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聚花楼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三十六章 聚花楼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刚刚来到酒店大厅便听到有人喧哗,闹的很厉害。几人过去观瞧,竟然是领队的汉子在与人争吵。

    原来是有另一只佣兵团到来,名为豺狼。虽然团队的称号跟草原狼极像,可两边的人向来不和。因为业务上的纠纷没少产生摩擦。甚至有几次大打出手。草原狼的团长飞天狼更是将豺狼佣兵团副团长打成了重伤。

    虽然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可两边的人向来都是很记仇的,一见面就少不了要折腾一番。

    这次就是这样,豺狼的人来到酒店订房,可最近来到东北区的佣兵团很是不少,房间刚好满了。那豺狼的佣兵便打算强行驱赶草原狼的人,所以产生了摩擦。

    “腾飞,你少他吗废话!让你滚你就滚。你不过是草原狼的车队总管,在老子面前耍什么威风!”一名壮汉虎视眈眈的瞪着领队汉子,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领队的汉子向对方怒目而视,可终究没有实力跟对方硬拼。一般来说,佣兵团行走天下都有自己的行进路线。一路上也提前都打典好了的。路上的山贼劫匪也从来不会愿意去截佣兵团的货物。

    一来佣兵团会定时缴纳类似于保护费的过路费,双方都相互依赖存活。对山贼劫匪来说,他们是绝不愿意做一次性的买卖的。截了一次,下次人家不从你这走了。亏的很大。

    二来佣兵都是刀口舔血的疯子,你截了他,他们便会三番四次来找麻烦。所以车队的总管基本不需要有多强的实力。就像这领队汉子腾飞。

    当然,佣兵团是要经常满世界跑的,跟山贼劫匪是熟客,自然不用担心被截。可一般的过路人就难逃一劫了。

    领队的汉子名为腾飞,是草原狼的车队总管。负责去各地购置佣兵团的消耗品。如疗伤的草药,使用的兵器。有时候还负责采购符文咒,当然,符文咒这种奢侈品也只有团长和副团长才有资格使用。

    “咳咳……”

    听到韩林的咳嗽声,腾飞顿时大喜:“韩先生你下来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下。”看了看另外几人,腾飞顿时明白了,有些气恼的瞪了要带着韩林喝花酒的几人一眼。

    “我的个天!这小子被烧成这样都没死!?”跟腾飞对持的佣兵也吓了一跳。

    韩林佝偻着身子上前,跟那佣兵握了握手:“在下身体不适需要休息,这房间就让给我们吧。以后见面也好说话。”

    佣兵从韩林手上立刻感受到一股阴士四段的罡气波动,吓的张了张嘴,没敢多说,带着手下赶紧跑了。

    “韩先生,这人是豺狼佣兵团的人,与我们素来不和。他是个阴士一段的副官,隶属豺狼二队。但二队的队长可不简单,有阴士四段的实力。可能要回来找麻烦。”

    对于腾飞的介绍,韩林没有半点兴趣。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随着几个汉子走了。

    阴士一段的副官,倒也不算太差了。毕竟落锤镇符文公会的老六和老李也不过阴士三段而已。在普通佣兵团里算的上一把好手了。只是韩林完全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也没那个兴趣。他可不是草原狼的人。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场面虽然及不上帝都天元城十分之一,可也算是热闹了。

    随身的几个汉子一路上不断的阴笑连连,偶尔朝美丽的年轻女子吹口哨,只不过韩林是看不到女子的容貌了。想到这里,心里也有点失落。

    “韩小兄弟你等一下,我去耍个流氓。”有汉子招呼一声,接着便听到女子惊叫和汉子的笑声。

    韩林无语的摇了摇头。

    聚花楼,在东北区也算小有名气了。主要是接待来往的行人与佣兵。

    东北区,民风彪悍,常常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大街上杀人的事情屡见不鲜。连东北军都懒得多管。那聚灵楼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并且做大,没点后台是办不到的。

    几人乘坐马车走了一阵,傍晚时分便到了目的地。这时候还没走进聚花楼内便听到了女子浪笑的声音。

    这一幕有点熟悉啊。韩林叹息一声,不禁回想到了前世。只是那些曾经陪他一起风流快活的兄弟全都死干净了。

    “这位公子,咱们灵儿姑娘身体不适,您不妨换一个试试?”有老鸨出声招呼。

    “我去你娘的!老子来这里就是花钱嫖你们的!老子想要谁就要谁,我管她舒不舒服,赶紧喊出来!!”

    步入嘈杂的环境里,各种各样的怪味扑面而来。有佣兵身上的血腥味和汗臭味,有姑娘们各种各样的脂粉味。韩林此时双目失明,嗅觉正是灵敏的时候,被这种混合的味道呛的直皱眉头。

    “啊!!!”

