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掌控(上)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掌控(上)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嗯,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韩林笑着点了点头,给雪儿披上一层单衣。

    心中想到这女人善于演戏,从认识她那一天她便在演。人都说漂亮女人的话不能轻信,善变的女人尤其不可靠。眼前这雪儿可是两点全都占了,她不但性格多变,且心思很是让人琢磨不透。

    韩林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他从未对不起这雪儿,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心里很愿意去相信她,可却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重复跌倒。于是便也打起了一分小心。

    “现在你跟我说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雪儿闻言,面有为难之色。韩林见状顿时感到一阵失望,心道看来她仍旧是不拿我当做自己人。

    雪儿急忙道:“你别这样看我,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我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因为我也不知道。”

    看韩林表情越来越冷淡,雪儿急了:“我真不知道。这组织非常神秘,你一定会想,以我这样的实力怎会接触不到组织真面貌,事实上不管你信不信,对于这个组织我也知之甚少。

    它非常庞大,且神秘。如果你肯听我一句劝,千万不要轻信任何人。也许你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便是那组织中的成员。据我所知,至少帝都天元城有不少有头有脸的人都属于这组织。它绝对要比你想的更加复杂。”

    韩林叹了口气,看雪儿说这话面色诚恳不似刻意隐瞒,心中多少有了点忐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

    便问:“说起来,我也不过是无意间被抓去斗兽场,而后从中逃了出来。虽然那斗兽场被我毁了,但对于如此庞大的组织来说应该也算不得什么损失。既然游戏结束了,为何他们依然是穷追猛打不肯放过我?先后派了这么多人来杀我,明知道会付出代价,当真值得吗?”

    雪儿苦笑着摇头:“你错了,从根本上就想错了。你以为你从斗兽场逃出来游戏便结束了么?我告诉你,没有!游戏从来都没有结束过,它一直都在默默的进行。从你踏入斗兽场那一刻起游戏就已经开始了。

    你从斗兽场出来到帝都,从帝都到荒沼城,又从荒沼城到亡魂大峡谷。你这一路上所做的事情他们都掌握着,你杀了那些黑衣人白衣人银衣人,你以为他们是组织里的人。

    你又错了,他们其实跟你一样。当初也是被抓到斗兽场最终活下来的优秀猎物而已,只是被挑选出来当做组织的牺牲品。你以为这是你一个人的游戏,你错的厉害,这不是你自己的游戏。

    这是我们大家的游戏,那些抓你的人,黑衣白衣银衣人,都是还在游戏进行中。你便是他们的猎物!

    你以为斗兽场才是游戏场所,逃出来一切都结束了?你完全错了,你只是从一个小的游戏场所去到了一个更大的游戏场所。我们现在,还在游戏当中。你以为我是组织的人,其实我最早也不过是斗兽场内的一头妖兽牺牲品。”

    韩林闻言,心中猛的一震。他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有错愕,有震惊,更有愤怒。那就好比是一条鱼,突然发现有一条大鱼想要来吃掉自己。

    自己拼了老命的摆脱了大鱼追赶,却发现原来外面有一张渔网,它们两条鱼全在这渔网之内。当这条鱼又咬破了渔网以为自由了,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一个小小的鱼池中,依然是被人掌控。

    也许这条鱼能够快速适应并进化,生出四肢跳出水面来到岸上,将鱼池的负责人咬死,最终却发现鱼池负责人不过也是别人的手下罢了。那一层层一环环相扣的阴影,让这条鱼始终逃不开掌控。

    韩林愣住了,原来,他是从一个小游戏,逃到了一个大游戏当中。在小游戏里他们是猎物,是妖兽的猎物。来到外面之后,他也还是猎物,是黑衣白衣银衣人的猎物。而这些追杀自己的人,就如当初在斗兽场要吃掉自己的妖兽一般,也是被人掌控的,他们迫不得已才参加这游戏。

