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中级符文咒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中级符文咒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密室外,白袍青年瘫坐在椅子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但实际上却是在回味低级符文咒的美妙感受,同时为了即将到来的中级符文咒而浮想联翩,想着想着身子都软了。// //

    密室内,韩林身着符文长袍,手持烈阳符文笔,将一张符文纸拍击到了空中,用两株四品草药研制成符文魔水开始书写。

    正常情况下,制作一张符文咒至少需要三味草药。一味主草药,一味副草药,和一味辅助草药。主草药发挥主要效力,副草药发挥辅助效用,与主草药结合从而形成完整的体系。辅助草药大多为凉性草药,起到温和主副草药药性的作用,以加强制作符文咒的成功率。如果条件允许,甚至可以用四味草药或着是五味。辅助草药越多,则制作符文咒的成功率也会相应增加,但有一个缺点,便是草药的药性过于繁杂,成品符文咒的品级会受到影响。也许原本可以制作成下品的符文咒反而会变成次品。

    韩林拥有无比强大的符文亲和力,符文笔,与其出色的领悟性,都能大大提高制作符文咒的成功率。两味草药足以。

    密室内光华流转,四品草药研制而成的符文魔水,其本身都会附带上草药所拥有的光华。呈现出一种散发着幽幽绿光的液体状态。书写在符文纸上,那些符文也同样散发幽幽的绿光。

    这是中级符文咒与低级符文咒区别最为明显的地方。低级符文咒只有在制作完成,以及作用在人体之后才会散发出其特有的光晕,增益符文咒为绿芒,恶性符文咒为红芒,中性符文咒为白芒。而中级符文咒正常状态下都有光芒显露,足以彰显其强大的功能。

    刚刚晋级到四级符文师的韩林,尚且不够能力制作出中级中品草药,那需要五级符文师才能够办到。

    大约两个小时,韩林身前的桌子上已经躺着六张符文咒,为中级下品修复符文咒,低级治愈符文咒的增强版。韩林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六成的成功率还是感到很满意的。

    前前后后,他总共才炼制了不到二十次,前十几次一张中级次品洞察符文咒制作成功,为低级灵眼符文咒增强版。后十次也就是现在,将成功率直线提升到了六成。

    洪荒级虚空心魔是一个让人又恨又怕的存在,得益于它的力量,使韩林年纪轻轻便达到许多符文师终生无法达到的成就。四级符文师,已经于流云会长级别相等了,超越了墨廉。

    若有人知道韩林刚刚踏入四级符文师领域,便将成功率提升到六成,怕是会气的吐血身亡。而这一切,韩林还是不够满意。毕竟制作符文咒前半部分是依靠身体记忆力来完成的。他认为自己的成功率应该还有提升空间。

    将其中四张中级下品修复符文咒放入乾坤袋,另外两张则放入白袍青年提供的锦盒内,算了算时间还早,便吸收了四株毒性草药开始将其药性炼化。

    这时候他的内丹终于开始再一次凝聚灵力,将灵力转化为罡气从而融入内丹之内,并将内丹逐渐壮大。阴士四段的实力也终于开始再次出现实力松动现象。

    长久保持下去,将剩余的一百一十九株三品毒性草药吸收干净,差不多能够提升到阴士五段了。

    做完这一切,方才推开密室房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那白袍青年有点昏昏欲睡,见房门打开,整个人噌的一下子跳起来冲上前去,忙问:“怎么样!?成功了没?”

    韩林笑了笑:“不负众望,成功了。”

    “几张!?”白袍青年激动起来。

    “两张!”韩林将锦盒递给白袍青年,白袍青年颤抖着结果,掀开锦盒的盖子,里面有两张闪烁着幽幽绿芒的符文咒躺在其中,上面那变化多样复杂的让人眼花缭乱的符文,只看一眼便感到无穷的力量。

    “哈哈!太好了,我只以为能成功制作一张已经很了不起,没想到一次就是两张!!”白袍青年恨不能保住韩林狠狠的亲上一口。两株四品草药换来两张中级下品修复符文咒,不用想,这笔买卖赚大了!!

