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发脾气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发脾气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他们现在在哪?草原之虎总部在什么地方?”韩林叹了口气。美丽的女人,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善良还是邪恶,都是祸源。跟这种人凑的太近注定就要招惹许多不该招惹的麻烦。

    虽然韩林知道自己现在这种念头真的很不该有,毕竟他可花了人家雪儿三十八万。但这种想法并非是抱怨,而是感慨。有些人这一生当中就是能比一般人少些灾祸,而有些人注定就要多一些。

    “我们正团长飞天狼刚刚离开,去草原之虎佣兵团谈判去了。现在应该在跟他们商量。韩兄弟,虽然你我相见时间不长,可雪儿妹妹我是很喜欢的,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回答我是或不是。”红狼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韩林点点头:“你问。”

    那红狼道:“雪儿被抓走,你问草原之虎总部所在地,到底是不是要去救她?你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韩林没有半分迟疑,张嘴便道:“是!”

    红狼松了口气:“你若说不是,我可当场就将你杀了。总算你没有失掉良心。一个女人将自己托付给你,你若因为自己身体受创而自暴自弃,甚至欺负她,那你可就枉为男人了。”

    韩林还能说什么,只能摇头苦笑。总不能说,我真的不是她丈夫。这个节骨眼上说这话也是多余。

    “你要用那兵器了吗?”见韩林与红狼要走,工匠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兴许是早就醒了,只待找机会逃跑。可想到韩林要用武器,作为一个工匠他也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

    韩林点点头,问道:“先前你说这武器能够破开罡气护盾对吧?也就是说,那它可以轻易击杀阴修级别修士了。”

    工匠闻言连连摆手:“我可从没这样说过。”

    “你耍我!?我前前后后花了六十万,只用作辅助材料。你现在告诉我它无法伤到阴修修士?”韩林面色顿时冰冷下来。

    那工匠哭笑不得:“我的活祖宗。我算是服了你了。寻常兵刃与罡气护盾相撞,则必断无疑。我说的意思是,这武器可以破开阳士境界高手的罡气护盾,是说它可以承受与罡气护盾相撞。你若有本事,那就一定能破开。

    它的硬度是绝对足以击杀阴修修士的,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么大的手劲儿了。你莫不是想把这武器交给一个黄口小儿,他就能破开罡气护盾吧?能不能承受,要看它。能不能有那么大力气破开,则看你。

    不过,这指刺锋利无比,若要刺破锦衣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你若手劲儿够大,击杀阴修修士也信手拈来。就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火候了。”

    韩林闻言点了点头,心说自己确实是有点异想天开了,原来这兵器只是足够强硬。不过那也没关系了,自己将要学习的七绝杀上肢第四式,摧花指,便刚好与这指刺相结合。

    那时候自己炼体的火候没到,可有了指刺,便能用摧花手来发出大力了。算是将摧花手提前提升了一个层次。六十万买七绝杀第四式的一个层次,不亏!

    “你走吧。我借了你二十万金币,又让你帮我打造兵器。你对我也仁至义尽了,如我能活着离开,将来一定还你钱的。”韩林放走了工匠,便于红狼一块前往草原之虎总部。

    “韩小弟你放心。你实力不够只管在一边看着,到了地方我与团长使眼色,趁机夺回雪儿妹妹。想来那草原之虎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跟我们不死不休的。有大姐在,一定帮你讨回媳妇儿。”红狼重重的拍了拍韩林肩膀。

    这女人风风火火,做事也大大咧咧。但为人性格很好,不管认识的时间长短,一律将对方当好朋友来对待。也无怪她一个女人能成为草原狼佣兵团的副团长了。

    荒沼城就这么大,草原之虎佣兵团与草原狼总部距离也并不遥远,不到一顿饭的功夫便到了。这里的人都是认得红狼的身份的,尤其刚才双方才大打出手,便立刻放行了。

    被草原之虎的佣兵带着来到大厅,厅堂内坐着几人。

    “红狼来了,赐坐。”有佣兵搬来一把椅子给红狼去坐,韩林没有资格,自然只能站着。

    为首的,自然是草原之虎的团长鬼面修罗了,这人脸上有大片不规则的红色胎记,整个嘴巴被一个倒挂的弯月形胎记包裹,像是一张嘴裂到了脑后,一双眼睛则被一个大大的圆形红色胎记包裹,如同一只巨眼。