    韩林突然想起来在那旅舍击杀掉前来追杀自己的人,他们曾经有过对话。有白衣人恭贺银衣人成功晋级。当时韩林还有些不明所以,这时候回想起来一切便都释然了。

    原来他们在不断的捕抓猎物,在游戏中渐渐的提高身份地位。可最终呢?也不过是获得参加更高级游戏的资格而已。

    毫无疑问的,那些在斗兽场观赏的富豪们才是真正的客人,一旦身份注定了便不得更改。哪怕是韩林此时身份地位不一样了,身后有强大的力量支撑了,他也还是游戏中的猎物,神秘组织从不会因为韩林变得强大而去改变这一点。

    韩林感到很愤怒,很烦躁。有种想要杀敌人,却不知道敌人在哪的无力感。他能杀多少人?更何况杀的这些人跟他也不过是一样的身份罢了。杀再多也是徒劳。

    韩林很不喜欢这种被掌控的感觉,他想要摆脱这一切,不再想继续参加这诡异的游戏。

    “从我进入斗兽场之后,再到现在。是否依然有人在默默的关注我的一切?”韩林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是的话,那自己的秘密岂非被人完全看在眼里?

    雪儿点点头道:“在看,有那么一群看客,与你在斗兽场杀死的看客一样。只不过他们没在看台上而已,他们时刻都在默默的注视着你,也许当你拼命与敌人厮杀,当你身处险境难以自拔时,或许他们正端着酒杯谈笑风生,对你指指点点,笑看风云。从来不会因为你的经历而产生任何的怜悯和愤怒。你只是笼子里供他们观赏的斗兽罢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绝望,这种窥探并非是没有死角的。至少你这一路上经历的事,有那么几件他们也是弄不清楚的。那便是你为何实力提升如此之迅速,还有在恶魔城内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在那药园里又是如何摆脱大蜘蛛跑出来的。

    我不知道,神秘组织也一样不知道。”

    听到这里,韩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感到无比的庆幸,在斗兽场和这一路上,有那么几次他都曾经冲动过,试图要用虚空心魔来对抗敌人。最终还是忍住了,若是那时候使用了虚空心魔岂不是被人尽收眼底了?

    紫电心魔倒也无所谓了,始终是要露面的。只要自己还是符文师,只要自己还想要创作符文咒,便一定被人发现。但虚空心魔决不能暴漏!

    “其实你已经获得晋级的资格了,我前来找你。目的便是劝说你成为我们的一员,化作白衣人为神秘组织做事。但当我隐隐察觉你有秘密之后也就按兵不动,最后跟着你找到了恶魔城。现在你的实力又有飞涨,已经足够当一名银衣人了。

    这几天好吃好喝侍奉你,我又再次被派来,就是这个目的。”

    “我知道了。”韩林呵呵一笑:“无论我有多么出色,拥有了什么样的成就,甚至超过那些看客。我也还是一个猎物,没办法脱离猎物的身份挤入看客的行列对么。”

    雪儿的笑容有些无力:“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事实上就是如此。我这次要带你走,去参加一场竞技。你去,我便带你去,你不去,他们便让我杀了你。”

    “还要参加竞技?”

    “事实上你一直都在参加,那些追杀你的人便是猎手。只是这次竞技与斗兽场一样要在特定环境中进行罢了。你的实力增长了许多,这次是要参加白衣人竞技,如果你最终能够和另外九人一起生还,便直接晋级银衣人。”雪儿解释道。

    韩林点点头:“行,你带我去吧。”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可我劝你要忍耐。你无法与这庞大的组织对抗的,我是你的领路人,会尽最大努力保你性命。如果实在是不行了我就杀光他们带你离开,带你逃到妖兽世界养你一辈子。”

    雪儿目光坚定的看着韩林,她要让韩林知道。这次她会负责到底。

    韩林苦笑:“我看起来那么像吃软饭的吗?算了,走吧。”

