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家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家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真是很遗憾,看来这次我又赌赢了。”韩林淡笑着点了点头,那黑狸此时正被大蜘蛛咬在嘴里,果真是一点一点的慢慢咀嚼。黑狸只露出腰部以上的位置,两只手朝韩林挥舞,像是在求救。

    下方的白衣人抬头遥望,一个个面色惊恐之极。却连逃跑的力气都吓没了,只看到韩林微微的抬着左手,半条手臂上有黑气不断蒸腾,却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大蜘蛛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这黑气,可便是使用召唤符文咒召唤大蜘蛛时,虚空心魔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韩林以虚空心魔的力量召唤大蜘蛛,激活召唤符文咒,同时还要受到虚空心魔的反噬。如果想要强行终止这种召唤,可停止释放虚空心魔的力量。

    吃掉这竞技场内所有人,对大蜘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口喷大量丝线,将无数活人生生吞下,其实与吞食一个人也没什么差别。唯有对付高手的时候或许要花费一点时间罢了。

    待人都死绝了,韩林这才收手,将左臂上微微掀起来的绷带缝隙重新填补,自己也受了不小的损伤。有黑色丝线已经顺着胳膊爬上了肩膀,他几次被虚空心魔反噬,并不是不会带来任何的副作用。

    虽然每次被吞噬之后能够迅速恢复,可每一次反噬又能给韩林的心灵造成一些创伤。因为韩林体质特殊,这种创伤表现的并不明显,只是它会渐渐的蚕食韩林的内心,让韩林变得暴躁而冷漠。

    雪儿面色复杂的拍打着罡气羽翅缓缓飞来,咬了咬嘴唇道:“你是……找到召唤符文术了么。这大蜘蛛是那神秘城堡药园里的怪物,也被你收服了。”

    韩林还没有百分之百信任雪儿,自然是再有秘密也不会轻易透漏了。待左臂黑气渐渐消失,那大蜘蛛则被空中的黑色裂缝瞬间吸收进去,继而裂缝重新合拢,半空中似是从来没出现过那恐怖的裂缝一般。

    “你怎么办?是继续留在这组织里为他们卖命,还是跟我一样?”韩林出声询问。

    雪儿摇了摇头:“事已至此,你还是走吧。我可能要继续留在组织里,因为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当我为这个组织效力了几年之后,我便已经是孤家寡人。在外面我得罪了不少人,没有组织保护恐怕也不太容易生存。

    这组织不但会夺取一个人的自由,还会夺取他独自生存的能力。我想,我留在组织也好,还能给你透漏点消息帮你化解危机。这次的事情我会编造一个理由让他们不会怀疑我。”

    韩林闻言摇了摇头,略感失望。他没料到雪儿还是不肯离开组织,也许天下人并非都像他韩林一样有如此魄力,当知道那组织的能量之后,不但不选择妥协,反而选择进一步的迎战。

    “那就在这里分别吧。我一个人出去,过两天你再离开。外面的蜂眼还没有毁掉,你跟我一起出去会引起怀疑。”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雪儿留恋的问,她本以为韩林已经准备跟她为组织卖命,那样两人便可以双宿双飞同生共死了,设想是很好的,可结果却往往出人意料。她知道韩林已经不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孩子,她已经没有什么理由留住韩林了,心中不免感到失落。

    “或许吧。”韩林勉强笑了一下,转身离去了。

    这地方有不少的上等飞行野兽,看客们的座驾还停留在外面。随意挑选了一头看上去比较结实的飞行野兽,便离开地面重新飞上天空,朝西南方而去了。

    当距离帝都越来越近之后,韩林再三思量还是选择绕开帝都天元城。此时此刻帝都内部风起云涌,怕是各大派系都在秘密的动作着,七皇子被妖兽族抓住,这是一个敏感时期,实在不适合多生事端。

