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帝都风云(七)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零四章 帝都风云(七)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双指掐着太阳穴缓缓的揉动,白痴皇子的一番话让他感到有些头疼。// //

    “这就是你急急忙忙要找我商量的两件事儿?一件策划着如何能够把帝都骨干的二代全都诓出去送死,另一件让我帮你泡妞,去人家那里吹嘘你有多么的神勇?

    不是我说你,我知道长在皇族身不由己。想找点刺激想玩点新鲜的这不算什么。可玩的稍微靠点谱行不行。”

    齐撒坚决的摇了摇头:“我不管!就这么定了,你一定要帮我!否则我立刻就去长河之森证明自己去。

    好兄弟,你说说看,我哪一点不好了?要人品有人品,要相貌有相貌。平生不做歹事。像我这样的皇子真的不多见了。”

    韩林微微一愣,彻底被皇子这句话给打动了。联想到斗兽场那些所谓的大人物的所作所为,在场这里哪一个不比那些人牛气?可这些二代们最多也不过想探探险而已。

    自己之所以认识齐撒,就是因为这小子很有爱心。

    想到这里,韩林再也无法出声拒绝了,只能无奈的点头同意。

    “哈哈!我就知道韩林兄弟你最善良了!走走,咱们这就去!快,我都等不及了。”

    “现在?这马上都到深夜了。”

    “听我的没错,她现在正工作呢。”

    “工作?”韩林瞪大了双眼,这时候工作?什么职业?莫非是……

    不会吧……

    “韩林先生请留步。”一群人乱哄哄的涌出雅间要离开此地,却在大厅被一名女侍者笑吟吟的喊住。

    “找我有事?”韩林纳闷儿。

    “我们家主人想见见你。”女侍者依然笑容满面的样子。

    “四叔叔想见韩林?我靠!韩林,你小子不会在这里许愿了吧!??”齐撒一行人惊恐的望向了韩林。

    二叔?七皇子的四叔,那不应该帝国的四王爷吗?难怪这静心斋有如此大的面子,能让各路大人物前来捧场。

    “许愿是许了的,有什么不妥吗?”韩林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妙,听这意思,许愿似乎不是白许的。

    “那当然!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我的天,在这静心斋许愿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想完成多大的心愿,就要为四叔做多大的事儿。唉,我真是一时疏忽忘记告诉你,竟然搞出了这种乱子。

    你快告诉我,你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额……”韩林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告诉人家,自己要了一万金币。也太丢脸了吧。

    “说啊!”

    “这个,我要了一点钱……”

    “钱?你要钱做什么?多少钱?”

    “一万……金币……”

    出人意料的,狐朋狗友们并未嘲笑韩林,反而是互相望了望,都松了口气。

    “嗨,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许了什么愿望呢。不就一万金币的事儿吗,容易。”

    说话间,一个身穿宽松黄色袍子的中年人款款而来。没错,是款款而来。此人面相极为俊朗,浓眉大眼皮肤白皙,修着一副精致漂亮的胡子,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儒雅味道。让人看上一眼,总有种读破万卷书,行过万里路的气质。

    “四叔。”齐撒恭恭敬敬的打了一个招呼。

    “嗯,小七,得空回去看看你父王。你年龄不小了,别太贪玩。你父王身子不好。”

    “是。”

    四王爷两手揣在袖子里,望向韩林:“韩林先生吧,请随我来。”

    “去吧,记住,如果是什么非分的要求你一定不要同意。一万金币不算事儿,有我呢。”齐撒给韩林挤眉弄眼。

    二人先后来到一间小小的雅间,有淡淡的茶香扑鼻。

    “坐。”四王爷坐下,拿来两个茶壶一大一小,又端上一套茶具。开始展示他那娴熟优雅的茶艺。

    “谢谢。”韩林粗略打量了一下这地方,这才缓缓坐下。

    “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你若答应最好不过。若不答应那也没什么,转身离开没人会拦你。一万金币对我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您请说。”韩林弯腰,双手接过四王爷递过来的茶杯。心里好奇这四王爷能有什么事儿求到自己了?