    有路过的姑娘不小心瞥见韩林容貌,顿时吓的惊叫起来。接着有伙计吓的手中托盘落地,酒壶酒杯摔的噼啪乱响。

    韩林摸了摸鼻子,有点无奈。

    “叫什么!有什么好叫的,滚过来!!”随行的汉子不乐意了,一把将尖叫的姑娘拽到跟前。

    “韩兄弟,你年纪小,不懂事。那不怕,哥哥今天教教你什么叫做世界第一法则!有钱,就是第一法则!”

    汉子说着,随手丢出一枚硬币,喝道:“你爱不爱他!!”

    那姑娘惊魂未定,可伸手却十分了得,迅速从地上拾起金币眉开眼笑:“爱,自然是爱。”

    汉子又拿出五枚金币丢到地上,女子再次弯腰去捡:“有多爱!!”

    “爱的发疯,爱的发狂!”女子咯咯的笑。

    “亲他一下!!”

    “啊……”女子迟疑了。

    汉子又掏出十枚金币抛洒出去:“亲!”

    “咯咯,小公子长的如此俊俏,你就是不给钱,我也要亲死他!”姑娘捡起金币,笑的花枝乱颤,也不管恶不恶心了,凑着一张朱红的小嘴便朝韩林嘴上亲去。

    韩林微微皱眉,伸出手指抵住姑娘下巴,将其缓缓的推开。

    “没你事儿了,滚吧!”姑娘应声笑吟吟的转身离去。

    “韩兄弟看到没,这就是世界!这就是世界的法则!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你信不信,我如果把一万金币丢到街上,整条大街的女人都他娘的得给我脱裤子!”

    随行的其他汉子闻言哈哈放肆的大笑。

    韩林摇了摇头:“也不尽然,并非天下女子都是如此。”

    “嘿,你还不信。咱们再试试,老四,跟我来。”两个汉子转身走出聚花楼,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女子惊慌失措的哭喊声。这两人竟然从大街上生生的拽了一名过路女子进来。

    “脱裤子!”啪,一枚金币丢在地上。一枚金币对于普通人而言可不算少了。

    “放开我,你们这群恶霸,放我走!”女子绝望的哭喊着挣扎,可哪里是壮汉的对手。

    “脱!!”汉子又丢下五枚金币。女子依旧哭喊。这里的动静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个个都兴奋的喊了起来。

    “脱!脱!脱!”更有甚者,也来搀和一脚,丢出金币落在过路女子身前。

    “脱!”

    “我求你们了,放我走吧。我害怕……”女子挣扎的力竭,哭喊声也嘶哑起来。

    此时老鸨上前来手里拿着丝帕捂嘴咯咯笑:“姑娘,不就是脱个裤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来来回回不就那档子事儿。看看这些钱,你半辈子都挣不到。你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吗?你不想活的好一点吗?”

    女子依然在小声的哭,可看着周围一张张狰狞的笑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这简陋的穿着,哭声减小,咬着嘴唇眼眶有大颗泪滴滚落,一双手放下要拿去卖的针织品,去解裤带。

    这时一只手按住了姑娘的手臂,姑娘抬头看去,是一个被烧的下人的少年,惊慌之下差点跌倒。

    韩林朝姑娘摇了摇头,从地上拾起十枚金币塞入姑娘手中:“去吧。回家去。”

    姑娘闻言,抓着钱掉头就跑,一只鞋落在地上都来不及捡了。

    “哎?韩兄弟你怎么放她走了?”随行的汉子有点不太高兴。

    “玩的有点过火了。这种事以后别做了。她不是见钱眼开,是被你们吓的。”韩林皱眉说了一句,又转身道:“刚才有谁扔钱过来,自己来拿。姑娘是我放走的,有不满也朝我来。”

    大家都是佣兵,也都是出来玩的,这件事儿还是韩林一伙儿人挑起来的,自然不愿意平白无故的打架,一个个悻悻的撇嘴:“不要了。在风华场所花出去的钱,哪里有要回来的道理。”

    这句话深得老鸨的心意,简直都笑疯了,立刻有伙计弯腰将金币拾起来交给老鸨。

    在三楼的一个角落里,一双美目将在场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中,当韩林似乎有预感的抬头望来时,美目的主人渐渐的隐去了身影。

    韩林的眼睛看不到,只觉得有人在注视自己。可惜注视中不带任何杀意,否则必然能抓住他。

    “行了,大家玩吧,今天咱姑娘们都格外的漂亮,各位大爷可要尽兴啊。”

    老鸨出来热场,顿时场面又变得热闹起来。

    “韩小兄弟,今天有花魁出场,可要好好的看看。那花魁可是在各大城池游走的,轻易难得看……”

    说到这里,汉子立时闭嘴。这才想起来韩林是瞎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