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花魁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三十七章 花魁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诺大的大堂里越发的热闹起来,充斥着各种嬉笑怒骂,吆五喝六,乱的厉害。// 欢迎来到阅读//

    也许是听觉和身体嗅觉都发达了,韩林反而有点不太习惯这种混乱的场所,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

    随行的汉子也不太当回事儿,只以为韩林是年龄小,还不适应这种地方。所以便不断的跟韩林聊天,劝酒。

    “我说,今天花魁到底出不出来啊。时间可都不太早了。”身旁有人小声嘀咕,语气里很是不满。

    另一个忙打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因为那花魁出不出来韩林也都看不到的。

    韩林笑了笑:“没关系,你们只管玩你们的。不用理会我,我喝喝酒吃点东西就行。”

    打手势的汉子迟疑了一下,用商量的口吻说道:“要不这样吧韩兄弟,我给你安排一个姑娘你去休息好了。我想你年纪轻轻恐怕也是头一回体验男欢女爱。我给你找个安静的房间,你去玩玩。”

    韩林本想拒绝,但转念又想,这样倒是可以离开这胡乱的地方。便点头答应了。

    “那行嘞,我这就帮你物se一个。保管身材相貌都是顶级的。”汉子大喜。

    一行人正聚集在一块观瞧,有人说这个好看,有人说那个有韵味,吵着闹着争执着,声音却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韩林耳朵动了动,知道有一帮人从正门进来,却不知道是谁。

    “嘿呦,我还当谁呢。这不是草原狼的小崽子们吗。”

    “你说谁是小崽子!!”韩林这边的人不乐意了,愤怒的站起来回应。

    “说你们是小崽子你们就是小崽子,怎么,想动手?”来人像是专门来找事儿的,两边的人越呛越火,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那老鸨急忙忙跑过来劝架:“哎呦喂,我说大爷们,咱们来这可都是寻乐子来的。听我一句劝,今天的眼睛都放在姑娘的胸口和屁股上,别老盯着大老爷们。”

    一句话倒把两边剑拔弩张的汉子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行!说的在理。快,找些姑娘来陪。”

    韩林淡淡的笑了笑,心说真是什么地方养什么样的人。老鸨倒也临危不乱,处理这种麻烦事儿是一顶一的在行。

    “韩兄弟,这人就是豺狼二队的队长,yin士四段的实力,白天咱们出来在酒店大堂遇到的,就是他的副队长。”这人只是给韩林介绍来人的身份,倒也没有期盼韩林能起到什么作用。韩林也是点点头就算完了。

    几个草原狼佣兵团的人经过这么一闹,倒是把给韩林找姑娘的茬儿给忘了一个一干二净,又继续喝酒聊天起来。

    酒过三巡,那老鸨从zhongyang的宽大楼梯上走下,到zhongyang处挥了挥手绢:“各位大爷静静。咱们今天的花魁雪儿姑娘要出来了。”

    哄。气氛一下子炸开了锅,几yu将整个房顶掀上了天。

    “雪儿姑娘到!!”

    随着伙计一声清亮的长声吆喝,有三名女子从三楼顺着楼梯款款而下,两边还跟着两个身着劲装的汉子,看起来身手不凡。应当是保护花魁的保镖。

    三名女子,两边身穿绿群,都是鹅蛋脸大眼睛,皮肤雪白雪白的,身段玲珑有致十分的曼妙,尤其是那几乎要晶莹透亮的雪肤,对佣兵来说简直就是热气腾腾刚出锅的大白馒头。

    有人提鼻子一闻,哼哼唧唧的yin笑起来:“香!”

    再看中间女子,身着枚红se的长裙,肩上还搭着一条粉se的绸子绕过雪颈。只是打鼻子上开始却蒙着一张半透明的黑se面纱。从隐约透漏出来的形状看来,是一张极为标准的瓜子脸,小嘴处是一抹淡淡的红se。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生的勾魂夺魄。睫毛比寻常女子长了一倍有余,黑漆漆的弯弯上翘,眨眨眼便勾走了一群汉子的魂儿。这种眼睛大且狭长,内眼角向下,外眼角倾斜着向上翻扬,标准的狐狸眼。

