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看山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看山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直愣愣的望着前方,在漫无边际的黑色世界里,正前方的半空中有一座小小的山峰悬浮。

    这山峰说来怪异,本来黑暗里是不能看到那么远处景物的,但山峰却是被一圈淡淡的光芒所包围。此时韩林便是在看着那座山峰,却总有种虚幻的感觉。

    像是在梦里看到的东西一样,始终不太真实。

    “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可怎么与我以前所见到的山峰不太一样呢。过去瞧瞧。”紫电心魔心里也有点没底。毕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能够回想起来一些蛛丝马迹都算是不容易。

    韩林便顺着方向朝那山峰漂浮而去,这时候又有一张符文咒渐渐的失去了效用,并重新替换。

    韩林是以点水步的身法前进的,速度自然是奇快无比。若按照在外界的参照来算,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最少也飘出几十公里的路程了,可现在韩林去看那山,却还是如刚才所见的一般模样,大小丝毫未变。

    如果在这种黑暗的世界中没有任何参照物的话,那么眼前所见的山峰便是唯一的参照物,而唯一的参照方式便是观其大小,距离越远自然是山峰越小,距离越近山峰则会越大。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意思是说远远的看去那山峰近在眼前,但是真正朝山峰赶路才发现,其实这之间的距离还是非常遥远的。但韩林却心里开始没底了,自己走了这么远的距离,就是距离再远那山峰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大小变化。

    这时候符文咒作用时间也要到了,便再次替换一张,继续朝那山峰漂浮过去。

    接下来,又是一连两张符文咒失去效用,可那山峰该多大还是多大,该多远还是多远。这时候韩林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种不真实的感觉了,那山峰就好像是头顶的太阳,感觉距离不算太远,但无论如何,你前进太阳便跟着你前进,你后退太阳也便跟着你后退。

    韩林有些吃惊了,这是得有多远,才会造成这种现象。而那山峰又是有多大?在如此漫长的距离下依然可以看到。观那山峰微光,距离太远是绝不会看清楚山峰模样的。

    韩林心里开始打鼓,可四下望去,却没有任何参照物让他知道他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只要他闭上嘴巴不说话,这个世界便如死去一般寂静无声。

    心中渐渐转冷,便将黑色女子贪蛇召唤出来,命令其站在原地不要动弹。接着韩林自己向前方飘去,回头再望,心便沉到了谷底。原来那贪蛇虽然未动,可却与韩林的距离始终保持不变。

    韩林皱了皱眉,怀疑贪蛇在搞鬼,便转回身来,眼睛死死盯着贪蛇自己倒退着向后漂浮,结果惊人的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那贪蛇似乎也同样跟着自己前进。可她明明是没动的。

    又掏出来一块月光石丢在脚下,人再飘出,结果月光石同样跟着自己走。

    “贪蛇和月光石自然是真的没有动的。可为什么有他们跟着自己前进的感觉,只能说明我一直都从未离开原地。”韩林冷汗直流,心想莫非在这地方不能漂浮,只能用双腿走路。

    尝试着落地,快速向前奔跑,十分钟后猛然回首,贪蛇与月光石仍在那里……

    “紫电老头!到底怎么回事!”韩林沉声问道。

    紫电也是感到非常好奇,回答道:“这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我只要看到山峰,便朝着山峰前进,也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状况的。”

    韩林顿时皱起了眉头,莫非又是出现了什么怪异的凶兽在捣鬼不成?闭上双眼静静感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却没有感受到任何东西存在。

    睁开双眼,从乾坤袋内掏出一个小小的肉块,将肉块内的骨头掰断,把两截骨头抛起来以弹花指将其弹飞。

    两截骨头在空中爆射出去,发出呼呼的破空声响,结果韩林却惊讶的发现,这两块骨头近在眼前,明明感觉它们是飞速前进的,可与自己的距离却没有丝毫变化。

    不能说它们是没有前进,否则不会凭空而立。少时,骨头前进的势头减弱,开始呈抛物线状下落,最后啪嗒啪嗒落在韩林身前的地面上。

    韩林低头弯腰,去触摸脚下地面。双手如摸在一块毫无温度可言,却又十分平坦的镜面上一样。这种感觉相当怪异,没有温度是什么概念?韩林从未感受到过,可这脚下大地真的是地吗?当他产生这个想法后,突然感到脚下地面瞬间消失了。

    韩林大惊失色,便感到身子飞速下沉,奈何背后没有生着翅膀却怎么都没办法飞上去,此时强行使用点水步第二成去控制空气,使自己身体能够勉强向上漂浮。可抬头一望,人便愣了。

    那贪蛇静静的看着自己,没有任何表情,另一边月光石也安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变化。

    “为什么她们没有掉下!?”韩林身子猛地一震,再想继续向上漂浮却发现自己双脚明明是站在地面上的,自己的姿势却变得有些怪异,像是要腾空而起,却始终在地上站着未动。

    察觉到这种怪异的变化之后,人也猛地一个震荡。这种感觉像是人在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时突然感觉自己从悬崖坠落,第一反应便是身子不由自主的剧烈挣扎,可醒来后发现原来自己还是躺在床上的,这才安心。

    很多人一生中都有过无数次这种感受,韩林也有过。只是从未在清醒时发生过这种事情。

    “到底是怎么了……”韩林心中升起了一种绝望的感受。

    接下来,他尝试了各种各样,能够想到的和刚刚想到的方法,想要脱离这该死的诡异“束缚”,却始终不能。

    嘴里咀嚼着肉块,双眼不断的向四处扫视,那月光石也已经熄灭了。韩林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该死的鬼地方被困了多久,只知道二十张低级符文咒已经用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过不了多久当符文咒用完的时候,也便是韩林身死的时候了。

