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怒火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十一章 怒火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吼!!”妖兽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吼声,朝少年扑去。

    少年翻身躲过,回首就是一枪,准确的扎在妖兽脖颈上。那妖兽看来也不过是凝气级别,与少年相等。

    可妖兽身体本身要比人类强大太多了,这一枪扎下去只在妖兽坚硬的皮毛上擦除一点点凹痕,根本刺不透。

    妖兽再扑,少年的确称得上是一个战斗天才,不断的四处躲闪,找准了机会便是一枪刺出去。

    近身情况下则迅速换成嘴里叼着的弯刀,朝妖兽身上猛砍。

    当修士实力没有达到三阴境界时,体内气旋无法凝聚成内丹。对于罡气的运用是毫无凝聚力可言的。

    只是最单纯的利用体内的气去催使身体运动,而一旦气旋凝结成内丹,不但又气化为罡气,在质量上有质的飞跃,且对于罡气的运用则更加的精准。可以将罡气汇聚到身体的某几个部位,发动致命一击。

    就目前来看,少年完全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每一次的进攻都被妖兽给生生的抗了下来。

    韩林注意到那妖兽应该非常非常的疲惫,否则不至于让少年活到现在。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声钟响毫无预兆的传来。

    钟声响起,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妖兽则静静的走到一边。

    发生什么事了?韩林连忙聚精会神的去瞧,有两道身穿黑衣的人影从树林中走出,朝少年点了点头。

    “这是你赢得的奖励。可以离开了。”

    一张亮晶晶的储存卡递到少年跟前,少年混不顾失去左臂的痛苦,慌忙接过来点头哈腰的道谢。

    “我现在就可以走吗?”

    “可以。”两个黑衣人冷漠的说。

    少年狂喜,将储存卡塞进腰间,朝玻璃罩子另一头跑去。不多一会儿来到边缘地带,罩子上有一道小门打开,内有黑衣人让开了道路。

    少年喜不胜收的回首望了一眼让他终生难忘的生存地狱,迈步离开了。

    “看到了吗?他就是你们的榜样。生存够七天时间,一万金币唾手可得。”妖兽女子笑着说。

    韩林发现站在周围的少年人各个眼睛冒光,将原本的茫然和恐惧彻底抛之脑后了。

    金币,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有钱便代表拥有一切。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神奇发明创造,有太多的供人享乐的天堂。你可以挥金似土,可以做到任何你只有在美梦中才可以做到的一切。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须有钱!有足够多的钱!

    对于身边少年们的反应韩林并不感到奇怪。有许多修士都会自愿去做一名出生入死的佣兵,最终目的也无非是为了金钱。相对于佣兵一样的生活来说,又与眼前的一切有什么区别呢?

    “韩小子,刚才出去的少年没有离开。他的气息消失了。”紫电心魔默默的提醒了一句。

    韩林闻言猛的攥紧了拳头,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游戏!要么死在罩子里被人抬出去,要么活着自己走出去死。结果是一样的。所谓的自由,根本是戏弄人而已。

    到了现在,韩林心中已经充满了怒火。可以预见,来这里的人全都是非自愿的。也就是说,某些暗地里操纵这一切的人从外面抓来人类少年,把他们放入屠宰场中经受历练。

    为什么?难道是想成立某个秘密组织?所以挑选各种各样的少年来进行考核吗?顺利通过的人可以加入那个神秘组织成为其中一员?

    刚才的少年因为失去了左臂,所以没有利用价值了?

    “准备吧各位,现在,请进入赛场!”

    随着妖兽女子的一声令下,玻璃罩子上打开一道小门,少年们纷纷鱼贯而入。

    “怎么?对一万金币没有兴趣?”妖兽女子见韩林迟迟不动,眼神里已经出现了冷意。

    韩林面色阴沉,这才迈步前行,当来到女子身旁时,深深的看了那女子一眼。心说,我知道你是什么。

    转身离去,那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韩林是最后一个进入罩子里的人,身后的小门缓缓关闭。屠杀,开始了。

    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一波共有百人左右,在这里他们将要进行维持七天的生存挑战。

    最开始的时候所有少年都很有默契的选择呆在一起,落单被击杀的可能性极高。聚在一起生存几率更大一些。

    百余名少年聚在一起开始向前挺进。没人愿意与妖兽直接相对,他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寻到一处有利的地形开始防守,以期待撑过七天,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目标便是不远处的一座小小的山峰,山峰背靠玻璃罩,以保证后方没有妖兽来袭,守住山峰,便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但中间这段路程也是最艰险的。

    行走了仅仅不到十分钟左右,靠近右侧的茂密丛林里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沙沙声响。

    “不好!防守!快防守!”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大家纷纷拿起手中武器对准了丛林,一双双眼睛充满了惊恐与绝望。

    当真正与生死考验面对面的时候,任何金钱的诱惑都被抛之脑后了。这应该是他们人生中学到的第一课。

    十余只战斗形态的妖兽从丛林里骤然冲出,利爪瞬间便将当前的几名少年撕碎。

    原本排列好的粗糙的阵型顿时瓦解了,少年们惊呼着四散而逃。

    毕竟是十三四岁的孩子,遇到真正的危险时根本不堪一击。

    当大多数人都朝山峰狂奔的时候,韩林则选择了后退,渐渐的隐入灌木丛中。妖兽必然会第一时间追大多数的人。

    事实上,十余头妖兽的举动也证明了韩林的猜测。

    看着不断有人倒在妖兽的利爪下,躺在血泊了。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完全是一场屠杀。

    也许是意识到了一味逃跑只能任人宰割,开始有小股小股的少年奋起反抗,选择与妖兽抗争。

    “大家不要跑!我们人多!”

