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缘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缘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没了……”韩林的手还在那做出要摘果子的手势,那树却已经消失了。

    “唉!唉!唉!”紫电心魔咬着牙一连叹了三声。这还是韩林第一次见到紫电心魔如此激动。

    “乾坤树,全名乾坤颠倒阴阳穿梭妙树。此树生于乾坤之隙,长与阴阳之间。树上所生的果子名为阴阳乾坤果,传闻得此果者,可阴阳颠倒,将死人复生,让活人爆亡。又可扭转乾坤,将白昼化作黑夜,让黑夜重现曙光。

    在我那个年代这乾坤树便已经声名在外了,可惜的是从未有一人真正得到过乾坤果子。”

    韩林心中也是极为失落,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刚才为什么就迟疑了一下,若能果断出手摘了一个果子,便是洛月丫头真的死了,也可将她重新复活。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既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到过乾坤果,那怎么知道它能阴阳颠倒,扭转乾坤呢?”

    紫电心魔道:“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但就是有这样的传言。这乾坤树大约便是世界上最为神妙的存在了,因为它可以扭转乾坤,颠倒阴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曾经有人摘到过它,可扭转乾坤,摘到又变成没有摘到了。

    据说要摘这乾坤果,须得看个人机缘。否则你便真是来得及摘果子,摘下来,乾坤扭转,也便成了没有摘。刚才你没有摘到,或许从某种不为人知的空间来说,其实你已经摘到了。之所以你手中没有,便是因为机缘未到。”

    韩林听紫电心魔说的有点绕口,但脑子极为聪明,一下子便领悟透彻。从刚才自己能够差一线便摘到乾坤果来看,遇到乾坤树的几率应该不会低到几十万年都没人能够摘取的地步。

    也就是说,摘不到就是摘不到,摘到了,因为机缘不够,乾坤扭转,也还是没有摘到。所以获得与否,全在于一个未知的机缘,机缘到了就是你的,机缘未到也便如何努力都是得不到的。

    如此说来,这乾坤树果然是世上最神妙之物。

    沉吟一阵,便又道:“我们刚刚才杀了那小猴儿获得乾坤镜,转眼便发现了这乾坤树。这两者之间若说没有丝毫联系,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可联系在哪?莫非有小猴儿的地方就会有乾坤树?”

    紫电心魔摇头叹息:“说不准,这世界上有太多未知的秘密。就是离我们最近的符文,我们也不清楚它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只会粗浅的运用符文却不知道其根本原理,很多事情还需要慢慢去探索才行。”

    韩林闻言,又将那乾坤镜默默的掏了出来,进入恶魔城后遇到的奇怪事不少。似乎每一件事之间都有着微妙的联系,但他却总也抓不到这种联系的关键所在。

    “这乾坤镜用来对敌用处并不算太大。将敌人复制人照射出来,你若可以杀死那与本体几乎紧挨着的复制人,便有能力直接杀了其本体。这么算的话,这乾坤镜的功效便有点多此一举了。

    可也不能说它全没好处,好处就在于四个字,出其不意。但凡有人第一时间突然见到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而且与自己距离极近,脑筋反应不够灵光的或许会迟疑,这就是你下手的大好时机。甚至有人会第一时间本能的去将自己的复制人杀死,而这也是乾坤镜一个极大的作用。

    所以说,这乾坤镜你还是少用为妙。一旦被世人参透了玄机,它的作用也就没了。见习符文咒并不算贵,若修士每人捏了几张,你一旦使出乾坤镜他们便用符文咒去贴,那可太可惜了。”

    韩林也是深以为然,重重的点了点头,将那乾坤镜收入乾坤袋内。镜子与袋子都有乾坤之意,莫非乾坤袋也是源自于恶魔城内的产物?韩林的脑子有些乱。

    “不对,不对劲儿!!”韩林胡思乱想间,突然大叫起来。

    紫电心魔忙问:“什么不对劲?”

