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逼供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七十八章 逼供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扪心自问,自己真的如此高尚吗,为了人类,可以不惜冒如此大险。// 高速更新//

    韩林这样问自己,他明白,事实上远非这么简单。

    任何一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爱国情结,都会有袒护自己族人的天性。这是不得不承认的。

    你跟自己的兄弟打架,无论打的多凶,有外人来搅合,那也一定是和兄弟联手把外人打炮,兄弟之间再继续纠缠。

    你与同村人有很大的矛盾,可有外村人来挑事儿,那也一定是放下隔阂,先把外村人赶跑,在继续内斗。

    在这一点上,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太大差异的。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但这种袒护心里,并没有大到足以让韩林如此愤怒。

    他不想把自己标榜的有多么高尚,有多博爱。事实上,他决定参与这次的冲突事件,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第一,便是因为洛月丫头。韩林想要跟洛月丫头在一起,就必然要搞好人类与妖兽之间的关系。这将会是一个很长远的目标,但韩林不愿放弃。

    第二个原因,洪震和酋长,都算是韩林信任并且真正当成朋友的人。

    说的难听一点,如果今天发生冲突的不是洪震与酋长,韩林或许还要考虑考虑要不要插手去管。

    没错,韩林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拯救苍生的圣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在乎的,和在乎自己的人而已。

    “鹰眼城符文公会副会长现在何处。”

    “灌木镇。昨天刚到的。”李木平静的回答。

    此时二人已经在城外上空盘旋,随着李木一阵长短不一的口哨,有两百名潜伏在军队深处,那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的影子,骤然而出。

    速度之快,没人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容。

    紧接着,无数声口哨响起,大片大片的利爪兽从城外的森林内腾空而起。

    “一百九十人去长河之森上空盘旋。剩余十一人跟我来。切记,无论如何不得与妖兽发生冲突。”

    韩林下了命令,一大群人黑压压的朝长河之森而去,在即将到达长河之森边缘地带时,韩林和李木率领着十个部下改变飞行方向,朝灌木镇悄悄飞去。

    因为先前已经有派人去四处寻回鹰眼城符文公会的符文师了,并且基本上全都赶了回来。若不是白袍修士半路把自己的飞行野兽给撞死,恐怕那副会长现在也应该在城主府内。

    所以知道副会长的行踪,并不奇怪。

    一路上韩林心中再三权衡。这次行动要彻底保密看来是不太可能了。有太多人见到洪震将讽刺交付给自己。

    那么唯一要做的,便是保证任务的绝密性,万不可有半点消息泄露出去。这一点,他深信蜂刺能够做到。

    表面上看来,要化解这次矛盾很简单。抓到副会长,找到卡琳娜,交给酋长就算完事儿了。

    实际上事情的复杂程度却远非如此。往小了说,符文公会不属于公家机构。乃是符文师们自发建立的组织。

    别说是洪震了,就是逐日帝国的国王都没有权利去随意处死一名符文师。

    往大了说,这次冲突牵连到人族与妖兽族之间的万年仇恨问题。一个人类,把自己的同类交给妖兽随意处置,会带来什么后果?

    没人会在乎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老百姓更不会去理会这些。他们只会产生无边的愤怒。在所有人看来,韩林的行为无疑是在出卖人类。

    纵然韩林可以拍着胸脯昭告天下,我这是为了天下苍生!可也不会有人去听。

    人类往往如此,他们只知道一股脑的发泄心中怒火。当困难来临的时候,大多数人,会选择盲目而冲动。他们害怕战争,可偏偏却又会鼓动战争。

    这些人当真会在战争爆发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拿起武器冲上前线吗?或许吧,有些人肯,有些人可能会想尽各种办法逃脱自己的责任,甚至哪怕是到了战场上,没准也会装死来逃过残酷的战乱。

    他们只会被眼前的表象所蒙蔽双眼,疯狂的吹鼓人心,做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可真当血流如河的战争爆发,他们又会恐惧不已,大骂当权者昏庸无道,无法保证他们最基本的人身安全。

    一种心态是普遍的,人类很多,为什么非要让我去战斗?少我一个也不会灭国,多我一个也不会换来胜利。

    只是他们从未考虑过,是否所有人都期待战争,那些无辜惨死在铁蹄之下的生命,他们是否又有能力去承担。

    所以很多简单的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畏手畏脚。

    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同时,也是韩林从头到尾都不肯透漏半个字的缘由。

    吗的,搞不好自己的好心之举会换来千古骂名。韩林心中有一种无力感。

    很多英雄在牺牲掉自己后,往往不被世人所理解。有多少人是怀揣着满腔报国的热血以身殉职,最后却无法换来哪怕是公平的对待。更有可能遗臭万年。但这种事总要有人来做,不是么。

    韩林现在只祈祷上天能够垂青于他,千万别暴漏了。事后谁再去推断,那发现真相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的。即便发现了,老子就是不承认,你能如何?老子是十四岁的小孩儿!!你信我这么有心机?

