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帝都风云(十五)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帝都风云(十五)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端坐在桌子前的木椅上,胸膛挺的笔直,穿着一身干净整齐的西装,头发也打理的很干净。

    他面容庄严,从怀里抽出一柄黑色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再见了世界,再见了我这充满罪恶的人生,再见了,这个世界上的杂碎们。”

    扣动扳机,子弹划过枪膛,经过膛线飞速旋转,最终抵达韩林的太阳穴,钻开一个小孔冲了进去,另一端的太阳穴则轰然爆开,整个脑袋碎裂成一滩白红相间的碎肉。

    两天前,h市福利院,收到了一笔数目庞大的捐献金。署名很奇特。“一名罪人毕生所得,愿上天宽恕我。”

    “我在飘,像是自由自在的飞鸟,听啊,这世界在歌唱,是错觉吗?”

    韩林看着自己歪倒在桌面上的尸体,感觉整个人已经缓缓的腾空,穿透的低矮简陋的,每个月要缴纳八百元租金的小房子,越飞,越高,视野也越开阔。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放松,也从未像今天一样自由。我解脱了,回归大自然的怀抱。”

    韩林展开了双臂,自由自在的去拥抱那蔚蓝的天空。

    “你好。”云层中,有人向韩林打招呼。

    “贵姓啊,你是死亡世界里的使者吗?”韩林从容的笑着,看着眼前一个古怪诡异的稻草人。

    呼!!!

    韩林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原来是梦……

    韩林剧烈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些梦中破碎的片段,是韩林前世自杀前发生的一幕幕。也是他最后看到的。

    他曾经双手沾满了鲜血,注定不能被这个世界所接纳。当他从战场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家乡后,发现一切的一切都不同了。每一个行走在路上的人,在韩林看来都只不过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便将整条街的人用炮火轰飞。而这个想法,才是让韩林真正感到恐惧的。

    他发现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人了,他无法正确的面对生命。

    在一名同乡战友战死沙场,老婆被黑鼠帮残忍侮辱杀害后,韩林选择再次拿起了武器,解决了最后一丝牵挂也解决了自己。这便是他那简单的一生,和简单的结束。

    “韩小子!大事不妙了。虚空心魔恢复的速度远超我预料。你的黑色绷带已经快要无法抑制住它了。”紫电心魔发来紧急信号。

    韩林闻言皱眉,自己有多久没有梦到过前生了?难道是因为虚空心魔的影响吗?

    “它要蚕食你,必须要想办法增强绷带内的力量。它太古老了,力量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在渐渐的衰弱。

    这种黑色绷带是用一种很古老的方法炼制的。我不知道你的祖先是如何找到的这种方法,但毫无疑问的,你还要去寻找一次。庆幸的是,我的遗址内似乎是有这种绷带的制作方法的。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知道了。”韩林揉了揉太阳穴,头疼的厉害。

    那个稻草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想要让我重新活一次,好好珍惜一次吗?

    珍惜?到底什么才是值得珍惜的东西?韩林脑海里映现出洛月丫头,嘴角弯弯的翘起。

    我,好像已经找到了。

    看了看墙壁上的水晶钟,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今天刚好是要去找药痴的日子,想办法从他那里搞到天运草。

    刚刚出门便有大批修士跟随,说是修文会长安排的,要保证韩林的安全。

    安全?还不是怕我悄悄溜走了。韩林笑了笑,也没有阻止。

    来到大门外早有符文飞车等候,车上跳下一人便是白痴皇子。

    “来来,我陪你去找药痴。赶紧上来,这些人是谁?”

    跟随韩林的修士见到白痴皇子都吓了一跳,连忙行礼。

    “滚滚,都滚蛋!别跟着我们。”白痴皇子看上去心情很糟糕,那些修士为难了半天还是没敢抗命。他们是修士公会的人,直接听从帝国号令。自然不敢违抗白痴皇子的命令了。

    上了车发现清荷也在,面色很不善。韩林顿时明白了,这白痴皇子惹清荷生气了。

    见韩林上来,清荷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紧跟着白痴皇子钻进来,清荷哼了一声将脸转向窗外。

    马车奔行,朝符文塔快速冲去。

    “怎么回事儿?”韩林小声问。

    白痴皇子挠了挠头,当下说了一番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原来清荷问到白痴皇子与韩林结识的过程。这白痴皇子有心炫耀,把整个经过说的一字不落,更夸大了自己的神勇之处。

    清荷生气是因为白痴皇子活活的煮死了一个人,便是抢夺女孩儿小狗的家伙。

    她说,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一条狗和一头猪有什么分别?又质问皇子,你每天都在吃肉,那些被你吃掉的动物就活该死掉吗?若一条狗的性命能让你去杀人,那你天天吃肉,是不是该死一千次一万次?