    脖子长长,雪白而温软,锁骨若隐若现,胸部挺拔高昂。走起路来一摇三晃,胯部随着双腿左右扭摆。

    这便是今晚的重头戏,花魁,雪儿姑娘了。在场的人倒是有一大半专门冲着她来的。

    “哎呦喂,这小蛮腰儿嘿。”身边有汉子抹了一把口水,稀溜溜作响。

    韩林笑了笑:“你若想夸她腰细,说柳腰纤腰都可以。小蛮腰形容的其实是有小肚子略微凸显的腰部。”

    “嗯?小蛮腰说的是有小肚子的腰吗?这我倒是头一次知道。”那汉子挠了挠头,也不在意。

    “雪儿姑娘,为什么不摘去面纱让咱们好好欣赏欣赏。”一名风流倜傥的白面男子笑呵呵的说。

    此话立即引起众人的响应,一个个都鼓掌敲桌,闹的好不厉害。

    “雪儿的容颜是留给今夜的如意郎君来瞧的。其他人可不给看。”那花魁轻柔细语的说。

    这女子说话声音不似妙龄少女那般如铜铃清脆,倒有一种低沉沙哑的感觉。低柔中透着一种淡淡的嘶哑,仿佛在人耳边细细低语,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娘的,老子身子都软了。跟姑娘们过夜,姑娘们一夜大喊大叫声音嘶哑之后就是这么说话的。”

    一个汉子激动的梆梆梆在桌子上敲的山响,有些不知该如何表达心情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自古红颜多祸水啊。”韩林摇了摇头,这种女子天生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而来的。她可以让无数男人趋之若鸿,也可让兄弟反目成仇。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容貌,才使得这样的女子大多没什么好下场,也注定无法得到一个男人永恒不变的心。

    就好比一个绝世高手,自己想静却静不下来,不断有人前来挑战,除非有人把高手击败杀死,否则这种sao扰怕是永无止境了。

    “雪儿姑娘,在下可爱你爱的很啊。今晚就圆我一个梦好了。”先前的白面男子笑呵呵的说。

    花魁雪儿姑娘掩嘴轻笑:“爱我?有多爱?你连我真实面容都没看到呢就说爱我。既然你爱我,那你肯娶我吗?”这雪儿说话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声音竟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那白面书生可一下子愣住了。

    “在场哪一位都行,谁肯娶我呢?”雪儿媚眼扫了一圈,似真似假的问。

    众人都是沉默下来。谁敢娶这样的女子?风流快活一夜就够了,娶回家?今天娶回家,明天就有人上门取了你项上人头。美貌二字本身就代表着灾祸。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没有足够的能力,是没办法驾驭这样的女子的。

    她敢跟你,你敢要吗?除非你做好了一辈子与天下男人为敌的准备。

    “咯咯,我说笑而已。你们这群臭男人,就嘴上说的好听。”雪儿笑着摇了摇头。

    “那花魁姑娘,今晚跟了大爷。大爷有的是钱,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豺狼二队的队长拍了拍桌子,高声呼喊。

    “呵呵,你看上我了,我却是看不上你。我还是更喜欢先前那脸上白净的公子。”雪儿笑着说。白面男子闻言大喜过望。

    啪!!

    豺狼二队的队长一巴掌拍碎了桌子,怒道:“你少他吗给脸不要脸!老子来这花钱就是piao你们来的。老子给你钱是捧你场看得起你。你就得老老实实的把屁股撅起来!你真以为自己是个劳什子花魁就了不起了。

    无非是一个卖笑卖唱卖肉的!真是蹬鼻子上脸,卖肉还卖出优越感了。”

    韩林闻言低头微笑,心说这豺狼二队的队长说话还是一套一套的。

    “那你要怎样?”花魁雪儿皱了皱眉头,并未因队长的话而恼怒。

    “我要你今天晚上陪我!”

    “我若是不陪呢?”