    这一飞就是大半个月过去,韩林已经离开了中央区交界处,进入西南区域。到了这片领空就基本上算是回到家了,西南区由西南统帅洪震掌控,在这个地界儿没人能动的了韩林。

    不知不觉间,离开落锤镇已有大半年的时间,这半年来发生了很多事。唯一不变的还是对洛月丫头的思念,韩林心中很是感慨,也非常迫切的想要进入妖兽世界。半年多未见,不知道洛月这傻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洛月,韩林嘴角便掀起了弯弯的弧度,每当想到这个身世不幸的丫头,韩林却总能够感到那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洛月当是他见过最阳光最乐观的女孩儿了,这种乐观的态度原来是可以传染的。

    从落锤镇出来,一心想要寻找到救治洛月丫头病症的方法,方法找到了,可药材还渺无音讯,算算看,洛月丫头大约还有一年多可活命的时间,非常紧迫!

    而从沈家出来,也将近两年了,当年十四岁的少年,也变成了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小伙子,身高比以前也增长了不少。

    脚下的事物越来越清晰,又飞了三天,前方开始出现西南军的空骑兵在巡逻。由于方向多少出现了点偏差,韩林差点直接飞进鹰眼城。既然到了这里,索性便抽空去看一眼洪震。

    绕路而行,与那空骑兵队伍相遇,这些人并不认识韩林,但见到韩林拿出来的洪震的军牌,立刻便肃然起敬。专程护送韩林进了城主府。

    城主府的守卫大多都是见过韩林的,看到韩林过来一个个都面含笑意,有人领着韩林去见洪震。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在破口大骂,有杯子摔碎的声响。

    韩林站在门口苦笑了一声,心说这人竟然还是没有改变脾气。

    “洪叔。”推开房门韩林笑眯眯的走了进去,书桌前是两个护卫头破血流,但腰板挺的笔直。

    “哈哈!!”洪震见到韩林,立刻大笑着从桌子后面冲了过来,两只手狠狠的攥住韩林双肩:“让洪叔瞧瞧!他娘的!半年多没见你又长高了!!”

    “承蒙洪叔照顾,还能活着回来。”韩林笑的诚恳。他没忘记自己在帝都受难,洪震与南方军统帅李战一块向帝都施加压力。那是真真切切的在帮助他韩林,可以说没有这二人,中央军总将霍龙便不会拼了命的保护韩林。

    “回来就好!走!咱俩喝会子!!”说话间,洪震便要拉着韩林去喝酒。

    “洪叔,这次我是抽空过来看看你,马上就要走的。”韩林婉言拒绝。

    洪震闻言立刻横眉竖眼:“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洪叔主动请你喝酒都不肯赏脸!!”

    韩林笑了笑:“我是有充分理由的。”

    “天塌下来也不行!”

    “我可是要去救你姑爷。”

    “救我姥爷都不……姑爷?”洪震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心说我啥时候有姑爷了。

    “我见到洪莲了。”

    “来来来,好好跟我说说。”一提到洪莲,洪震立刻便乖的像小猫儿一样了,把那喝酒的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又看见两个头破血流的护卫站在桌前,也是竖着耳朵好奇的准备听听。

    便道:“来,给他俩也准备好酒好菜,一块儿来听。”

    俩护卫闻言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将军!”

    “谢你娘的王八蛋!连反话都听不出来,一群猪脑子,滚蛋!!”

    把俩护卫骂的狗血淋头夺路而逃,这才拽着韩林细细的询问,韩林也便将洪莲近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知道自己女儿活的还好,洪震这作为父亲的男人也便安心了,但继而也皱起眉头:“你说那丫头跟一个皇子关系不一般?不知是哪一位皇子!?”

    韩林心知洪震不想跟皇族扯上关系,一般与皇族沾点关系唯恐会招惹上什么灾祸。便道:“七皇子。”

    “是七皇子……嗯,那还行。”洪震面容稍稍缓和,看来也是认识白痴皇子的。这小子脾气秉性非常出名,知道他的人也都知道这白痴皇子为人正义,虽然脑子有点不太好使,可也是一个男子汉。

    “你说……要救他?”