    韩林皱着眉头道:“乾坤镜可将人复制体照射出来,也就是说,人本身便有乾坤阴阳的另一面,而复制体便是另一面。再说那乾坤树,乾坤并存,阴阳共生。我若是本体去摘乾坤果,自然是摘不到的。

    可若是我……”

    紫电心魔惊道:“你的意思是……把自己复制体照射出来,本体与复制体同时去摘那乾坤果?它为阴阳,你也为阴阳。缺少任何一面都无缘阴阳乾坤果,可凑齐了便能理所当然的摘下来。

    妙!妙啊!为什么我先前就没有想到呢。哈哈,哈哈哈哈!!”紫电心魔兴奋的大笑起来。

    韩林也是微笑着点点头,刚才他想到的就是这一点。凡是多想想,天地万物必有联系,乾坤镜所在,乾坤树出现。而这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被韩林给死死的抓住了。这源自于灵光一闪,而这种灵光,足足困惑了人类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之久。

    何为机缘,这便是机缘。想到了也就想到了,想不到,便永远都想不到。

    “韩小子,老子我算是服了你了。真的,连这你都能想到,唉……”

    韩林也是摇头叹息:“可惜那乾坤树什么时候再出现却没有头绪了,只要它再一次露面,我便能摘了那乾坤果。你说机缘,想必也是我机缘未到。猜到症结所在毕竟晚了一些,早一些遇不到,晚一些又赶不上。这也许也是机缘。

    听天由命吧,如果是我的,它总该还会出现的。”

    紫电心魔欣慰的说:“你能这么想便最好了。这段时间你成熟了很多,懂得遇事不可太过执着。有时候放不下便得不到,有时候放得下,也便柳暗花明了。”

    呼……

    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长吐出来。看来这恶魔城内凡事不可用常理去推断,否则便死的很惨。

    “你那故居,可还记得路线?”

    “嗯,自然是记得的。我也是刚刚想到的,你们刚一进来便走错了方向。在恶魔城内迷路可是大事,出不去也便永远都出不去了。我故居所在,路上有一山两水三花四草。只要找到这些东西,便能找到我的故居。”

    “一山两水三花四草……”韩林嘴里默默的念叨着,心中苦笑,这一路上走来,地面平如镜光如水。如行走于万年结冰的浩瀚海洋之上。别说山水花草了,就连一只蚊虫都未曾见到过。

    “那距离多远?我们从进入恶魔城之后,也不过走了大约十多里路程,你若能提供故居与入口的距离,咱们便可以以入口为圆心,围绕着圆心画一个大圆,总是能够寻到的。”韩林提出自己的思考结果。

    紫电心魔嘿笑道:“恶魔城内凡事不通常理。自然也便没有远近之分了,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这该死的鬼地方。”韩林无奈的骂了一句,只能继续上路。只要不再遇到雪儿便足够了。

    这恶魔城内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东西,所以韩林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也不知道在往什么方向前进。头顶的符文咒是已经换了三次,可时间有长有短,每次间隔都有不同。

    那沈河说,越是靠近恶魔城深处,地狱气息便越是浓郁,那符文咒消耗的速度也便越快。现在看来,所谓的深处也并不一定就是往里面走的更远。深浅远近其实是散乱分部的。你朝左走一步也许就走向远处,再朝左走一步也许就走到近处。

    这里何止是一个迷宫那么简单,所有的东西都是错乱的,根本没有任何常理可以参照。

    “难怪说恶魔城从久远的年代存留至今,也未曾有人真正开拓完整过。”韩林算是彻底理解了。

    “韩小子!你快看那是什么!!”紫电心魔突然大叫一声。

    韩林闻言顺着紫电心魔所说的方向望去,见距离自己大约十米左右的距离处,有一个人影。这人正朝韩林缓缓的招手,嘴里悠长的声音荡来:“来……来……”