    “我想……看看你左臂绷带里面藏了什么东西。”四王爷端起茶送到嘴边,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饮着茶,双眼上翻,盯着韩林的表情变化。

    韩林无声的笑了笑,也低头去喝茶。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韩林心里在飞快的思索着,他要看我左臂绷带里面的秘密!为什么!?他是谁!?到底有什么企图?

    韩林一直都非常小心,时常都是穿着宽松的袍子将左手的黑色绷带尽量隐藏起来。但也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看不到。

    原本在一些修士当中,用绷带缠住手脚都是很常见的打扮。所以韩林这黑色绷带到现在为止,见过的人不少。也没人曾经好奇过。倒是这四王爷,为什么突然对韩林的黑色绷带产生了兴趣。

    莫非是进来之后他才留意到的?韩林心里在琢磨对策,应该如何应对这个位高权重的四王爷。

    这四王的一双眼睛犀利如鹰,让韩林始终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似乎自己是赤身**站在他的跟前,他要看清哪里就看清哪里。他想知道什么就能够知道什么。

    四王爷并未允许这样凝固的气氛持续到双方都不自在的地步:“韩先生看来是有苦衷了。那不看也罢。你是小七的好朋友,我不会难为你。”

    本来听到这句话韩林应该放松下来,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如芒刺背的感觉。这种感觉并非直接来自于四王爷。

    而是来自于自己本身,好像是在四王爷跟前不满足他的愿望,自己便会坠入危险当中。

    韩林联想到了那个神秘组织,也许这四王爷与神秘组织有关联?只有他们才会好奇自己绷带内的秘密。

    可却没有半点的证据指向四王爷。也许他真的是一时好奇也说不定。但无论他是谁,自己越是不给他看,他便越是好奇,总会想尽各种办法一探究竟的。

    “抱歉,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但我可以告诉您这里面是什么。”韩林放下茶杯,选择正视四王。

    四王笑了笑,也将茶杯放下,静候韩林的回答。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韩林,并不逼人。

    如果我说谎,他会立刻看出来!这是韩林与四王爷对视后第一个产生的本能反应。

    “这是……有关于我家族的一样东西,那里面藏着让我永生难忘的耻辱和悲痛。

    算是……算是一种烙印吧。它让我深深的记住自己最亲近的人是如何离开人世的。他离开前的不甘,和不舍。让我无法释怀。我不怕告诉您,我是一名被家族驱逐的弃人。所以这绷带里面的烙印,是我痛苦的根源。”

    韩林一席话说的有点模棱两可,但最重要的是,确实句句是实话没有半句虚言。

    四王无非想知道绷带里面是什么,或者也猜测里面是否有什么惊天的暗器。自己如此一说,不但没有说谎,反而会打消了他那无法猜透的顾虑。

    四王爷静静的看了韩林一阵,最后终于笑了。

    “多谢韩林先生坦言相告。我相信您说的每一句话,在此为自己的唐突表示最诚恳的歉意。冒犯您了,还请不要介意。

    每一个人心里总有他无法忘却的痛。请相信我,这点我深有体会。如果是我,也不愿揭开自己最深层的伤疤。

    您的坦白赢得了我的尊重,并且我认为,这件事远非一万金币可以买到的。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送您一样东西。至于是什么,由您来告诉我。如果想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请……”

    帝国四王爷能跟一个普通的黄毛小子说这番话,真的非常不容易。他的气度让韩林再次感到惊讶。同时也庆幸这一关总算是蒙混过去了。

    说老实话,韩林不喜欢这四王爷,说不上什么理由。就是不喜欢。那什么要送自己的东西,韩林也没有兴趣来要了。他不想跟眼前之人再产生任何的牵连。

    “韩林!你出来了,怎么样?有没有难为你?”齐撒关心的询问。

    “呵呵,没什么。我们只是闲聊了一阵而已。”

    “啊?只是闲聊?”

    “当然只是闲聊,一万金币而已,你难道以为他会让我做什么危险的事吗?”