    虽然有人叫喊,可也有人不听。生死关头,大多数人根本不懂得如何冷静权衡当前的状态。

    仅有二十多名少年拿起武器毅然决然的冲向了妖兽,相互厮杀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韩林悄悄的沿着灌木朝山峰前进。

    二十几名少年的战斗力加起来依然不足以对抗妖兽,边战边退,时而有人倒下。

    如此一来,妖兽被拖住了脚步,慌不择路的人也终于越发靠近山峰了。

    可随着数声咆哮,那远处的山峰上经也有妖兽出现,朝这里疾驰而来。

    “啊不好!那山峰是妖兽的居所!”

    人群一下子慌乱起来,甚至有实力比较弱的少年开始哭泣。

    吗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韩林咬了咬牙,将短刀叼在嘴里,朝就近的战斗圈摸了过去。

    人群被山峰上涌现的妖兽吓的往回跑,迫不得已加入这里的战斗。

    现在是数名少年围攻一头妖兽,战斗似乎开始持平了。

    渐渐的,韩林顺着灌木靠的越来越近,最终在落入后方的一头妖兽,被几名少年逼迫下退到眼前的时候,韩林动了。

    身体快速跃起,左手猛然按住眼前妖兽的后脑,虚空心魔强大的威压肉贴肉的传入妖兽体内,让这妖兽产生了瞬间的停顿。

    从嘴里取出弯刀,刀锋直接切入妖兽左眼。

    那妖兽疯狂的咆哮一声,从惊恐中清醒过来,两只爪子向后翻飞去抓韩林。

    韩林手疾眼快双脚猛踩妖兽后背,整个人一个快速的后空翻,唰唰两声,右腿被锋利的爪子撕开一条一尺长的伤口,鲜血滚滚而出。

    这个时间,有人看准时机用手中长枪将妖兽有眼刺破,那妖兽疯狂咆哮一声窜入树林逃跑了。

    初战告捷,大大的振奋了少年们的气势。

    原来妖兽并非不可战胜的。

    有了一个成功的例子,少年们都疯狂了,奋不顾身的与妖兽战斗在一起。

    妖兽皮毛非常坚韧,兵器很难刺破,可眼睛却是它们的弱点。

    噗噗噗!!

    有少年倒下,有妖兽的眼睛被戳瞎。一场战斗很快在二十分钟之内便结束了。

    从山峰上冲下来赶到近前的妖兽见状又纷纷掉头狂奔。

    眼前是一片血肉模糊的战场,百名少年死了近三分之一。唯有剩下的活人拿着兵器身体颤抖着。而不远处,还倒着一头已经死去的妖兽。

    韩林知道,这不是恐惧的颤抖,而是近身生死搏斗让他们的身体极度亢奋的结果。

    “我,我们,我们赢……”

    一个少年惊喜的叫起来,可话还没说完,背后丛林中一头妖兽猛然扑出,直接将少年的整颗脑袋咬碎,接着又翻身逃掉了。这一幕突如其来,让所有准备欢呼的人都惊呆了。

    “快!离开丛林!”韩林大喊,少年们如梦初醒,纷纷躲开。

    这时头顶上方的天空,突然传来了异响。

    轰隆隆……似乎有某种机械运转。

    韩林抬头望去,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天空原来是假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单面镜。当它分两边打开后,露出了一圈巨型的看台。

    看台高高在上,坐满了各种各样身穿华贵服饰的人。有肥头大耳嘴里叼着雪茄的富豪,有脸上脂粉厚的掉渣的贵妇。

    有手里拿着锦帕巧笑嫣然的美丽少女,也有往嘴里大把的塞美食的少年。

    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面色都是喜气洋洋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这里惨死在妖兽利齿下的少年,这里所有所有的屠杀。脸上没有半分的不忍。有的只是兴奋的笑容。

    “我赌对了!!第一场厮杀下来果然有三分之二的猎物活着!哈哈哈哈!”

    “吗的!这群没用的妖兽!!让老子亏了血本!”

    有人骂街,有人欢笑。有人交头接耳朝这里指指点点小声的说着什么。有人抱着双肩似笑非笑的望下来。

    席间有大量侍者端着那装满了名贵酒水的托盘来回游走,供观赏厮杀的人们任意享用。

    啪!一大块被吃掉了小半截的鹿腿扔了下来,掉在一名被成为猎物的少年跟前。

    这人手里夹着雪茄,脖子上的肉几乎覆盖了整个前胸,用夹着雪茄的右手淡淡的指来:“赏你的。”

    另有满面油光的美丽贵妇洒下一片金币:“谁去把那死了的妖兽给奸了。这金币便是谁的。”说完用手帕捂着嘴咯咯的发笑。

    韩林看着这一幕幕,感觉天在转,地在旋,那一张张将屠杀视为娱乐的笑容,那一个个捂着嘴边笑便朝这里指手画脚的人们。这一切的一切让韩林的脑子嗡嗡作响。

    心脏重重的碰,碰,一下一下的重锤着胸口。

    这是一场娱乐比赛,一场地下赌局。

    韩林的右手已经渐渐的摸到了左臂。心中怒火滔天。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