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戏耍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八十九章 戏耍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姑娘出现的太不可思议。任谁都会感到奇怪。

    韩林蹲伏在水中,身体却缓缓的开始后退。这一切都太不符合常理了。从这姑娘出来之后的一举一动,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儿戏。韩林只能找到儿戏二字来形容自己所见所闻。

    “韩小子,这女人不简单。要小心。”

    紫电心魔适时的给韩林发出暗号。其实不用紫电心魔提醒,韩林也知道情况似乎不太妙了。

    “哗哈哈哈!小兄弟,快点不要害羞吗。怕什么。瞧姐姐我怎么说也比你年长个**岁的。别怕。

    来,站起来让姐姐瞧瞧。”

    姑娘一边说着,竟然开始脱衣服往溪水里走。

    “韩小子!跑!快跑!!”紫电心魔急切的吼出来。

    韩林暗骂一声,翻身从水里直接跃出来,双脚刚刚踏上岸边便一个冲刺跑进树林。

    那姑娘是站在韩林下水的地方,衣服和飞行野兽全都在她附近,如此一来韩林只得舍弃飞行野兽,赤身露体的在树林中狂奔,**的身上,只在腰间系着一条坚固的细绳,上面拴着他的乾坤袋。这东西是寸刻不能离身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姑娘身上却有一种让韩林感到不舒服的东西存在。

    “小兄弟跑这么快做什么。害怕姐姐吃了你吗。哗哈哈哈!”

    声音传来,近在耳边!

    韩林猛然回头,那姑娘笑嘻嘻的脸几乎是贴着韩林的鼻子说话的。

    “该死!该死!!”

    心中大急,从储物袋直接掏出两张符文咒,一张低级下品增速咒,一张低级下品减速咒。

    增速咒飞快的拍在自己胸前,减速咒则甩飞出去落在姑娘身上。

    一增一减,差距立刻就出来了。

    “哎呦,小兄弟很有钱啊。一次丢出两张符文咒来。”姑娘明显愣了一下,看着越跑越远的韩林,脸上却渐渐的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反而停下来不再去追。

    “呼!呼!”韩林越跑越快,专拣着草木茂密的地方走,直到身后再也看不到那姑娘,便改变前进方式,翻身跃上一颗矮树,从一棵树跳向另一棵,在树上跳跃式前进,并将原先的方向做了一个大转弯。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在地上松软的泥土和落叶中,留下自己的足迹。

    一路狂奔到天黑,这才稍稍稳定下来。从林子里折了几只宽大的阔叶用树藤缠绕,用来遮体。

    渐渐的,走出树林又顺着小路奔行了半个多小时,前方不远处一个小镇子映入眼帘。

    “吗的,总算是出来了。”摸了摸储物袋里,还有八百多枚金币,够用。

    “刚才那女人到底什么情况。”快步向镇子走去,心中与紫电心魔交流。

    “不知道,但明显来者不善。你没看到她的眼神吗。盯着你的时候像是狼在盯着猎物。总之是没有好事的。”紫电心魔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四。与韩林一样,都是凭借感觉。

    镇子不大,有近半的人家已经熄灯闭户了。大街上仅有少量的门帘还开着门,借着门口昏黄的灯光依稀能够辨清道路。

    阴天了……

    根据常识,一般镇子上的旅店都在镇子入口处。使路过行人可以第一时间找到。

    迈步进入一家平房旅社,在老板诧异的眼神下花钱买了一身粗布衣物套在身上,又买了几十个馒头和五只烤鹅便迅速离开。他不敢多做停留。

    若那姑娘一味的追逐倒还罢了,可她偏偏就没有做出一副势必将韩林拿下的姿态,似乎是轻描淡写的任凭韩林离开。

    这种情况可很不妙。

    走出店门,摸黑绕到后面的马厮,四下里观察见没有人影,便悄悄的解开一条缰绳,用绳子拴住马嘴使其不能嘶鸣。

    抓了两把草料牵着马悄悄溜走。

    一路鬼鬼祟祟的捡着偏僻道路穿越整条镇子,翻身上马向北疾奔。

    啪,啪,两滴雨水打落在身,紧接着便是大雨倾盆而下。

    雨夜狂奔,韩林心里始终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非常的让韩林厌恶,好像漆黑的夜色中总有一双眼睛在戏谑的注视着他,无论怎么跑都始终无法逃开这双眼睛。