    雪儿站起身来把披在身上的衣服穿上,又将韩林衣服用力的拉扯了一阵子,弄成凌乱不堪的模样。最后用小手在脸上轻轻拍打,一直拍到双颊微红这才罢手,带着韩林走出房间。

    房外有女子恭候,带着韩林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时雪儿已经面貌一新的在等候着,此刻她身穿一身淡淡的紫色纱裙,并抽空跟韩林解释。到了她这种实力和地位之后便不用穿什么黑衣白衣之类的,有明确身份信号的服饰了。

    二人离开庄园乘坐上等飞行野兽前行,路线却并不是径直穿越这无人区,而是围绕着中央区与东北区交界处飞行,大约飞了半天时间便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所在。

    雪儿领着韩林降落,韩林也不去多问。到了地面雪儿双手挥动,释放出一道罡气。罡气将松软的地面轰击出一个大坑,坑内则是一闪铁门。从门缝里塞进去一张小小的纸牌,稍后铁门开放。

    二人入内,随后雪儿双手挥舞,那大坑被罡气席卷的尘土再次覆盖起来。门内有人再次检查了一下二人这才放行,此时韩林身穿一身白衣,与当初追杀他的人装扮一模一样。

    前方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一眼望不到边际。如果是常人一定要顺着甬道往里面走,可恰好相反的是,雪儿却带着韩林直接回头面对背后墙壁,又敲击几下,墙壁上有一道伪装的小门打开,门后站着二人,前方又是一条甬道。

    “这是正路。”雪儿低声交代带着韩林顺着甬道下行。先前甬道应当是伪装。

    行了不久便来到一处开阔的地界,这里竟然建造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其面积约有七八个城镇的样子。在这地方来回行走的全都是身穿黑白银衣的人,白衣人便是前来参加此次晋级竞技的。黑衣人是做杂工的。银衣人是维持此地秩序的人员。

    “不要多言,不要有任何不正常举动,一切有我。”雪儿伏嘴在韩林耳边轻语。

    显然此地黑衣白衣人大多都不认识雪儿是谁,可却认得雪儿腰间佩戴的身份腰牌。见到雪儿之后纷纷都是恭敬的弯腰问候,雪儿则微微抬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带着韩林前进。

    有银衣人走上前来检查雪儿与韩林身份,并恭敬的请安放行,雪儿依旧是那副神态,连哼都不哼一声。韩林看的连连咂舌,心道这地方等级制度看似非常森严。

    “呵呵,雪儿妹妹来了。”不远处有两名女子快步走来,当前一名女子同样身穿纱裙,花枝招展,身旁则跟着另一名身穿金衣的女子。便是这花裙女子跟雪儿打招呼。

    “丽儿姐姐。”雪儿也笑眯眯的回应,身子向左前侧进了半步,不着痕迹的将韩林与那花裙女子之间阻隔开来。

    “我瞧瞧,啧啧,这便是值得让雪儿妹妹亲自出手的孩子了。果然生的惹人怜爱,咯咯。”花裙女子将雪儿动作看在眼里也不在意,主动绕开半步去端详韩林。

    “你好小朋友,咱们又见面了。”花裙女子身边的金衣女子与韩林打招呼。

    韩林闻言望去顿时一愣,这金衣女子原来便是当初将韩林抓去斗兽场的妖兽女子,实力有阴修中期,原来是她。

    “小家伙儿不错,姐姐看好你呦。”花裙女子咯咯的笑着,伸手要去抚摸韩林脸蛋儿,却被雪儿笑吟吟的抓住了手腕:“小孩子怕羞,别吓坏了他。”

    “呦!雪儿妹妹可真护短呢。罢了,既然你瞧上了这孩子,我便让你一段时间。”花裙女子大声浪笑,带着金衣女子转身离去,走到一半又回头道:“去带着小伙子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他们便要进行竞技了。瞧这小嫩雏,啧啧,真羡慕雪儿妹妹,今晚你可要好好享受一番了。”

    “那自然的。”雪儿回应着,胳膊搭在韩林肩上,用两根手指暧昧的捋了捋韩林的耳朵。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