    “呼……”深深的吐了口气,重新站立起来,感觉自己盲目的乱跑始终不是办法。便要去寻找在不合理中稍微合理,又在合理中略显不合理的存在。

    刚才地面突然消失,便是最好的突然变化。因为在这里,最大的变化便是没有变化,那么地面消失,便是没有变化中唯一的变化。韩林的心思渐渐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中。

    他再一次尝试去想,如果这大地不存在该当如何,结果脚下土地竟然真的没了,身体再一次下沉。韩林这一次没有惊慌失措,因为有了充分的准备,这时头脑中又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

    那如果引力刚好相反,我是否会朝天空掉落?结果这想法刚刚出现,下降的身体便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感觉整个世界的引力彻底被颠覆了。人竟真的朝天空落去。

    心思转换,身体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一切又回归如常。整个人如坠在一场漫无边际的迷雾当中,迷雾的世界里有什么,迷雾世界里的自然法则是什么,韩林似乎开始渐渐的能够摸到一些线索了。

    “如果这世界真的如我所想一样随心所欲变化,那我岂不是自己把自己困在了这里?只要我愿意,我便随时能够离去。”韩林心中思索着,便又看向那远处山峰,心道,我与山峰看似很远,实则应当很近。

    念头稍纵即逝,那山峰已经近在眼前。韩林心中狂喜,伸手去触摸,却摸了一个空。山峰如镜花水月,触手不可及也。

    “果然是看似极远,实则很近。看似很近,实则还是很远。”韩林心中默默的念叨着,突然想起来曾经看到过的一段话。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他自己现在应当就在第一层境界当中,看山不是山,远远望去,那山峰可远可近,远到可以一个念头间,自己与山峰便近在咫尺。近到可以伸手所及却无法触碰,自己与山峰便远隔天涯。

    “韩小子你怎么样?我看你神色不对劲。”紫电心魔见韩林面色不断变化,显然是进入了一种无比玄妙的状态之中。可似乎这种古怪的状态韩林自己却毫无察觉。

    “我没事啊。”韩林茫然的回答。

    “怎么叫没事?你面色忽白忽红,忽冷忽热。这还叫没事?”紫电心魔有点着急。

    韩林摸了摸自己的脸,刚才那一瞬间他脑海乱如一团麻。只觉得思想胡乱飘飞,念头也不随自己掌控,想到哪里便是哪里。那种不断飘忽的想法就像是一个精神失常了的疯子。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紫电心魔又追问道。

    韩林愣了一下:“我说过吗?”

    “自然是说过。你自己不知道?”

    韩林懵懵懂懂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我说过?”

    看着韩林的样子,紫电心魔终于发现大事不妙了,这韩小子好像已经进入了十分诡异的状态,整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那无意间说出的什么山水,也许是韩林有心去想,也许是无心所念。但毫无疑问的是,韩林快要疯了。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看山才能是山,看水才能是水……”韩林又陷入疯癫状态,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过猛有几率黑发被生生的扯掉,却好无所觉。

    “韩小子住手!”紫电心魔大急。

    韩林愣了一下:“什么住手?我做什么了?”

    “看看你自己手上。”

    韩林依言低头望去,却果然见手上死死的捏着几率黑发,茫然道:“这是我的头发么?什么时候弄的?”

    紫电心魔暗道大事不妙,低沉着嗓音说:“给你自己贴一张灵眼符文咒!快!”

    “哦。”韩林闻言,去乾坤袋内摸符文咒来。摸到一半,人又痴傻的想:“那山峰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无法靠近。”

    “韩小子符文咒,快!”

    “什么符文咒?”韩林茫然的问。

    “该死!该死!”紫电心魔一连喝骂两句,竟然发现自己此时此刻脱离了韩林的掌控,便主动化作一缕紫色电芒将乾坤袋内一张灵眼符文咒席卷出来,嗡的一声贴在韩林身上。

    有绿色光晕在韩林身体中荡开,韩林双眼渐渐的恢复清明。这时候再看周围事物却猛的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在身子正前方不到五步的距离,有一老者端坐在地上,头部微抬,顺着其目光看去,老者跟前竟然有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有用刀剑类兵器劈砍出来的文字。

    “身未动,神已远,神不动,则身永恒。神动则身动,身动则神动。”

    韩林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脑子一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

    紫电心魔沉声道:“这人似乎一直都在,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看样子他似乎在参悟什么,应该是要从那山峰之上悟透某种高明的功法,却最终未能如愿,人便永远困在了这玄妙的境界里。你瞧他表情,与你先前是一模一样。

    而现在看来,他似乎已经死了很久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似乎坠入了他曾经玄妙的境界当中尚不自知。所以也便被困了起来。”

    韩林绕过来去观瞧,那老者双目圆睁却没有了神采,面目表情似喜似悲,癫狂痴傻。好像在心念的海洋里自由翱翔,却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整个人生。

    “被困在了自己的意识世界中永远没有出来。他到底是在参悟什么样的功法?竟然如此惊人。”这时候韩林终于明白了,自己目前所经历的,其实是被这死去的老者影响所产生的幻境。

    而人死之后,怎能还有心念存在?这究竟是何等功法?高级功法?亦或是……神级!?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在前世世界大多数人都会偶尔去想,却无论想通想不通,都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如人去想生命的意义何在,想通了也就想通了,想不通也就想不通。但最终结果却对现实世界的一切,不会发生丝毫变化。想通该当如何?想不通,又能如何?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