    “嗯。”韩林又大概说了一下经过,当然没说白痴皇子被妖兽抓走了,而是说他们闯进长河之森,自己受托将这些白痴给带回来。

    “李木!”洪震出声呼喊。

    “洪叔,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毕竟皇子身份特殊,越少人知道越是安全。”韩林忙压低了声音阻拦。

    洪震琢磨了一下也便点点头:“那倒说的也对,你自己要当心一点。洪叔知道你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了,对你很放心。既然你有要务在身那便去吧,回头咱哥俩再喝。”

    韩林离开城主府,却是哭笑不得,刚刚还叔侄相称,这会儿又变成哥儿俩了。

    离开应鹰眼城又立刻赶往了落锤镇,这地方跟半年多以前离开时是一模一样,而届时恰逢年关,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

    符文公会经过一番大的改造,规模早已经变得极其宏大了,韩林离开之前还没造完,现在再看,也觉得比较满意。只是这次回来,守门人不再是老刘和老李二人,新的守门人换了一波,倒是不认识韩林。

    “小兄弟,你要参加心魔试炼么?这么年轻,我劝你还是等两年。待十八岁时再来吧。”守门的一个中年修士笑呵呵的劝阻韩林,态度十分的和善。

    韩林暗自点头,倒也满意:“老李老刘呢。”

    “你认识咱们管事?是了,你一定是他们亲戚,被介绍来的吧。走,我带你进去看看。”中年守门人面容又和蔼了几分,便要拉着韩林进门。

    这时候门内有人走出,正是那墨廉背着双手大模大样的往外走,身边还跟着几个一级符文师,另外有几名打杂的见习符文师手里拿着大红灯笼,这是要往外面去挂。

    见到韩林后墨廉猛的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着冲上来一下子将韩林抱住:“瞧瞧谁回来了,我的大福星韩林韩副会长!”

    “啊?”中年守门人一下子傻眼了。

    韩林笑呵呵的推开墨廉:“家里都还好吧。”

    “好!当然好!快来,正好其他几个副会长也在,你回来了,咱们落锤镇符文公会终于满员了!!”墨廉拉着韩林要往里面走,却被韩林笑着挣脱,便好奇的回头望去。

    韩林笑道:“我有急事不能过多耽搁,你先陪我去买些草药来。”

    “嗯……那也行,但总不能不进去落落脚吧。”

    “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韩林笑了笑,率先转身朝街上走去。

    墨廉望着韩林背影,若有深意的笑了笑,低声道:“这臭小子,还跟我见外。”

    五镇联合比赛,是韩林以落锤镇代表的身份出战的。而这新公会的建成,又与韩林各方拉赞助,找其他镇子要钱才打下了根基。可以说,如今的落锤镇符文公会差不多是韩林一手造就。

    人都只知道在五镇联合比赛上大放异彩的是他韩林,要信服也是信服韩林,而不是这关键时刻落跑的墨廉。韩林是故意不进公会,给墨廉留下充分的时间巩固地位。让人们都知道墨廉也不是吃素的。

    这时候若回去了,无疑会对墨廉的地位产生影响。唯恐有人跳出来大叫:“既然韩副会长也是三级符文师了,那这正会长给韩林来做吧。”这种事不是不会发生,要知道另外四个镇子的副会长都不是什么好货。

    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何况墨廉对韩林是知遇之恩,这恩情之重,韩林心里记的牢牢的。

    “其实你不必如此,我老头子年纪也不小了,年近百岁仍旧是三级符文师,也没什么前途。”墨廉与韩林并肩而行,语气中带着欣慰。

    韩林笑了笑,他心意已决是不会做出改变的,便转移话题问道:“那寒风之心可收服了?”

    墨廉笑的更起劲儿了:“收服了!对亏你跟木桐先生要来了宁心草。我是绝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有幸收服一条摄魂级心魔,也便心满意足了。对了,我还没问你呢,现在你到了什么境界?”

    韩林笑了笑:“四级。”

    墨廉闻言,顿时愣在了街上,一脸的惊恐表情。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