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折梅手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四十章 折梅手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喂,花魁。你就打算这么过去?”

    雪儿回头瞪了韩林一眼,想到韩林是瞎的,怎么瞪都是白费力气。无奈的说道:“不然我要怎么去?跳过去?爬过去?还是飞过去?还有,我不叫花魁,我叫雪儿!”

    韩林在乾坤袋内摸索了一阵子,掏出来一株黑色的小草丢过去:“揉碎了将草汁涂抹在头上。绿蜂虽然不是什么高等级的凶物,可被它们蜇到了也很麻烦。”

    “哦。好臭!这是什么草?”雪儿捏着鼻子直摇头,不愿意把这些东西抹在头上。

    “炼制剧毒符文咒的一味草药。驱蚊虫效果非常明显,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不吞服对人体是没有伤害的。绿蜂蜂蜜同样含有毒素,但是能够中和青花蜈蚣的毒素。我们必须要拿到。”

    雪儿皱着眉头,将草药放在手掌上,两只手来回搓,待草药搓成了黑色的碎叶后耐着恶臭气味,极不情愿的在脸上和脖子上涂抹了一遍,一边抹嘴里还一边发牢骚:“这下可好了,我不但变丑了,还变臭了。”

    做完这些便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手里拎着一个绿色的蜂巢回来,身子周围有成片的绿色蜜蜂围绕,果然是不敢靠近。

    韩林也给自己抹了一些草药,将蜂巢接过来去掏里面的蜂蜜。

    “你怎么不抹到头上?”雪儿好奇的盯着韩林,见韩林只是将草药抹在了双臂上,有点不解。

    “哦,抹到头上太臭了,我受不了。嘘……别说话!!”

    雪儿被韩林这句话差点气吐了血,愤愤的瞪着韩林心说,你怕臭却让我往头上抹,混蛋!!

    手里捞着一把蜂蜜,剩余的蜂蜜便不再去取,将蜂巢轻飘飘的送出去老远落在一个树杈上,绿蜂又围绕着韩林二人转了半天才渐渐离去。

    从乾坤袋里摸索着取出来几株草药放在鼻子上闻,又找了一块石头,石头上面有凹陷。草药放入凹陷内用手指捻成碎末,最后倒入绿蜂花蜜搅拌。

    “行了,吞服下去就好。”

    韩林说着,自己先用手捞起一点来闻了闻,放入嘴里吞咽。

    雪儿早就等不及了,一个箭步冲上来将韩林推到一边,低头直接用嘴就去喝。

    韩林无语的摇了摇头,盘腿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运转你的功法,将药效强行逼入身体所有部位。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时间不短,我们中毒太深了,必须要依靠功法来解毒。”

    雪儿点点头,也学着韩林的样子坐下,斜着眼道:“那我的脸会不会很快恢复?”

    韩林有点头疼,这女人不开口的时候还挺正常,一旦话匣子打开了就无论如何都管不上,嘚啵得没完没了,念的人脑仁子都疼了,无力道:“会恢复,但不会太快。我做的解药可以内服和外敷。你外敷一些在脸上能恢复的更快一些。”

    “啊!那我都喝光了……怎么办?”

    韩林没好气道:“我哪知道怎么办,谁让你喝光的。我要运功解毒了,不要在说话打扰我。”

    雪儿大急:“不是,那你再弄点解药出来啊。我再去帮你拿花蜜。”

    “不弄!你知道我的草药多贵吗?这可是三品草药,每一株都上千金币!”

    “不就是草药吗?我们妖兽世界多的是。你没钱买吗?我有钱啊,你快弄点吧。”

    “不弄!我不要女人的钱,你别跟我说话了我求你了。我都快毒发身亡了,让我安安心心解毒吧。”

    “那怎么可以,你怎么能不管我呢?你看看我这脸都成什么样了?如果不能恢复我宁愿死了好了。

    喂,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喂!!混蛋!!”

    韩林今天总算是涨了大见识了,女人果然是一种无比恐怖的动物。就在这一个小时解毒的过程中,雪儿的嘴就没闲着过。韩林深深的感到敬佩,这到底是怎么一边说话一边运功的?太强悍了!

