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蜕变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七十三章 蜕变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我们要抓这地煞心魔吗?”雪儿眼里有亮光闪烁,她知道韩林是符文师,若那地煞心魔连五级符文师都如此先想要,韩林能得到岂不是会有更多的帮助,却是不知道韩林其实有比地煞心魔恐怖一万倍的洪荒级心魔在手。

    “不太好抓,先看看情况再说吧。”韩林摇了摇头,心里也是没底。封印符文咒他的确有,可舍不得用来对付小小地煞心魔。而这里可是有一名五级符文师在的,只要他在,那地煞心魔花落谁家还说不准。

    接连两名阴修修士丧身,却连那地煞心魔的身子都没有靠近。如此一来,形成包围圈的修士们开始打了退堂鼓。他们头脑一热便来寻地煞心魔,却没想过到底该如何抓取。

    封印心魔的符文袋倒是买了,可看样子,收服如此强大的心魔,只有符文袋绝对不够。而封印符文咒,这种东西符文师是绝对不会卖的。

    就连韩林所掌握的封印符文咒也是紫电心魔传授的,与外界又有不同。之前紫电心魔曾说过,封印符文咒是一名符文师最为看重的宝贝,拥有的封印符文咒越强,那么收服心魔的机会就越大。

    而心魔,又是符文师的根基,试问这样的宝贝谁会愿意拱手送人。

    “谁也别想跑!否则我杀光你们!”那阴尊一段修士见有人想退出,顿时面露凶光,右手甩出,一柄长刀在空中飞速旋转,将三名修士的脑袋切割下来。

    反手接回长刀,冷笑道:“这心魔杀人的速度可比的上我?你们好好掂量掂量。”

    众修士大怒,可却不敢有顶撞,向这样阴尊一段的高手还有十九个,自知跑是肯定跑不了了,今天横竖都是死定了。

    “怎么办?”阴尊一段修士面色阴沉,低沉的问那五级符文师。

    五级符文师皱着眉头沉吟了一阵,让他亲自去抓地煞心魔那也是肯定不敢的。符文师抓捕心魔必须要有强大的修士作为辅佐,符文师则只负责抛出符文袋,或是符文咒去相符心魔便足以。

    可眼下靠近地煞心魔都有困难,更别说去收服了。

    “这里有一套符文长袍,经过我特制的,内含封印符文阵,找一个人穿上过去。让他拿着这袋子。”五级符文师递去一套符文长袍以及一个半米来长的符文袋交给修士。

    阴尊级修士又随手抓来一名阴修五段修士,将两样东西送出去:“穿上,去收了它!不要妄想逃跑,今天若能收了地煞心魔我便放了你们,否则,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那修士颤颤巍巍接过来,面色却稍有缓和,毕竟是五级符文师送来的东西,符文师,那可是尊贵的职业,他们给的东西想必不会简单的,随即穿上符文长袍,手里拿着袋子朝地煞心魔狂奔而去。

    待他一路跑到第一名死去修士的地方时,身子晃了几晃险些栽倒,稳了一下身形又继续奔跑,到了第二名化作诡异人肉植物的修士身旁时,便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五级符文师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栽倒的修士,吼道:“滚起来!!”

    那修士头昏脑胀,脸上表情是又哭又笑,已经有些疯癫了,但最终还是遥遥晃晃的站起身来,朝那地煞心魔逼近。

    地煞心魔依旧是低着头,对于周围任何事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姿态。

    望着地煞心魔,修士心中大为恐惧,心中一慌,便将符文袋远远的抛了出去。

    “该死!!”五级符文师气的哇哇大叫。

    符文袋在空中飞行,渐渐散发出亮光,未等地煞心魔有所反应,天边一道寒芒飞来,嗖的一声将符文袋死死的钉在地上。

    “谁!谁这么大胆子!”五级符文师都要气疯了。

    “式呈会长好大的火气。”随着话音响起,从另一头的山谷夹道中有一名身穿紧身铠甲的英俊男子走出,身后还跟着二十八个身穿锦衣的修士,各个身后都背着一柄阔刃巨剑,这剑极大,能有三米来长,半米多宽。与人体比例严重失调,斜挎在身后尚且以刀鞘刮着地面前行。

    名为式呈的五级符文师见到来人顿时大惊:“黄宿公子!?你……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黄宿!?”众修士交头接耳起来。

    “这不是东北军统帅黄雷的公子吗?他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要争夺地煞心魔?”