    “这是剩下的四品花蛇木草药,与四品风铃草草药。”韩林将另外两株四品草药递给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却看都不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中级下品修复符文咒,头也不抬的摆了摆手:“哎,你收下吧。就当是给你的酬劳。”韩林也不客气,直接揣入乾坤袋内。

    “好朋友!你来的可太及时了。能结识你这样年轻又富有才华的符文师是我的荣幸。这是我的腰牌,你拿着自己去府上随意转转吧,没人敢拦你的,我还有事要一个人待一会儿。”白袍青年掏出一块腰牌递给韩林,自己便急匆匆的跑了。

    韩林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接过那腰牌心道,绿林派掌门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我已经打入你们内部。大多富家子弟每每做出糊涂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应该算是坑爹了吧。

    揣了腰牌,在绿林派总部开始溜达,时不时的丢一颗小小的蜡球出去,渐渐的也将这总部转了一个遍。各个角落里基本上也都放置了蜡球。

    到了深夜,总部外有管家传唱,原来是东北军的车队到了。一百多辆车拉着二百多口大木箱子,箱子上贴着封条。韩林又掐算了一下时间,满意的点了点头。

    再看那白袍青年,一个人跑到住所,吩咐下人无论如何不能打搅,便锁了房门躺倒床上,用尖刀于胸口割出三道深深的伤痕,鲜血纷涌而出。

    接着将其中一张中级下品修复符文咒贴伏在胸前,嗡!!顿时绿芒大作,那灿烂辉煌的绿色光辉将整间屋子照射的满堂绿。

    “啊啊啊啊啊!!”白袍青年身体立刻剧烈的痉挛起来,一双眼睛泛白,嘴巴大大的张着,甚至舌头都开始打结。整个人早已飘飘欲仙。那种美妙的滋味真是用语言都无法形容清楚。

    但凡有关身体恢复的情况,都会带来或多或少的美妙感觉。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长时间盘膝而坐,双腿因血液不流通而产生麻木感,当舒展双腿,渐渐恢复知觉的过程中,会出现一种酥麻发痒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会觉得奇痒难忍,可又不像是正常意义上的痒,但大多数人还是无福消受的,往往在这时候便是吓的一动都不敢动,若不小心碰到东西,那种奇异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这还只是恢复血液流通的副作用,再想想那强大的符文咒治愈身体所带来的快感,其程度之强不用细说也知道了。

    治愈系的符文咒的药力会主动去填补伤口,多余的药力便会带来这种感觉。一般人不太容易体会到,因为符文咒价格昂贵,不是受了无法治愈的重伤也没人舍得使用。便也只有这白袍青年会如此败家了。

    相对于其他符文咒,白袍青年还是更爱治愈符文咒,另外四种主流符文咒作用时间不长,而治愈系的则是持续性发挥作用的,可以长时间体会这样美妙的感觉。

    夜深人静时,韩林一个人坐在白袍青年给安排好的住所,望着窗外那朦胧月色,韩林若有所思。

    白袍青年的做法固然是很败家的,而且极为荒唐。如果符文师知道有人用他们辛辛苦苦炼制的符文咒来享乐,怕是会愤怒无比,但白袍青年的做法却给韩林带来了一丝灵感。

    这也许是一个绝佳的商机。一直以来,韩林都在为自己的财富发愁。纵然身为符文师,但他可用的草药全都拿来吸收或者是炼制符文咒了,自然是不舍得去卖的。符文咒也是自己应急所用,依然舍不得去卖。

    可现在一级草药对他而言,已经没什么作用了。那能不能将这一部分草药转化为商机呢?符文咒固然神奇,销量也是极好的,但缺点在于,它市面上的定价太高,且受众面太窄。

    除了修士和佣兵,别人也不会去购买。就算买也最多拿来保命。如何能让人日常生活中也不断的去消耗符文咒,这是一个大难题。

    由此,韩林想到了毒品。贩卖毒品自然是罪孽深重的,但如果是贩卖符文咒就不同了。它不但不会让人上瘾,如果没有受伤还去使用它,便会有如梦似幻般的快感,事实上,还能让一个人的容颜发生变化,便是俗称的美容效果了。