    你信?天下人信吗?天下人只会认为你在栽赃嫁祸我。

    年龄的优势啊。想到这里,韩林心中多少又轻松了一些。

    利爪兽的速度可比普通飞行野兽快太多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已经在灌木镇附近的森林降落。

    “你,把衣服脱了。换一身普通的修士服装。去灌木镇把鹰眼城副会长找来。就跟调集其他符文师一样,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一群人埋伏在深深的灌木丛中,那李木低声指挥一个下属。

    “是!”那人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语,在七秒钟内已经换好衣服,朝灌木镇狂奔而去。

    韩林趴在灌木丛中,压低了声音道:“这次行动有两个要素,一,绝对的保密性,二,要快!一定要快!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把这件事搞定!否则夜长梦多。

    大家都把利爪兽藏起来,衣服全都换掉,蒙住你们的脸。一会儿听我号令。

    韩林之所以将一百九十名蜂刺成员留在长河之森上空,目的就是为了保密。那么多人看到他们往长河之森去了,灌木镇这里发生什么事,也很难再与蜂刺,韩林联系到一起。所以韩林是决不能露面去灌木镇的。

    过不多时,四辆马车并排驶来。便是鹰眼城符文公会的人了。

    先前韩林还纳闷儿呢,流云会长明明是邀请自己去做主裁判的。可为什么还请了鹰眼城的符文师。论级别,人家比自己高一等,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自己指手画脚。

    按说流云会长不该这么糊涂才是,现在想来,原来鹰眼城的副会长是跑出来躲风头了。想必知道自己惹了麻烦。

    这些符文师身边大多都跟着高手护送,不过到了蜂刺面前,就显得太弱了。

    蜂刺成员全都是清一色的阴修级高手。大多在阴修一段以上,五段一下。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作战经验,和判断能力。决定一名修士强弱的因素有很多,不单单只靠段位来判断。

    像鹰眼城富翁公会的符文师,财大气粗,身边跟着起码二十多个阴士高手,和至少三名阴修高手。

    待马车越来越近,韩林的手掌微微的抬了起来。所有蜂刺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在韩林的手中。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除了符文师,一个活口不要留!”

    话音落,手掌落!

    一瞬间!十道蒙面身穿黑衣的身影,从树林内骤然冲出。

    “不好,有埋伏!!”

    当马车中有修士发现不妙,跳出来的时候,人还没落地,脑袋便在地上翻滚了。

    “谁这么大胆子!你们可知道我是……”

    一名中年符文师掀开车帘,视野望向外面的时候已经有三名修士身亡。

    愤怒的喊声,也因为脖颈上那锋利的刀刃传来的冰凉触感,而瞬间停顿下来。

    三十秒钟的时间不到,二十多名修士已然集体阵亡。

    活下来的只有四名符文师而已。

    蜂刺成员则一个个整齐有素的站在路边,手里短刀挟持着符文师,有黑色眼罩将他们双眼蒙上。

    这时候藏在阴影中的韩林才露出了半边身子,比划了一个手势,将符文师带上利爪兽,朝荒野飞驰。

    一行人在一处山坳处停落,飞行过程都是紧紧的贴着地面,谨防被百姓看见。

    符文师蒙着双眼的布条依然没有被解开。

    “捆上。”

    蜂刺成员身手麻利,将四名符文师绑在四颗矮树之上。

    手持一柄短刀,韩林面色阴寒的站了出来:“四位前些天可是从妖兽世界归来?”

    “你……你是谁!你们好大的胆子!!”中年副会长早就吓傻了,可还是强撑着装硬气。

    韩林直接一刀插入副会长大腿,并用手大力覆盖住其嘴巴,将即将到来的惨叫生生给顶了回去。

    把短刀拔出来,带出了一股鲜红的血液,刀刃在副会长脸上轻轻的滑动着。

    “你知道吗,我根本不在乎你会怎么回答。因为我早就知道了答案。接下来,我问你答,每一个问题间隔不得超过三秒钟。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那副会长明显一愣,虽然韩林已经尽量伪装声音了,也依旧无法掩盖住声色中的一丝稚嫩。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