    “你瞧他背后二十八名修士,各个实力深不可测,难道是东北军王牌虎齿部队的高手?”

    虽然距离不近,很韩林也听得到这些人说的话,心中禁不住一凛,矮下身子躲在山坡另一侧,飞快的将身上黑色长袍褪去,又换了一身粗布的汗衫,恢复一个普通少年打扮。

    雪儿见状不明所以,好奇的询问:“怎么了?你认识那人?”

    韩林摇摇头道:“不认识,但既然他是东北军统帅的儿子,想来应该是抓我的。我须得恢复常貌不便以瞎子身份示人了。而且,他身后跟着的二十八名修士都不简单。虎齿部队乃东北军王牌部队。

    与西南军统帅洪震旗下王牌部队,蜂刺,属于同一个级别。这些人都极其善于战斗。别看他们个个也是阴尊一段修士,可料想,一个虎齿部队成员,足以单杀五名阴尊一段高手了。”

    蜂刺部队有多强,韩林一直没有机会亲眼得见。曾有幸与蜂刺部队队长李木共同抓人,可现在想想,那些家伙实力必定远非自己所见到的那么简单。他们一定用什么宝贝隐藏了实力。队长李木应该实力更强!

    偶有听人谈起,西南有蜂刺,东北有虎齿,这两支部队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既然今天虎齿部队展露真实实力,那恐怕蜂刺部队成员的实力,绝对也不会低于阴尊一段。

    虎齿部队据闻有三百成员,这次黄宿带二十八名过来抓捕我,可真够看得起我的。韩林频频冷笑。

    “那边的朋友也出来吧,躲着看了半天了。”一名虎齿成员朗声说道,话音透过空气传播,精准的落入韩林与雪儿的耳朵里。

    韩林叹了口气:“终究是被发现了。一千米距离不远,可对于虎齿成员来说还是太近了。”心下无奈,这种状态下逃跑定然会引起虎齿的警觉,也许追上来将自己与雪儿杀了那都是说不准的。

    与雪儿对视了一眼低声道:“一切看我眼色行事,不可鲁莽。”说着,与雪儿翻下山坡来到人群中。

    五级符文师见到韩林,先是楞了一下,没想到韩林又折返回来:“小子!我不是告诉你采药滚远点么!”

    “哦?式呈先生认识?”黄宿饶有兴致看着韩林与雪儿,而一双眼睛则着重在雪儿身上打量。

    “一个小小药农。”五级符文师道。

    虎齿部队有一名成员沉稳的走上前来,低声道:“摘去面纱。虎齿身前无人可掩盖容貌!”

    “不摘!你让我摘我就摘么。你给多少钱?”雪儿不退反进,还挺了挺胸膛。

    那虎齿成员身子微微一震,谁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便已经身在雪儿跟前,那如半扇门板的宽刃巨剑已经指向雪儿咽喉。韩林轻轻拉了雪儿一把将其护在背后,一双眼睛淡淡的盯着来人。

    “这是你姐姐?”黄宿饶有兴致的问。

    韩林默不作声。

    “摘下面纱来,我瞧瞧真容。”黄宿双手抱肩,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神色。

    “你给多少钱?凭什么要我摘面纱,我可丑的很。”雪儿说。

    韩林头皮发麻,这该如何是好,雪儿面纱一摘必定引发混乱,同时心中也是气恼,这该死的女人到底要给我惹下多少乱子!

    “哈哈!有趣有趣,你摘了面纱,这地煞心魔我送你如何?”黄宿哈哈大笑。全然不理会五级符文师式呈那难看的脸色。

    “那说定了,不许反悔的。”雪儿咯咯轻笑,将面纱缓缓摘去。

    一下子,满场寂静无声。

    美貌是一种罪,尤其是对男人充满无限诱惑的美貌,更是罪不可恕。韩林哀叹一声,深深的理解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试图去掌控一名美貌的女子,她若不主动来害你,光凭容貌便可为你招来杀身之祸。

    雪儿那一双标准的狐狸眼眨啊眨的:“看到了?我可以带上了么?”