    “行了,毒素排尽,我们安全了。”站起身来,韩林长长的出了口气。

    “喂,你看我脸上好点没?”

    “我看不到。”

    “你摸摸,你过来摸摸看啊。我怎么觉得我的脸好像没有知觉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会变成面瘫吧?你快想点办法啊。我都急死了。你倒是说话啊。”

    韩林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心说我如果有针线,非把你的嘴给缝上不可!但心知不解除她的困扰她是绝不肯闭嘴的。摘了一片树叶丢到空中,感受风向判断自己此时所在的方位:“没有知觉是正常的。那是毒素的疼痛感消失的缘故。一会儿你的脸会感到奇痒难忍,这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记住,千万不要挠,否则你就真的毁容了。现在不要打扰我,得爬上去了。”

    越过溪水来到悬崖峭壁跟前,一手平伸出去,一手高举,整个人就这么诡异的开始上升。

    雪儿见状大感好奇,也化身为妖兽战斗形态快速攀爬峭壁,一边爬一边问:“你这是什么功法啊,怎么不见你碰这峭壁就能往上飞?为什么你一只手举着,一只手平伸出去啊?你举手是想干什么?

    你昨天晚上追踪我就是用的这种身法吗?居然没有半点风声,真厉害。难怪我没察觉到你。对了,你到底是怎么跟洛月公主认识的呢?你们两个相爱了吗?你知道妖兽不能跟人类相爱吗?

    你为什么会烧伤的这么严重?你本来就是瞎子还是后来被烧瞎的?你没有亲人朋友吗,为什么这么小的年纪一个人跑出来闯荡?”

    韩林冷汗直流,额头青筋暴起。身子都开始颤抖了,他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真的很有冲动把这贫嘴的女人掐死。

    “你要不要帮我偷遗骸了?我们还是晚上行动吗?你还回聚花楼吗?你朋友可能已经走了。你这人怎么不爱理人呢?你倒是说话呀。”

    到了山顶,韩林先是悬浮在悬崖下方,细细的感受了一阵,发觉上面没人埋伏了才一个纵身跳了上来。

    那雪儿也翻身跟上,稳稳的落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的,雪儿从衣衫上撕了一块布片下来蒙住了脸。想来是害怕别人看到她丑陋的样子。

    而韩林这个时候如果不是瞎了,恐怕早就已经泪流满面:“我看错你了,我真看错你了。在聚花楼的时候你仪表端庄举止优雅,虽然身为风尘女子,可谈吐之间都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忧伤。谁知道你是这么一个碎嘴子!”

    雪儿脸上红了一红,啐道:“你才是碎嘴,对了,碎嘴是什么?”

    救救我吧!!!

    韩林原意是准备赶回城内,昨晚夜色很浓,城主府的护卫并没有看到韩林与雪儿的正脸。现在赶回去或许还来得及。否则人们发现自己和雪儿同时失踪了,怕是会怀疑自己抢走了人。

    韩林倒是不怕,但担心为此而连累了草原狼的人。可雪儿打死都不肯回去,原因还是嫌自己现在太丑,不想见人。

    韩林无奈只能在此地等到晚上,他也怕这女人闲得无聊又跑去城主府偷东西,被人抓住给弄死了,这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你乖乖的待着知道吗?不要打扰我,我要修炼了。只要你安静的不说话我就保证帮你把遗骸偷出来。”

    韩林尽量使自己和蔼可亲一些,生怕这女人再来打扰。

    七绝杀练成了摘花手,弹花指,和点水步。但显然这三招都是最基础的。逃命和偷袭能力是有了,但近战能力尚且不足。那上肢第三招折梅手则刚好是近身战斗的方式。

    其实严格说来,折梅手也同样可以远程战斗,因为其本身也还是以摘花手为基础,熟练应用折梅手之后,可以使用摘花手的原理隔空扭断人的脖子,折断敌人的骨骼。真正做到杀人于无形!比弹花指释放暗器的手法更高明一些。