    长相无比的丑陋狰狞,无怪人送外号鬼面修罗。这些,韩林都是看不到的,可他却能感受到鬼面修罗那阴修五段的实实在在的实力。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年轻人,红狼介绍说,这人是鬼面修罗的弟弟,也是副团长。但实力只有阴士初级。是草原之虎三个副团长其中的一个。此次正是他要抢走雪儿。这人的气息韩林认识,便是那天负责摆下赌局的三个佣兵之一。被雪儿一拳打昏的废物。

    下面是两排椅子,当头一人是中年男子,气息平稳。为草原狼正团长,飞天狼。实力阴修二段。比红狼高出了一段。

    此时飞天狼正与鬼面修罗谈判,可现场的气氛却非常融洽,根本不像双方刚刚大战过一样。倒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再相聚。

    “鬼面老哥,咱俩在佣兵界虽然少有来往。可怎么说也算是同行二十多年。你知道的,这个脸,我丢不起。所以你开价吧。你倒是要多少才肯放了雪儿。”飞天狼沉住气问。

    那鬼面修罗用茶杯的盖子轻轻刮了刮杯沿,不紧不慢道:“明人不说暗话,人是我们抢来的。你拿钱来赎,原也算是懂规矩,我本该开口要价,你则就地还钱。最后把这买卖做成了皆大欢喜。可就是……”

    “可就是……?”飞天狼盯着鬼面修罗,也用同样的话追问到。

    鬼面修罗溺爱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弟弟:“可就是……我弟弟看中了这姑娘。非要与他喜结连理。那我可就真是对不住了。呵呵……”

    旁边的弟弟戏谑的朝飞天狼来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似乎在说,雪儿我娶定了,你待如何?有本事过来抢啊?

    飞天狼叹了口气:“男欢女爱实属正常,副团长有这种心思那再正确不过了。可咱们佣兵界有两条规矩。不夺有夫之妇,不杀待产之母。那雪儿姑娘是这位韩兄弟的结发妻子,你若要执意这么做,可有点破坏了规矩了。”

    没想到鬼面修罗闻言,竟果然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这两条规矩确实很有约束性,佣兵在外厮杀,将家人看的极重。那么最顾虑的也往往是家人安慰。所以便立下了这两条规矩。

    女人外出的佣兵丈夫没有死,那谁都不能抢。女人有身孕在身,有杀父之仇也要等孩子生下来。这规矩很重,连鬼面修罗都不敢违背,否则今后在佣兵界将信誉扫地,再也没办法混下去了。

    “嘁,这小子面目丑陋还是一个瞎子。雪儿跟他有什么好处?有丈夫?解除关系就是了。”弟弟不屑的瞪了韩林一眼,奈何韩林也看不到。

    “没错,那就将雪儿请出来问个清楚罢。”鬼面修罗笑了笑,招呼手下去请人。心道那雪儿若是不肯解除婚约,把这姓韩的瞎子杀掉就是。到时候雪儿便是只身一人了。抢了她也不算抢了有夫之妇。

    大厅两旁站着两行佣兵,虎视眈眈的盯着草原狼的人,生怕他们妄动。

    待雪儿过来,脸上已经除去了面纱,一张绝美容颜出现在大厅里,似将这夜晚昏黄的灯光也增强了数倍。在场人竟有十之七八看的痴傻了。

    “原来雪儿妹妹这样漂亮,难怪那副团长执意要娶她。我若是男人,拼了性命也是要娶她的。”红狼也是第一次看到雪儿容貌,不由的有点发呆。

    “雪儿,你来说说看,这小子有什么好的?你跟了我吧,跟他解除关系。”弟弟见到雪儿,立刻笑的小眼塌鼻子五官都凝结到了一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是啊,他吃我的喝我的花我的,对我还很不好,我为什么还要跟他?我现在可就跟他解除关系了。”雪儿笑颜如花,朝韩林道:“姓韩的,你可以滚了。姑奶奶今后不想在看到你。”

    “哈哈,是啊,让你滚听到没?臭瞎子!”弟弟大喜过望,可没料到雪儿会这么容易答应。

    韩林初时听到雪儿的话,心里不免有些气愤。老子冒险来救你,你却不识好歹。可转念一想,雪儿断然不会是这种人的,她是怕自己与草原之虎翻脸,被人杀了。这是要赶我走。

    想到这,对那飞天狼大声呵斥道:“飞天狼团长!我们夫妇在你总部做客,你可没有好好招待。现下我妻子被人抢走了,你也没本事把他抢回来。我看你当团长可也不够气势,被人吓的大气不敢出一口。还是赶紧回家种田去吧。

    我韩某从此往后与你再无半点瓜葛,我看不起你!!你也不配认识我!”