    就是这个理论,把白痴皇子一下子就难住了。他还以为自己见义勇为的行为会引起清荷的称赞,却不料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连白痴皇子自己也迷茫了。

    是啊,那人杀了一条狗我就把他煮了。可我每天吃了多少动物?那我是不是也该万死不辞。

    韩林立刻就明白了。这清荷作为一名流浪歌手,也是所谓的吟游歌者,走遍大江南北见多识广。对于生命自然有她自己的一套看待方式。与她理论,白痴皇子还不被虐成菜了。

    “呵呵,原来是这件事儿啊。嗯,是有这么回事儿,我亲眼见到了。我来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韩林笑了笑,从桌子上抓起一个橘子,又快速伸手从清荷脖子里强行摘取了一条项链,将两者同时抛出窗外。

    清河顿时就怒了:“韩林你个混蛋!你干了些什么!那是我妈妈临死前留给我的遗物!!”说话间,眼泪滚滚而出。作势就要冲下车去。

    “啊!韩林你……我让你劝架,你怎么……”白痴皇子傻了,万万没料到韩林会这么做。

    “是不是杀我的心都有了?”韩林笑了笑,摊开右手,手心里正是那项链。清荷慌忙一把抓过去死死的捧在手里。

    “我丢出去的是两样东西,橘子,和项链。但你眼里只看到了项链,却没看到橘子。公平么?橘子和项链都是同一种东西,为什么你不公平看待?”

    “你混蛋!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遗物,当然跟一个破橘子不同!”清荷像抓着命,根子一样抓着项链,愤怒的骂道。

    韩林笑着打了一个响指:“没错!因为是你妈妈留给你的,所以对你来说它意义非凡。清荷,你是一个成熟的姑娘,我知道你能听进道理,也愿意讲道理。这么跟你说吧。

    你的成熟只是一个方面,你见过的东西还是不够多。所以有这种天下苍生都平等的念头也不为过。

    但你要知道,首先你是一个人类,有自己的感情。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刚才你的反应已经回答了你自己。

    一件东西可能很平凡,但若是赋予了它很深厚的意义,对我们来说它就变得不平凡了。甚至有时候比我们自己的生命还要可贵。因为项链是你妈妈给你的,所以你重视它。而橘子与你毫不相干,所以你忽视它。

    其实那小狗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狗,伴随了我们人类很久。对于我们来说它已经不单单是一种动物。而是我们的朋友,伙伴,和亲人。长久以来我们从它们身上收获了太多的感情和忠诚,也付出了太多的感情。

    对于我们而言,它的意义本身就已经不同了。在你看来,那是一条与你毫不相干的狗,但在小女孩儿看来,它是她最忠诚最亲密的伙伴和亲人。你可以把狗和其他动物看做是平等的,但那小女孩儿不能!

    杀了狗,就是杀了她的亲人。还是那句话,清荷你是一个好姑娘,你有这样的想法是没错的。至少比一般人都强了太多。但有一点你疏忽了。

    看待一样事物,不能只从宏观角度去理解。首先你要明白自己是什么,你是人类,所以什么东西贵重,什么东西轻贱。要看它赋予一个人多少的意义。你,明白吗?”

    一席话把白痴皇子和清荷都听傻了。白痴皇子更是恍然大悟,双眼泛着崇拜的光芒看着韩林。

    “我……我没想到这些。”清荷低下了头,有点惭愧。如果她可以怪罪白痴皇子,那刚才她自己的表现也同样是不可理喻的,也是错误的。但显然她并不这样认为。所以韩林就是对的。

    韩林笑着拍了拍清荷肩膀:“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可以预见将来你会是一个伟大的女性。”

    飞车在符文塔前停下,三人相继走了下来。白痴皇子有意的拽了拽韩林,待清荷走远后,这家伙几乎快要跪下来了。

    “大哥!你就是我亲大哥!我太崇拜你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跟清荷在一起,她总是嫌弃我太幼稚。

    可你,无论是骂她,还是好好跟她说话,总能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崇拜死你了。求你告诉我,你教教我吧。我不想让她看不起我。”

    韩林无奈的笑了笑:“我跟你不一样,想法也不同。我走的多,见的多,经历的多,自然会与你不一样了。也许在别人看来我是成熟的,可你没看到么,平时我做事也非常冲动。

    因为成熟有时候并非是一件好事,它需要你付出太多的代价。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种成熟,所以我想活的更纯粹一些,该冲动就冲动,该犯傻就犯傻。好好享受上天赐予你的一切吧,包括幼稚。

    因为刻意追求成熟而改变自己,强迫自己,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幼稚。”

    白痴皇子似乎没有听进去韩林后半部分的话,嘴里念叨着:“看的多,见的多,经历的多。我要去长河之森!一定还要去,我要历练!!我要追上清荷的脚步!”

    “什么?”韩林没听清楚,回头询问。

    “哦没什么。没什么……”白痴皇子打了个哈哈。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