    “那倒也是。既然没事儿就好了。你可不知道,我从小就害怕四叔,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靠近他我都会心惊胆战的。野虎也变成小乖猫了。走吧,咱们离开这里。”

    一帮子人在亮如白昼的夜幕里穿梭,有狐朋狗友相伴时不时的传出阵阵**的笑声,在空旷的四层平台久久回荡。

    “这地方挺有意思,愿望换愿望。很别致啊。”韩林笑着说。

    “嗯,四叔这人是这样的。一生淡泊名利,自己开了这么一个小小的静心斋,一来大家确实喜欢这里。二来也因为四叔的身份,所以常常来捧场。

    换愿望也是四叔自己想出来的。有不少落难之人曾经到这里寻求帮助,都被满足了愿望。而四叔则同样得到了许多他想要的东西。我听说,曾经有一名三阳境界的高手,以一本中级功法换了四叔一个愿望!”

    “中级功法!?”韩林吓了一跳。这种东西可非常非常难得!要知道等级稍微高一点的功法,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掌控了功法便等于掌控了莫大的势力。这几乎是除了符文咒之外,唯一一种可以让一个人轻松战胜同等级对手的宝贝。

    连一些普通的修士大家族也都只不过掌握着有点犀利的低级功法罢了。除非是那种名贯帝国,历史悠久的大修士家族才有可能掌控中级功法!

    该死的!早知道就跟他们要一本中级功法来练了。

    但回头想想,自己能用什么样的愿望去换中级功法呢?对于自己的实力,静心斋一定有属于它自己的一套鉴定方法。自己也许连提出要中级功法的资格都没有。

    “那名三阳级别的修士,最后付出了什么?”

    齐撒嘿嘿笑道:“这就是四叔最厉害的地方了。你刚才应该见到那名修士了。他就是静心斋众多守卫当中的一个。

    四叔确实送出了中级功法,可那名修士本身却已经成了四叔的人了。妙不妙?”

    “嗯,妙。”韩林点了点头。如意算盘打的真响。

    “我们到了。就是这里,记住,我们先进去,你后进去。我会给你暗示的。”齐撒一行人在一个树屋状的建筑跟前停了下来,纷纷跳下符文飞车。

    “旅行者酒屋……”看着树屋上的牌匾,韩林恍惚在哪里听说过这地方。

    可不应该啊,自己是第一次来帝都,怎么会知道这种地方?

    “这是什么街道?”韩林问。

    “香榭里大街。”齐撒有点等不及了,回头仓促的说了一句,便领着一帮子人近了酒屋。

    “香榭里大街,旅行者酒屋?不对,我一定在哪里听到过这名字!肯定听到过!”

    韩林越想越觉得这地方耳熟,可任凭如何努力就是想不到。索性便进去看看。

    进入酒屋,这地方与落锤镇的酒馆也没差多少。但看看挂满了酒桶的价格标示却把韩林吓的几乎尿了裤子。

    最便宜的酒也在一千金币以上,最贵的,是一个空格子,价格标注是一百三十万金币。想必这么贵重的美酒应该是藏在金库里吧。有人肯出价来买才会拿出来。

    一百三十万金币!你大爷的!老子混到今天所得到的钱,连一桶酒都买不起!

    韩林心里大骂这**的世界,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简直白混了。

    吗的!齐撒个混蛋!白痴皇子!今天一定要让他大出血!!不能白白帮他干活儿。

    四下里张望一阵,见齐撒一群人早就伪装了起来,换了一套不起眼的穿着,头上还带着帽子,帽檐压低了,藏在角落里此时正朝韩林挤眉弄眼。

    抬着脖子用下巴不断点指一个方向。

    韩林朝那方向望去,是一个小小的圆台,台上坐着一个平淡如水的姑娘,双腿上放着一面小股,后有乐队伴奏。

    喉咙里轻轻的唱着歌谣。听风格应该属于和吟游诗人差不多的流浪歌手。

    歌词以见闻和自己的感想为主,并非男欢女爱。

    这一幕让韩林感到无比的熟悉,稍微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她……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