    队长张了张嘴,心知这聚花楼虽是风华场所,可背后势力着实是惹不起的。闹的太僵那也不好,索xing便道:“不陪我也行,你挑一个。但我有言在先了,挑谁也不能挑那小白脸。而且,挑谁也不能比我好看!必须比我丑。

    否则大爷今天就很不好说话了。咱手里的刀,可不是认人戏耍的。”

    看得出来,花魁本意就是想要那白面公子,但这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捣乱的,也有点失了方寸。那队长长相极其丑陋,脸上生有三棵大黑痣,一张大嘴都要撇到后脑勺了,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我!我!我!挑我!!”满屋子人开始喧哗起来,有人摔杯子摔碗准备大闹一场。

    似是赌气,花魁竟然抬起芊芊玉指,指向了韩林:“那我就选他了。”

    所有人顺着方向往来,都把目光对准到韩林身上,待看清韩林面容之后一个个全都惊呆了。连那队长也一下子哑口无言,他本是想要刁难花魁,可没料她真挑了一个丑的惊人的。这下算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有苦说不出了。

    “韩兄弟,快,花魁挑中你了。”身边的汉子大喜,连连推韩林。

    韩林却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她挑中我,我可没挑中她。”

    “那你又待怎样?”花魁反过来询问。

    “问你几个问题,回答上来才算过关。”

    “你只管问来。”

    韩林点点头:“什么最美,什么最丑,什么最重,什么最轻,什么最善,什么最毒。”

    花魁咬着嘴唇思量片刻,出声道:“心灵最美,人心最丑,养育之恩最重,露水情缘最轻,真情最善,这金银,最毒。

    我,可过关了?”

    韩林叹了口气,笑道;“过了。”

    当下那两名保镖走下来搀扶韩林,顺着楼梯上去。经过花魁身边时,韩林身子微微一震。

    妖兽!这花魁竟然是一头妖兽??

    这样奇异的反应立刻不着痕迹的隐藏起来,也没人看出端倪。

    “送公子去房间等我,我稍后就来。”

    “是。”

    在两名保镖的搀扶下,将韩林送上了四楼。这四楼建造的很奇特,是一个单独凸出去的房间,整个楼层也只此一间,房屋面积不小,内有淡淡的花香扑鼻。

    “请。”两名保镖将韩林送进去,转身关门退下。

    刚刚进门,韩林提鼻子一闻便笑了笑,随手从储物袋掏出一株草药,摘下两片叶子送入嘴里咀嚼。心道这花魁来历可很奇怪。为什么要用毒香害我。这里面莫非还有什么yin谋不成?难不成,是那神秘组织的人又来了?

    韩林清楚的记得,神秘组织是与妖兽有勾结的。这次说不准还是对方的人。这心里禁不住就升起了一团火气,暗道我已经三番四次忍让,还是不肯放过我。那说不得要好好的刨根问底一番,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心生一计,倒头便在床上躺下佯装中毒。身为符文师对于各种毒草韩林可是了如指掌的,要想毒死他怕也没那么容易。

    过了有那么十几分钟,房门被推开。韩林看不到东西也能知道来人。正是花魁与两名随身女子。

    那两名女子率先一步冲到床前,探了探韩林的鼻息:“中毒了。过不到半个时辰就死。”

    花魁叹了口气:“喂他解药吧。这小孩儿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让他睡下就是了。明天一早送他走。”

    “那怎么行?万一他发现了怎么办?”一名侍女急忙道。

    “发现不了,这毒香一般人可解不开。就是吃了解药,不到天亮也醒不过来。就是今天的计划被豺狼佣兵团的人给破坏了。这城主府该怎么进呢……”花魁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显得有些急躁。

    “要不要,把那白面男子给骗来?”

    “不好,免得节外生枝,我看这样,他是为我而来的,恐怕不会在此地过夜。待他回去的路上下手。”

    “行!”

    听三名女子说话,韩林倒有点纳闷儿了。不是冲我来的?城主府,他们要对城主下手?看看再说。

    三名女子在房间里坐着,两名女子时不时的去窗口向外张望。韩林倒也落得清静,躺在床上不言不语。

    过了小半天,在门口张望的女子惊喜的小声道:“走了!真的走了。”

    “追!”花魁当机立断,在房间里将一身裙子快速脱掉,换上了一身黑se的紧身衣。那两名女子也要换,花魁却出声阻止:“你们在这里等着。人多不好办事。有人如果要进来也好阻拦。”

    “这……好吧。”两名女子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同意了。

    花魁点点头,穿过屋子将窗户推开,此时街头的灯火已经灭了大半,仅留下昏黄的灯光供人辨路。

    “你们机灵点。”花魁交代了一句,翻身跳出窗外。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