    飞天狼没说话,红狼已经暴跳如雷,指着韩林鼻子爆了粗口:“我去你***混蛋小子!你果真不识抬举。雪儿离开你当真是没错的。我就知道你小子无情无义,我们冒生命危险来给你要老婆,你却跟我们发火了。”

    “发火又怎样!”韩林怒气冲冲的说。

    “我……我踹死你这没骨气的畜生!”红狼大怒,就要动手。却被飞天狼给拦了下来。

    飞天狼听闻先前雪儿的话,又细细的琢磨了一阵韩林说的话,顿有所悟。心中震惊,这姓韩的小子故意与我们撇清关系,可是要与草原之虎拼命了!他是不想连累我们。

    “别拦着我,让我打死这忘恩负义的混蛋!!”

    “他既然与我们断绝关系,我们便就此离开。”飞天狼强行拉着红狼走出大厅。

    不顾红狼的叫嚣,韩林朝雪儿扭过头去,淡淡的说:“关系不在不要紧,能跟你临别前说句话吗?问你一个问题。”

    刚才韩林自称是雪儿丈夫的时候,雪儿的身子就软了,差点瘫坐在地上。此时听到韩林这么说,立刻便点头同意。

    鬼面修罗与弟弟对望一眼,也不阻拦。一个瞎子能干什么?

    缓步来到雪儿跟前,韩林笑问:“如果我要你跟我走,你可愿意?”

    雪儿掩嘴轻笑:“如果我说不愿意,你是否会觉得丢脸?”

    韩林诚实的点了点头:“会!”

    “那我不愿意。你走吧。我可很爱看你丢脸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恨你。”雪儿依然在笑。

    韩林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我已经没有关系,这副团长爱对你做什么也便与我无关了。那可不是冲着我来的,是冲着你。但我这人本来脾气就不好,他抢了一个跟我无关紧要的女人是没关系的。偏偏你就曾经跟我有关系。

    这我可忍不下去,你我便是恩断义绝,也该由我来抛弃你,绝不应该因为他。你也知道我讨厌丢脸了。我一旦丢脸,可说不得要做出什么事情。”

    弟弟闻言,嘲笑道:“你想做什么?你他,吗能做什么?一个臭瞎子。”

    韩林先是淡淡的笑了笑,拨开雪儿的身子,继而毫无征兆的就是一记重拳砸了下去,这一拳头可用足了力道,刚猛迅速,扎扎实实的砸在弟弟鼻梁上。

    这副团长惨嚎一声,整个人被向下轰击,力道之大,屁股下的座椅也被碾压成碎木屑,人刚落地,前脸已经凹陷进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弟弟!!”鬼面修罗惊呼一声,从椅子上冲出去弯腰便去扶自己的弟弟。

    韩林面目转冷,右手手腕一动,那手腕上有一个手镯,手镯上有五个凹槽,凹槽突出,有五根黑色指刺落下,韩林右手一抖,五个指刺已经全部佩戴在手指头上。

    接着,便去刺那鬼面修罗后颈。阴修五段修士,防御力超强,基础数据五十倍于阴士一段修士。而韩林这四段的实力加上七绝杀增幅,也不过相当于阴士一段修士的八倍。一个五十倍,一个八倍,两人之间差距悬殊的厉害。

    可若是能刺中他身体要害,如眼睛,脖子,也依然还是能够伤到鬼面修罗的。

    鬼面修罗心中悲愤,而韩林动手又非常迅速,且无声无息,这一不小心之下,竟被韩林一下插中了脖子,也幸好阴修五段的实力反应够快,在感到脖子上有阵阵凉意的时候,人已经翻身在地,回首就是一掌。

    这一掌拍在韩林肚子上,力道奇大无比,肋骨根根碎裂,内脏破碎出血,最严重的是,韩林的内丹竟然被一掌轰击的出现了裂痕。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