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人生如梦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人生如梦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可以说,这符文绷带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难怪它能够将强大的虚空心魔封印起来。紫电心魔最终都没有研究明白的地方便是在与吸收二字上。

    他始终弄不懂这些符文为什么能够吸收,又为什么能够将吸收来的力量返还回去。

    要修复符文绷带也不算太难,甚至还有点诡异。韩林需要借用虚空心魔的力量,去用虚空心魔的力量将符文绷带上的符文重新书写一遍。

    但其上也有解释,符文绷带本身固然遇强则强,可并不是没有极限的,一旦其封印之物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依然可以破开封印。韩林早就明白了这一点,要在虚空心魔没有彻底恢复实力之前将其收服。

    这是一场博弈,输了就丢了xing命,赢了,虚空心魔便臣服于己。

    目前虚空心魔的力量,韩林尚且可以勉强掌控。修复绷带自然也不再话下了。

    拿出了符文笔,将符文绷带缓缓掀开一丝缺口,顿时有黑se浓烟从缺口中散发出来。韩林以符文笔尖去沾染那黑se浓雾,将缺口又合拢,便在绷带上,按照原有的符文开始重新描绘。

    照理来说,只是将符文重新描绘一遍,这种事大概稍微有点实力的符文师都能够做到。根本不需要来找什么修复方法,只需要紫电心魔提醒一句就能做到了。

    关键在于这些密集难懂的符文符号,是要按照一定的顺序来重描的。可不是一个接一个的符文顺着描,更不会是倒着描。更甚者,有些符文要从开笔来描,有些符文则需要从落笔来描。

    如此一来,这工作就有点繁琐了。韩林须得去一个个仔细对照,当他确定眼前符文的确是自己要找的了,才能按照那书籍上所说的方式,去完美对照着描写。

    错写一个,符文绷带便立刻崩溃,再也不会发挥作用。

    韩林的jing神高度集中,事关生死存亡容不得半点马虎。写到大约三分之一时,异状出现,在那黑se的符文绷带中竟然有一只爪子缓缓的探了出来,去抓韩林手腕。

    韩林身子猛然一震,心中大惊。

    紫电心魔忙道“不要在意,也不要被它打扰。这是符文绷带的奇特之处。要重新修复可没有那么简单,你要与虚空心魔博弈。绷带易主,则需要重新改写顺序。你是新的主人,若果你自己无法对抗此时的虚空心魔,那绷带自然也不可以。”

    韩林眼观鼻,鼻观口,不去理会那黑se的爪子,兀自继续书写,那爪子先是轻飘飘的探过来,在韩林下巴上轻抚。如情人之手,似乎是没有半点恶意的。

    韩林不去理会,继续翻看书籍对照符文,又继续描写。继而随着进度增加,那爪子变得不一样了,其上有漆黑蒸腾,这一次不再像上次那般对韩林善意,而是狠狠的在韩林胸前抓了五道大口子,顿时鲜血染红了前襟。

    韩林再写,爪子越来越狂暴,一下一下的撕扯着韩林的身体。那种剧痛比往常要更加强烈数倍,似乎全身上下的感官一下子被放大了。韩林痛哼一声,依然不去理会。

    再次书写中,爪子越深越长,这一次化作两只,它插入韩林腹内,去捏韩林的内脏。韩林支撑不住,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镇定!一定要坚持住!”紫电心魔出声提醒。

    韩林脸se已经苍白,汗珠如雨般大颗大颗的落下。一双爪子从腹部插入,从后背探出,最后竟然抓住韩林的脊椎去拉扯。韩林身体则随着爪子的动静而前后摇摆。

    “心如止水,心如止水……”韩林口中默默的念着,双眼已经有些昏花了。却依旧书写。

    这种行为显然让虚空心魔产生了极大的震怒,一双爪子又伸长了,此刻虚空心魔的半截身躯已经从绷带中出来。那一双无比漆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韩林,将头部凑到韩林耳边细声的说着什么。

    韩林听不懂虚空心魔的语言,却感到心智一阵晃动。不觉的产生了一丝同情。那虚空心魔之语气如丧夫的遗孀,跪与坟前诉说思念之情。又如失去父母的孤儿,静夜悄悄哭泣。

    韩林瞬时间动了恻隐之心,几yu放下笔来就此将虚空心魔解脱。有虚空心魔在耳边低语,连那紫电心魔的话韩林也听不到了。但心中尚存的一丝理智告诉韩林,不能被其掌控。

    强忍着振奋jing神,又继续书写。

    虚空心魔再一次改变策略,将头部从韩林耳边移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韩林。这时候韩林脑海中开始出现了幻觉。