    “这世界上有钱的大小姐阔太太,俊秀公子,富有的老爷可多不胜数了。这些人没事儿也不会吃饱了撑的玩命去贴符文咒。那若换一种方式,如打着延年益寿,美容养颜的口号,必然会有大批人来抢购。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爱美之人,也因此,符文咒这种东西便不会是只属于修士和佣兵的专用品了。”

    韩林一面琢磨着,一面掏出几株一品草药的存货。这些一品草药可制作成低级下品符文咒,或是见习级治愈符文咒。一株一品草药研制而成的符文墨水,用来书写见习符文咒大约是五十几次。书写低级符文咒则为十余次的样子。

    一株一品草药,价格约在十个金币左右。韩林粗略的计算了一下。

    从桌子上一个点心盘里拿起一个小小的糕点,将其按平在桌子上,成为一个条状。接着又用一品草药研制成符文魔水,用烈阳符文笔沾了墨水在糕点上飞快的书写。

    以韩林现在的速度,加持紫电心魔后,书写见习级符文咒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儿。那扁平的糕点上已经有了整套见习符文咒的符文,又小心翼翼的取出另一个糕点同样压平了,覆盖在先前那块上。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触发符文咒的效果,外面的一层糕点便相当于简易锦盒的作用了,两块揉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球状糕点。

    “能不能其作用呢……”韩林沉吟了一下,写满符文的糕点被揉成球,会不会破坏符文的完整性和效用还不太好说。

    拿起那糕点轻轻放入嘴中咀嚼,第一层糕点立刻嚼烂,接着与内层糕点接触,顿时,一种淡淡的奇异感觉从口腔扩散开来。韩林立刻张开嘴巴,却没有绿芒散出。将糕点吞咽下去,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确实破坏了大部分符文咒的效果,不过这也许并非坏事。”韩林摸着下巴沉吟道。人们对符文咒已经产生了固有的概念,那便是,符文咒是用来提升实力和恢复伤势的。这种东西富家女或许不会太感兴趣。

    可若是作用大幅度减弱,但会提升身体快感,同时能让皮肤变得更有活力,更细腻,这才是她们最在乎的。这样的糕点连普通见习治愈符文咒的作用都没有,可我的卖点也不是恢复伤势,自然是不用担心了。

    想到这里,心中思路渐渐清晰起来:“这样一来,那倒是还可以制作成不同口味的糕点了,根据个人喜好也有针对性。这种符文糕点应该取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就叫……养颜丹吧……”

    制作养颜丹的基础材料为一品草药,毕竟一品草药也是有价格的,最少价值十个金币,那若是卖给普通人家,也相当于他们一年的收入了。索性就定位为奢侈品来出售。针对人群为中产家庭,以及小型家族。

    若大型家族也有需求,可研制低级下品治愈符文咒类似的丹药来卖给他们,价格也有提升。

    如一株一品草药研制五十颗养颜丹,一颗卖十金币,那就是五百金币。十枚金币变成五百金币,简直就是暴力。韩林开始笑了起来,想必尊贵的符文师肯定不愿意自降身份,去把多天地之造化的伟大符文用作给女人养颜之上,但我可不在乎。什么狗屁符文,只要能带来利益,我就肯定是要做的。

    桌上还有十来块糕点,刚才制作的养颜丹个头太大很不美观,偷工减料之后体积缩小反而更具观赏性。将十块糕点平均分配成三十分儿,十五分用来书写符文,十五分儿用来做外层包裹。

    庆幸的是见习治愈符文咒的复杂程度非常简单,在小的面积上也足够书写了。没有符文纸,符文咒药效大为减弱,可这也并非坏事,只要不让人意识到这是符文咒便可。

    手里捏着十五个小小的“养颜丹”,韩林琢磨了一阵,也许自己应该开一个小小的店铺来出售这样的东西。至于人们会不会去花钱购买还有待考察。

    拿出一个空荡荡的锦盒,将十五粒只有食指指肚大小的养颜丹装进去,决定出去试试效果。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