    似乎,是落入了一个圈套当中。

    越走,雨下的越大。大约在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胯下骏马一个前扑跪倒在地。

    韩林心中一凛,身子在地上一个翻滚手里已经抓住两张符文咒,但见周围并无异动,上前检查这才发现。原来马的左前蹄马掌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马蹄已经受损。

    心中这才安定下来,牵着马一瘸一拐的前行,不远处隐有建筑的轮廓忽隐忽现。

    靠近了原来是一个小小的破庙,应该是就近的村落里祭雨神或者其他神的地方。

    庙宇不大,只有一间,但还算宽阔,打亮了火折子朝里面照去,飘忽的火光映亮了眼前事物。

    角落里铺散着不少的干稻草。看来有路过行人曾经在此处留宿。

    捡了几把尚算完整的稻草快速编成一个简陋的斗笠戴在头上,又将那马拴在门口屋檐下。

    做好了这些,吹熄了火折子,轻手轻脚的离开破庙朝对面行去。那里有三棵不高,但很茂密的树木。攀爬上去蹲在树杈上用叶子遮挡住身体。

    夜雨唰唰的下个不停,漆黑不见五指的夜色中,韩林双眼微眯,雨水顺着脸颊滚落,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破庙入口。

    连日来日夜兼程,加上一路狂奔又被雨水淋湿了身子,脑袋昏昏沉沉的,似乎是有些发烧。

    治愈符文咒对于修复身体很有作用,可却起不到治疗疾病的效果。这时候用了也是浪费,从乾坤袋里抓出两株一品草药胡乱的塞进嘴里。

    药性快速发挥出来,脑子渐渐的又恢复了清明。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韩林的眼皮子开始打架,昏昏欲睡的时候。紫电心魔的声音响起。

    “小心!有人来了。”

    夜色很黑,可见度简直糟糕透顶。凭借双眼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小心翼翼地往身上贴了一记低级灵眼咒,将感官大幅度提升。可以感觉到身前几十米处雨水的落点有小幅度变化。

    应该是两个人,一前一后悄悄朝破庙摸去,这二人走起路来悄无声息,即便是在泥泞的路上也不发出半点声音。若非雨水变化,韩林还真没办法察觉。

    当先一人摸到破庙门口,准确的找到马匹,一只手快速掐住马嘴,另一只手有利器切割。并缓缓的将马身放平在地。

    后者则从破庙后墙的一个破洞里钻了进去。

    这两个家伙上当了!韩林屏住呼吸,心中飞快的思索着。来抓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自己最近又得罪过谁?

    沈家?还是那洛宾?或者,是在酒馆遇到的那个神秘的中年人?

    心中是没有半分头绪,只能静静的等那两个人扑空离去在做计算。贸然在雨夜徒步前进是非常不明智的,所以韩林只能选择潜伏起来。

    只有不到半分钟时间,两人从破庙里便闪出身来,隐约是在庙门口站了一会儿,又悄悄的向北行去。

    见状,韩林的身子微微松懈下来,刚准备喘一口气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一种巨大的杀意将韩林整个人笼罩起来。

    就在雨幕中,一道模糊的黑色身影从高空缓缓降落,悄无声息的停顿在韩林身后。

    韩林甚至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观察了自己多久。只有当他全部的注意力从那两人身上转移之后,这才猛然察觉到。

    脖子有些僵硬,眼睛瞪得大大的,却不敢回头,手里紧紧的掐着两张符文咒。

    他要杀我吗。这是韩林心里唯一的想法。

    身子像是灌了铅,丝毫不敢动弹,生怕自己有所行动的一瞬间,身后人便立即将自己击杀。

    诡异的雨夜,除了雨水冲刷大地的声响便再无任何其他声音了。而韩林则身体僵硬的蹲在树杈上,明知道背后有人直勾勾的注视着他,却不敢有任何动作。这一切都显得越发诡异起来。

    来人很强!这是韩林做出的判断。具体实力有多少无法准确感知到。应该是隐藏了一部分真实实力。

    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右手悄无声息的摸向了储物袋,那里还静静的躺着一张低级极品剧剧毒符文咒。

    不管来人是谁,吗的,老子就是死也要贴你一张!大不了同归于尽。

    拼了!