    他看到了爷爷,爷爷站在阳光下,chun风里,满面慈祥的看着韩林。而韩林手中笔却变成了一柄钢刀,一笔笔落下,犹如一刀刀刺入爷爷的心脏。

    爷爷失神的望着韩林:“林林,你为何如此。”

    韩林扁了扁嘴,顿时泪如雨下,长久以来的思念之情,与未曾尽孝的后悔一股脑的全都涌上了心头。他想到曾经爷爷带着自己去那沧澜山脉,去那曾经受尽了侮辱的沈家。

    他想起沈家人各个欢声笑语,宛如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聚在一块享受天伦,而自己与爷爷却站在圈外,任凭寒风吹拂。两个弃人站得笔直,爷爷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男儿膝下有黄金,有求于人却从未卑躬屈膝。这是爷爷,这也是那个为了自己,而再次返回沈家的爷爷。

    在遭受到如此冷漠的时候,只有爷爷宽厚的手掌给自己带来温暖,那时候韩林觉得只要爷爷在,这天就在。只要爷爷不倒,天便不会塌陷。任凭他们如何欢乐,自己只需有爷爷一人便足以。

    可此时此刻,自己正手持钢刀去戳爷爷的心脏。

    “林林,你为何如此。”

    韩林张大了嘴巴,眼泪如何都止不住,跪在地上拼命的磕着响头:“孙儿不孝,孙儿不孝”

    “林林住手,你要杀了爷爷么。”

    韩林不敢抬头,只将脸埋在土里嚎啕大哭。那一刀刀戳在爷爷身上,却如剜割自己的心脏。史上最难承受之情,无非养育之恩。最无法承受之痛,乃是丧亲之痛。

    “林林住手吧,现在住手,爷爷不会怪你。”

    “孙儿不孝!孙儿不孝!!”韩林痛不yu生,几yu此刻撒手人间虽爷爷而去。但那仔细描绘的右手却始终从未停歇。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影,可这应当是世界上最难以承受的幻影了。你便知道是假的,又如何能够义无反顾。

    随着一笔笔落下,爷爷的影子终于没了。出现在眼前的则是那虚空心魔。

    “不忠不义不孝之人!有何脸面存活于世。我固然是试探你,可你又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虚空心魔一句句话重重的锤在韩林胸口。

    “你不懂!你又如何懂得爷爷对我的恩情。呵呵,你演的还是不够像。爷爷对我的疼爱之深,便是我真的一刀刀刺了下去,他也只会含笑抚摸我头发,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怨我。虚空心魔,你不懂情。”韩林笑了,却笑得泪流满面。

    随着随后一笔落下,那符文绷带终于完结。而虚空心魔则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被符文绷带重新吸了回去。

    茫然的望着自己根本不带丝毫伤势的身体,韩林整个人都沉默了。

    脸上泪痕未干,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夜中失神。继而心中渐渐愤怒起来,如若不是沈家,爷爷不会这么快便死。

    “我宁可不要现在的实力,不要现在的身份。我什么都不要,只求爷爷能让我多侍奉一天。可我什么都没了,沈家,这笔账我不会忘记!没能报仇之前,谁都不能阻止我走下去!谁都不能!!”

    此刻韩林的心变得很冷,连紫电心魔都不忍出声打扰。

    “一念成魔。林林,莫要走上歧途。”耳边突然传来那让韩林感到无比熟悉的声音。

    韩林身子猛然一震,他无法分辨这是否是幻觉。可这句话本身却一下子提醒了他。

    一念成魔,一念成魔……我若成为一个只顾报仇而不顾一切的杀人机器,又与那沈家有何不同?又与那虚空心魔有何不同?若我与他们一样,该如何面对爷爷?如果我和虚空心魔一样,又该如何收服它?

    韩林长叹一声,拂袖而去。

    他再次经过了那花草山水之地,这一次再看到那三尊石碑,心境又有不同。

    “这人活一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山水花草皆为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若人生是一场空,岂非做任何事都没有道理,行遍天下路都没有意义?我们只是一具具空壳,行走于天地间,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可我还一直活着,从未愿意死去。原因何在?为了金钱?为了名望?还是为了一己私yu?

    我想不然。人生无非一场梦幻泡影。终究来不带来,去不带去。人生如梦,梦里繁花似锦绣,多年后,荣华富贵一身重却孤独依旧。这石碑给我的启发,无非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而若人生真是一场梦,那须得在梦幻中寻找活下去的意义,无论是一花一草,还是一人一情。都是我的依托,有了依托,纵然万物皆幻又当如何?虚实梦幻,又其实真真切切。我若在意了,虚便是实,我若倾心了,幻也是真。

    看山还是山,然则,看水,还是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