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真实与否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四十五章 真实与否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圆桌,这里坐着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有十几个镇子上符文公会的会长,有修士公会的会长,有镇长,也有各大产业的老板。

    林林总总,坐了能有五六十人。

    圆桌呈环形,外面坐一圈,里面也坐一圈。此时都站着等待韩林一个人的到来。

    “现在我宣布,庆功宴开始!!”

    随着墨凡镇长的一声高呼,天空中升起了无数的礼花。

    一朵朵五彩缤纷的花朵在高空炸响,映shè出美丽的光晕。

    没人会在乎这小小的雨帘,也没人会在乎身边坐着的是不是自己的同乡。

    他们只要知道,有韩林在,就足够了。

    小地方的人,并不缺乏雄心壮志。而在他们看来,可以从这逐ri帝国小小的边疆镇子中走出去的,应该只有韩林一人。

    年轻,确实可以给人带来更多的资本,和更多的期许。

    而韩林现在,身上就背负着这样的期许。

    “韩副会长,来,恐怕到现在你还不认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是这次比赛的主裁判,同时也是灌木镇符文公会的会长,流云。你今天的表现真的是太出sè了。

    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很是汗颜啊。先赔罪一杯,你若看得起我,就干了。”

    原来那白须符文师名为流云。对他,韩林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毕竟在韩林制作完符文咒后,是这老者第一个冲上来第一时间为自己展开了救助。

    这个情,韩林得承。

    “流云会长,多谢您白天仗义出手。韩林心中感激不尽。”

    韩林笑着双手举杯,与流云会长对碰而饮。

    “呵呵,跟我其实用不上这么客气,说起来我与墨廉会长还是老朋友了。他手底下能出一个你这样的人才,让人羡慕的厉害啊。

    是这样的,我们这些老头子商量了一下,准备正式聘请你,为我们裁判团的主裁判。

    因为接下来,我们的镇子也要举办比赛。同样是五镇联合。我自然是无法再担任裁判了。”

    流云笑眯眯的说,用一种求贤若渴的眼神看着韩林。这个举动,无疑是向韩林抛出了橄榄枝。

    向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委任这样的职责,简直是闻所未闻的。可见他们拉拢韩林的心有多么的迫切。

    “哎,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无论从哪方面说,我的资质都不够。经验,更是谈不到了。”韩林连忙摆手。心里的确也是这么想的。能做出低级极品符文咒,大多数原因是依赖虚空心魔。

    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他拥有失传的草药。经验,可真是谈不上了。到时候如果需要点评之类的,那岂不是丢人。

    “你就不要推辞了,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流云严肃的说,表情里却满含笑意。

    “没错,你做主裁判,我们都服。我们只认实力,不认资格。”某个镇子的符文会长郑重其事的说。

    “我如果做出了很糟糕的符文咒,别人说我不行,我不会信服。可如果我做出了很好的符文咒,你说不行,我会相信。”另一个会长也出声附和。

    韩林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人这么说。或许吧,符文师本身就是一种很奇特的职业。对于天赋,悟xing,要求极高。

    这是一个独特的行业,有些人或许天赋极强,可就因为yin差阳错的各种原因,而始终无法被人认可。

    就像是熊飞会长,没人会否定他的资质。可他确实失败了,连一张成品符文咒都没做出来。这还是在他功成名就之后的结果。若熊飞会长还是一个新人呢?恐怕连符文师的大门都不容易踏进去。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人人心中都对韩林有极高的期许,只是他们不肯让一些昏庸之辈来对自己妄加评论。一时的胜败,不足以论英雄。

    他们认为,韩林如此小的年纪,如此惊采绝艳的表现,绝对是一个懂行的人。相比那些顽固的老头子而言,简直就是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如果韩林说行,那就一定行!

    韩林见众望所归,也没办法继续推辞了。否则就是太目中无人了。

    成名之后往往要承受这样的负担。当你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走在街上有人跟你打招呼,你爱理就理,不爱理扭头走人就是了。可当你成名后,谁跟你打招呼你都要亲切的回应。否则就是目中无人!