    硬着头皮咬了咬牙,手中剧毒符文咒快速向后抛出,可右臂还没有完全甩开便被人给死死的掐住了。

    力气大的惊人!韩林简直以为自己被一条机械手臂给死死的钳住了胳膊一样,小臂上传来一阵咔嚓的骨骼断裂声。

    行动失败!闷哼一声,将右手快速抽出来,身子跃下矮树。

    却不料下方竟然还藏着两人!!

    其中一个竟然端着一个巨大的布口袋,直接向韩林套过来。另一人则伺机待发。

    韩林身在半空右腿在树干上狠狠的踹了一脚,身体改变下落的方向,左腿弯曲,膝盖重重的砸在拿着布口袋的人肩上。

    那人吃痛闷哼跪倒在地,另一人手持利刃朝韩林脖颈割来。

    韩林左手快速探出,直接用手掌抓住刀锋,显然韩林这个举动让第二个人没有想到,稍稍愣神瞬间。

    就是这一瞬间,韩林身体已经落地,一个扫腿将第二人扫倒,紧接着右脚在那人脸上狠狠的踩了一下,有头骨碎裂声响。

    此时韩林的身子经过炼体已经无比强悍,对付同等级的人几乎一击必杀。跨级战斗也尚可保住性命。

    这两个家伙实力不济,明显只是打下手的,韩林最担心的还是刚才一直关注他的神秘人。

    来不及多做思考,拔腿便跑。

    一路冒雨飞奔,身后的人竟然没有追过来。

    韩林稍稍诧异了一下,顿时便明白了!他们在戏耍自己!!

    那该死的神秘人早就将自己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可就是不抓自己,明显是猫玩老鼠。

    乾坤袋里还有四分太阳神石的粉末,现在韩林心中已经稍稍稳定下来。刚才那个场面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便有可能被对方击杀,现在给了自己机会,那就好办多了。

    若那神秘人还敢来,便立刻释放虚空心魔将其吞噬。

    “这些该死的混蛋一定会后悔的,他们不该给我任何机会。”韩林面色阴冷,表情有些狰狞。

    “韩小子,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啊。”

    “废话,当然不对劲!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正常过!”

    “我的意思是说,刚才悄悄站在你背后的神秘人。别人或许无法察觉,可她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你相信吗,刚才那人就是先前在河边遇到的姑娘。而且,就近处我发现,她还是一头妖兽。”

    紫电心魔的话让韩林猛的一惊。

    妖兽!?妖兽来人类世界杀人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跟洛月接触的时候多少也对妖兽世界有了一个最起码的了解。对于人类世界,其实妖兽是没什么兴趣的。

    这很容易理解,人类世界没有任何妖兽感兴趣的东西存在。更何况人类世界被破坏的也差不多了,草药,矿藏等等大自然赐予生灵的恩惠,妖兽世界全都比人类世界要丰富的多。

    但诡异的是,这女性妖兽竟然好端端的深入人类世界,还做出这番让人难以理解的举动。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妖兽的话,那也许不必太紧张了。把洛月丫头给我的配饰让她瞧瞧。兴许便安全了。”

    “千万不可!”紫电心魔大吼一声。

    “为什么?”韩林反问。

    紫电心魔嗓音低沉:“怪就怪在,被你杀掉的两个人,是纯粹的人类。你,还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吗?”

    闻言,韩林头皮一阵发麻。

    人类!妖兽!?怎么会跑到一起?他们是要做什么?

    一头妖兽可以在人类世界横行无阻,并且身边有人类修士跟随。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蹊跷。

    有那么一瞬间,韩林脑子里闪过了一丝想法,可却抓不准。

    莫非……人类与妖兽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拿出洛月的配饰,也许真的会不妥。自己跟妖兽族的这点关系或许会立刻暴漏。

    可人类与妖兽之间的勾当,关老子屁事!!韩林暗骂。

    他可懒得牵扯进任何麻烦事里面。只是一心想要变强,并救下洛月丫头而已。

    有关于人类与妖兽之间的秘密那是半分兴趣都欠奉。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