子有愧,所以给两人贴了符文咒。符文咒能对两个孩子起到什么作用?

    治愈?两人又没受伤。大力?增速?这些只能短暂维持的符文咒,贴上去只要不跟人战斗就是浪费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