    只是要做到这种程度,难度系数太大。试想韩林现在的能力,直接用手扭断敌人脖子都比较费劲,必须借助武器才行,更何况是隔空扭断敌人脖子了。

    而且这七绝杀每一招都博大精深,可以说变幻无穷,只要你想象力足够强,也能够自己开发出独特的攻击方式,并不一定要局限于折梅手本身介绍的基础进攻套路。

    如此一来,要练好它所耗费的精力是无比庞大的,韩林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闭关修炼。所以目前来看,掌握入门级折梅手便足够了,远程攻击有弹花指也完全可以应敌。何况韩林很需要弹花指去释放符文咒。

    聪明人都不会找到好东西便一口气全都吃光,也许品尝不到美味反而会被撑死。韩林很明白这个道理。

    折梅手,光凭表面意思来理解,应当是将罡气运用在手上,以强大的手劲去折断敌人的身体部位。可从脑海里对于七杀绝的招式记忆来看,其实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七杀绝大部分招式都倾向于控制,如摘花手隔空取物,如弹花指控制兵器射杀敌人,甚至可以压缩空气。都在与对世间万物的一个掌控力上。而这折梅手,也同样如此。

    身体嗅觉,是一种以身体来感知世间万物的方式,如能用身体感受到万物,那么直接用手去触碰事物所带来的感知力自然会更强大!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事,可以凭借触摸东西掌握其轮廓,形状,以及温度。

    那么这样一来,以手指触碰敌人身体,不以蛮力进攻,而以掌控的方式去折断,效果便初期的好。摘花手可使物体移动,那么折梅手也可以看做是一种移动物体的本领,只是比摘花手更高级,它带来的移动是双向三点式的。

    如折断敌人手肘,须将敌人小臂和上臂向后拉扯,手肘则是向前拉伸,从而造成折断的效果。

    不以蛮力对敌,所以韩林也便不用费力的去用双手,只需三根手指触碰到敌人身体,便足以折断敌人的身体部位了。

    招了招手,一根小手臂粗细的树枝飞入手中,以拇指,食指,与中指将树枝掀住。开始运用折梅手去折断它。

    嗖!!那树枝一下子从韩林手中飞出去,不到半米的距离又快速飞回来正中韩林面部。

    “咯咯!!”雪儿在一旁看的有趣,忍不住捂嘴发笑。

    韩林直接无视了雪儿的笑声,开始总结失败的原因。这次失败是因为双向发力不够均衡所导致的。推力比收力要大,所以那树枝便直接飞了出去,等韩林想要补充收力的时候,树枝又快速飞来。

    同一时间释放双向力道,对于韩林这个刚刚掌握七绝杀入门技能的人来说,确实有点困难了。对于掌控的精准度,同步性,和力道,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

    又将那树枝拿在手里,反反复复的练习了一上午,这一次,那树枝果然在韩林三根手指的衔接下顺利折断。可效果却让韩林很不满意。

    因为这树枝上半截飞了出去,下半截则撞向韩林。

    这算是双向两点式的发力了,虽然也能够折断树枝,但缺点太大。就如同折断敌人手臂,确实可以使敌人小臂内推,上臂回拉,不去拉扯敌人的手肘也可使其手臂断裂。

    那么缺陷就在于,这种方式并不能百分之百保证折断敌人手臂。如遇到行动灵巧的敌人,完全可以凭借身体的快速扭动,而化解上臂被韩林施加的力道,你推,他的身体便随着推力反转将力道化解。只作用在小臂上的扭动幅度不足以折断手臂。

    成功率是有,但不大。最多打一个出其不意,再三施展的话,敌人便会有了应对之策。

    “难!真难!这还是在我掌握了摘花手与弹花指的前提下修炼的,竟然还是这么困难。”

    韩林感觉这折梅手就像是一弯水中的银月,明明近在眼前,可伸手去捞,顿时化为泡影。

    韩林这边练着,那便雪儿闲着无聊,也学韩林的样子,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三根手指头一夹,啪!树枝完美的应声断裂。当即撇了撇嘴:“嘁,这有什么难的,用的着练这么半天。”

    韩林只能无语的摇了摇头,心说果然是弱智儿童快乐多啊。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