    黄宿愣了好半晌,茫然的点了点头,雪儿又将面纱轻轻佩戴起来,眼珠子乱转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呼……”黄宿像是落水窒息的人突然浮出水面,长长的出了口气,潇洒的笑了笑:“敢问小姐芳名?”

    “韩雪,这是我弟弟。他想要这心魔,你可愿意送我?”雪儿笑着问。

    “呵呵,人都知我黄宿公子喜爱美人,为了美人我愿意付出一切。可你却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以至于让我生不起半点亵渎之心。你既然要那心魔,我便拿来送你又当如何?只要你肯赏脸跟我回城主府闲聊几日。”黄宿动心了。

    “不可!这地煞心魔非同小可!黄宿公子不能赠与旁人!”五级符文师大急。

    “有什么不可!?她说要,这地煞心魔便是她的了。去,把那地煞心魔给我抓来。”黄宿一双眼睛再也没离开过雪儿,笑嘻嘻的行至雪儿身前,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且容貌极其俊朗。是韩林所见过的人当中,唯一可以跟白痴皇子并肩的大帅哥。且身材健美修长,与雪儿那凹凸有致的高挑身材十分般配。

    反观韩林,年仅十五岁,可身高也最多一米七出头,差不多比雪儿还低了几厘米。

    “这是我搜罗来的一盒上好胭脂,雪儿妹妹不妨收下了。”黄宿开始跟雪儿套近乎。

    听闻黄宿要那地煞心魔,虎齿成员便分出二人,来到五级符文师式呈身前道:“把地煞心魔抓来。”

    式呈悲愤交加,深吸了口气:“无人可靠近它。”

    “那就让你的部下去抓。他们有阴尊一段,近身足以。”说话间,两名虎齿成员已经朝二十名修士逼近。

    二十名修士自然不肯送死,连忙掏出长刀准备反抗,其中一名虎齿成员身体猛然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是在一名阴尊修士身前,右脚飞快踢出,那修士身体腾空而起,接着另一名虎齿成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半空,从上落下一剑将修士腰斩。

    二人配合亲密无间行云流水,杀人干净利落似乎早有上千次演练。看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好霸道的功法!!韩林瞳孔骤然收缩,虎齿部队凶名显赫,单人作战能力绝对超过普通修士,而像这种军队的王牌部队,最恐怖的还是团队作战能力。他们若是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柄无往不利的利剑!擅长冲锋破敌。

    而洪震的蜂刺则更擅长深入敌后,暗杀与侦查。与虎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在心里将蜂刺与虎齿暗暗比较,韩林认为两者平分秋色难分高下。

    “还有问题么?”一名虎齿成员抛出钩索,将先前身穿符文长袍的修士尸体钩过来,将符文长袍取下扔给一名阴尊级修士。那修士呆若木鸡,万没想到这种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

    周围修士各个面露讥讽神色,韩林暗叹,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先前你们逼迫别人去抓心魔,现在反而轮到自己了。循环报应啊。

    一名阴尊级修士无奈,硬着头皮将符文长袍穿上,又拿了符文袋,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步步靠近那地煞心魔。

    行至百米处,回头望了一眼,见五级符文师竟然没有帮自己说话,反而一脸期待的样子,心中不由大怒。低喝一声,猛然朝地煞心魔冲去。

    他实力为阴尊一段,比先前修士强大了太多,那地煞心魔的力量对他影响自然也减少很多。

    “呼!”长处一口气,双脚猛然点地,身体如利剑爆射而出,手中符文袋便朝地煞心魔套去。

    嗖的一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阴尊修士竟然得手了,那符文袋猛然将地煞心魔套了一个严严实实。

    韩林微微一愣,刚才这地煞心魔便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到现在竟然反抗都不去反抗。这是什么原因?

    “哈哈!哈哈哈哈!我得手了,我得手了!!”阴尊修士仰天长笑。

    “不对!韩小子不对!不好了!那地煞心魔是在蜕变!!该死,它变成天罡级心魔了!!”紫电心魔的声音突然爆发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