    这个道理,韩林虽小,可也懂得。

    “好吧。既然盛情难却,我也不好再矫情。大家信任我,索xing这主裁判我就做上一做。”

    众人见韩林应允,顿时都笑了起来。

    甚至还有一个会长私底下悄悄跟韩林低语:“我有一个侄子,符文师资格考核始终通不过。但我不认为他天赋不行。我们这些老顽固思想都固化了。你是年轻人,又是天才。能不能抽空指点他一下。我想这对他会终生受用的。”

    韩林无奈苦笑,只能点头答应。

    心说我是个屁的天才,没有虚空心魔,我连见习符文师都做不了。

    “韩副会长,今天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啊。将来必定一鸣惊人!把游魂级心魔给烧死,让人看的热血沸腾。那一刻我简直都要泪流满面了。真的很久很久没见过这么出sè的表现了。

    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够为我们聚灵楼提字,新写一块牌匾。”聚灵楼老板趁机也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好吧。”韩林此时早已应接不暇,从过来那一刻起,一直到现在,根本还都没有时间坐下,手里的酒杯也一直是喝空了斟满,斟满了又喝掉。各种各样的邀请接踵而来。写字对符文师来说简直是拿手好戏,倒不怕露怯。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不断的有人前来敬酒,有攀交情的,有趁机想要跟随韩林的修士,甚至还有人要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韩林认识。

    热闹是热闹了,只是韩林却有点不太适应。总觉得这一切都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像是在梦里,很模糊。并没有自己预期的那种非常真实,非常骄傲自豪的感觉。

    脸上的表情和笑容,也大多是装出来的。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带着面具做人了。也终于体会到了,身处在某一个位置,便需要作出某一种姿态。有种身不由己,万劫不复的恍惚错觉。

    在这样的情境下,韩林心中又想到了那个站在雨中,撑着油纸伞的身影。似乎那个身影才能给韩林带来更加真实地感受。

    让他认为,眼前的这些是真的。自己这一世,并非黄粱一梦。很奇妙,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庆功宴一直举办到了深夜,歌舞升平,实在是热闹。

    当回到符文公会的时候,也还只有两三个小时就天亮了。

    韩林很疲惫,很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同时心里又有一点点期许,自己的房间里,还有一个来自妖兽世界的姑娘。

    不知她睡了没有。心中倒是真的没有邪念。

    可打开房门的一刹那,韩林的心突然空了一下。房间里空荡荡的,哪有什么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落。莫非我真的对洛月这姑娘二见钟情了?

    坐在床边,用手在床单上缓缓的抚摸了一遍,在寻找那可以印证洛月确实来过的证明。可偏偏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或许,真的是错觉?

    韩林无力的笑了笑,倒头便睡。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有一双明亮的眸子正直视自己。

    韩林猛然翻身起来:“你贵姓啊?”

    待头脑清醒过来才发现,原来还是洛月。此时这姑娘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有些出神。

    “你不是走了吗?大半夜的去哪了?”韩林问。

    洛月淡淡的笑了笑,摇头道:“我没走。你记错了。”

    还是那种若有若无的伤感,韩林的心抽动了一下。她为什么要撒谎呢?

    “我有点事要办,你在这等我。回来有话问你。”

    披上长袍,迈步离开了房间。

    他还要去找四个公会的会长,因为答应过要给剩下的四十株草药的,每人十株,不能食言。

    四个会长也没有离去,五人又在密室相见,如同先前说好了的,将剩余的草药分发给四人。

    只是这一次,四个人并非那么喜悦了,而看待韩林的眼神也有了不同。

    “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的吗?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强大到足以将心魔给活活耗死。这种事我没听说过。”第一个发问的是李兰会长。

    另外三人也是频频点头,显然有同样的疑惑。

    这四个人,以后就是韩林的同事了,五镇联合,要坐落在落锤镇,墨廉依然是正会长,自己也是副会长的名头。这四个人同样是副会长。虽然自己赢得了比赛,可身份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大家依然是平起平坐。

    既然都是自己人了,如果不回答恐怕会引起不满。事实上韩林早就做好了准备。

    “你们问我,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一种感觉吧。当时我的眼里看的,耳朵里听的,心里想的。只有眼前那张符文纸。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当我幡然醒悟时,一切都结束了。

    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韩林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