    “是人是鬼。”韩林头皮发麻,怎么走了这么远突然却看到了一个人。最诡异的是,初时见那人是一个中年男性,可转眼再瞧却化作妙龄少女,这时候看去,竟然是一个黄口小儿。

    顺着方向试探性的靠近,那小儿的容貌也在不断的变换着,韩林靠近他便往远处走,像是指引着韩林一样。

    “韩小子小心一些。”紫电心魔提醒。

    “我知道,但这是目前为止遇到的第一个东西,必须要跟上。哪怕是危险也不能放弃。”韩林咬了咬牙,点水步释放出来,人便轻飘飘的浮空而去。

    那小孩儿越走越快,无论韩林漂浮多快他都始终与韩林保持十米距离。

    追了十来分钟,那小孩儿渐渐停下,这时候俯身下去化作了一滩黑水,水边有椰树青草,池水中有一名**女子沐浴。女子长发飘飘,黑漆漆发着乌光的水珠在女子那滑如凝脂般的体表滚滚而下。

    回眸一笑,当真有倾国倾城之仪态,又有祸国殃民之姿色。那笑容不温不火,不急不躁,不甜不淡,却蕴含着一股极其浓郁的情,欲在内。让人瞧得一眼便浴火焚神难以自持。

    她似乎能够洞察到韩林最内心深处的**点,全身山下哪怕是任何一寸肌肤,都是能够挑起韩林最无法自控的**。

    韩林向前走出一步,那女子已从水中站立起来,搔首弄姿充满了风情。

    韩林情不自禁的又前进一步,那女子从水中款款而出,做着各种极其不雅,却最能挑动人情,欲的动作。世界上有许多的肮脏,是人无法抗拒的。如交,合之事,无人肯在公共场合进行,但也无人能够拒绝其诱惑。

    韩林再向前一步,女子手中持有一柄细细的弯刀,在雪颈上划开一小道伤口,有朱红鲜血落下,食指捻了递进嘴里,粉嫩的小舌头轻甜,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韩林听闻,身子猛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再向前走了一步,女子更做出诡异的动作。那动作之难堪,便是韩林在做春梦时都未曾见过。血腥中充满了暴力,激发起男人最原始的**。

    韩林整张脸都开始发麻,再前进一步,女子已经张嘴轻声嘶哑道:“来尽情鞭打我吧。来虐待我吧,杀了我,吃了我。”各种各样听过没听过的话,有些骇人听闻,有些毛骨悚然。却往往让人难以抗拒。

    似乎她能掌控世间万物最深的阴暗面,将人体内沉睡依旧的暴力与**,肮脏与下流阐述的淋漓尽致。便是将其中一种公布于世也能引起公愤。

    有人说,一个年轻男人的心,便如同世界上最肮脏的厕所。这句话其实说的完全没错,纵使我们所见过的人大多衣冠楚楚,可不要怀疑,只要你给他足够的诱惑,他心中所想能脏到极致。

    韩林惊心动魄再进一步,女子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与美完全背离,像是世界上最深处的丑,却丑的过了界限。

    很多事在现实中都是如此,美与丑并行。我们所偶人都追求美,却不肯承认自己其实更喜欢丑。多少女子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极尽所能的装饰自己的容颜。可男人往往想看的却是最丑陋的地方。

    大抵厕所便是正常生活中最脏的地方了,可有多少男人不顾牢狱之灾不怕道德约束,也奋不顾身的潜入女厕去偷窥。无疑为追求**。美,并非**的唯一表现。丑,有时候更甚。

    韩林又前进一步,那女子已经来到韩林近前,手中有粘稠的液体流淌,顺着韩林脸颊滑落,尖尖的指甲顺着韩林胸膛向下轻柔的切割,韩林身子剧烈颤抖,人便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

    女子又横跨上来骑在韩林身上,舌头舔过额头,伏在韩林耳边轻声道:“来……随我来……我就是你的。”

    女子从韩林身上站起来,以**的后背面对韩林,身姿摇曳着前进,时不时回头来看韩林,一双眼睛却像是一双手从伸进了韩林肚子里,死死的捏着韩林的心脏。

    让韩林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无论如何,今天也要得到她。所有的美与丑,纯洁与肮脏奇妙的并生。那种让人抓狂的魔力根本无法抗拒,韩林甚至想去唾弃她,去用最下流的手段蹂躏她摧残她。

    可这时候,韩林突然愣了一下,即将迈出去的脚步猛的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天空中那一双眼睛,那眼睛弯如月,只有人发笑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